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推筒子官方娱乐 目录共8067章

首页

推筒子官方娱乐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4830章 醒来后

推筒子官方娱乐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53;理……   赵嬷嬷正待与她好好说说殿下之前如何,却见瑶主子自顾自嘀咕着,一脸凝重,自个儿回了屋。那神情,分明没将她方才之言听进耳中……   这,也不知如何说好。这位对殿下,远不及殿下对她之用心。   接下来两日,宗政霖听得最多,便是“殿下,瑶主子送了汤水。”“殿下,瑶主子说外间落雪,叫属下给您送了新做的狐裘。”“殿下,瑶主子……”   第五佾朝捧着茶盏,眼中俱是了然。那位,如今是想方设法都要出得府去。也难怪这两日点心茶水更是可口。若非此事关系重大,他也暗中花了心思,倒是可以安心享用了这等优待。   回了主屋,宗政霖板着脸,逮了慕夕瑶近前说话。两人一站一座,六殿下难得拿出夫主威仪,神色严肃。   慕夕瑶一身袄裙,粉 娇滴滴,打扮得花儿似的立他跟前,扣着手指贝齿 ,那模样,娇俏妖娆,竟让宗政霖还未发火,心就软了半截。不着痕迹扫她两眼,六殿下正了仪容,开始问话。   “胡闹够了,嗯?”处理政务,满桌子摆放,俱是她送来吃食差点,连花卉都足足凑了个“三阳开泰”,言说是为讨个好兆头来着。这可恶女人,明知他不会当着旁人落她脸面,接连肆无忌惮,越发不像话。   “便是不应了你,还打算闹僵下去不成?”再这么寻衅,宗政霖不吝收拾了人去。   仔细打量他脸色,慕夕瑶伸出小手,小心翼翼勾勾他袖摆,眸子里满满都是期待。“殿下,您允了妾去书院了不曾?”   宗政霖眸子一眯,凝视她许久。   慕夕瑶顶着他冷脸,毫不知羞爬上宗政霖膝头,自个儿坐得稳当。仰着脑袋与他对视,一双眸子欲说还休,面上有着渴盼,亦带了倔强。小模样有些可怜,像是受了欺负却不敢吭声。   两人呼吸相闻,鼻尖几乎碰到一处。眼见她瘪了小嘴儿,眸子蒙上层雾气,宗政霖眉心跳了跳。   片刻过后,终是伸手护了她 。“怎就如此闹腾得慌!”这小混账东西,拿捏起他来,倒是从不手软。   话虽不好听,慕夕瑶却忽的欢呼起来。乳燕投怀,百般示好。   宗政霖低头,果见她自以为隐秘,眸子里狡黠一闪而逝。   年初五用过早饭,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慕夕瑶便催着墨兰取来新做的小袄,又仔细点了妆容,直至觉着合了她心意,才叫了桂嬷嬷和青芽抱了两个小的到跟前,挨个儿查看一番。见她儿子被照顾得妥贴,十分大方,接着年节喜庆,除开刚给过的红包,又派了回赏钱。喜得屋里人俱是笑足颜开,和乐融融。   待得众人打点妥当,便只等着六殿下看了文书,早些过来,好带着她与两个小的往慕府走上一趟。 TA共获得: 威望:1 分| 评分共:1 条 别了73 2014-01-26 威望 +1 来自 杭州19楼 手机版 m.19lou.com 引用回帖 . |收录 |收藏 |引用回帖 |评分 |举报 abc88888888yu 认证市民 通过了19楼的初步认证,享发帖、打卡双倍威望等特权。 我要申请 ◆ ◆ 人生阶段:单身爱情幸运号 .威望:10410 注册时间:2012-12-05.发私信 关注她 .发表于2014-01-26 15:53 只看该作者 302 # 展开电梯 .第1卷 第二八六章 列席 第1卷 第二八六章 列席   自初五随了六殿下出府,游了街市放过花灯,慕夕瑶面上那愉悦,一直延续到元宵节后学士宴当日。   盛京书院,始于倧宗时李熙隐读,盛于文帝时朱泽黔复兴,绍隆于光祖,上下近七百年历史,是大魏史上第一所完备的书院。享誉宇内,名传八方,便是在漠北如此重武轻文之地,一提“天下书院之首”,无人不知指的便是这所,落座于大魏朝京都的盛京书院。   书院兴教以来,时有大家到此云游讲学,如此更令书院盛名空前。书院所出学子,连年高中朝廷恩科,入翰林,拜宰辅之人,亦不是无迹可寻。高祖在位时期,颇得宠幸之三公近臣,其二出自盛京书院。及至元成帝登基,如今翰林院掌院学士,太子太傅王崇焕,亦是当年书院那批文士之中翘楚之辈。   能借“木鱼”之名得西席审议一席,足见慕夕瑶在文士学子中,声名匪浅。   随着宗政霖仪驾进了书院,经过“四箴言寺碑”时,慕夕瑶眸子骤然一亮,若非尚在轿辇之中,非得要下去仔细观摩了才是。   “学士宴统共五日,若是有兴致,之后再来看过不迟。”宗政霖扫一眼扒在窗棂上的女人,眸中带笑。喜文好学如她,终是见着点长处。   轿辇穿过讲堂,停在考场门外。慕夕瑶随着宗政霖掀帘而出。透过大开的十二扇红木门扉,一眼望见其内二层平台,十分打眼,该是主审席位。五皇子宗政明风仪舒朗,正与身旁之人相谈甚欢。   此时诸学子文士,大都早已入得门去,一层坐席几乎无有空位。门口偶有三三两两迟迟赶到的年轻士子,见了被府卫护住的皇子仪驾,早已隔得老远便谦卑行礼,自行绕开了去。   “殿下,妾以为主审当如前例,唯三人尔。”高台上布置太师椅数目,显然与她事前所知有所偏差。   “今年学士宴规制有变。”宗政霖扫过她装扮,见无有不妥,才满意替她做了解释。   慕夕瑶蛾眉轻蹙。“邀书中未曾有言。”按理,请柬中该是说得明白。   “此事于审议无有大碍,自然略过了去。只是比以往多出两位主审,人数增至五人。多数变动却是此次学士宴上,两项会比及以上,名列三甲之人,特许同庶吉士位,入翰林为期三载,之后考校优异者,留馆任职。”   “竟有此事?”慕夕瑶略做思量,便知元成帝有意提拔寒门士子,难怪此次学士宴规模空前。“除了两位殿下,旁的三人却是哪几位大人?”   “翰林院掌院,王崇焕。”提及此人,宗政霖剑眉挑了挑。“礼部侍郎刘通。太常侍卿文陵庐。”   除开王崇焕此人身上打了太子党标记,旁的两人倒是老爷子心腹。   “如此,妾多谢殿下提点。”俏皮冲他眨了眨眼,慕夕瑶瞅瞅紧邻主审席,位于夫子楼二层的审议席,七张座椅,却是惟独差她一人。   “殿下,妾需先行一步。莫不然,去得太迟,当叫人笑话妾缺了礼数。”整理下仪容,特地覆了面巾,慕夕瑶谦恭行礼,眼看就要带了墨兰穿堂而去。   “会比结束,乖乖候着。”宗政霖深深睨她一眼,对慕夕瑶各种状况早有提防。   扬眉哼哼一声,终究软软应诺,这才被宗政霖放了人去。   眼见她进得门去,六殿下招来卫甄,吩咐他派人暗中看护,这才大步入内,径直往主审席而去。   “六殿下到!”唱诺声起,除宗政明微微颔首,旁人俱是起身行礼,恭敬唤了声“殿下。”   “今日会比,诸子务必用心。”淡淡勉励两句,宗政霖肃着脸,抬手抖了氅衣,威严入座。   比起宗政明方才如沐春风,名士风范,宗政霖气势更盛,浑身带着肃杀威仪。   众人俱知他历来冷肃,又领着武建司职务,自是带着沙场征伐之气。虽非文士出身,但其诗词文采,也深得文人仰慕。   最引人注目主审席上,两位殿下并三位大人已然入座,众人目光不禁往旁的夫子楼上望去。这么一瞧,却是大吃一惊。七名西席审议中,却是有两位做女子打扮,俱是轻纱覆面,于历来都是男子出入的盛京书院,不可谓不顶顶稀罕。   “这……怎么会有女子列席,还担了审议职位?”众士子接头接耳,大感惊异。不说礼教束缚,便是学识文采,女子哪里又能担得此位!   大魏民风开化,然则女子能入诗社,却无法堂堂正正进得书院。男女大防,无论庶族或是世家,尽皆谨守莫敢违逆。便是能见得当面,也不能有过分亲近之举。   如慕夕瑶大婚前夕,被宗政霖几番搂搂抱抱,那是六殿下不羁礼教,任意妄为之故。其中强占意味,亦是实实在在。   众人私下里议论越发鼓噪,对审议提出质疑,也是在所难免。毕竟,于此之前,学士宴开办至今,从未有过女子担当此类要职。   宗政明远远望去,视线定在闲适舒雅,丝毫不为外界纷扰所累,镇定自若翻看名录的女人身上。   只这么遥遥观之,从她偶然抬起的眉目,一眼认出此乃何人。再看身旁同样不为所动的宗政霖,宗政明缓缓收回视线,方才欲出口的谕令,再是无心提及。   此时此刻,她怎会在此?   审议一席,最初是由各书院诗社提名,于百人中择最优之十二人,再由礼部核查,往年是经由礼部尚书落印择定,而今年,最终人选那份名册,却是经了元成帝过目。她既在此,便是老爷子认定,慕夕瑶有此才能,破格担当审议一席?   宗政明眉心微蹙,心思繁复难言。   不可否认,心中于她,是存了欢喜。然则她却是宗政霖之侧妃。慕夕瑶越是能耐,于宗政霖助益越多。换言之,却是成了他大业上的绊脚石。如此隐秘而矛盾的心思,引得宗政明较之前骤然沉默起来。   早知她聪慧,然则今日若是名副其实,这尺度,却是过了……   宗政霖至始至终不发一言,淡漠扫视周遭,靠在椅背缓缓抚过拇指上玉石扳指。从未打算瞒了宗政明去,如今观他神色,果然看出端倪。   便是如此,就由着他权衡了去,他宗政霖的女人,他自顾看好便是。   “两位殿下,如今这般,您二位看,可是要将审议席那两位,向在座学子稍作提及?”   宗政明等着身旁之人说了“亦可”,遂也无甚异议,颔首准了司礼去办。   考场中正是热闹时候,诸人中,寒门学子居多,世家公子也不在少数。正对那两名女子好奇中带了轻视,便听主审席上司礼开口发话。   “诸位学子还请稍安勿躁。学士宴开办至今,自来看重,唯有诸位之真才实学。但凡真正满腹文章,博物洽闻之士,皆无需担扰评审议定之公正。”   议论声渐渐湮灭,司礼暗自点头。到底是各地书院举荐而来,道理讲得清楚,心思便不会往歪处想。   “至于二位审议,也不忌与诸位稍微透底,以便诸位安心会比。”   “左侧第三位,乃是盛京诸葛家小姐,师从大魏名家、法学泰斗,曲翮曲老先生。著有书典《魏书续写》,辞赋《重阳》《燕燕》《塘上行》。此次担当审议一席,由其恩师曲老先生投书举荐。”   众人目光倏地投向诸葛栎,但见其款款起身,大方躬身一礼,之后复又落座。举止得宜,大家气度。   如此一来,这位名扬盛京,首屈一指的大魏朝才女,又有谁人不知?家世师门典著,无一不是样样拔尖,与男子相较,也未必就输了去。由她担任审议,也不算受了憋屈。   那么能与之并座,位列唯二的另一女子,又是何人?   “至于右首这位,容在下提及这位名号,诸位自当知晓她名下著有何书。”待得他公布这位身份,恐怕考场立马就是一场风波。便是他方才过去验明邀书核对私印,也是怔愣当场,许久不曾反应。如今想来,失礼于人,最是不该。   “这位便是《弘文集》收录,三甲名士,别号木鱼。”   话音方落,会场果然异动频频,惊呼私语声不绝于耳。   《弘文集》影响几何,但凡文士,无人不知。非但学子,各地赶来儒士大家,也纷纷投了目光在慕夕瑶身上。   木鱼何人?自一年半前,异军突起,其文章八次选录三甲金页。文辞犀利,见解独具,诗词文藻华胜,策论机锋凛冽。寻常选题,亦能自生僻处入笔,剖析直指利弊,言简意赅,为众人所称颂。其人声名之盛,于畿内也是诸公公认之文坛新秀,卓越之士。   这时候司礼言说,端坐高台,神情闲适的女子,便是为众人追捧一年有余,神秘而才高之木鱼?莫说士子,便是颇有资历之长者,亦是犹自不敢置信。   女子有才如诸葛栎,堪比男子才德,已然惊艳世人。如今再有此人平地惊雷,其才学之清绝,却是男子也鲜少可及。   吵嚷过后,考场诡秘静默下来,气氛凝滞,隐隐有着沉重。   诸葛栎杏目圆睁,望着隔座之人心中震惊难言。她便是木鱼?老师口中“或可一见”之人?   宗政明手掌骤然握紧,眼眸半合,神情晦涩难辨。 第二八七章 观之   又被小瞧了去?慕夕瑶挑挑眉头,终是被考场诡异打断思绪。于她而言,这些士子之流,宗政霖既在当场,合心意的,他自会挑选了去。可用之人,六殿下从来不会轻易放过。她大半心思不在此处,却是想着最后两日,女子学社间三场助兴添彩的“夺花令”。   这时候考场因她生出变故,倒是需得尽快平复下去。环视一周,年轻学子最是恃才傲物,心性浮躁。不过也正因如此,资历浅薄,尚未入仕,心思质朴,没得多余弯弯绕绕,还留存着文人清正傲骨。欲要收拾如今场面,最简单,莫过于将在场学子彻底震慑下去。   她是没这个本事一言镇住场面。不过,使些手段,慕夕瑶从来不吝惜将脸皮变得再厚实些。   依旧泰然而坐,女子放下名册,状似沉吟片刻,再抬头时,单手支肘,目光澄净坦荡。   “读书,始读,未知有疑;其次,则渐渐有疑;中则节节是疑。过了这一番,   疑渐渐释,以至融会贯通,都无所疑,方始是学。”   “天下文章锦绣,咏絮之才者众。唯一心向学,立身立学为要。”   “诸君,欲与共勉之!”   审议席上,女子话音清亮,仪态端方,虽不见起身致礼,风仪自见,既是明志,亦是嘉勉。   出人意料,面对全场质疑,慕夕瑶也不过淡淡表了姿态。学识?自朱家老爷子话里体会去。   读书人便是好糊弄,见得在场众人为她话语吸引,俱是垂首呢喃,咬文啮字,慕夕瑶执卷狡黠一笑。   殿下,妾当您跟前,明明白白忽悠您未来股肱之臣,这滋味,挺痛快的。   宗政霖凤目半合,扫一眼斜对面故作姿态的女人,抚额淡淡露了笑意。   小女人这话倒是说得漂亮。共勉?六殿下念及她一贯疏懒做派,连起身都觉困难,晨读那是从未有过。眼中笑意更甚,与之共勉,怕是少学,也办不下去。   诸人被她话语所摄,此时方才惊醒,木鱼之名,确非等闲之人随意能够冒认。淡定自如,出口即见真知,难怪方才私下里议论,她沉稳全无所动。   盛名之士,当具傲骨。   “诸位可还有存疑?”司礼这话,只叫在场众人颇有些羞愧。俱是面上火辣,连连摆手,叫假借他人余晖的女人,轻易过了这道坎。   风波过后,学士宴再无波折,第一场,比的便是君子六艺中的“书”。   各地举荐而来百二十人,尽皆于场内席地而坐,依照规矩,一炷香时间内,案上三则对联,择其一做出下联,书于纸上,递呈评议。   慕夕瑶扫过下面专注作对之人,不时向宗政霖处望去,便见那人少有与旁人闲话时候,倒是宗政明,春风和煦,与刘通多有交谈。   难怪他家boss被人说是冷脸,便是如此模样,换作是她,也是恨不能再恭敬些,不愿主动凑上去自讨没趣。正暗自腹诽,却被六殿下突如其来,扫视目光逮个正着。   立马端正姿态,于旁人不可察时,偷偷给他递个笑颜。慕夕瑶毫无立场,亲身示范何为反复之人。遇了不甚讲理,强势威严的男人,即便再不乐意,也得乖乖凑上去表了亲近。   慕妖女私下以为,强权面前再议风仪,尤其当着宗政霖,无异自绝生路。   及至书稿呈上,慕夕瑶都是老老实实,妥妥当当。直至见得一人笔墨,眼眸骤然晶亮,取了稿纸反复观摩。   好字!对联平平,字却极其突出。毫不迟疑在名册上落笔批了“甲等上”,旁的却是一扫而过,最高不过给了“甲等下”之批语。   几名审议将名册上呈,慕夕瑶遗憾感叹,竟无人与她志同道合。那副书稿,在旁人眼中不过“乙等”品评。当真可惜。   殊不知几年过后,“章体”出世,今日墨宝,价值连成。这时那人章体尚且稚嫩,不为众人所察,却是错失千里名驹。   莫不然,偷偷叫他家殿下网罗了去?明君治下,自然得百花齐放,出几个名闻天下,开宗立派之大家,方能显得六殿下慧眼识人,治国有方。   待得主审落定,叫慕夕瑶大吃一惊,却是为她看中那人,并非如她料想中那般籍籍无名,而是入了三甲,屈居次席。   咦?不曾想还真有伯乐在的。之后听那司礼唱名,方知伯乐远不止一人。   两位殿下俱是慧眼如炬,加上太常侍卿堪堪给了甲等,合该此人有此运道。   之后诗词一项,却叫慕夕瑶无奈感慨。众人看好《赤子游归》与《边城春》,于她眼中,也不过乙等中上,却因了映衬节庆,为众人所喜。   “旷野万里白茫催,风吹驼铃落霞晖,   岁至游子当归际,红梅带雪出墙吟。”   “丰雪化戎关,卸甲园田归。   只愿天下安,岁岁阖家欢。”   要说此二首文采斐然,却是差之远矣。她挑中那首《望赤霞山》,虽则立意高远,却显得清舒寂寥许多。最是遗憾,那人诗词中对寒门庶士求学之艰辛,仕途坎坷表达流于痕迹,在王崇焕与刘通这类世家门阀出身文士看来,便是无病 ,落于下乘。   至于这两首诗词中,暗含和乐称颂之意,慕夕瑶怀疑,莫不是之后元成帝‰《穿成僵尸之后》《仙将行》《快穿之说好的高难度任务呢》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推筒子官方娱乐》。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63908_212674.html
推筒子官方娱乐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