返回

凯发电游欢迎登录 目录共1335章

首页

凯发电游欢迎登录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4099章 醒来后

凯发电游欢迎登录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x81ea;己的报价偏低了,更确切的讲要远远地低于霄云道长的心理价位,他很想再改一下价格,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这事还是得听听霄云道长和清远和尚的意见。“那么道长和大师觉得丹田再生丸什么价格比较合适呀?”   清远和尚和霄云道长相互看了一眼,前者说道:“贫僧觉得炼制一枚丹田再生丸消耗了那么多的灵药,工序又是如此复杂,三百块中品晶石应该是它的成本价,低于这个价格出售,都是贱卖了。”   霄云道长说道:“贫道赞同大师的意见。三百块中品晶石应该就是丹田再生丸的成本价。”   见两人合力往高处抬价,秦之初就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刚才各送了他们一枚丹田再生丸,而一定是另有所求。   “呵呵,还真让道长和大师猜对了,平均下来,一枚丹田再生丸的成本价正好是三百块中品晶石。   我只是顾念自己是僧录司、道录司中的一员,道录司和僧录司待我是山高海深之恩,史无前例,将我同时收录到道录司和僧录司中,我怎么着,也得回报一二呀,所以就往低了报价了。没想到却被两位识破了,惭愧啊惭愧。”   秦之初脸皮甚厚,说这话,脸不红,心不乱,脉搏跳动的频率一点都没变。   “道长和大师来一趟都不容易,两位对本县又多有照顾,本县还是有些要为道录司、僧录司做点什么的想法。这样吧,一枚丹田再生丸,本县只收一百六十块中品晶石,剩下的那一百四十块中品晶石的成本,就交给大师和道长处置吧。”   霄云道长和清远和尚都是眼睛一亮,他们俩都没想到秦之初这么上道,都不用他们做出什么暗示,就给他们这么高的回扣,将近百分之五十,他们俩以前都没有遇到过的高比例。   “秦大人有这份心,实在是难能可贵。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置那一百四十块中品晶石的成本,绝对不辜负秦大人对道录司、僧录司的一片赤诚忠心。”霄云道长义正严词地说道。   达成了“分赃”协议,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秦之初留下了两枚丹田再生丸,准备以后突发情况下的时候使用,剩下还有十六枚丹田再生丸,分别卖给道录司和僧录司八枚,他一个人一共得到了两千五百六十块中品晶石,霄云道长和清远和尚则从这笔交易中,各得到了一千一百二十块中品晶石的回扣。   三人可谓是皆大欢喜,各取所需了。   霄云道长和清远和尚都急着回去交差,把中品晶石和秦之初交割清楚之后,又让秦之初打了一个收条,然后就各自驭使着法器,离开了永定县县衙。   秦之初亲自把他们送到县衙外,看着两人腾空而去,他摇了摇头,那里都有腐败,那里都有贪墨,他以前还以为修真界会是一片净土,没想到也是一样,几乎所有人都是逮着机会,拼命地为自己捞好处,谁都不能免俗呀。   第三百四十二章 危机   送走了清远和尚、霄云道长两个人,秦之初马上找到了奚一松,把一百块中品晶石交给了他,“三哥,晶石我给你搞来了,你在随后的半个月时间里,什么都不要做,专心的修炼,尽快恢复你的修为,争取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内,恢复旧观。”   奚一松没想到秦之初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够筹到一百块中品晶石。以前他拥有晶石最多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打到过这么大一笔数目。   “少爷,你放心,我一定全力修炼,力争在半个月之内,恢复原来的修为境界。我几年前逃离席家的时候,把我原来的法器等宝贝都带出来了,只要我能恢复修为,那么我马上就可以投入到保卫永定县县城的战争中了。”   定如、剑眉道长等人的想法是无论如何都不愿被卷入到安南王、大周朝廷之间的叛乱、平叛的战争中,奚一松的想法跟定如、剑眉道长他们不一样。   首先,秦之初父子对他有活命、丹田再生之大恩,其次,他本人跟安南王、席家也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   这个矛盾始终都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不把这根刺拔出来,他一辈子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而要拔掉这根刺,单凭他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他能够依赖的也只有秦之初了。   虽说秦之初的修为境界只有旋照期八层,但是根据他对秦之初的观察和了解,秦之初的修炼天赋非同一般,早晚有超过他的一天,而且秦之初又善于笼络人心,心眼灵活,手段多样有效,纵横捭阖更是有一套。   就像现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秦之初竟然能够让僧录司、道录司打破数千年的传统,破例联合招募了他。这还不算,秦之初还能够和郭仙子那样的超凡绝俗的人物有了关联。   这一切都证明了秦之初是他能不能拔出心头刺的关键性人物。   奚一松有了如此认识,自然是要全力帮助秦之初了。别说是帮着秦之初一起守永定县县城了,就算是跟着秦之初一起大量的杀戮安南王为首的叛军,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冲在最前面。   秦之初本来还在琢磨是不是有必要帮奚一松搞两件法器,没想到却听到了这样一个好消息,“三哥,你的法器还在,这就好。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赶快修炼。”   怕有人打扰奚一松,秦之初特地让奚一松在县衙的后衙修炼,修炼的地方跟虞美惠照看那两只雏鸟的宅子比邻,此外,后衙还有僧录司、道录司的人在,彼此之间,都是照应。这样一来,奚一松受打扰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安顿好奚一松,秦之初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县衙大狱,他已经让凶鬼跟刘锡文“谈心”了一天多时间,不知道刘锡文有了什么变化没有。   刘锡文在被关押到大狱之前,身上的盔甲都已经被拔了下来,粗如儿臂的铁链锁着他,铁钩穿透了他的琵琶骨,身上还贴着镇压他的符,头顶上还有定身紫金钵射出的定身佛光,可以说秦之初把能够使出的手段全都使出来了,怕的就是他的天生神力,挣脱了囚禁,逃了出去。   和一天多前相比,刘锡文整个人变得虚弱了许多,凶鬼虽然得到了秦之初的严令,不敢伤刘锡文的性命,却也趁机吸食了不少刘锡文的精血,还把刘锡文的三魂六魄狠劲咬下来了一口。   除了对刘锡文造成这两方面的伤害外,凶鬼还不断地对刘锡文进行着精神轰炸,不停地在他耳边鬼哭狼嚎,制造各种凶唳的幻像,把刘锡文这个铁打的汉子折磨的够呛。   大狱的狱头、狱卒根本就不敢靠近监押刘锡文的牢房,这里可是在名副其实的闹鬼,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见秦之初过来,要见刘锡文,狱头战战兢兢地陪着秦之初往监房里面走去,到了关押刘锡文的牢房外,狱头拿着钥匙的手抖得跟筛子似得,哆里哆嗦,好半天都未能打开牢房的铁门。   秦之初摇了摇头,这狱头胆子未免太小了一点,“真是没用的东西。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怕什么?那凶鬼是本县放出来的,还怕它伤你不成?”   狱头被秦之初呵斥了一顿,胆子突然间大了许多,手也不抖了,迅速地打开牢门,把门推开,“太爷,你请。”   “行了,你下去吧。”秦之初一挥手,让狱头退了下去,然后他只身一人走进了牢房,那凶鬼听到秦之初的声音,连忙化成一缕黑烟,飞到秦之初面前,化成了一个青面獠牙的凶鬼,朝着秦之初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只是他的笑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能把老人孩子给吓死。   秦之初像拍宠物一样,拍了拍凶鬼的头,然后抬头看向了刘锡文。刘锡文的变化让他也吃了不小的一惊,狠狠地瞪了凶鬼一眼。   这鬼东西可真是懂得见缝插针,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机会,刘锡文身上的伤口到现在还没有愈合的迹象,还在不断地冒着血,这一定是凶鬼搞得鬼,好方便他吸食刘锡文的精血。   秦之初走到了刘锡文身边,把赖在他嘴上,防止他咬舌自尽的铁条移开,然后掰开他的嘴,硬给他塞进去了几枚丹药,这都是一些补气生血的丹药,可以快速地让人生出损失的精血来,京城百宝观就有卖的,秦之初买了不少备着。   他其实并不介意让凶鬼吸食一些刘锡文的精血,凶鬼是他的私人物品,能够帮着他与人斗法,用途不少,刘锡文还是一个不肯降服他的囚犯,一旦被他逃脱,那就是心腹大患,两者孰轻孰重,秦之初还是分得清的。何况,刘锡文做为一名天生神力者,精血乃是大补之物,让凶鬼吸食一些,对凶鬼是有好处的。   至于这样做,是不是道德?是不是人道?秦之初是不去考虑的,安南王叛乱,可从来没有讲过人道、道德、孝道、君臣大义,刘锡文做为安南王东路大军前锋营统领,屠戮平民,烧杀掳掠的事情没少做,跟他讲人道、道德,未免有些可笑。   就算是刘锡文双手没有沾染平民的鲜血,秦之初抓到他后,也会毫不犹豫用他的精血喂养凶鬼的。原因很简单,他要守护永定县,需要采取各种手段提升自己的实力,别说是让凶鬼吸食刘锡文的精血了,如果杀死刘锡文,能够让凶鬼实力大增的话,他是一定会毫不犹豫做的。   刘锡文本来有些昏昏沉沉的,秦之初往他嘴里塞丹药,他就醒了过来,感觉到秦之初在给他喂东西,他拼命地往外吐。   “刘锡文,本县还以为你不怕死呢,原来也是个怕死的货。怎么,本县给你喂点毒药,你就迫不及待地想吐出来,就这点视死如归的气概呀?”秦之初冷道。   毒药?   刘锡文早就想死了,闻言,也不吐了,连忙蠕动着喉咙,把嘴里面的丹药全都吞了进去。   秦之初看着刘锡文只求速死的模样,摇了摇头,“刘锡文,本来本县还想问问你,有没有归降本县的意思。现在看来,你还是没有想通。算了,我就不问你了,还是接着让凶鬼陪着你作伴吧。”   刘锡文恍惚间感觉自己似乎上了秦之初的当,气急败坏地嚷道:“狗官,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这样折磨我,不是英雄好汉所为。”   秦之初好像是没有听见似得,又把铁条勒住了刘锡文的嘴,“再好好想想吧,什么时候想通了,觉得跟着本县比跟着安南王谋反好,本县就把你放出来。”   “狗官,你痴心妄想,本将军永远都不会背叛安南王的。”因为口中勒着铁条,刘锡文的话说的有点含糊不清,但是秦之初还是能够辨识出来的。   “冥顽不灵。”   秦之初有些郁闷地走出县衙大狱,他现在手下非常缺人,尤其是缺刘锡文这样能够打仗的猛将,如果能够将刘锡文收服。   于公来讲,能够有效助他守城,甚至能够硬碰硬地跟安南王的东路大军赶上几仗,于私来讲,他的手下多了这样一员猛将,对他在官场上的发展是极为有利的,刘锡文剿匪、打仗都是一把好手,如果训练得当,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披荆斩棘一般的助手,是为他手中的一把利剑。   只是愿望美好,想要变成现实,却不是那么容易。刘锡文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归降的倾向,秦之初暂时只能陪着他耗下去,伺机寻找着能够彻底降服他的办法。   刚从县衙大狱中走出来,关志文就匆匆走了过来,他现在穿着深绿色、胸前胸后的补子是黄鹂的官袍,秦之初已经任命关志文做了永定县的县丞,统领永定县一应民政、学政等事务。   “东翁,我找了你半天了,可算是找到你了。”关志文一脸的焦急,抵达永定县之后的这十几天,他每天都是忙着脚不沾地,整个人都瘦了许多。   “什么事?关兄,不要着急,慢慢说。”秦之初温言道。   关志文走的有点急,先喘了几口粗气,这才道:“有几件事,也跟东翁你汇报、请示一下。首先,那几个被枷首示众的粮商,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将他们开释了,并且从巡抚大人调拨来的粮食中,拨了一部分出来,还给了他们。那几个粮商,还托我,向东翁你表示感谢呢。”   秦之初摆了摆手,“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吧。关兄,最近市面上的物价稳定吧?”   关志文忙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东翁,因为有一百万石粮食保底,目前市面上的粮价处在一个相对比较低的水平,基本上跟安南王叛乱之前持平,已经没有人在粮价上搞风搞雨了。   可问题是人不能光吃粮食呀,还有油、盐、酱、醋、茶、菜、肉等,这段时间,都在拼了命的上涨,据我了解,很多人都只用白水煮饭,清水煮菜,连个油腥都没有,有的甚至连一点盐巴都不舍得放,这样下去,是会出问题的。”   秦之初苦笑了起来,“还真是麻烦呀。”   关志文附和道:“可不是嘛。安南王没有叛乱之前,永定县县城也就是二万多人,县城中就有油作坊和酱醋作坊,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本地不产盐,每天都有商队从外面运来,茶、菜、肉有的从乡下运来,有的从外地运来,一切都是有条不紊。   现在可不行了,安南王谋反,商路断绝,现在已经没有几个商队敢在外面跑商了,而东翁你又让全县百姓都聚拢在永定县县城,还有一些外县的难民一起逃到了咱们这里,据不完全统计,咱们永定县县城目前已经聚集了超过十万的人口,这些人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是问题。   目前,主要的问题是如何让他们在填饱肚子的同时,还能够让他们有足够的营养跟上,光吃米面,肯定是不行的,得吃菜,吃油,吃盐才行。   还有啊东翁,安南王的叛乱如果能够快点解决,还好,如果拖得时间长了,那么就不单单是吃的问题了,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会凸现出来,必须早作准备,未雨绸缪才行。”   关志文把永定县可能爆发的危机,一一说了出来,秦之初顿时有些头疼起来,他倒是可以亲自跑一趟,在外地买一下油、盐、酱、醋、茶、菜、蛋、肉等东西,装到储物戒指中,运回来。但是这样做,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关志文大概是嫌秦之初还不够头疼,继续说道:“东翁,还有一件事,我们如果想守住永定县县城,还有两件东西是必不可少的,就是铁矿和煤矿。朝廷只给我们派来了一千五百人,配备的兵器也是按照这个数目给的,一点多的都没有。   我们要组织团练,必然要打造刀枪剑戟等兵器,还有盔甲,没有铁怎么能成?还有,守城的话,必然需要大量的弓箭、铁蒺藜、油锅,这些都需要用到铁,从外地运,有些不太现实,只能想办法从本地寻找。”   第三百四十三章 怎么可能不动心   秦之初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关兄,我是虱子多了不怕痒,有什么问题,你都一块儿说了吧。”   关志文讪讪一笑,他知道秦之初很忙,肩上的担子比谁都重,按理说他做为秦之初的幕僚,永定县的县丞,理应帮着秦之初分忧才是,但是有些事情,他必须要跟秦之初说清楚说透彻,让秦之初保持一个清醒的认识,何况,有些事情,他没有办法解决,还得秦之初亲自出面才行。   “东翁,目前咱们这里已经聚集了超过十万人,你又下令要把全县的百姓迁移过来,并且不得拒收逃难来的其他地方的百姓,随着战乱的持续,咱们永定县必将成为一方净土,会有更多逃难的百姓涌入。到时候,人越来越多,物资储备相应的就会越来越少,这是不得不防备的问题。   还有,我们不能总是免费发放各种生活必需品给他们,人都是有惰性的,也极易养成依赖性,当他们已经习惯于我们的免费给予的时候,突然有哪一天,我们没东西给他们了,他们不但不会感激我们,反而还有可能因此引发怨恨和仇视。   另外,东翁也不可能一直留在永定县做官,我们就算是有充足的物资一直免费发放,可是当你离开永定县,你的继任者未必能够坚持这一政策,到时候,必定又是一场乱局,东翁爱民如子,肯定不愿意看到百姓因此而受苦吧?”   关志文今天是一件好消息都没有,说的全都是问题。不过能够及早的发现问题,这也是一种本事,也是他做为秦之初的幕僚,理应尽的责任。   秦之初揉了揉太阳穴,“还有别的事情没有?有的话,就一股脑说出来吧。”   关志文说道:“还有一件事,可以等会儿再说。东翁,我刚才提到的问题,我跟龚兄、演郎中、老姬夫妻、关东神丐,还有永定县的县主簿、各房典吏都商量过了,解决的办法不是没有。”   秦之初松了口气,“有就说出来,别支支吾吾的,是缺钱还是缺别的什么东西?”   “是这样的,东翁,我们觉得应该在县城之内,开设大量的工坊,涵盖油、酱醋、织布、铁匠铺等各种各样和民生、军事相关的行当。同时,要在新城墙圈起来的土地中,暂时不再种植粮食,专门种植棉花、油菜、大豆、甘蔗等作物,为各种工坊提供原材料。”关志文把他们商量出来的计划,说了出来。   秦之初点头道:“好啊,你们做就是了。”   关志文叹道:“要是能够马上着手做,那就好了。想铺开这些摊子,肯定需要大笔的钱,&。a;  在看着少女的美貌,雪白的肌肤,瓷娃娃般的脸庞,石生微微有些失神,但林婉儿抓了抓石生的手,其才回过神来。   “过奖,随口胡说罢了!”石生有些尴尬的说道,在都市中何时见过这种绝色女子?   二小姐月灵笑了笑:“随口就能做出这等好诗?那你岂不成了天才?那不如你现场再做一首诗来看看?”   石生耸了耸肩:“不好意思,没兴趣!”说完话,便是拉着林婉儿转身就走,本身是来赚点铜钱换米,没想到最后连一文钱都没赚到,看来这里想要生存下去还真不容易。   “你不是想赚银子吗?”二小姐眼珠一转,果然,石生一听见赚钱,便是拉着林婉儿停了下来。   “二小姐何出此言?”石生问了一句。   二小姐狡黠一笑:“比诗词对子,输了的拿出十文钱给对方,你要是没有,就把你念出那首诗的真正作者找来,本小姐见识一下。”月灵显然不相信这首诗是石生作的。   “好,不过我们应该加大点,一百文钱一局!”石生暗暗偷笑,和自己比诗词对对子,简直是找死一样,虽然自己没这本事,但华夏几千年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简直是随口就来。   “哼,十文钱都是看得起你,一百文钱你岂不是马上就拿不出来?也好,那就别怪我欺负你。上联,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无知无识!”二小姐微微一笑。   一名青年路人摇了摇手中折扇,由衷的赞叹道:“此对看上去简简单单,但却是古今天下包罗万物,场面可谓不小,好上联!月灵二小姐真不愧为才女!”   对联最后明显有讽刺之意,石生自然听得出来,这分明是在暗指自己无知无识,石生脸色有些异样。   “怎么?多给你一会时间,不用急,这个对子,只要你能工整的对上,就算你赢。”月灵看见石生面色不太好,便是微微一笑,林婉儿虽然不会对对子,但好话坏话还是听得出来,也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月灵。   石生笑了笑:“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是有高有低!”石生立即反驳了回去,此下联也可为包罗万物,而且最后有高有低显然有回击之意,当然,这对联自然不是石生做的,纯属借用。   “妙!”那名青年路人眼眸一亮,二小姐月灵则是有些动容起来,没想到石生这么快对出这般工整的对子,不过却有些气愤石生最后的还击。   月灵有些微怒的给出百文铜钱,四周人羡慕不已,白明更是脸色难看,石生让林婉儿收好百文铜钱,林婉儿瞪大眼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原来赚钱可以这么容易?   但林婉儿随即拿出十文铜钱,交给了一脸木讷的白明,心里一块大石总算放了下来,同时也为石生感觉自豪,以前是自己赚文钱照顾石生,不知不觉中,石生竟然能够保护照顾自己了。   “哼,第一局算你赢,比作诗,这次赌局两百文钱!你可敢?”月灵胸有成竹的问道。   “请!”石生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月灵嘴角一扬:“听好了,风吹方知燕南飞,南飞春绿盼燕归,燕归巢穴是最美,最美燕归待风吹!”   青年路人双目一亮,拍手赞叹:“真是妙哉,不但句句回文两字工整押韵,最后一句回归初始,月灵,看来你的文采也没有落下!”青年路人显然是认识二小姐,月灵则是得意的笑了笑,四周则是聚集更多的人围观。   石生思量片刻,这种辘轳诗当年以苏东坡所做最佳,月灵自己创作的可谓精妙,但与几代大诗人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火候,石生嘴角慢慢扬起。   “一痕秋月曲如钩,月曲如钩上画楼,钩上画楼帘半卷,楼帘半卷一痕秋!”石生此诗念完,四周众人当即震惊。   整首诗不过十三个字,但却是完美的组成七言辘轳诗,不但合辙押韵,而且工整无比,每句回文四字,月灵的诗虽然精妙,但与此诗一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连林婉儿都听得出来。   “两百文钱,愿赌服输!婉儿姐收钱!”石生笑了笑。   月灵脸色有些难看:“哼,给你便是,说不定在哪里记下的,就你这种穷小子还能会作诗?我们再来,上联……”月灵交出两百文钱,被有些惊呆的林婉儿收起,刚要开口出上联,就被石生打断。   “大小姐,这是不是不公平,你都连续出诗出对了,是不是该让石某出一上联?”石生嘴角一扬的说道。   “月灵,我看这小子不简单,还是别比了!”青年路人摇了摇手中折扇,眉头一皱的劝了一句。   但月灵争强好胜之心大起,摆了摆手:“我就不信他会作诗,肯定在别人那里抄袭的,我看他能背下来几首,再说了,我这第一才女的称号怎能输给他?出题吧!”   石生心中一动,忽然生出一个念头,笑道:“这次赌十文钱的对联,只要你能对上,这十文钱就归你。”   “好,你说!”月灵有些较劲的说道,此时已经不是钱多少的事情了,而是面子。   石生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缓缓开口道:“上联,在上不是南北!”   月灵噗地一声就笑了,冲着青年路人笑道:“你看,我就说他山穷水尽了,这么白痴的上联都能出,简直张口就来,三岁孩子都会,哼哼。   听好了,在上不是南北,我对下联,在下不是东西!”说完话,月灵一副得意之色,只是四周众人面色有些古怪,林婉儿终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月灵则是一副茫然之色,难道我对的不工整? 第四回 意念离体   “在下不是东西,怎么了?有什么不妥之处吗?”月灵见到四周之人面色古怪,神色茫然地问了一句。   “没错,月灵小姐天资聪慧,石某愿赌服输,婉儿姐给钱走人!”石生说完话,林婉儿强忍着没笑出声,将十文钱交给木讷的二小姐,便是与石生扬长而去,既然月灵开始就挖苦自己,石生自然不会放过挖苦月灵的机会。   噗噗噗,四周之人脸色憋得通红,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连白明都捧腹大笑不止,手持折扇的青年则是摇头苦笑一声。   “月灵,你仔细品味一下你对的下联!”说完话,青年合起手中折扇,便是难忍笑意的走掉了。   月灵秀眉微皱:“仔细品味?在下不是东西难不成还有什么深意?什么?在下不是东西?”   月灵忽然反应过来,一张俏脸又羞又怒,遥望着石生二人消失的方向,眼中露出浓浓的恨意,跺了跺脚:“好小子,竟然耍我,让本小姐自己骂自己不是东西,你……,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哼!”   白明双目一亮,急忙要去献殷勤告诉二小姐石生的底细,哪知正在盛怒下的二小姐双目一瞪:“滚!”说完,月灵小姐气愤的离开了此地,白明一脸赔笑,二小姐走远后,白明才嘴角一撇的翻了翻白眼。   ……   “咯咯,阿生好厉害,这么容易就赢了两百九十文铜钱!”路上,林婉儿脸上乐开了花,有些高兴的看着石生,眼中带着一丝异样。   “婉儿姐,今天想吃什么,我们好好吃一顿,之后这些文钱都有你保管,嘿嘿!”石生也是有些高兴,总算是解决了眼下的温饱问题。   “乱说,这些钱都要给你留着,怎么能乱花,婉儿姐回家喝完粥就好了!”林婉儿脸上带着甜蜜之色,没想到石生倒是学会关心人了,不再像以前那般木讷。   石生看了看林婉儿摸着肚子,不由得有些心疼起来,一把拉住林婉儿的小手儿,虽然二人早已定亲,但林婉儿从未见石生如此大胆主动过,不由得俏脸一红。   “婉儿姐跟我走,今天说什么也得去大吃一顿!”石生说完话,也不管林婉儿是否同意,拉着林婉儿就往某个方向跑去。   ……   日当中午,微风轻抚!   古槐村头,一对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手拉着手,高高兴兴的从远处跑了过来,二人说说笑笑,不一会功夫,便是钻进了一间破旧的茅草屋。   “阿生慢点,你腿上有伤,跑那么快干嘛!”二人饱餐后刚一进屋,林婉儿便是有些担心的说了一句,随即拍了拍高低起伏的胸口,小脸红扑扑的喘着粗气,看的石生一阵失神。   “快坐下休息,我的腿伤需要锻炼,嘿嘿!”石生将林婉儿拉到床边坐下,随即自己坐在了一旁,稍微伸了个懒腰向后一靠,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揽住了林婉儿的小蛮腰。   林婉儿当即身子一僵,回头便是微怒的翻了翻白眼:“阿生怎么变得这么不老实了?哼!不理你了!”说完话,林婉儿感觉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推开石生后跑回自己的屋里。   林婉儿红着小脸,自己一头趴在了床上,脸上怒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甜蜜幸福之色,晃动着两条小腿高兴不已。   “阿生真的长大了,看来这次事件阿生改变懂事了不少,还知道照顾心疼我了!”林婉儿说完,便是有些害羞的拿起辈子,一下将脑袋蒙了起来。   ……   石生并不知道林婉儿的变化,此刻正盘坐在床头,双目微眯的看着远处,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虽然眼下温饱解决了,但还是要想办法赚些文钱,否则以后还是要挨饿,不过或许赚钱的办法可以换一换,嘿嘿!”石生双目一眯,微微笑了笑。   “算了,明天再说吧,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刚好在按照老神棍的修念之法继续修炼,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进展!”石生说完话,便是双目一闭的全身放松,不一会便是进入了冥想状态。   意识力控制着念力所化银河,向着腿伤处缓缓涌去,直到傍晚之时,石生感觉腿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疼痛感,其才退出了冥想状态。   “终于完全好了,看来比现代吃药打针好得快啊,心态意识念力结合,果然有些奇妙,这个世界念之力量被放大,若是得了绝症心态不好,恐怕死得更快,心态好则好得更快。”石生说完话,微微沉默片刻,便是看了看窗外的圆月。   “为何月亮总是圆的?难道因为有九个太阳?”石生有些疑惑,但也没多想:“如今能自如的将念力作用在自己身上,第一层算是修炼有成,看来,应该修炼一下第二层了!”   第二层乃是念力离体,这可不是那般简单能够做到的,毕竟念力只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当你不相信不想象它时,它可能就不存在的,想让念力离体,还需要强大的意识力配合,也就是自己的一种潜意识,类似于想法想象力,但又不完全一样。   就像人的日常行动,多半都是意识力控制的,你有了某种意识,身体才会配合你有某种行动,人没了意识,就好比虽然心脏再跳,却成了植物人一般。   修炼第二层‘念力离体训练法’很简单,石生虽然不知道如今这个世界怎么修炼,但老神棍给自己的现代修炼之法倒是很方便。   第一种,铜丝致动训练用一根发丝那么细的铜丝,做成圆环,用细线吊起来,放在你前面一尺半远处,练功入静时,用双眼凝视它,同时用意念让它摆动或转动,反复训练。   修炼时关好门窗,均勾呼吸以防止微风、或鼻息对铜丝的干扰,经过二十分钟至半个小时,只要全身放松,一般都可以出现铜丝环摆动的效应,要有耐心,不能性急,要全神贯注,但不要精神紧张。   第二种是植物叶梢训练法,植物是有生命力的,它更容易致动。   这就是入世修炼法,也是老神棍交给自己的修念之法,只是他叫做特异功能,其实并非秘术,网上可以找到一大堆真实资料。   石生以前也听说过地球上催眠大师辅助医生,催眠一些无法用药的病人麻醉,其实在中华古代早就有所流传,只是石生没接触过,所以无法相信这种特异功能罢了。   “哎,这都是无数万年修念者前辈们,以现代语言编写的修炼之法,我看起来简单易懂,不过修炼念力肯定不止这两层的。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去何处寻找第三层,而这个世界的修炼之法,肯定不会像老神棍写的那么通俗易懂,算了,先修炼一下再说!”石生暗暗有些后悔。   老神棍当初说什么特异功能,念力神通,自己根本就没有相信,虽然自己每层都修炼了一两个月,但没什么太大的进展,且枯燥乏味,别人看起来像傻子一般,最后石生就不了了之了,相信一般定力不够的人,都很难坚持下来。   “如果当初在大都市好好修炼,说不定坚持一些年月也可以修炼到第二层,那时候念力离体,身怀特异功能,想赚钱还不容易?嘿嘿。”石生笑了笑。   虽然老神棍说过,练成第二层达到特异功能后,不可再人前轻易使用,但石生显然没放在心上。   目前没办法找到文竹,石生很快的将小兰做小手艺活儿的小铜环,用一根细线吊了起来,不过这个铜环明显比要求的粗一些,练习时候让他摆动可能不太明显,毕竟初学者念力都不够,石生也只好先用着,明日一早再找个小些的来练习。   将门窗关好,石生双目凝视铜环,距离一尺左右,全身放松,以意识控制着那种无形的念力,尝试着让铜环轻轻摆动,心中则是有些期待起来。 第五回 学符医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生房间内!   一根细线悬吊着一只铜环,终于产生了微弱的颤动,虽然很不明显,甚至像是幻觉一般,但石生却是兴奋的笑了出来,因为其知道那绝非幻觉。   高兴了一会之后,石生压了压心底的激动,微笑道:“以前在现代练习了一两个月没反应,如今刚开始就有了异动,也不知是之前那两个月修炼基础的功劳,还是这个世界修炼念力比现代快。”   说着话,石生继续凝聚心神,双目注视着悬吊的铜环,心中不断呼喊着让其摆动,意识控制着念力作用其上,那铜环再次颤抖了一下,随即便是缓缓的旋转起来。   石生并没有兴奋的忘乎所以,而是全身心投入的练习着,也不知过了多久,铜环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时而反方向转动不停,时而上下翻飞不已。   天色渐亮时,石生终于达到了掌控自如的地步,正待其高兴之际,头脑忽然一阵眩晕,额头微微冒汗,脸色微白,身体似乎有些虚脱一般,再也无法操控铜环摆动。   石生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依旧感觉有些虚弱,其不禁脸色微变:“这难道是走火入魔了?不对,按照玄幻小说的介绍,难道是心魔入体?”石生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片刻后,石生愁眉苦脸道:“可我应该还没达到引出心魔的级别才对!”   石生有些纳闷,人家小说里一旦出现心魔劫,那都是能排山倒海的老怪物,尼玛自己只是刚让铜环动了几下而已!练得正高兴投入的时候,忽然没了力气,这算怎么回事?   “咦?难道像小说里修道之人法力不足,所以身体极度虚弱?”石生冷静下来思考片刻,微微点了点头:“看来这念力这种力量,并非无穷无尽的,也有耗尽的时候,只能等着慢慢恢复了,对了,冥想打坐应该恢复的更快一些。”   石生现在忽然感觉到,没有师傅带着,自己修炼还真是有些危险,哪怕有老神棍在此,恐怕也能多一些经验和安全。   就这样,石生冥想打坐了一个时辰左右,精神状态恢复了七七八八,身体也不再像之前那般虚弱,反而觉得身体充满了力量。   感觉意识力与念力更加增强了一些,身体感官、听力视力、皆是有所增加,其忽然发现隔壁的房门轻开,一道轻碎的脚步声传进了石生的耳朵里,最后石生的房门被打了开来。   “阿生,吃早饭了。”林婉儿端着托盘,上面摆着两碗热粥,今天还带着一样小菜,送到了房间内桌上,微笑的看了看石生。   “好温馨!”看着林婉儿,石生心中升起一丝暖意,下地洗漱完毕之后,与林婉儿说说笑笑的吃了早饭,虽然现在有些闲钱,但也不敢坐吃山空,最后二人决定去找五婶,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活儿事!   “婉儿姐,今天好漂亮!”路上,石生发自内心的说道。   林婉儿俏脸一红:“胡说八道,阿生怎么变得油嘴滑舌了?我连妆都没画,穿的这样你还说我漂亮!”林婉儿白了石生一眼,但眼中闪过高兴之色,女人,没有谁不爱听赞美之言的,尤其是自己喜欢之人说出此话。   石生看了看林婉儿动人的脸庞,再看看身上穿的破旧裙子,以及没有丝毫打扮的素颜,当真是没法与二小姐月灵相比,想想这样一个好女人跟在自己身边,石生不免有些心酸。   “婉儿姐放心,将来我一定赚钱,让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不过你不打扮,在我眼里也是最漂亮的!”石生微笑的说道。   “又胡说八道!”林婉儿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二人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五婶家门口。   “呦!石生,真巧啊!”白明不知何时来到五婶家,看见石生二人后嘴角一扬,但石生却是没有理会他,五婶则是摇了摇头。   “石生,婉儿,今天刚好有个赶工的活需要不少人手,吴善人准备编织五十个草蒲团送去山神庙,你们都一起过来吧!”五婶说完话,又冲着白明以及那&#x《等我有钱以后》《超级英雄从拳头开始》《大明昏君之开局召唤妃虎队》《群武天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凯发电游欢迎登录》。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27065_406376.html
凯发电游欢迎登录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