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苍穹变 目录共6637章

首页

苍穹变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6308章 醒来后

苍穹变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5411;一个畏惧自己的仙神臣服?”   赵瑞不禁赫然,玉皇说得确实没错,在见识了暗黑九头龙的强大力量之后,他内心深处,确实对这头远古魔兽,产生了一定的畏惧。   如果不是玉皇指出来,他只怕现在都还不能够感受到。   “多谢您的提醒,我知道了。”赵瑞用灵识回应了一句,然后闭上了眼睛,仔细体会万灵之河这首神曲的真髓。   这时,暗黑九头龙已经彻底的,从美妙的神曲中,清醒过来,它瞪着赵瑞,张开了血盆大口,口中开始凝聚火红的岩浆!   “赵瑞兄弟!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敦彻见到这一幕,焦急得大声嚷嚷了起来。   “赵瑞!你还傻愣在那里干啥?还不快快躲开!暗黑九头龙马上就要发起攻击了!”神炁天尊也大叫了起来!   “赵瑞!你怎么还把眼睛闭上了!你疯了吗?快睁开!”   “快一点!不然就来不及了!”   “……”   “……”   幸存的其他仙神,纷纷的惊呼了起来。   进入地心洞穴的数百仙神,目前只剩下了他们二三十人,他们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同伴被暗黑九头龙杀死。   眼看暗黑九头龙,就要喷吐出滚烫的岩浆,就在这时,赵瑞再度拨动了太阳神琴的琴弦。   天籁一般的神曲,再度从金色琴弦中,流淌出来,如小溪,如泉水,悠扬悦耳,令人心旷神怡。   曲子还是当初的那首曲子,但是境界已经完全不同。   赵瑞心中,没有畏惧,没有忧虑,完全平静,完全放松,进入到空灵的状态。   而这首神曲,也在赵瑞的演绎中,展现出了原有的风味。   神炁天尊、敦彻以及其他仙神,原本对赵瑞的处境,感到非常的着急。   但是在听了这首神曲之后,焦急很快平息,心情也平静下来,然后沉浸在了神曲之中。   他们觉得,自己仿佛不再处于,极度危险的地心洞穴,而是来到了西方极乐之地。   到处是鸟语花香,繁花似锦,云蒸雾绕。   那暗黑九头龙听到这美妙的神曲,先是愣了愣,九张口中即将喷出的岩浆,竟然没有喷出去!   过了一会,它渐渐将张开的血盆大口,合了起来,炽烈的凶焰,也在这美妙的天籁中,逐渐减弱,直至消失。   再过了一小会,暗黑九头龙彻底被这美妙的神曲所迷住,沉浸到了神曲当中。   原本煞气冲天的地心洞穴,安静了下来,只有万灵之河这首神曲,在巨大无比的地心洞穴内,不断的回荡。   赵瑞一曲演奏完毕,慢慢的睁开眼睛,然后他就发现,不论是千神殿幸存的仙神,还是暗黑九头龙,依然沉浸在他刚才弹奏的神曲中,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赵瑞能够明显感觉到的是,原本凶狠无比,煞气冲天的暗黑九头龙,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比从前温和了许多,对他似乎也不再抱有敌意。   赵瑞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所弹奏的万灵之河,已经折服了这头远古巨兽,他的处境,已经转危为安。   他轻轻抚摸了一下,金色的太阳神琴,庆幸自己得到了这把远古神器。   否则的话,他无法从神器中,传承万灵之河这种神奇的神曲,更不可能让暗黑九头龙这样的魔兽,沉醉其中!   不过,暗黑九头龙会不会因为这首神曲,而被自己驯服,赵瑞完全没有把握。   毕竟,暗黑九头龙是仙魔界顶级的凶兽,而他不过是一名,刚刚踏入三重天的仙神。   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确实太大了。   神曲的效力,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慢慢减弱。暗黑九头龙以及千神殿的幸存仙神,逐渐从沉醉的状态中,慢慢苏醒过来。   暗黑九头龙由于是六重天魔兽,苏醒的速度,比千神殿仙神,要快许多。   它舒展了一下巨大的身躯,抖动了一下九个巨大的龙头,然后慢慢凑到赵瑞的身前。   九个头龙从四面八方,伸过来,将赵瑞围拢在中间。   与暗黑九头龙山脉一般的体型相比,赵瑞的体积,简直如同龙眼上的一根睫毛。   不过,赵瑞这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畏惧,而是勇敢而坚定的盯着眼前的凶兽,身体如同标枪一样笔直。   “很好听的曲子!”暗黑九头龙的声音,在赵瑞的脑海中突然轰鸣,“我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好听的曲子。这首曲子,叫做什么名字?”   赵瑞用灵识回答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万灵之河。”   “万灵之河?”暗黑九头龙仰起一个龙头,想了想,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原来是这首著名的古神曲啊!这首神曲好像已经失传很久,没想到我能够在这里,重新听到,确实名不虚传。你能够给我再弹一次么?”   赵瑞答应了暗黑九头龙的要求,又弹奏了一次。   听完之后,暗黑九头龙意犹未尽,要求赵瑞继续弹奏下去。但是赵瑞这一次,却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放下了太阳神琴,问道:“暗黑九头龙,你愿不愿意,今后经常听我弹奏神曲?除了万灵之河以外,我这里还有许多美妙无比的远古神曲,可以弹奏出来。”   “当然愿意。”暗黑九头龙连忙回答道。 第六百二十六章   “那你就释放玉皇,随我离开禁魔空间。”赵瑞说道,“今后,只要你常伴我左右,就能够经常听到我的琴声。”   “释放玉皇?”暗黑九头龙咆哮起来,“那不可能!玉皇是被神帝囚禁在这里的,而我又奉命,看押玉皇!我绝对不能够,放走他!”   赵瑞并没有被暗黑九头龙吓倒,继续劝诱道:“你是魔兽中的皇者,是魔兽中最为尊贵的存在。难道你想永远呆在,这个枯燥乏味的地心洞穴中?难道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禁魔空间,重新返回仙魔界,过以往尊贵而又悠闲的生活?如果真是这样,就算你是六重天的魔兽,你也没有资格,听我弹奏的神曲!”   暗黑九头龙九个巨大的龙头,同时昂起,发出如同万雷齐鸣般的怒吼声。   赵瑞这样一个修为低微的仙神,竟然敢用这样的方式,对他说话,已经极大的触怒了他。   赵瑞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盯着暗黑九头龙,任由它发泄愤怒。   暗黑九头龙怒吼了好一阵,却没有对赵瑞发动任何攻击。   因为,赵瑞所弹奏的远古神曲,已经让它深深的迷醉,它如同吸食了鸦片一样,深深的陷入进去再也无法自拔。   另外,在这个地心洞穴,呆了数百万年,暗黑九头龙也确实觉得异常的枯燥。   它一直想离开这里,返回仙魔界那广阔而又美丽的空间中。   只是由于畏惧神帝的神威,自己又不知道离开的途径,所以就这样呆了下来。现在赵瑞诱它离开,其实它已经心动。   赵瑞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等到暗黑九头龙的怒吼,渐渐停歇的时候,他才不紧不慢的接着问了一句:“你到底答不答应我的条件?”   暗黑九头龙低下龙首,仔细考虑了良久,终于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的条件。我在此立誓,愿意追随赵瑞的左右,但是作为交换,赵瑞必须经常为我弹奏神曲。”   赵瑞脸上神色不变,但是心里却欣喜若狂!   他竟然成功的让暗黑九头龙,与自己签订了契约!   连他自己都觉得惊喜和意外!   要知道,这看似平等,其实并不平等的契约,赵瑞在其中占了天大的便宜!   他所付出的,仅仅是心情不错的时候,弹奏一下神曲而已。而暗黑九头龙却从此要供他驱使!   暗黑九头龙可是六重天的终极魔兽!   就算是整个仙魔界,除了至高无上的神帝之外,没有任何一位仙魔,能够压服得了暗黑九头龙。   然而,他赵瑞却凭借着一张太阳神琴,和一首远古神曲,收服暗黑九头龙!   这种无本买卖,简直是一本万利!赵瑞想不高兴都不行。   这时,神炁天尊、敦彻以及千神殿的其他仙神,也清醒了过来。   当他们听到暗黑九头龙的誓言时,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以为自己听错了!   在他们的心目中,暗黑九头龙就是毁灭和死亡的代名词,是强大得不可战胜的存在。   他们的力量,和暗黑九头龙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在他们看来,收服暗黑九头龙,那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只要能从暗黑九头龙的手下,逃得性命,那就了不得了。   然而现在,敦彻和千神殿的诸位仙神,却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暗黑九头龙与赵瑞签订了契约,愿意表示顺从。   这让他们怎么会不感到无比的震惊?   他们瞪圆了眼睛,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强大绝伦的暗黑九头龙,向赵瑞低下了龙首,让赵瑞坐到它的身上。   然后,暗黑九头龙,九个巨大的龙头,同时笔直仰起,发出清越的龙啸。   “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暗黑九头龙栖息了数百万年,占地达数百平方公里的巨型石台,开始崩裂,向岩浆中,沉了下去。   而绑缚在石台四周的金属链,也寸寸断裂。   赵瑞飞身而下,深入岩浆,把玉皇从岩浆中捞了出来。   “哈哈!赵瑞兄弟!你可真是厉害,终于把玉皇给救出来了!”   敦彻大喜过望,玉皇被救出,意味着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神炁天尊和千神殿的其他仙神,更是兴奋莫名。   玉皇是唯一一名,曾经从禁魔空间中逃出的神灵,现在救出了玉皇,意味着他们在玉皇的带领下,可能逃出禁魔空间!   逃出禁魔空间,是魔创之星上,每一位仙魔的最大心愿。   虽说这次的营救行动,让千神殿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损失了数百名,最为精英的仙神,但是他们觉得,这些牺牲都是有价值的。   玉皇被赵瑞从岩浆中救出之后,仰面躺在九头龙的龙背上,过了一会,他才大笑道:“我又出来了,被囚禁了数百万年,我又从这个该死的牢笼中,逃出来了!哈哈!这种感觉真是不错。”   他过转头,看了赵瑞一眼道:“小子,你救了我,这份情我会记得,迟早有一天,我会还你。”   赵瑞也不客套,笑了笑道:“那我等着。”   “你也别愣着了,赶紧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我在这里,可是呆腻了。”玉皇催促了一句。   赵瑞答应了一声,拍了拍暗黑九头龙的背。   暗黑九头龙会意,清啸一声,一振龙翼,巨大的身躯冲天而起,径直向地表冲去!   魔创之星地表,千神殿。   仙神们一如往常的悠闲和平静,列托同样如此。   作为一名三重天的西方神灵,列托在千神殿并不起眼,事实上,就算在仙魔界,他同样不起眼。   之所以被投入禁魔空间,只是因为他当初,不小心冲撞了神帝手下的一名得宠神将,结果就被随便安了个罪名,扔到了这里。   列托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运气,不是很好,就算加入了千神殿,同样如此。   他竟然被发配到前线,成了一名前哨斥候!   这可不是一个安全的职业,万一哪天,万魔城突然袭击。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不过,唯一让列托值得庆幸的是,他在魔创之星上,呆了整整十万年,还没有遇到,万魔城突袭的情况。   最多也就是在野外,或是魔创森林中,两派的仙魔,设设圈套,搞搞暗杀,都是一些小打小闹,没有爆发过大规模的战争。   列托非常的希望,万魔城能够继续保持清醒,不要展开大规模的突袭,让他这个小卒子,也能够平平安安的继续活下去。   就在列托以为,自己将和往常一样,在岗位上悠闲度过一天的时候。   他突然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那好像是大群生物飞行时,所发出的密集的呼啸之声。   列托奇怪的抬头远眺,然后他就发现,就在他正前方,上万公里远的地方,密密麻麻的黑影,正疾驰而来,遮盖了大半个天空!   随着那黑影越来越接近,列托的眼睛,也越睁越大,脸上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神色。   他已经看清楚了,那些如雨点般,急速飞来的黑影,是数以万计的妖魔!   万魔城倾巢来袭!   列托在临死之前,将这个消息,用特殊的传讯器,传递到了千神殿。   万魔城来袭!   万魔城倾巢来袭!   千神殿所有的仙神,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他们万万没有料到,万魔城会在这个关口,大军压境!   不过,尽管吃惊,但是低阶的仙神,并不害怕。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神炁天尊已经带着数百名,千神殿的精英,进入地心,此时根本就不在千神殿。   他们以为,只要有神炁天尊在,万魔城就不可能攻得进来。   但是,千神殿的长老,以及一些阶位较高的仙神,却是非常清楚这件事。   他们简直急都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神炁天尊是千神殿的最强者,没有神炁天尊在场,又有谁是九翅魔乌的对手?   数百名精英的离去,更是让千神殿变得极为空虚!   谁知道,万魔城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发起了总攻!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预谋的行动?   如果是后者,那就意味着,千神殿内有奸细!   神炁天尊进入地心的事情,已经被万魔城知道!   千神殿的长老们,以及各个神殿的殿主,连忙齐聚一堂,商议应对之策。   在这内忧外患之下,千神殿的所有仙神,一个个愁眉不展,心急如焚,有些甚至开始埋怨起赵瑞来。   “神炁天尊真是昏了头了!竟然被赵瑞鼓动,带着那么多高阶仙神,进入地心!这下倒好,万魔城来袭,我们却没有足够的力量,进行防御!”   “是啊!高阶仙神走了那么多,我们千神殿的实力,目前比万魔城弱了不少啊!”   “都怪那个赵瑞!说不定,他就是万魔城派来千神殿的卧底!他的来历,实在是太可疑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真为神炁天尊他们担心。”   “但愿这不是一个圈套,但愿神炁天尊能够准时赶回来。”   “……”   “……”   就在众仙神议论纷纷的时候,风神殿的殿主风神,突然开口问道:“万魔城已经逼近,大战迫在眉睫。这一仗到底该怎么打?我们现在实力如此空虚,最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神炁天尊和那三四百名仙神,能否还回得来!如果他们能够及时赶回来,我们愿意拼死一战,等待他们回来救援,可如果他们回不来了呢?” 第六百二十七章   “别胡说!他们怎么可能回不来?”一名长老不悦的责备道。   风神冷冷的反驳道:“我这不是说丧气话,我在阐述一个,你们一直在回避的事实!神炁天尊虽然强大,跟随他的三四百名仙神,也确实是精锐,但他们面对的是暗黑九头龙!在暗黑九头龙面前,他们又算得了什么?”   责备他的那名长老,沉默了下来,他不得不承认,风神确实戳到了他们的痛处。   他们一直在尽量回避这个问题,但现在被封神戳穿了这层窗户纸,他们想回避,也回避不了了。   “风神,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直没有出声的大长老,缓缓开口了。   风神想了想,然后大声道:“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与万魔城开战。反正最后也是失败,开战只会让千神殿的仙神们,白白送死。与其战败,不如一开始就表示顺从,九翅魔乌并不是想把我们全部杀光,这对他没有半点好处,他所想的,只是将我们征服而已。   只要我们表示臣服,愿意服从他的领导,他肯定会放我们一条生路!   如此一来,避免了一场伤亡惨重的大战,那不是很好?”   风神这话还没落地,在座的长老们,就纷纷怒斥了起来:“风神!你简直在胡说八道!”   “要我们向九翅魔乌投降?简直异想天开!”   “这么丢人的事,亏你也想得出来!”   “虽然我们处于劣势,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向万魔城屈服!绝对不会!”   “风神!没想到你的品格居然这样低劣!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加入千神殿!”   “说不定,他就是万魔城的奸细!”   “……”   “……”   不过,也有小部分的长老,偏向于风神的提议。对他们来说,能保住性命,才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   但出于种种原因,他们不好直接开口支持,只能用沉默,表示支持。   风神被众仙神斥责,却行若无事,冷笑道:“我这么说,是为你们好,也是为整个千神殿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不听我的劝告,用不了多久,就会后悔!”   大长老睁开眼睛,看了风声一眼,缓缓说道:“风神,其实你说得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论实力,我们千神殿,目前确实不如万魔城。   我们千神殿的仙神,之所以会被流放到禁魔空间,就是因为不满神帝的统治,九翅魔乌生性残忍,嗜血好杀,就是一个流氓恶棍!比神帝远远不如!   难道说,现在有了一点点的危机,我们就要臣服在九翅魔乌的脚下?把自己贬低到如此地步,我绝对不同意,也绝对做不出来!   再说,我们千神殿还没有到那种不堪一击的地步!万魔城要想摧毁千神殿,自己也。x52a8;问话,这就不好继续沉默了。   增无大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道长的话,贫僧完全听不懂。”   “还装?让贫道猜猜,所谓彼岸之花既然是炒米,也就是你们以前想卖给我的仙丹。那么,弘扬发佛,推广彼岸之花云云,就是传销喽?”   三个假和尚这次是真听不懂:“传销是什么?”   “传销就是……算了,解释起来很麻烦,你们纯属歪打正着。三位,看你们混江湖不容易,贫道上次给你们提了几点建议。骗点钱过日子,这没什么,可你们居然敢打进皇宫,这是准备干嘛?”   白如画说道:“三位大师原本打算揭露欺世盗名的崇圣寺方丈。是我,建议增无大师自己做皇帝,把彼岸之花事业推广全大理。”   三个假和尚心说,这护法没白忽悠,都知道主动抢着承担责任了。问题是,他明摆着怵小道士,把咱们的打算说出来,好像也挺坑人的。   妙善念了声佛号,连连摇头叹息。   秦行之怜悯的看着白如画:“白道友,按说贫道不该可怜你,可谁让你也是道祖苗裔呢。算了,你现在已经够惨了,你我的恩怨一笔勾销……”   顿了顿,加重语气:“白道友,你被骗啦!”   白如画没有丝毫意外,微笑道:“被骗还是机缘,在下清楚得很。秦道友,因为服用彼岸之花,在下的境界不仅停止退步,还隐隐有恢复的迹象。当然,修为乃浮云,在下并不在意,但此事点苍派束手无策,已经足以证明三位乃高僧了。”   “你那是心理安慰。”   “秦道友告诉我,心理安慰能阻挡境界退步么?”   秦行之无言以对。   修道,有个说法叫“借假修真”,说白了,新手主要靠心理暗示入门。如果一个人意志无比坚定,从不被假象迷惑,固然一旦筑基成功肯定有大成就,但他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筑基的。在修行人看来,这就是天赋奇差的一种表现形式。   但修为境界也绝非虚幻。   小道士帮老道等人修炼,内力、真元、妖力,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境界虽然无法感应,但既然法力是真实存在的,境界当然也不是幻觉。   心理安慰,不可能影响境界。   可三个假和尚确实是骗子,所谓的彼岸之花就是炒米,这些也不是虚幻的啊。   小道士只能认为,天道太搞怪,人类理解不了它的思路。   这时,秦行之面前华光一闪,蓝灵紫凭空出现。   随后是拖着白牡丹的熊六梅。 第399章 你的法子不好使   这段时间,蓝灵紫玩得挺开心。   秦郎不搭理自己没关系,只要能守在秦行之身边,每天看见他,蓝灵紫就心满意足了。数月之前,蓝灵紫绝想不到还有再见情郎的一天,如今孙昊真的转世了,即使不认她,蓝灵紫也毫无怨言。   人最忌讳的就是贪心不足,道门高人蓝灵紫,比普通人更明白这个道理。   教熊六梅武功,引导她们谈秦行之的往事,这都是蓝灵紫每天不可缺少的娱乐项目。有一段时间,她甚至完全忘了徒弟白如画。   后来偶然想起,神念散开,发现白如画已经出了大理城,有时还能观察到他使用法术。蓝灵紫没有偷窥男人的嗜好,画面和声音都是刻意过滤掉的,只关注气息,因此并不知道白如画在做什么。   但这无所谓,因为白如画不仅境界完全停止退步,从气息上观察心情也变得十分平稳。   蓝灵紫暗中得意,我果然是个合格的师父,不去打扰如画,这个选择绝对是明智的。   才不是黏在秦郎身边不舍得离开呢。   今天秦行之和老道到皇宫观礼登基大典,蓝灵紫本来也打算凑个热闹。秦行之认为不妥,她可是点苍派掌门,比李奉常修为都高。虽然真实的修道界并不以实力为尊,可即便论身份地位,她仍然不逊于李奉常。   大理固然女性地位高,登基大典这种活动,女人还是不能进殿参与的。到时让蓝灵紫在大殿外等着?这肯定不合适。   蓝灵紫不愿违逆秦行之,也就放弃了。   她平时收敛实力,并不刻意监视全城。但白如画使用法术硬闯皇宫,这事很快就传遍全城。   感应到城内气氛不正常,蓝灵紫放开神识一查,才发现徒弟居然出现在皇宫,而且就在小道士身边。   偷听了几句对话,蓝灵紫勃然大怒,跟熊六梅和白牡丹交代了一声,身形闪动消失不见了。   熊六梅和白牡丹互相看看。   得,咱也去凑个热闹吧。熊六梅不由分说,拉起白牡丹纵身一跳,也来到皇宫金銮殿。   白如画愣了愣:“师父?”   三个假和尚心中咯噔一下,这女人竟然是白如画的师父,那岂不是说,她是比白如画还厉害的高人!不是说真正的高人不露面的么?白如画,你可害惨老子们喽。   蓝灵紫瞪他一眼:“住口!白如画你出息了,悄悄溜下山也就算了,居然跑去给和尚做护法。”   增无大师咳嗽一声:“那个……其实吧,小人不是和尚。”   这时还不表明态度,一会儿恐怕连跪的机会都没有。三个无赖子久混江湖,经验足着呢。   蓝灵紫冷笑:“正因为你们不是真和尚,才更让人生气。白如画,你听到那骗子说的话了吗?秦郎……秦道友所说句句都是真话,他是为你好,你被骗了。”   白如画摇头:“师父误会了,三位大师没修为,见师父来势汹汹,暂避锋芒也是明智之选。师父,彼岸之花是佛门至宝,徒弟想着,哪天空闲下来,带一些彼岸之花回山孝敬您呢。”   蓝灵紫气笑了:“那是炒米。”   “它外表是炒米,尝起来也是炒米,但徒弟以亲身经历担保,它真的是佛门至宝。师父,我的修为停止退步了,难道您没看出来么?您修为精深,不应该和凡俗人一样,看不出这其中的机缘呐。”   蓝灵紫气得说不出话来。   熊六梅撇嘴:“连老娘都看出那三个家伙是骗子,这白如画可真傻。”   秦行之心说你那是没被洗过脑,否则你一样是非不分……不,以师父的名誉发誓,我从未用过洗脑技能,你梅姐绝对是心甘情愿嫁给贫道滴。   秦行之笑道:“蓝掌门没必要生气,对传销这种东西,贫道还是有发言权的。打击传销跟打仗差不多,关键在于擒贼先擒王。只要咱把头目弄死了,不怕你徒弟不幡然醒悟。”   三个假和尚当场就跪下了:“饶命啊!”   从小道士出面,白如画只敢讲道理起,群臣就已经从柱子后、桌子底走出来,恢复了朝廷大员的风采。段誉父子也已经重新坐上皇帝宝座。   大家都是明白人,清楚得很,但凡气势汹汹的人摇身一变开始讲道理,绝对不是忽然良心发现变高尚了,而是对手实力太强,嚣张不起来。   特别是蓝灵紫三人出现的方式太惊人。即使熊六梅拖着白牡丹,以她的速度,在普通人看来仍然像是凭空闪现。   毫无疑问,这三个美女都是传说中的高手。   段誉此刻后悔得要死。   见过小道士施法,也见过胡一菲化作黑烟,就连蓝灵紫,当初也是凭空出现在太子府的……这一切,难道还不足以说明,白如画再厉害,在小道士面前也不够看吗?   他竟然拉着父皇逃跑,平白折损皇家形象,真是脑子抽筋了。   秦行之回头看段正淳。   段正淳清清嗓子,满脸威严:“来人,替朕拿下这三个假扮佛门弟子,扰乱即位大典的歹徒!”   大内侍卫答应一声,冲向三个假和尚。   白如画神情一动,就想阻拦。   秦行之把棒槌驱到他面前:“不许乱动。”   白如画摇头:“我不可能不动。”   “你敢动,道爷就敢吸。”   “为三位大师,为彼岸之花事业,在下连死都甘之如饴,吸干又何妨?”   蓝灵紫一挥手,一道禁制定住白如画。   白如画瞪着眼站在那儿,连眼皮都不能眨动,更不用说出手阻止侍卫抓人了。   熊六梅哈哈大笑:“一动不动,成王八了吧?”   大臣们纷纷皱眉,这女人长得还行,就是说话太粗鲁,真是可惜了。   要知道大理女性地位高,在大街上经常聚众笑闹,但好歹是咯咯笑,清脆悦耳还是有的。熊六梅一笑就是哇哈哈,还故意粗着嗓子说话,连大理人都难以接受。   侍卫们把三个假和尚抓住,等待皇帝下旨。   段正淳看向妙善大师。   “阿弥陀佛。”妙善大师宝相庄严,“佛门本是清净地,放下俗心皆为僧,不存在冒不冒充的说法。但这三人冲击皇宫,甚至意图取皇帝而代之,此乃谋反大罪。虽说新皇登基不宜杀伐,老衲以为,谋反例外。”   秦寿暗中腹诽,和尚总是这么虚伪。   说得再好听,还不是要杀人?   段正淳点头道:“大师所言极是。传旨,将三人押出午门验明正身,立即斩首,以儆效尤。”   失去了白如画这个倚仗,三个假和尚腿软肝颤,吓得几乎失禁。后悔啊,如果一切能重来,他们一定不敢冲击皇宫,甚至连崇圣寺也不敢占领。占据个小寺庙,不缺供奉,快活一辈子,不比现在马上没命强?   然而这一切都是假设,人的欲望,通常只会越来越大,最终把自己埋葬。   白如画干着急,并没有出现愤而爆发、临场突破的桥段,就那么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崇敬的三位无限宗大师,被侍卫押走,最后三颗脑袋摆在大殿前。   段正淳吩咐一声,禁军归队。   说实话,虽然白如画硬闯皇宫闹出的动静不小,其实从头到尾他就没杀人。   按三个假和尚洗脑的思路,白如画是相信只要全民服用彼岸之花,人人都能成佛的。换句话说,这里的每一个士兵,都是未来的高僧大德,白如画没有杀人的念头。   因此,广场上的官员家眷受了些惊吓,却连血都没见,还不至于惊慌失措。段正淳派人安抚了一番,也就逐渐平静了下来。   但即位大典仍无法继续,因为还有个白如画。   段正淳不傻,小道士自己是不是高人且不说,他身边的蓝灵紫绝对是超级高人。而白如画是蓝灵紫的徒弟,无论他犯下多大的罪过,段正淳都只能选择装糊涂。   蓝灵紫解除白如画身上的禁制,说道:“三个骗子的脑袋你也看见了。他们若是高僧,又怎么会这么轻易被杀死。如画,现在你醒悟了吗?”   白如画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喃喃自语。   “白道友,你说什么?”秦行之问。   白如画抬起头,怜悯的扫视众人:“你们这些愚昧的俗人,不懂珍惜这宝贵机缘,致使佛祖降罪。如今三位大师返回佛祖身旁,彼岸之花再也不会出现在人间。你们,不配积攒善果,不配重登极乐。”   蓝灵紫郁闷的看秦行之:“秦郎,你的法子不好使。”   秦行之摊手:“洗脑太狠被忽悠残废了,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抱歉啊蓝掌门,都是贫道考虑不周。”   老道暗想,徒弟莫非是故意的?   照常理判断,想让白如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最好的办法不是干掉三个假和尚,而是让三人重新给白如画洗一回脑——就像小道士说过的那样,负负得正嘛。   老道猜错了,秦行之真没故意使坏。   因为完全没必要。如果他想干掉白如画,用不着这么麻烦,当初放过白如画,还是看在蓝灵紫跪地哀求的份上呢。   他想差了,白如画的情况,和梦中世界中了传销之毒的人不一样。那些人之所以能被洗脑,总归是有利益诉求的。白如画却毫无私心,只为推广彼岸之花。   尽管思路乱了套,白如画的情操是高尚的。   就像现在,白如画并不怨恨任何人,而是对小道士这些愚昧的俗人表示怜悯。   蓝灵紫一跺脚:“算了,我把他带回去,关上百八十年,就不信他明白不过来。”   说完抓起白如画,闪身消失。   段正淳父子和大臣们倒吸一口凉气。   关上百八十年?   佛祖在上,这还是人么…… 第400章 抬头、骄傲   无论如何,登基大典还得继续。   秦行之把熊六梅和白牡丹劝走,返回老道身边。妙善大师也走回来,对小道士表示感谢。他很明白,他的神通固然不怕揍,面对白如画这个级别的高人,无法保证一定不会受伤。   即使受不了伤,他也没能力阻止白如画乱来。   当然,妙善并不后悔不修法术。   皇帝即位,哪能总是碰上高人砸场子?这种事在大理历史上也是首次发生。   他虔诚礼佛,精研佛法,追求的大解脱,而不是在这虚幻的人间耀武扬威。不能说因为担心皇帝即位出乱子,就改变初衷吧?说句不好听的,若是今天大理皇位被三个骗子夺了去,那也是大理段氏气运已尽。   妙善尚不清楚崇圣寺被人占领,否则不知是否还能坐得住?   接下来,登基大典顺利完成,再也没出什么状况。   段誉正式登基为帝。   段正淳一刻都不愿等,直接跟随妙善出了皇宫,直奔崇圣寺,打算落发为僧,做个快乐的老和尚。   至于宫中皇后妃子是否伤心,段正淳真不是秦行之梦中世界小说中的那个情种,完全不在乎。   当然,两人回到崇圣寺,发现一群不三不四的假和尚把寺庙搞得乌七八糟,妙善大师终于勃然大怒,少有的主动出手,把那些家伙挨个扔出寺外,就不必细说了。   即位大典虽然出了点乱子,却让大理朝臣们深刻认识到,小道士不仅靠恨天伯和南院大王的名头唬人,同时还是传说中的高人。   虽然没见小道士出手,可他两个小妾都能飞天遁地,如果说他本事不大,谁信?   而这两个小妾,马上就要成为大理长公主。   这事并非秘密,在段誉即位前消息早就传出去了。想想看,熊六梅和白牡丹成为段誉的义妹,如果段誉有事,小道士能袖手旁观吗?退一步讲,甚至用不着小道士,熊六梅和白牡丹本身就是高人。   新皇有这种后台,某些打算趁新皇登基搞点小动作的臣子,明智的选择了打消念头。   第一次,小道士成了别人的后台。   这个别人,还是一国皇帝。   又过了两天,胡一菲返回大理城。   “小道士,你那些鬼画符,谁都看不懂。可是,皇帝好像真的能看明白诶。”胡一菲啧啧称奇。   秦行之自得一笑:“道爷智慧光环熏陶下,学渣也能变学霸,这不稀奇。”   阿拉伯数字、透视图、剖面图什么的,为了大家一起玩得开心,玩得上档次,道爷早手把手教给胖子了,我会随便告诉别人?   孙蒙接到胡一菲转交的发动机和图纸说明书,当时眼睛就放光了,能飞到空中的船,想想都让人激动不已。一刻都等待不了,立即派高升置办材料,太监和大内高手转职工匠,开始轰轰烈烈的造船运动。   船个头挺大,动静自然也小不了。   很快就惊动了太后,随后是文良纯等大臣。   皇帝把皇宫变成造船厂,干得热火朝天,听说还经常亲自下手干活。这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典型的昏君行径。而给皇帝图纸的小道士,脱不了一个蛊惑君王的罪名,是要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示众的。   然而,文良纯等人喜闻乐见。   皇帝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小道士不在京城,也耽误不了他溜出去乱逛。说实话,若是小道士在家,孙蒙反而更安分点,要么等小道士进宫,要么跑伯爵府玩,一般不会带着侍卫到处跑。   在皇宫造船固然不合适,可皇帝不出门啊。   大齐和历朝历代不同,皇帝理不理朝政,真的不重要。说句不好听的,坐吃等死、繁衍后代,只要皇帝把这两项做好,就是妥妥的明君。   有人可能觉得不合理。兵权固然掌握在皇帝手里,可如果有人蓄意谋反,以孙蒙那种大大咧咧的性子,估计也看不出来。他不理朝政,最后变成傀儡,乃至被人抢走皇帝宝座怎么办?   毕竟以前的皇帝也不是傻子,能轻松谁愿受累,还不是因为怕一个疏忽丢了江山?   其实很简单,在大齐,谋反的性价比太低。   孙氏皇族任何人登基称帝,都是孙昊的子孙,都得遵守孙昊制定的立国政策。而这些政策的目的,多半是为了削弱皇权,换谁做皇帝,最后都得变成吉祥物。   同样的道理,大臣们充分掌握朝政大权,如果谋反做皇帝,反而变得束手束脚。   当然,操守也是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这是个没经历异族统治的汉人世界,国人保持着高水准的良好品性,重视诺言,不缺忠诚,所谓“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除非皇帝太混账,搞得民不聊生,否则的话,造反是要被天下人唾弃的。   这就又转回来了,大齐皇帝权柄实在有限,想做昏君都没那个资格。   最关键的是,谋反在大齐也缺少生存土壤。   大齐百姓爱戴皇帝,越不着调的,越讨人喜欢。这种情况下,任何人试图改朝换代,恐怕都得不到多少响应。   总之,孙蒙快快乐乐做造船厂老板兼首席工程师,朝中大臣则视若不见。   大理新皇登基,封赏群臣,传告天下。   段誉知道秦行之等得着急,登基没几天就赐下圣旨,决定收白牡丹和熊六梅做义妹,册封二人为大理长公主。   册封仪式前一天,熊六梅忽然变卦了。   理由让小道士无语:“上次白如画闯宫,段誉和老皇帝跟鹌鹑一样躲得远远的,太窝囊了。老娘要成了段誉的妹妹,江湖上的好汉会嘲笑我的。”   秦行之苦求:“梅姐别闹了行吗&《快穿之宿主你人设又崩了!》《文心》《历史有话说》《描眉画黛》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苍穹变》。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10845_556308.html
苍穹变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