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妆生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罗莎别墅谋杀案,2014碧落之门

天祺官方网站

时间:21-05-06 来源: 优家美小说网

天祺官方网站

x79e6;之初吧。只要他肯过来帮孤改造太子府,他要的东西,孤全给了。”太子一副慷慨解囊的表情,似乎肯给秦之初材料,多给秦之初面子似得。   颜士奇很想再提醒一下太子主意语气,但是太子已经不耐烦地挥手让颜士奇退下去了。颜士奇无奈,他做为满朝文武百官之首,即便是天命帝见了他,都是十分的客气,唯独太子对他略显冷淡,他也知道太子这样做的症结在哪里,可是他却没有办法改变。   颜士奇深深地叹了口气,太子依仗的是皇权,秦之初依仗的却是仙师超凡脱俗的强大实力,这两者,都不是他能够染指和控制的。   他如今能够做的就是尽忠职守,把自己该尽的职责和义务全都圆满地完成,至于最后的结果,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得。   颜士奇马不停蹄地赶回到少师府,把太子答应了秦之初要求的事情,转告给了秦之初。   秦之初也不向颜士奇仔细打听太子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他很干脆地起身,在颜士奇的陪同下,一路直奔太子府。   太子这次倒是挺给秦之初面子,亲自在府门外等着,不管怎么说,秦之初肯给他改造太子府,现在秦之初就是大爷,免得他偷工减料,等到秦之初把太子府改造好了,再过河拆桥或者别的什么,也为时不晚。   秦之初一见面,就让太子把材料拿出来。   太子本来还想再拖延一下,是那两个修真者连连给他使眼色,太子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带着秦之初到了后院的宝库,把秦之初守在宝库外面,由那两个修真者到宝库里面,把秦之初要的材料全都取了出来。   秦之初暗中摇头,太子一点胸襟都没有,连让他到宝库里面看看,都不行。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够成就大事?即便是太子侥幸登上皇帝宝座,也绝对不是大周百姓之福。   秦之初不客气地把所有的材料收了起来,然后眉心闪动,把五百个土木傀儡全都放了出来。他把材料交给这些土木傀儡,然后就让他们开始改造太子府。   无论是太子,还是那两个修真者都是两眼放光地看着那些土木傀儡。如果不是慑于秦之初的威名,只怕他们都有直接动手的可能。   如果太子能够有天命帝一半好,或者哪怕是昏聩无能,只要表现出对他的善意来,秦之初都会慷慨大方地馈赠太子几个土木傀儡,秦之初从来都不是个守财奴,他深知没有投资就没有回报的道理。   只可惜,太子的表现一次又一次让秦之初失望,别说是珍贵非常的土木傀儡,就算是一张擦屁股纸,秦之初都不会轻易给他。   秦之初无视太子眼中流露出来的渴求,只是找了个地方做好,专心地看着土木傀儡给太子改造太子府。   这些土木傀儡体内,事先都设定好了几种建设改造的方案,这些方案都是购买这些土木傀儡的时候,附送的。   秦之初要想做一些比这些方案更好的事情,就得自己指挥着土木傀儡一丝不苟地操作,或者重新设定或者购买一些新得的方案。不过要是想让这些土木傀儡在原有方案的基础上,搞得差一些,就容易多了。   这一次,秦之初就是要偷工减料,他不可能把太子府改造的像皇宫、公主府那样坚固。这不仅仅是为了出气,也是为了日后能够从太子身上盘剥更多的材料。   转眼间,三天时间过去,在秦之初的刻意压制下,土木傀儡们总算是慢吞吞地把太子府改造好了。秦之初亲自启动阵法,一道淡淡的罩子罩住了整个太子府。   太子不懂这些,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延揽到的供奉,希望他们能够给一个评价。   那两个修真者各自驭使着飞剑,里里外外,来来回回看了数遍,随后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又一起凑到太子跟前,小声向太子嘀咕了几句。   太子点了点头,略有些不悦地对秦之初说道:“国师,为什么我皇姐的公主府,改造完之后,其护罩是流光溢彩的,而孤的太子府改造完之后,却是几近透明的,稀薄的可怜。你是不是没有尽心帮着孤改造太子府呀?”   秦之初淡淡一笑,“太子,你贵为国之储君,是不可以随便说话的。尤其是在指责、质问别人的时候,更要讲证据。   如果你认为本国师没有尽力,那好,就请你身边的那几位道友使劲手段,全力攻打护罩吧,如果他们能够把护罩打破,就证明本国师没有尽力,本国师必定重新给你改造太子府,所有花费,本国师一力承担。如果他们打不破,就请太子收回刚才的话。如何?”   太子又看了看那两位供奉,两人一起点头。太子嗯了一声,“好,就请两位道长出手吧。”   秦之初早就把所有的土木傀儡收起来了,他袖手往太子府大门外一站。   高青黎连忙指挥着人,给秦之初搬来一个软榻,上面铺着锦垫,摆放着案几,点着净心的香炉。   秦之初盘腿坐在了软榻上,双目一闭,连看那两位修真者的兴趣都没有。   太子见秦之初如此做派,心中恨得牙根直痒痒,到孤的太子府门前摆谱来了,你把孤置于何地?他一挥手,“两位道长,不要留手,一定要试探出护罩的极限在什么地方?”   两位修真者刚要动手,高青黎朗声道:“我家国师说了,你们这次的试探不在计划之列,由此造成的损耗,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事后的补充,就得太子府自己负责了。还有,阵法运行的日常损耗等也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也需要太子府自己筹备。好了,你们可以开始了。”   那两位修真者没有把高青黎的话当一回事,两人各自取出法器,开始施展手段攻打护罩。   他们俩都不是金丹,攻击力有限,秦之初偷工减料又十分的高明,并不是搞了个豆腐渣工程出来,故而两个人打了半天,护罩都没有破,依旧巍然挺立,没有一丝损坏。   等到他们俩把真元消耗的七七八八,累的气喘吁吁的时候,秦之初睁开了眼。“试完了?没事吧?高青黎,吩咐下去吧,本国师乏了,要回府了。”   高青黎连忙躬身应是,把卤薄依仗准备好。   秦之初从软榻上下来,纵身飞到白鹤背上的软轿,在进去之前,秦之初还没有忘记朝着太子施了一礼,“太子,本国师告退。”   太子这会儿那里还顾得上留秦之初,他急于查看自己改造之后的太子府。“国师好走,孤就不送了。”   秦之初的卤薄仪仗腾空而去。   太子延揽到的那两个供奉不无感慨地对太子道:“这秦之初还真是有几分运道的,竟然能够搞到这么好的土木傀儡,要是咱们能够把这些土木傀儡掌握在手中,对太子的大业就太有帮助了。”   “早晚有一天,这些土木傀儡都是孤王的。两位道长,刚才的试验如何?”太子急切地问道。   “非常好,出乎意料的好。”一位修真者说道,“只是损耗也很厉害,就刚才我们哥俩攻击护罩,就消耗了一百多块中品晶石。照这个速度,宝库中的那点晶石早晚会不够用的。”   太子不以为意,“只要好用,损失点晶石算什么。大不了,回头孤再找父皇张张嘴,讨要些来就是了。”   那两个修真者深以为是,这大周早晚是太子的,太子提前找天命帝要点晶石,又算得了什么?   秦之初一路不停歇地回到国师府,智屏公主和潘冰冰两个人聚在昊天金阙中,正在探讨问题,秦之初听了听,发现两女根本不是在讨论修炼方面的问题,而是在讨论如何把他的事迹编成戏文、评书和弹词等,怎么样让他的形象光辉灿烂,让人一听就能够产生崇拜、供奉的冲动。   秦之初摇了摇头,任由她们去折腾。他则坐在了昊天金阙的另一侧,取了一块雷嗔石出来。   智屏公主、潘冰冰两女停了下来,坐在了他的左右,“夫君,你要开始了吗?”   秦之初点了点头,“已经三天了,昊天金阙中聚集了不少香火之力,应该可以实验一下了。”   “夫君,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潘冰冰攥着拳头,给秦之初加油鼓劲。   秦之初笑了笑,“有两位贤妻助阵,为夫一定可以马到功成的。”   他把雷嗔石放到了面前,朝着它打了一个灵诀,雷嗔石马上漂浮在了他的面前。秦之初手划灵诀,将香火之力引了过来,打在了雷嗔石上。用香火之力炼化雷嗔石,只是秦之初的一个构想,这个构想究竟是否可行,完全是个未知数。   此时此刻,他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包括如何用香火之力炼化,应该控制在一个什么样的流量,什么样的方式等等,都需要他去摸索。   秦之初的神识附在雷嗔石上,然后引着香火之力冲在上面,将其包裹住。很快,他就惊讶地发现当香火之力冲到雷嗔石上的时候,马上就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雷嗔石把香火之力吸收走了,还是将其冲抵掉了。   “夫君,是不是有什么变化?”智屏公主连忙问道。   刚才,智屏公主和潘冰冰都想把神识附在雷嗔石上,让秦之初不加考虑地拒绝了。信之醍醐有改造人思想的特性,香火之力也有,只是要比信之醍醐弱了许多倍,不过即便是这样,秦之初也不像两女受到香火之力的影响,他爱的是她们俩活生生的人,不是被改造了思想,把他当神明的两个行尸走肉。   “有点变化,香火之力不见了。你们俩都不要说话,我要好好地摸索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秦之初急道。   摸索的过程非常的乏味、枯燥,没有一点乐趣可言。秦之初却是乐此不彼,毕竟只要能够把雷嗔石炼化,不但可以帮助到郭贞娴,同时也会让他寻找到香火之力的新用途,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用到了。   可是不管秦之初如何努力,都发现不到香火之力是如何消失的,他尝试着改变香火之力的单位流量、流速等数据,神识更是把雷嗔石的表面覆盖的没有一点空隙,可照样是一无所获。   看着香火之力不断地消耗掉,秦之初都快疯了。这种摸索的过程,香火之力损耗的特别快,仅仅半天时间,就把三天积累下来的香火之力全都用掉了,却连一点收获都没有。   秦之初朝着智屏公主、潘冰冰苦笑了几下,两女不用他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夫君,你不要着急,炼化雷嗔石即便是在圣域,都是个未解的谜团。你现在就有了发现,已经很不容易了。我跟公主都相信炼化雷嗔石这个难题,最后一定会在你手中解开的。”潘冰冰柔声安慰道。   “借你吉言吧。”秦之初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智屏公主想给秦之初提提神,就对潘冰冰说道:“潘真人,夫君现在家大业大,他现在不缺人手,缺的是各种修炼的资源。你能不能不定时地回一次圣域,从那边倒腾点东西过来?”   潘冰冰点了点头,“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夫君和公主需要什么,都可以给我列个清单出来。我这就回一趟圣域,把东西给你们带回来,顺带着再打探一下消息。”   智屏公主看了秦之初一眼,“别忘了替咱们的好夫君看看师姐的情况,免得我们的夫君总是牵肠挂肚的。”   秦之初哭笑不得,却无法反驳,不管他是否愿意承认,他确实有些挂念郭贞娴的情况。不管以前郭贞娴如何对他,他都从来没有完全对郭贞娴死心过。   秦之初和智屏公主都没花多少时间就把清单写好了,潘冰冰带着清单,就通过昊天金阙一角的九界通返回圣域了。她这次不会在圣域呆太长的时间,把事情办完后,就会回来。   “夫君,我和潘真人商量了一番,已经就如何通过戏文、评书、弹词等多种形式宣传你,有了比较完善地规划,我现在就着手去安排。我争取在半年时间内,就让大周百姓都看到宣传你的戏文。”智屏公主为了秦之初,简直是不遗余力。   秦之初握了一下智屏公主的柔荑,“幸苦你了,公主。”   智屏公主笑了笑,“只要你能够早点晋升金丹期,炼化雷嗔石,我就算是再苦再累,也是甘之若饴。”   智屏公主和秦之初一起出了昊天金阙,两人就分开了。智屏公主去皇家教坊,找专人做出安排,凭她公主的身份,再有皇帝的宠信,没有人敢不配合。   秦之初也没闲着,先去涢水真人那边看了看,涢水真人还在闭关,看样子,想破丹凝婴成功,还得相当长一段时间。这方面,秦之初无法帮到涢水真人更多了。   他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龙象和尚和虎力僧都出关了,师兄弟两个双双顺利地晋升金丹期,又为国师府增添了两个强大的生力军。   秦之初事先可没有想到龙象和尚和虎力僧仅仅各自服用了一枚九转金丹,其修为境界就能够顺利地跃升一个大境界。他原先一直以为两个人是资质有限,在僧录司没有机会得到九转金丹,这才被发落到了他的身边。   可是照眼下的情形来看,龙象和尚和虎力僧的资质是好是坏的,还真的有必要打上一个问号?更进一步,他们俩为什么无法得到九转金丹,也是一个需要仔细问问的问题。   秦之初马上派人把龙象和尚和虎力僧请了过来。   龙象和尚和虎力僧自从被秦之初委任保护半千飞舟之后,吃住都在半千飞舟上,今天,还是头一次离开半千飞舟,重新站在地面上。   两个和尚都有些激动地看着秦之初,目光中流露出来的尽是感激。如果不是秦之初,他们俩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九转金丹,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晋升金丹期。   第五百六十五章 嫉妒   “两位大师,恭喜你们顺利地突破自我,晋升金丹,成功跻身大周修真界最为顶尖的修炼者行列。”   秦之初说话的时候,面带微笑,但是其对龙象和尚、虎力僧的态度,跟以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并没有因为他们俩变成金丹,就对他们更加亲近一步。   龙象和尚、虎力僧师兄弟两个却不觉这有什么不对的,他们俩本来就是被派人保护秦之初的,算是秦之初的侍从,何况,他们俩也没有资格在秦之初的跟前摆谱。   秦之初的修为境界是没有他们高,但是却能够杀死吕思这位老牌的金丹期,还能够收服涢水真人、薛林平这样的金丹,相比之下,他们俩又能算得了什么。   “国师,这次多亏了你,慷慨赐予我们九转金丹,要不然我们也无法如此顺利地晋升金丹期呀。”龙象和尚不无感激地说道。   秦之初笑着摆了摆手,“这是你们应得的。你们付出了你们的虔诚和忠勇,就利用得到嘉奖。”   龙象和尚和虎力僧好像是事先商量了好了,一起离座,并排站好,双手合什,躬身道:“请国师大人继续看我们师兄弟两个的行动,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不会让国师失望的。”   秦之初呵呵一笑,“两位大师不必如此,快快请坐。”   龙象和尚、虎力僧又重新坐好。   秦之初问道:“本国师有一事很好奇,你们服用了一枚九转金丹就突破了,按理说资质应该说是很不错的,可你们在僧录司的时候,为什么一直得不到九转金丹?”   龙象和尚、虎力僧相互看了一眼,两者都露出一份疑惑来。   “国师,不瞒你说,我们也都是十分的奇怪。原本我们在僧录司的时候,已经不止一次有人告诉我们,说我们晋升金丹期的难度很大,靠自己修炼基本无望,如果想用吞服境界丹这种方式晋升,只怕所需要消耗的九转金丹没有个七八颗肯定打不住。我们是真的没有想到这次仅仅吞服了一枚,就成功了。”   “这样啊?”秦之初越听越是糊涂,他又仔细地问了龙象和尚、虎力僧一些问题,却始终无法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龙象和尚和虎力僧大概呆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就起身告辞了。他们俩都想抓紧时间巩固一下境界,不想浪费时间。   秦之初又把他们之间的谈话仔细地回想了几遍,还是一无所获,只好暂时把这件事丢到一边,等到以后寻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去寻找答案了。   昊天金阙中,又积蓄了不少香火之力,秦之初准备用香火之力做实验之前,又查看了一下长生牌位的数量,发现再有万余块,长生牌位的数量就要突破七十万了。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长生牌位的数量都有明显的增加,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有希望突破百万大关了。   秦之初取出上次那块雷嗔石来,继续用香火之力冲击雷嗔石,等到香火之力消耗干净,还是一无所获。除了发现香火之力接触到雷嗔石后会消失外,雷嗔石没有任何的变化。   秦之初皱起了眉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如果始终无法找到合适的途径,那么有再多的香火之力也是浪费,看来很有必要好好的设计一下,利用更多的方式、方法,去做实验,不能单纯地只用香火之力冲击雷嗔石这一种。   秦之初又在昊天金阙中呆了小半天时间,他利用这段时间,设计出了几种方法了,准备在下次的时候,继续做他的实验,希望老天爷能够站在他这边,争取早日解开这个困扰修真界无数年的难题。   从昊天金阙中出来,秦之初刚刚倒了一杯茶,还没喝上几口,就见定如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国师,

 
  • 优家美小说网(youjiam.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