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鹰国际娱乐 目录共9316章

首页

金鹰国际娱乐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3674章 醒来后

金鹰国际娱乐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将这套口诀修炼成功,就可以改后天为先天,将肉体凡胎改成半仙之体,成为受人敬仰的修真者,呼风唤雨,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对这些吹嘘之词,秦之初是不相信的,如果这短短的七八百个字就有如此功效,估计连皇帝陛下都会蹦出来争抢了,况且,那死鬼道士就是一个明证,他要是真有那个本事,就不会让一个山贼一斧子砍掉半个脑袋了。   秦之初没有急着修炼,他又重新把《成仙大法》收了起来,继续看他的圣贤经书,对于目前的他来讲,科举才是他的根本。何为表,何为里?何为正,何为辅?可一定要分清楚。   读了一天书,晚上的时候,王掌柜过来通知他,车马队已经整装待发,明天一大早就走,还请秦之初这个举人老爷做好准备。   送走王掌柜,秦之初又看了一会儿经书,这才再次打开了《成仙大法》,再一次通读起来,这一次,似乎又有新的理解。这种读书方法是他日常总结出来的,用在《成仙大法》这样的修炼典籍上,同样有效。   不过《成仙大法》读得再顺,理解的再好,记得再清晰,不实践一下,肯定是不行的。秦之初略过了《成仙大法》的前半部分,把重点放在了后半部分的修炼功法上。   秦之初将门窗反锁好,防止在修炼的过程中,被人惊扰到,以至走火入魔,这一点,是《成仙大法》前半部分中,特别提到的,他不能不慎重看待……   第四章 入定   按照《成仙大法》上面阐明的方法,秦之初盘腿坐在土炕上,双目微阖,手心、脚心和头顶心五心朝天,摒弃杂念,调整呼吸,努力使得自己能够进入到一种平和而又玄妙的状态之中。   秦之初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修真者,对他们的修炼方法、修炼方式一无所知。他完全是按照这本不知是好是坏的《成仙大法》,黑灯瞎火之下,摸着石头过河,成与不成,他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一开始的时候,秦之初无论如何都无法进入入定的状态,只要他一闭上眼,他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想这样的修炼究竟是对还是错?又是否能够取得成功?各种各样的杂念铺天盖地的在他的脑海之中乱窜。   秦之初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平复心情,深呼吸,经过数次调整之后,他终于成功的将所有的杂念排除掉,进入到一种精神空灵的状态之中。   在他进入这个状态的时候,那方在他的胸前悬挂着的青铜残印发生了一点点不引人注意的变化,它的温度微微的上升了一点,仅此而已。   这次入定像是深度睡眠一般,整个人极度放松,没有任何的杂念和想法,身心都沉浸在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之中。   一晃两个时辰过去,秦之初的脑海之中闪过一道亮光,他从这种修炼的状态中退了出来,他睁开了眼睛,看看自己的手,摸摸自己的脸,跟以前没有什么不同。   秦之初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修炼是否成功了。他从炕上下来,走到桌子旁,拿起茶壶准备倒水,拿起来茶壶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秦之初冲到窗户旁,朝着天上张望了一眼,日头悬在正南方,他估算了一下时间,他这次打坐花了大概两个时辰的时间。按照常理来讲,盘腿打坐这么长时间,两腿应该是极度发麻才是,但是他的两条腿却没有任何的异常,血流畅通,运用自如。   另外,秦之初还有一个感觉,就是他现在的精神似乎非常的旺盛,比蒙头大睡一天一夜,还要精神许多。   秦之初不由得惊喜连连,或许《成仙大法》真的有用,如果长期按照上面的修炼方法打坐,就算是不能成仙,强身健体总是可以办到的。   肚子咕咕叫了起来,秦之初让王掌柜把午饭送来,用过后,精神仍旧旺盛无比,他把圣贤经书取了出来,开始复习。一个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他觉得自己脑清目明,思维敏捷了起来,复习的效率要比打坐之前,高了不少。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又恢复到从前的状态。然而就这短短的一个多时辰,就让秦之初受益匪浅,圣贤经书上以前困扰他的地方,在他在这个时间段内,豁然开朗,想清楚了其中的一两处。   秦之初马上爱上了这种打坐之后,复习圣贤书的方式,能不能成仙,姑且不说,这样的结果对一个月后就要开始的礼闱来讲,可谓是一个大大的利好消息。   既然打坐比睡觉效果好,到了晚上,秦之初不睡觉了,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打坐。这一次,悬在他胸前的青铜残印又微微热了起来,很快,秦之初就进入了身心空灵的状态之中。   不知过了有多久,飘飘荡荡、忽忽悠悠之间,秦之初蓦然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处在一个与素日里所见的事物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四周黑漆漆、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的人或者物。   秦之初想问一声“有人没有”,但是当他开口之后,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又想站起来,却也动都动不得。   秦之初突然恐惧起来,他担心自己是否会一直困在这个见鬼的地方,永远都出不去了。   又不知过了有多久,在这个没有任何色彩、任何声音、任何生命的世界之中,忽然闯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是一个比头发丝还要细了许多的白色丝状物,大概只有一寸长,在空中打着旋,漫无目的的飘荡着。   不知为何,秦之初的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个念头,“我无论如何也要吞了它。”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像长出来了荒草一般,无论如何都阻挡不了。只是他无法动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根白色丝状物,那眼神、那渴望就跟不懂事的孩子看到诱人的糖果一般。   秦之初的念头是如此强烈,那根白色丝状物仿佛感受到了,好似受惊的牝鹿,远远的逃开来,不一会儿,就消失在秦之初的视线之外。   秦之初懊恼无比,却没有一点办法。他只好眼巴巴的继续等着,又过了不知有多久,再次又有一根白色丝状物闯了过来,这一根比前一根还要短,只有多半寸长,粗细倒是差不多。它就像是迷途的羔羊一般,跌跌撞撞地飞到了秦之初近前。   秦之初迫不及待的一口将那根白色丝状物吞下肚,顿时,一股由内而外、由上到下的舒爽感觉传遍全身。   只是那根白色丝状物毕竟太小,以至于那种舒爽的感觉仅仅是一闪即逝,还没等回味,就消失不见了。   秦之初无比急切的想再吞一根白色丝状物,然而这次不管他怎么等,也等不来第三根白色丝状物。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秦老爷,我们该启程了。别睡了,快醒醒。”王掌柜有些急切的声音把沉浸在入定状态中的秦之初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秦之初睁开眼,四处一看,他还是在那个又脏又臭的车马店客房里面,那里有什么无声无色的奇异世界。   刚才在入定时吞噬白色丝状物之后的感觉,虽然让他极度的留恋,恨不得一直打坐下去,但是他的头脑还是清醒的,知道入京赶考才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他连忙应了一声,从土炕上跳下来,把书箱背上,打开了房门。   王掌柜就在门外等着,从秦之初手中,把书箱接过去,带着秦之初走到一辆马车前,“秦老爷,咱们条件简陋,我们也没有专门的客车,我只能安排人把一辆拉货的车改装了一下,你凑活着用吧。你请上车,我把给你准备的早饭已经放到马车上了。”   第五章 灵气   王掌柜为秦之初准备的马车非常的简陋,却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上面铺着被褥,还有暖炉,蜡烛等物,可以说王掌柜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他也不求在秦之初这里赚什么钱,只求不要得罪了这位进京赶老的举人老爷。   秦之初钻到马车之内,王掌柜一声令下,院中响起了车把式们驱赶骡马的声音,早就整装待发的车马队正式踏上了前往京城的道路。   出镇就是官道,不过这条官道年久失修,颠簸的厉害。秦之初在马车上却安之若素,看着他的圣贤书。一路无话,到了晚上。   车马行的这批货,京城那边催的急,又赶上大雪天,路不好走,为了赶时间,车队并没有在沿途的村庄停留,而是撵着天走,什么时候天黑透了,什么时候歇,这第一天,就停在了漫天荒野之中。   王掌柜随车队而行,他指挥着车把式们把牲口卸下来,让骡马等牲口好好地歇一歇,又张罗着生火做饭,分派人手,负责警戒,好一顿忙活。   负责为秦之初赶车的那个车把式升起了一堆火,走到秦之初身边,小心翼翼地说道:“秦老爷,你到那边看书去吧,那里亮。”   按照大周朝的法令,取得了举人的功名之后,老百姓见了他们,就得尊称其为“老爷”了,那车把式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距离举人老爷这么近过,唯恐惹恼了这个见了县太爷,都可以有座的“大人物”。   秦之初冲着车把式含笑点头,后者显得有些惶恐,有些胆怯。   秦之初郁闷无比,他本想表现一个自己的亲和力,还想对车把式说声谢谢,这下可好,“谢”字都到了嘴边,不得不咽回去,唯恐吓坏了这个老实巴交的车把式,他起身走到篝火旁,捧着书本,看了起来。   不久之后,车队做好了饭,王掌柜亲自给秦之初端来热乎乎的汤饭,这才招呼着大伙一起吃。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秦之初是进京赶考的举人,将来是要做县太爷、知府老爷那样的大人物,先吃饭,是应该的。   晚饭过后,王掌柜分派好晚上值班的人选后,劳累了一天多的车把式们就分头睡觉去了,他们带着帐篷、睡袋,即便是在野外露营,也冻不着。   王掌柜的给秦之初单独准备了一顶帐篷,又亲自给他送来了几根蜡烛,“秦老爷,有什么事,你随时叫我。”   等王掌柜退出帐篷,这里也就只剩下秦之初一个人了。秦之初先看了一会儿圣贤经书,等到所有的车把式们都睡着了,四周变得静下来之后,他掀开帐篷的门帘,朝外面看了看,确定没有什么人活动之后,他将帐篷的门帘夹住,又用土块压住,这样外面的人在进入帐篷的时候,无法将门帘掀开,就知道他并不欢迎其他人进入帐篷了。   其实他这样做,有些多余,畏于他的举人身份,车马队上上下下,没人敢在他面前谈笑,更遑论擅闯他的帐篷了,即便是掌柜的,也有些缩手缩脚的。   今天赶了一天的路,路上,秦之初不止一次回味着昨天晚上的情景,当他吞食了那根细如毛发的白色丝状物的时候,所产生的那种蚀入骨髓的舒爽,每每回味之时,都搞得他一阵恍惚,无法静下心来读书。只是路上那样的颠簸,肯定是无法打坐的,他只能忍着。   秦之初做好打坐入定前的准备,盘腿坐在地上的毛毯上,五心朝天,平心凝气,摒弃杂念,寻找着入定的感觉。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一次,秦之初进入入定状态格外的快,大概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就进入到了那种身心皆空灵的状态之中,他所面对的仍旧是那个没有声音、没有色彩、没有任何人和物的陌生世界。   耐心地等了许久,秦之初惊喜地等来了第一根白色丝状物,这一根要比他昨晚吞食的那一根要长,要粗,一根抵得上昨晚六七根。秦之初无法动弹,只能暗自祈祷,让那根白色丝状物飘到他的跟前来。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祈祷,那根白色丝状物在空中打了一个旋儿,拐了一个方向,朝着秦之初飘了过来。秦之初迫不及待的一口吞下。紧接着又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一根白色丝状物飘了过来,也成了秦之初的口中食、腹中物。   转眼一晚上的时间结束,秦之初一共吞食了九根白色丝状物,折合成昨晚上那样的白色丝状物,抵得上二三十根之多了。   第二天,帐篷外面刚刚有些动静的时候,秦之初就从入定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他睁开眼,一股淡淡的臭味传到了他的鼻中,低头一看,在他身体皮肤的表面,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油泥。   脱胎换骨?   秦之初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来这四个《成仙大法》中提到的词语来,按照《成仙大法》上的说法,这是后天步入先天必须要经过的一个境界。   呆呆的看着手背上的油泥,秦之初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在他入定时出现的白色丝状物应该就是《成仙大法》上提到的天地灵气。只有灵气入体,才能够让他发生这种变化。   在那小镇上,人烟稠密,天地灵气受到干扰,自然稀少,而在野外,人烟稀少,天地灵气受到的干扰比较少,故而数量相对来讲,就比较众多,以至于他一晚上就可以吸纳九根之多。   秦之初越想越觉得是这样的道理,他不由得兴奋起来,如果每天都能够这样的吸纳天地灵气,日积月累下来,他或许真的有可能成仙,拥有强大的个人力量,可以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也可以让他在仕途上走的更加的平稳。   秦之初到外面抓了几把雪,回到帐篷,把身上的油泥擦掉,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顿时清爽了许多。   第二天晚上,车马队仍旧未能在村镇上投宿,仍旧在外露营。秦之初再次盘腿打坐,这次他只吸收到了七根白色丝状物,哦不,应该说是七丝天地灵气了。   第三天晚上,秦之初又吸纳了八丝天地灵气。只是让他摸不清头脑的是他并没有再一次的脱胎换骨,他的体表再没有溢出来什么油泥。   秦之初有些挠头,搞不清楚这里面的原因。他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他手头的资料只有《成仙大法》这样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无法获知更多和修炼有关的事情。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了。   第六章 太祖长拳   为了保障货物的安全,王掌柜专门从镖局中请了几位镖师,负责一路上的安全。这些镖师以一位四十多岁,名为李长贵的中年汉子为首,王掌柜需要这些镖师做什么,都会跟他商量着进行。   这些镖师还算敬业,每天都会派人到前方探路,每当有陌生人接近的时候,都会提高警惕,晚上值夜班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马虎过。车马队上上下下对他们都很满意。   只是冀州乃是拱卫京城的省,大部分都是平原,人烟又相对比较稠密,村镇较多,在冀州境内还是比较安全的。那几个镖师在做好本职工作之外,不免有些无聊,他们便抓紧时间,每天都在车马队驻扎、休息的时候,勤练武功。   这一日大早,秦之初又结束了打坐,就听帐篷外有呼呼的风声,同时还有低低的喝彩声。他连续修炼几日,都没有取得明显的进步,不免有些郁闷,想找些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缓解一下烦闷的心情。   秦之初搬开压着帐篷门帘的土块,撩开门帘到了外面,顺着声音寻摸了过去。只见那几位镖师聚在一起,李长贵大冷的天,穿的却很单薄,内着褐色单衣,外着黑色紧身短靠,在场中练刀。一把三尺长的雁翎刀被他舞的虎虎生风,宛若车轮一般,水泼不进。   见秦之初走了过来,李长贵连忙收刀站好,带着几位镖师朝秦之初行礼问好,他们这些做镖师的,挣得是搏命钱,也是一群处在社会底层的人,对秦之初这样一位举人,他们也是不敢得罪的。   秦之初笑道:“李镖头,你们可真是够辛苦的,值了一晚上的夜班,也不休息,大早上的还得练刀。”   李长贵以为秦之初是来兴师问罪的,忙道:“秦老爷,我们是不是吵着你,耽误你休息了?你放心,回头我们一定注意,再练功的时候,一定离你休息的地方远一点。”   秦之初哑然失笑,“李镖头误会了,我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奇怪你们的功夫都那么好了,还要勤练不辍。”   李长贵长舒了一口气,说道:“秦老爷,我们练武的讲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日不练手生脚慢,三日不练拳脚全荒。我们就是吃押镖这碗饭的,倘若拳脚全都荒废了,还怎么走镖呀?”   王掌柜也闻声赶了过来,他笑着插话道:“兄弟们值夜班累了一晚上,早晨练练拳脚,也能够抖擞一下精神,长期坚持下来,即便是没有别的好处,但是却总能强身健体,振奋精神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秦之初的脑海中有一道亮光闪过,他似乎把握到了什么,“李镖头,你看我能不能练武呀?”   李长贵不由得一喜,他正发愁怎么样能够跟秦之初这位年轻的举人套上交情,见秦之初有意学艺,自然没有不愿意的,顺水推舟,说道:“秦老爷以后是要做官的,身边不会愁没有人保护你。学别的武艺,对你来说,也是没有大用。不如我练一趟太祖长拳,秦老爷你看看。等你读书读累了,练一练,也能化解学习带来的疲劳。”   太祖长拳据说是大周王朝的开国皇帝留下来的一套长拳,拳势大开大合,难度适中,在大周王朝流传很广。   秦之初急着印证自己的想法,便点了点头。   李长贵把雁翎刀放到地上,双手抱拳,朝着秦之初拱手为礼,随即拉开了起手&#x。;,转身离开。   回到主卧,赵瑞立刻从乾坤戒中,取出《紫清仙医神典》来,看能不能从中找出一种配方,让萧芳的脸恢复原来的模样。   以赵瑞的医术,其实最初萧芳被黄鸟所伤的时候,他就可以出手医治。   不过,那个时候,萧芳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接受医院的治疗以后,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慢慢恢复。再加上,当时他对萧芳的了解还不够透彻,不想将太多的能力,暴露在萧芳面前,所以就没有亲自出手。   不过现在,萧芳的伤势有所加重,如果仅仅接受普通的治疗,很可能会破相,所以他这时不得不亲自治疗了。   赵瑞将《紫清仙医神典》取出来,仔细翻阅,发现其中有一种名为去腐生肌膏的膏药,似乎能够起到作用。   这种膏药,原本是用来治疗外伤的。   远古仙魔们,肉体受到了伤害之后,敷上这种膏药以后,即使受伤颇重,也能够很快的复原。   至于用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那应该更加有神效才对。   赵瑞看了看配方,这种药膏的要求不高,不难以炼制。   他取出五方炼神炉,又取了些天材地宝,放入炉中,按照《紫清仙医神典》上所述,开始炼制。   银光流转,炉火熊熊。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炉火渐渐熄灭,去腐生肌膏炼制完成。   赵瑞打开炉盖,只见一块巴掌大小,黑不溜秋的粘稠状物质,在炉子里散发出刺鼻气味。   赵瑞缩了缩鼻子,觉得这东西的实在是太难闻了,简直和榴莲有得一拼。   他可不想把家里搞得臭气熏天,赶紧取了药膏,加了点热水,弄成泥浆状,然后给萧芳端了过去。   萧芳这时还没睡着,见赵瑞端着一个碗进来,不由得有些奇怪,问道:“赵大哥,你有事么?”   赵瑞将碗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笑着说:“我看你脸上有伤,如果小心不处理的话,以后可能对容貌有些影响,所以特意弄了点药,给你敷上。”   萧芳道:“我的脸已经在医院上过药了。”   “那些药,没多大作用,我这药可是祖传秘方,比医院的药有效多了!”   “是么?真的这么有效?”萧芳心里半信半疑,如果说,她脸上的伤痕,用整容的方法处理,她或许还会相信,但是如果说用这样味道刺鼻的药膏,也能彻底消除,那她实在是没有多大的信心。   不过,所谓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总没什么坏处。   于是,她点了点头,让赵瑞帮她敷药。   赵瑞取了根棉签,挑了些药膏,均匀的涂在萧芳脸上,将青肿以及破皮之处,全部覆盖,不留下任何死角。   涂完之后,他就坐在床边,静静的等待药效发作。   赵瑞第一次使用这种药膏,虽说觉得这去腐生肌膏,应该能够起到作用,但其实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萧芳的脸被药膏涂得满满的,只留下了两个鼻孔出气,难闻的气味,不断钻入,让她几乎窒息。   不过,药膏涂在脸上的感觉,却十分清爽,就像是清风拂过一般。   然而,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阵阵麻痒的感觉,在伤口处产生。   而起是越来越痒,令人难以忍受!   萧芳不由得喊了出来:“赵大哥,怎么回事?脸上好痒啊!”   一边喊着,手就往脸上挠去。   赵瑞听萧芳这样一喊,心里却是松了口气,痒痒就说明,她脸上的伤口正在快速的愈合!   “别挠,这是药膏在发挥药效,过会就好了!”赵瑞按住萧芳的双手说。   萧芳没有办法,只好咬牙坚忍,就这样过了大概两三分钟,她以为自己将要撑不下去的时候,那麻痒的感觉,却自动的开始消退,最后竟然无影无踪。   萧芳这才重重的喘了口气,绷紧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不痒了?”赵瑞察觉到了这一点,开口问道。   “嗯,不痒痒了。”萧芳轻轻哼了一声。   赵瑞知道大功告成,于是打了盆水,将她脸上的药膏全部都给洗去。   将萧芳的脸洗干净以后,赵瑞细细打量了一会,然后笑了起来。   “你自己看。”他递了块镜子给萧芳说。   萧芳伸出手,有些犹豫的接了过来,心中有些期待,但更多的害怕。   她期待药膏能够发挥奇效,将她脸上的伤痕全部治愈。   但是,她更害怕,药膏没有发挥效用,自己的脸,依然满是伤痕。   她心里隐隐觉得,后者的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就算再神效的药膏,也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她复原。   抱着这种矛盾的心里,萧芳慢慢将镜子移到了眼前。   看到镜中的人影,她先是愣了愣,然后眼睛慢慢睁大,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着,露出了惊喜交集的神色!   她脸上的皮肤,如婴儿一般光洁,原本的青肿和伤痕,就像中了魔法一般,完全消失不见!   也就是说,她那令人心动神驰的秀丽容颜,已经完全恢复!   “这……这是真的?”萧芳看着镜子,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喃喃道,“这真的是我么?我没在做梦么?”   “当然没有做梦,你的容貌已经彻底的恢复!”赵瑞笑着说道。   “不可思议,真的是不可思议!”萧芳抬起头来,看着赵瑞,兴奋的叫道,“医生说,我至少还要半个月脸上的肿,才能够消去,至于血痕,则需要更长的时间,甚至还可能留下永久性的疤痕,没想到的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我的脸,竟然完全恢复!赵大哥,你这药膏的药效,实在是太神奇了啊!”   这时,萧芳的母亲也被女儿的叫声所惊醒,当她睁开睡眼,看到女儿那张秀丽的面容时,也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等到她确定,女儿的容貌已经复原时,不由得啧啧称奇,对于赵瑞的医术,赞叹不已。   她好奇的取过了碗,仔细看了看里面剩下的去腐生肌膏,叹道:“真是让人料想不到,就这么不起眼的膏药,居然有这样神奇的疗效。小赵,如果我不是事先知道,你是个警察,肯定会以为,你是名神医!” 第三百七十二章 传言   赵瑞笑道:“我以前确实是一名医生,自己还开了个诊所。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把诊所关掉了,改行当了警察。”   “是么?赵大哥以前居然是名医生?真是让人意外呢!”萧芳有些惊讶,“能够配制出这样神奇的膏药,赵大哥想必是位名医了。”   “哪里称得上什么神医,只是混口饭吃而已。混不下去,就转行当警察了。”   “啊?混不下去才来当警察?”萧芳信以为真,不由得张口结舌。她用手拍了拍光洁的额头,大声呻吟起来:“赵大哥,你还真是抱着金碗讨饭吃啊!你的药膏有这样的神效,要找一个投资者,应该不难吧?万一不行,卖给药厂,那也是极大地一笔收入啊!”   “我也这样想过。可惜的是,祖传秘方,不能外传。”   “都什么年代了,还抱着这样僵硬的想法,简直太落后了。”萧芳撅起嘴,抱怨了道。   赵瑞轻笑了一声,他刚刚说的那些,自然都是托辞,是他不愿意出售而已。   这去腐生机膏,虽然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实际上,却是根据远古仙医神典的记载,用稀有的天材地宝,配制而成的仙药,就连炼制的器具,也是五方炼神炉,这样的远古神器。   炼制这药膏所花费的资源,如果换算成金钱,那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果不是因为同情萧芳的遭遇,赵瑞绝对不会,花费这么多精力。   这去腐生机膏真要明码标价的话,赵瑞不知道,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够买得起。   萧芳伤势痊愈,兴奋不已,对赵瑞的过去,也更加好奇,于是缠着赵瑞问东问西,想要从他口中,了解更多的讯息。   不过赵瑞却不愿多谈,以免自己的身份暴露,他微笑着阻止了萧芳的谈兴,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折腾了一天,也该累了,赶紧休息吧。”   说完,把剩余的药膏拿了出去,离开了房间。   萧芳只好躺下睡了。   赵瑞回到自己的卧室,等到萧芳母女都睡熟了,便取出旱魃之心,开始吸收其中的火系灵力,同时修炼《八荒戮仙诀》。   修炼完毕之后,他又取出五行穿空令,准备进入天福幻境。   他想去幻境里了解一下,日本神道教出云大社大神官榆木正英,挑战分神期三十二真人的事情,进行得怎样了。   他对这些分神期强者的战争,很感兴趣。   因为,这些强者,也是他修炼的目标!   启动五行穿空令,进入天福幻境,赵瑞来到了悬空岛的白石广场上。   虽说平时的广场,一直都非常热闹,但是这一次,却有些不一样。   一大群小妖小鬼,将一个脸色青黑,四周飘着青白色磷焰的千年老鬼围在中心,听他口若悬河的说着什么,平时不绝于耳的买卖声,倒是小了很多。   赵瑞心中好奇,往人堆里一头扎了进去,也想跟着听听八卦。   好不容分开人群,挤到前面,赵瑞拉住身边一人,问道:“这老鬼在说什么呢?”   “你不知道?修真界发生的这么大一件事,你居然不知道?”   那原本侃侃而谈的千年老鬼,耳朵异常灵敏,听到了赵瑞的问话,十分惊讶的看着赵瑞,尖声叫嚷了起来,“海外岛国扶桑的修行者榆木正英,横扫了修真界分神期三十二真人!这么大一件事,你难道完全不知道?”   “什么?”   赵瑞大吃了一惊,三十二真人,那可是分神期的顶级强者,以他目前的实力来,只能仰望这些修真者而已。   没想到的是,竟然被日本神道教的大神官给横扫了,这实在是让他难以置信!   “真的?假的?”他连忙追问了一句。   “当然是真的!你怀疑我在胡说八道?”千年老鬼很是愤怒的吹胡子瞪眼睛,身边的鬼火一通乱跳。   “阴风老祖从不信口开河!”   “对,你小子小心一点!”   “别随便质疑人家!”   “……”   “……”   旁听的小妖小鬼,纷纷的不满的出生指责赵瑞。   赵瑞不由得苦笑,觉得舆论的力量还真是不可小视。   他连忙道:“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我只是有些惊讶而已,你继续说,我听着。”   那阴风老祖这才高傲的哼了一声,继续说:“榆木正英与中土修真者的战斗,我都去看了,那叫一个惊天动地,鬼哭神嚎,风云变色,三十二修真者,确实是分神期的顶尖强者,但是那榆木正英为扶桑神道教修行者,修炼之术诡异阴暗至极,令人难以抵御……”   赵瑞越听越觉得不靠谱,这老鬼吹得太玄了点,简直就像是个说评书的,让人难以相信。   正在这时,一个人影晃了过来,在他肩膀上一拍,说道:“别听这老鬼瞎掰,这家伙是出了名了神棍。只能骗骗那些刚踏入修真界的菜鸟。你跟我来,我把实情告诉你。”   赵瑞回头一看,原来是炼器宗的玄灵道人,于是点了点头,准备跟着玄灵道人离去。   不过,玄灵道人嗓门有些大,阴风老祖也听到了他对自己的评价,不禁勃然大怒:“喂,你这老头,怎么敢这样编排我老祖……”   愤怒的声音嚷嚷到一半,突然小了下去。阴风老祖这时终于认出,刚才说他神棍的家伙,竟然是炼器宗大宗师玄灵道人!   “原来……原来是玄灵道长您啊!嘿嘿……嘿嘿嘿,抱歉,抱歉,没把您老给认出来。您老慢走,请慢走!”   玄灵道人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批道:“以后就算吹牛,也得有个限度,别吹过头了。”   “是,是,您老说得是,一定记住,一定改正。”阴风老祖头陪着笑,脑袋点得像老母鸡啄米。   赵瑞见他这幅模样,不禁暗暗好笑,心想这老鬼,名字倒是威风,结果却是个气球,一戳就破。   他不禁摇了摇头,跟着玄灵道人去了。   两人穿过人群,来到炼器宗的店铺,发现风桑子也正在里边坐着。   三人见面,笑着寒暄了一阵,然后进入了正题。   赵瑞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出云大社大神官榆木正英,与三十二真人的战争,到底怎样了?”   玄灵道人捋了捋胡子,不紧不慢的说道:“榆木正英以绝对优势,横扫了三十二真人中的十六人,除了排名首位的青城山拜水真人以外,其他没有和榆木正英交手的分神期强者,也都自认不如了。那阴风老鬼,虽然有些夸大,但是大体上却没有说错。我只是觉得,那老鬼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心中不忿,所以呵斥他一下。不过,那老鬼生性如此,没有办法。呵呵。”   “扶桑国神道教的修行者,还真是不可小视啊!当初我还以为,那榆木正英会很快就被击败,没想到的是,他的实力,竟然强悍到了这样的境界,反而将三十二真人横扫!”   玄灵道人同样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我虽然认为,榆木正英是个强者,却也没有预料到,他竟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现在,唯有青城山拜水真人,能够与他一决高下,如果连拜水真人都输了,那么,分神期三十二真人的名头,只怕将沦为笑柄啊!”   风桑子道:“但愿拜水真人,能够将榆木正英击败。”   赵瑞静静的听着两大宗师的议论,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两位修真者,避世千年,对于近代历史并不了解,只是以一种局外人的身份,进行评价。   但是他却不同,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对于日本人并没有什么好感。   而榆木正英以强横绝伦的姿态,横扫三十二真人,更是让他大受刺激,心底悄悄燃起了一把无名之火。   他不自觉的将榆木正英当成了假想敌,希望能够有朝一日,将他彻底击溃!   不过,大神官榆木正英,已经是分神期的顶级修真者,而赵瑞目前《八荒戮仙诀》,只修炼到炼神中期,当于出窍期的修真者,与榆木正英不在一个层次上。   因此,赵瑞这时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够早日突破炼神中期,进入炼神后期的境界。 第三百七十三章 王老虎   听玄灵道人和风桑子两人议论了一会,赵瑞突然问道:“你们知道,榆木正英和拜水真人的决战之地在哪里么?我想在两人决战的时候,过去旁观。”   “不知。”风桑子和玄灵道人同时摇头,“像这种强者间的决战,决斗地点非常保密,一般不会让旁人知晓。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失败一方,固然会重伤甚至魂飞魄散,但是获胜者,即使不伤也会消耗大量的真气。决战地点如果透露,万一有人在战后伏击的话,差不多是九死一生的场面,所以极少有人向外界透露。”   “原来是这样啊。”赵瑞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没有机会亲自了解,榆木正英到底有多强大的实力了。   三人又聊了一会,赵瑞觉得自己对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这次进入天福幻境的目的已经答道,也不想再呆下去,于是起身向风桑子和玄灵道人告别,然后离开了天福幻境。   回到自己的卧室,将五行穿空令放回乾坤戒中,赵瑞洗漱了一下就躺下睡了,第二天一早,照常去警局上班。   刚进办公室,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唐磊捧着一个茶杯,一边喝着,一边走了过来,向他打了个招呼。   赵瑞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问道:“对了,那个杜鹏飞救活了么?”   “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神智还算清醒,不过还在重症病房监护。丁队正派人看着呢。”   “那家伙命还挺大,中了三枪居然没死,简直就是只小强嘛。”赵瑞开了个玩笑。   唐磊喝了口茶,撇撇嘴说:“算他运气,不过,我倒希望他死了算了,免得以后再祸害别人。”   赵瑞笑道:“你也太操心了。他哪里还能祸害别人?身上背了那么多血债,随便挖出一件,都够格死刑了。”   “那可不一定。”唐磊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只要他咬紧牙关不松口,再加上他的后台老板保他,就凭持枪、绑架、袭警这些罪名,最多在监狱里呆上几年就出来了。”   说到这,唐磊突然压低了声音:“从昨晚到今早上,丁队的电话都差点给打爆了呢!都是来替杜鹏飞说情的。其中还不乏警队高层。只是和我们不在一个系统而已。”   “是嘛?那杜鹏飞的后台老板,能量还挺大。那家伙到底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华业公司老总王唬啊!外号王老虎,现在道上的人都尊称他一声虎爷。”   “虎爷?”   赵瑞想起来,好像当初教训黄鸟的时候,曾听黄鸟说,他堂哥在什么虎爷身边做事。   想必那个虎爷,就是这王唬了。   “嗯。这王老虎算得上是宾阳黑道的教父了,出道二十多年,和他一起出道众多黑道老大,死的死,抓的抓,几乎没有一个得到好下场,唯有他,见风使舵,由黑漂白,做起了正当生意。结果不仅没事,反而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红火,在宾阳商界,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如此,他还刻意拉拢宾阳政界、警界一些高层,据说和其中&#《全娱盛宴》《快穿之求生不易》《星际杀虫队》《重生之豪情人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鹰国际娱乐》。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21772_496604.html
金鹰国际娱乐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