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币炸金花 目录共7452章

首页

金币炸金花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5205章 醒来后

金币炸金花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路赶过去,就看见了粥棚,只见这西场,有着五亩大的一块空地,现在满是雪水泥浆。   一个八品官,带着衙役站在粥棚,腰里别长刀,维持着秩序。   到了空地,看的更清楚了,这些流民个个衣衫褴褛,饿的皮包骨头,一些妇女身上的衣服破烂,露出了里面黑呼呼的肌肤,但是眼中只有麻木,只有眼前的粥棚了。   流民中很多人,己经饿得奄奄一息,看他们的样子,王弘毅怔住了,没有说话,有不忍卒睹之感。   “施粥了,施粥了!”这时,有人敲着锣声说着。   顿时,人人拿着破碗,个个靠近着,不过有着衙役维持秩序,还算整齐。   排队中,流民在寒风中不住颤抖,又有小孩饥寒的哭喊,声音哀哀,有气无力,其状之惨,让人不忍目睹。   张玉温看出了王弘毅心事,上前去看了看,过会回来,说着:“主公,粥还不错,粥不算稀,我看了下,没有沙子,不过多少有点霉味儿。”   王弘毅回过神来,脸色稍微转好,说着:“只要不算稀,只要没有沙子就行,有点霉味儿那是旧米——旧米就旧米,能活命就行。”   说话之间,队伍已经排好了,的确按照吩咐,先令妇女和老人排队。   听着这些命令,流民中起了一阵骚动,一些青壮蠢蠢欲动,不过看着衙兵虎视耽耽,自然就不敢动弹。   妇女牵着孩童,端着破碗排队,一般来说,这种流民,老人、妇女、孩子这种弱者,向来都是第一个被放弃的对象,饿极了甚至还有变成食物的危险。   此时成都府,却第一个排队领粥。   看着舀到碗中的米粥,她们个个泪水盈盈,忙喂着孩子,又大口大口吃着。   一个老人领了粥,突然之间跪下,哭喊着说着:“敢问谁家施粥,我就是做牛做马,也无以为报。”   有着他带头,立刻立时跪倒一片人。   这时八品官见了,高喝着:“我家主公蜀侯,知你们衣食无着,特此下令施粥,你等要谢,就磕谢蜀侯大恩!”   顿时,老者磕头谢恩:“谢蜀侯,蜀侯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着人首喊,顿时数千人一起山喊,声震着上空,这八品官哭笑不得,蜀侯还不是皇帝,还没有这样的谢恩,不过这些流民又懂得什么?   看到这样的情况,如果在七八品时,王弘毅也许会获得好处,但是此时,身有七十万军民之气,这点山喊影响不了,甚至连顶上青气和伞盖,都没有丝毫动弹。   气运没有动,但是心动了,王弘毅长长叹息:“民生困苦如此,孤岂能坐看呢?”   按照现在的情况,西益州典型是个鸡肋,攻打下来,只怕陷入了山间族的泥坑中,相反,攻下龙剑,就可获得气数。   但是此时,看着这些饿得奄奄一息的人,对着粥棚磕头谢恩,王弘毅长长叹息,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第111章 流民谢恩(下)   雪片在半空中,落得又急又快。   虞昭年纪大了,赶到了秘文阁,身上已经落了一身雪。   一个太监连忙行礼,拂去了雪,虞昭脱掉大氅交给王信,听王弘毅的声音:“虞昭?进来吧!”   “是!”虞昭答应了一声,一步跨进去,就觉得全身一暖,略定了定神,就伏地叩头行礼:“臣拜见蜀侯!”   说罢,抬起头来,只见王弘毅坐在桌几后面,桌上堆得都是奏折,周围李刚、王彦、胡策、李显、丁虎臣、张攸之、虞良博,甚至张玉温都在。   “起来,先坐下再论事!”王弘毅看了看对面窗口院中雪花,出了一阵神,转过脸,对着丁虎臣说着:“你先说说兵部的情况。”   “是,主公,按照吩咐,总共有二万降兵,全部都分配到各更卒营,现在六郡都建了更卒营,臣亲自去看了,训练的很刻苦,不合格的都淘汰下去,现在二万兵中,有兵一万二千算是合格,其它都分配到县里当衙役或者厢兵。”   丁虎臣说着:“按照主公的吩咐,杀过人的士兵,不能随意解甲归田,总有个差事。”   说到这里,虞昭心有戚戚焉,这类杀过人,职业的牙兵,除了打仗什么也不会,若是放任归到地方,必是祸端。   丁虎臣又禀着:“按制,现在兵员是五万二千,这次更卒营集训补充完毕,全军是四万二千,还差一万补满。”   王弘毅点了点头,说着:“先把这些补入军队,还有一万慢慢来……开垦也需要人手啊!”   想了想,又问着:“现在开垦情况怎么样?”   王彦虽然是叔父,还欠身说着:“主公,这三个月,只是粗步统计了新得三郡的户籍和土地,明年春来又要主持分田和开垦,预计全部工作,还需要在秋收时全部完成——主公,东益州可养民二百万,现在人口荒芜,才七十万,有的是地。”   “虞昭,你们礼司,情况怎么样?”   “主公,我先建了铸印局和官衣局,这是铸造内外官员印信和官服,现在已经基本完成,对于各官的调整和设制,在摸索着情况,一旦完成,臣将请示主公喻令,加以确定,还有,各地推举和入仕人选,总计一百六十人,主公若是许可,就让他们入仕,转到吏司管辖。”   “工司呢?”王弘毅又问着。   李显起身行礼说着:“纸甲司改成纸甲局,人数已经扩大到三百人,这每年纸甲都可出一万五,已足军需。”   “臣请两事,一就是度量衡,一就是铸钱,臣已经带来了母钱,您请观看。”说着,李显就拿出一钱来。   拿了这钱,只见这钱黄灿灿明闪闪,当下笑了:“就用这个。”   “主公,可是这钱是铜六铅四,出的钱金黄,民间自然接受,可以这个出品,只怕朝廷铸钱赚的不多,民间也会收集这钱熔化了再铸铜器,只怕以后铜矿铜产不敷使用。”李显很认真的说着:“以臣愚见,制钱还用遗法,铜五铅五,成色也不算差,民间来往都方便。”   这是大政,李显熟知内情,说的很明白。   王弘毅想了想,说着:“铜五铅五,成色也不算差,却也显不出成绩,蜀中铜多,用铜六铅四也不碍事,却能迅速流通,再说,这和气数相连,凡盛世太平国运隆昌,制钱的成色就好,分量就重。到了民生凋蔽烽烟四起时候,钱就轻薄,不能单看耗费。”   “蜀中安定,是要多方面,钱就是很大一方面,钱厚实,百姓就安定,外地也很愿意和我们交易,这影响的方方面面就大了,我们不能因小失大。”   蜀中多金银铜,记得地球上,清朝王弘毅朝,还是四川铸钱为国之重部。   而且,铜钱的问题,困扰着众朝上千年,实际上解决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贸易顺差。   当大量白银和黄金流入中土,就可制专门银元和金元来流通,特别是银元,这使铜钱的需要大幅度降低。   一个银元价值一两,相当于一千钱,事实上一旦进入太平盛世,一个银元已经可以充当货币,并不算太大。   王弘毅心中自然有主张,这些日子他已经摸清楚了这个世界的时代脉络,这时大概处于地球上宋明之间。   许多穿越者一开始就搞什么海贸,却不想想有二大难题。   第一就是航海技术,第二就是想贸易,必须是有着贸易国——三国时和谁去作生意?   现在西秦虽然崩乱,但是西秦大陆列国已经发展出来,因此只要夺下南方,一开发,立刻财源滚滚,宋朝一年有2000万贯海关收入,现在也不难。   还有一件事,是度量衡,王弘毅却还是稍微修改了下,原本就是五百克是一斤,却令十两一斤,而不是十六两,又十钱一两。   现在一丈等于十尺,一尺等于十寸,王弘毅查看了下,大概估计这个时代的一尺,就等于35厘米左右,因此就直接三尺一米,多了个“米”出来了。   这是为了他自己的习惯。   李显小心翼翼禀告的说着:“可是开矿需要众多人手,主公,现在开垦都来不及,哪有这样多铜工?”   王弘毅仔细听着,一笑说着:“所以才要和大家商量西益州的事——张攸之,你说说情况。”   “是,西益州有越山郡和永昌郡二镇,其中关键是永昌镇,有兵一万,是西益州重镇,其藩帅钱庆复刚愎自用,以为一万兵就可抵御大军,越山郡有兵六千,实不足为患,至于建山、越成、庆河、广宁、定南众郡,一缴就可平定,唯汉族人口不多,山间族势大,却很难治理。”   “历来这类问题,平定易,治理难。”王弘毅问着:“众位有何意见?”   丁虎臣就躬身说着:“依臣之见,这事很容易,无非就是剿字,杀,杀的怕了,就自然服了。”   王弘毅听了含笑不语。   李刚就有不同意见:“山间族有三十万,如何杀得?宜以良将直接担任山间族最繁忙的地区担任县令,又以郡守统筹之,又打又拉,自可平定。”   这就是打和抚的方法了。   “臣反对,这方法是好,但是却要使我镇大半军力牵制在西益州,这绝对不行。”虞昭立刻表示反对。   王弘毅又问着:“张攸之,你呢?”   “刚才听闻三位大人,都有道理,臣觉得,先以大军威慑,令各保疆界,然后分兵扼诸险要之地,将山间分割包围,其间只修缮藩篱,不与交锋。待谷物将熟,纵兵掠夺,以饥饿迫使山间出山求活,自可收笼所用。”张攸之说着。   这方法综合了上面的意见,众人顿时暗骂,这时却一起看向王弘毅,求其决断。   王弘毅这些日子盘算已经很长时间,又回忆着历史上地球上怎么样处置,这时,已经决定乾坤独断了,站了起来,说着:“现在是垂正十四年冬了,再过一个月,就是垂正十五年了,孤想到这里,心中就不安啊!”   说到这里,长长叹息,不等大家回话,又说着:“山间族依阻深地,心腹未平,难以图远,可是秦川和荆州两地都有着大变故,强敌在崛起,孤虽然抢先了一步,夺了些先机,可是如是在山间族上浪费二三年,只怕什么事都作不了,这又岂是孤的大愿?”   这时,王弘毅目光炯炯,此时殿外的雪下小了一点,还是纷纷而下,显着英武挺拔。   虞昭等臣,是第一次听闻着王弘毅坦露心声,望眼天下,也都被激得热血澎湃,一起起身说着:“主公有此志,正是万民之幸也!”   还想再说,却又被王弘毅截住了:“你们的意见都不错,但是这西益州平定,包括山间族,都必须一年!”   “嘶!”这话使众臣都倒抽一口气。   平西益州一年,谁也不怕,可是平山间族,都必须一年内,这就太让人震惊了。   王弘毅喝了一口茶,对众人一笑,说着:“你们也许看来,是孤操之过急了,不过如果用兵数万,用时数年,这以后也不用打了。”   “非常之时用非常手段,孤已经有了主张,我说几点让你们听着。”   说到这里,众人都站不住,一起起身跪下聆听。   “第一,明年春一开,我就率大军出征,一举平了西益州。”   这话说了,众人却没有意见。   “其次,沿途中,若有山间族出兵相碍,孤的意见很简单,打败之,其部落男丁车轮以上,全部罚到铜山银山为奴。”   “李显你听着,这些战奴,只管折磨,孤要他们干活不过三年,三年后,就算没有死,也要全部杀了。”   听到这里,众臣都不由不安挪动了一下身子,李显更是震惊的抬起头来,想说话,但是一眼看见王弘毅脸笼青气,狠狠的盯来,猛的想起当年老帅诛田纪,就不由心中一寒,磕头应着:“是!”   “你们不要觉得我狠,这些人留不得,孤如果有着数十年,大可从容同化之,但是孤没有时间,所以留不得。” 第112章 胡无人(上)   “凡是族内祭司,老者,识字者,全部格杀勿论,唯有女人和一轮之下的孩子,发配到有功之将士家为奴——不是田多人少嘛,又缺少耕牛,有不少将士有了上百亩地却耕不了多少,就由家奴干嘛。”   “没有前来攻打的山间族,也要听从号令,出男丁为兵,孤要把他们迁移到平原,并且让他们父兄战死,至少在一代内,这是国策!”王弘毅说着,他说就是美国的国策。   矗立于巨石之上美国国父华盛顿指示:“印第安人如果出现在白人定居点附近,那整个国家就会泛滥成灾,甚至被摧毁了……在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建议。”   杰弗逊指示:在战争中,印第安人会消灭我们中的某些人,但我们会消灭他们全部……美国人必须追求灭绝印第安人或者将他们驱赶到我们不去的地方!   林肯下令绞死了大批印地安人的神职人员和政治领袖。   罗斯福说:“死的印第安人,就是好印第安人!”   印第安人灭绝,根本上解决了少数民族的问题,美国有2500万印地安人,到19世纪末只剩24万人,濒临灭绝。   “无论是杀,是奴,是战死,孤既负天命,就有责任在一代人内,消灭山间族,使其合并入汉族。”王弘毅最后总结的说着:“才能不辜负万民的期望啊!”   说完后,侧厅一片寂静,张攸之首先伏地叩头朗声说着:“主公英明,这时无论是安抚,还是德政,还是以夷制夷,都不是根本,更不是良策。”   “山间族若是汉人,却是无妨,现在山间势大,隐隐已有联合之势,这时若不一举灭之,就是心腹未平,难以图远,必趁他们没有真正联合,没有出得山间王时,一举灭之!”   “主公说的极有道理,这三十万山间族中,真正骨干不过五万,只要能把这五万男丁,一举或诛灭,或贬为奴隶,或发为兵户,就能使西益州安稳如山,主公有此大志,臣敢不努力效命,继之以死!”   王弘毅听了,不胜慨叹,喟然说着:“你果知我心,现在此时,断没有劳师数年,糜饷百万的道理,这事不必议了,我已有决断。”   宗教和政治领袖,必须全部诛杀,一个不留,连医生也不能,因为医生往往有着宗教意义,兼任祭司。   这一代山间族男人必须杀掉,然后才能迅速融和到汉族中去。   顿了一顿,又说着:“孤非只用霸道,这女人小孩,分散留在汉户大海,只要数年,都只说汉语了,因此下一代就可提拔成佃户,第三代就可解放为平民……这是孤以后的恩典。”   “你们不要怕,也不要乱想!”说到这里,王弘毅看了众人一眼,目光注视着殿外,笑着说着:“孤如此作,自知有伤德望,但是为了社稷和万民,还是必行这事,这些责任,自然由孤和社稷来担当,你们不要怕。”   众人听着侃侃而言,背若芒刺,不过既谈不上羞愧耻辱,又谈不上喜悦。   唯一幸亏的事,藩镇五十年,杀来杀去,百里无人也看的多了,倒也不觉得太可怕,只是见王弘毅自承责任,谁也不敢安位坐立,都跪了下去俯首谢罪。   “不必跪,都起来!”王弘毅说着。   这时,丁虎臣已经想了明白,沉着高声说着:“臣伺候先帅已经十数年,深知先帅有志于此社稷,主公又是明主,臣辅助主公,心里欢喜。”   “不过,臣本是将军,这事主公不能干,请臣让主公去,只要主公给我二万大军,臣就有把握在一年内按照主公办法,平了这西益州!”   王弘毅看看丁虎臣,满意地点头笑了:“很好,愿意替孤分忧,你是父帅的老将,我哪有不放心的道理?”   仔细又想了想,又徐徐说着:“你有这个心,孤哪有不愿意?虽然你是兵司侍中,但是也可以领兵嘛!”   “具体的,我还要想想——”王弘毅顿了一下,叹的说着:“仁德和霸道,其实只一念之差,有道才有德,可道又需要时间来建立,有时不行霸道不行,哎,你们都退下吧,春来还有二个月,有的是时间来揣摩。”   “是,臣等告退。”   众人退出,王弘毅看自鸣钟,站起身来,准备回到里面。   这时,雨停了,便在这时,一阵杂乱脚步声,由远及近。   片刻,一个婆子的欢喜声,虽不大,却在这寂静之时,唬人一跳:“侯爷,大喜啊,大喜事啊!”   王弘毅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看了上去,见一个婆子上来磕头,就不由问着:“你这是什么规矩?又有什么事了?”   “侯爷,赵夫人刚才检查,怀了喜脉了。”   王弘毅一听,顿时大喜:“什么,甚好,才有决断,就有喜事,看来天助我也!”   几乎同时,午后时分,同样有着一个婆子赶到了。   “夫人,有大事!”   正在主屋绣花的宋心悠,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手上的刺绣针,一下扎了手指肚一下,一颗血珠滚出来,恰好染了已完成多半的刺绣的边上。   宋心悠一低头,看着这件打发时间的刺绣成了残品,不由叹了口气。   “你们几个小声点,什么这样慌乱?没有规矩,没上没下,这样会扰到夫人,你们知道吗?”   兰姨看了夫人一眼,对着奔进来传信的婆子发怒的说着。   这几人是陪嫁过来的,是宋心悠的心腹,自是不比寻常下人,这时被兰姨呵斥,只得低头认错,却并不恐惧。   “说吧,到底出了何事?这般大呼小叫?若是为些小事,便这般慌乱,倒让别人看了咱们院的笑话去。”宋心悠这时已将手里物件搁置到一旁,有些无奈的问着她们。能让她们如此激动,怕不会是小事。   “哼,若是说不出个道理来,只凭你们ا。,但守正道门也不会忌惮我们,相反,在这中原大地上,守正道门才是正统,浣花阁是没有理由与他们撕破颜面的。”   花魅见她来了,微微点头,说道:“替我好好照顾这丫头。”   陆瑜霜点头道:“我知道了。”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不太喜欢你,但你一定要活下来。”   “本姑娘也不想死。”花魅笑了笑,看着她,说道:“我也不太喜欢你,但你要替我照顾好小灵儿。”   陆瑜霜应了一声。   ……   伏重山边缘处。   孙家老祖的目光,投向了清原。   清原则抵御住了他那宛如山岳般厚重的目光。   孙家老祖心觉诧异,亦有少许欣赏,但这少许欣赏之意,并不能成为他放过清原的原因,当即抬手起来,往前按了下去。   嘭地一声沉闷声响。   以他掌心所对之处为中央,前方十丈,顿时塌陷下去。   空气扭曲,泛出无色涟漪。   清原蓦然一震,嘴角溢出血丝来,连退数十步。   “这……”孙家老祖露出讶色,他这一掌看似轻描淡写,内中也无蕴藏太多法力,可却是藏匿着五重天这等境界的独有妙处,力压十方,就是一位四重天的上人也该身受重伤,而三重天的修道人,几乎没有幸免之理。   可是这个年轻人,似乎仅受了轻伤?   “不错。”   孙家老祖点了点头,神色间露出了正色之意,眼神也不再是俯视,而是正视,他双手捏印,徐徐说道:“似你这等年轻人,着实出色,只是……你伤了我孙家人,饶你不得。”   “你……”   他顿了顿,缓缓道:“来接老夫一记青龙化元术罢。”   随着言语落下,孙家老祖手中一收一放,陡然迸出一道青光。   那青光粗如水缸,长达二十余丈,外层附上无数鳞片,宛然如生,而与此同时,腹下生出四肢,顶上长出一双龙角,昂然咆哮。   赫然是一头青龙!   这一头青龙,比之于孙余所施展的独角青龙,不知厉害了多少,但凭气息,便将场中无数修道人,镇压下去,连同那隐藏起来的金岚,都不免有战战兢兢之感。   而落在清原身上,更是万分沉重。   那青龙未至,气势已镇住各方。   并且,青龙速度极快,倏忽百丈即至,已在清原面前。   清原来不及躲闪。   青龙撞在他胸口。   然后天地间一片苍茫之色,耳边滚滚声势,轰隆不休。   清原只觉无数感知,都为之变得苍白,看不见,摸不着,闻不得,听不明。   ……   在众人眼里,只见那青龙从孙家老祖手中而出,仿若生灵,刹那间撞在那年轻人的身上。   谁都认为,那年轻人必然要被撞成齑粉,血肉飞溅。   但下一刻,青龙消失了,仿佛钻入了那年轻人的胸口。   然后那年轻人骤然喷出一口鲜血,往后抛飞百丈之遥,砸在一座山丘上,深深陷在当中。   孙家老祖眼中亦是闪过了异色,显然眼前的一幕,也并非是他预料过的。但好在……这一记青龙化元术,没有失手……   挨了一记青龙化元术,就是四重天的上人,也必死无疑。   孙文杰露出了狞笑之色。   高处,守正道门弟子正行,俯视而下,眉宇轻皱。   ……   清原陷在山丘中,气息逐渐减弱。   孙家老祖的道行,高过清原太多,他所施展的道术,也胜过清原太多,已是超出了清原所能承受的范畴。   古镜乃是先天至宝,不会有半分损毁,但超出清原承受范围之内的威能,仍是打在了他的身上。   “古镜约是拦下了八成以上,剩余威能落于我身,仅一成许,未足二成。”   他咳了一声,咳出鲜血来。   但体内的气血,不断流转。   有龙吟长啸之音,在体内响起。   这龙吟,出自于这苍茫大地以无数岁月的地气,所汇聚而成的地龙。   ……   “老祖。”孙文杰躬身拜了一礼,举起独臂,说道:“弟子被他断去一臂,势必要将他碎尸万段非,方能以泄心头之恨。”   孙家老祖微微摇头,说道:“留他一个全尸便是。”   孙文杰心有不甘,抬头看去,只见清原仰躺在山丘中,气息虚弱,但一息尚存。   “那就让弟子亲自取他性命。”   “去罢。”   ……   脚步声越来越近。   清原心跳也几乎与那脚步声等同,随着每一步走近,他胸膛便起伏了一下。   “小子。”   孙文杰的声音徐徐传入耳中,“断臂之仇,今日以你性命洗刷便罢。”   一缕寒风,朝着清原脑袋而来。   寒风凛冽,令人为之一颤。   清原颤了一颤,眼睛睁开。   “就凭你?”   清原一声低喝,伴随着一声龙吟。   有一头硕大青龙,从他胸口钻了出来。 第一百四十章 神宝天河   龙首狰狞,双角如鹿,浑身披着青色鳞甲,腹下生出四肢,仿佛活物。   它昂然咆哮,龙须飘扬。   声势震荡!   孙文杰首当其冲,惨叫一声,被青龙撞成齑粉,死无全尸。   那青龙去势未止,朝着孙家老祖而去。   “青龙化元术?”   旁人还未反应过来,但孙家老祖已是看得分明,陡然倒吸口气,但青龙已到了面前,只得仓促抵挡。   这青龙乃是清原借着古镜,折射回去,并加以完善,比之于孙家老祖施展的青龙化元术,造诣更要稍高一分,只不过,先前古镜只是抵御了八成多的威能,并非全盛。   施法造诣虽然更为完善,但青龙只有八成威能,此消彼长之下,这一头青龙,却也与先前孙家老祖施展之时相当。   孙家老祖当时施展此法时,虽无尽力,但威能也非同小可,此刻他也未有料到出现这般变故,事出仓促,准备不及,只得匆忙运使双掌去接。   巨力压身,青龙摇动。   饶是孙家老祖五重天的道行,仍不禁面色煞白,飞退十余丈,狼狈落地,踉跄了数步之多。   场中静了一静,随后便是无数倒吸寒气的声音。   位在高处的正行,眼中露出一缕精光。   人群中的金岚,闪烁着惊喜的色彩。   修为已至五重天的孙家老祖,竟是在此吃了亏?   “这个小辈……”孙家老祖脸色阵青阵白,双手用力一按,消去那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目光凌厉,朝着清原看去。   而清原也未停顿,他把青龙折射回去之后,便张口服下了原属于韩宇的那一瓶黑色丹丸。   黑色丹丸,一瓶十粒,具体药效未明,但有着少许恢复真气的用处。   十粒丹药,一口服下。   黄庭仙经顺着意念,迅速流转。   真气迅速恢复,刹那浩荡。   当孙家老祖消去青龙之时,正是清原服下丹丸之后,从怀中取出古镜之时。   “神宝天河!”   清原厉喝出声,古镜往前一照。   镜中光芒闪烁,倒出一条长河,五光十色,九彩纷呈,万分绚烂。   长河之中,有无数兵器,如适才的丈二雷金镗,又有孙家一件法器,两件吴南从七灵门盗走的法器,其余物事,亦不乏在凡兵之中,堪称神兵利器的物事。   天河之中,兵器过百,样式之中包含刀枪剑戟等等,数不胜数。   ……   伏重山中。   花魅已经与浣花阁众弟子分开,身后虽然不见鸿阳的踪迹,但却能够感应得到,这位六重天的守正道门鸿字辈弟子,正往这边追杀而来。   她迅速逃去,速度之快,已达到自身所能达到的极限,无法再快分毫。但这般速度,还未能让她竭尽心神,于是分神关注着清原那边的状况。   “倒映了青龙化元术?”   “那长河倾倒出来,内中宝物无穷?”   “他手中的古镜……莫非就是古仙人遗宝?”   花魅心中有些惊异之感,“但怎么并没有仙宝现世的那种祥瑞之状?”   若无仙宝助益,哪怕清原手中所掌的是上等法宝,却也难以弥补修为之间的差距。   五重天的道行,压制着三重天的道行。   哪怕清原可以将自身本事尽数施展出来,发挥得淋漓尽致,能与寻常四重天的上人争锋,却也敌不过那五重天的孙家老祖。   “不是仙宝……但也不是寻常的上等法宝?”   “那是什么宝物?”   “可惜,不论是什么宝物,只怕他都难逃此劫了。”   花魅乃是六重天巅峰,只差一步,便是妖王,不论是三重天还是五重天,都是她曾经历过的境界,深知其中变化以及差距。   两者之间的差距,不亚于天壤之别。   “我现在被鸿阳盯上,可谓十分危险,但还谈不上九死一生,可是这个清原的处境,却可算十死无生。”   花魅十分好奇,清原能够从这般境地之下,活得性命?   一个能够以二重天修为,抵御浣花阁真传弟子的人。   一个三重天,可比四重天的年轻人。   一个获得古仙人遗宝的年轻人。   莫非今日他要为孙家老祖作嫁衣?   “孙家老祖若能杀他,倒算是福缘深厚,这老鬼谋划着离玥底谷之事,落得一场空,却在此刻,误打误撞,对付住了清原这个正主?”   若在寻常时候,花魅倒是有意相助一把,只是此刻,已算是自身难保了。   毕竟守正道门乃是道祖传承,哪怕她与鸿阳同为六重天,甚至道行犹高一筹,却也不是对手。   “我是快要甩开鸿阳了。”   花魅心中稍微一叹,“小子,看来你是要死了。”   ……   神宝天河朝着孙家老祖而去。   浪涛之音,滚滚而起,汹涌澎湃,宛如万马奔腾之状。   无数兵器,藏在河中。   高处之上,正行握住了手中的拂尘,眼中迸出精光。   人群中的金岚,只觉气血陡然加快了少许,他原是自觉难逃劫数,待到见得这一场面,方自意识到,这或许是个脱身的机会。   “雕虫小技!”孙家老祖眼生惊异之色,但并无骇然之意,他双掌一按,旋即往上一扬。   大地之势,蓦然往上席卷。   古语常道:水来土掩。   神宝天河撞在那大地之势上面。   土层崩碎!   无数兵器朝着孙家老祖而来。   孙家老祖哼了一声,双脚深陷于地,再度出声,往前压下。   当下那天河势头受阻。   随着孙家老祖沉沉一声厉喝,内中兵器,不断崩碎。   刀枪剑戟等等各类兵器,均属千锤百炼之兵器,其中不乏能够被世人归纳于神兵利器行列的上等货色,但在孙家老祖手下,任你精铁宝兵,尽数崩成碎片。   神宝天河,骤然瓦解。   除却丈二雷金镗以及三件法器之外,其余兵器,尽数损毁。   清原古镜一收,丈二雷金镗与三件法器,倏忽而归,落入古镜之间。   “那个是……”   孙家老祖看清了其中一件法器的模样,脑海中显现出孙余相貌,想起了离玥底谷之事,看向清原的目光,迸发出了无比璀璨的光芒,“这是孙余的法器?”   刹那间,念头千百转。   这个年轻人能以三重天的道行,发挥出几近于四重天上人的斗法本领,并能抵御自身五重天道行的压迫,又抵御青龙化元术,甚至又施展出比自身尤为完善的青龙化元术,加上先前那一道五色长河,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这许多手段,都不是三重天的修道人,所该有的本事。   “孙余……离玥底谷……”   “超乎寻常的本事……”   “他手中的宝镜……莫不是古仙人遗宝?”   孙家老祖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了些。 第一百四十一章 十方烟云罩   神宝天河崩碎。   清原收回了神宝天河,把古镜往头上一方,悬在当空,镜光往下一照,护住周身。他右手紧握铁棒,雷纹浮现,左手五指分开,指尖各生一缕光芒,色泽各异,按五行分化。   场中略有死寂,风声呼呼,树叶摇曳,再无人声。   没有人能够想到,一位三重天的修道人,能够抵御得住一位上人,并且是一位达到五重天的上人。   金岚深吸口气,手中落下一物,脚下左右行走数步,左手捏印,口唇喃喃而动,虽无声音,却有玄妙之意。   正行高居上方,俯视下来,哪怕他是出身守正道门的弟子,也不由为这个年轻人感到吃惊。与此同时,他已感应到了人群之中出现异状,目光所及,正落在金岚身上。   而清原眼前,孙家老祖呼吸急促,脑海中已顾不得其他,诸般其余念头,都尽数抛之脑后。   古仙人遗宝?   离玥底谷之中的宝物?   这年轻人能以三重天,对抗五重天的底气?   那究竟是怎样一桩仙宝?   孙家老祖并不确定这个年轻人手中的古镜,就是自身要寻找的机缘,但他辨认出了原本该是属于孙余的法器。   孙余已经死了,死在离玥底谷,而这个年轻人,拥有着孙余的法器,并且有着比寻常四重天上人尤为厉害的本事。   哪怕不是古仙人遗宝,至少在这年轻人身上,也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奥秘。   “应该……或许……可能……古仙人遗宝……”   孙家老祖深吸口气,眼前迸出无数精光。   之所以要杀金岚,乃是因为他撞破了离玥底谷之事,要杀他灭口,但最后反而在金岚手里,折损了一个孙家上人。如今既是要为孙家上人报仇,也是为了离玥底谷之事破灭而泄愤,更是要灭口。   可是宝物就在眼前。   什么金岚,什么颜面,什么复仇,都不再重要。   误打误撞,正主或许就在眼前。   他视线从正行身上迅速扫过,心头对这守正道门的弟子,存了三分忌惮,更惧怕清原开口,最终宝物落在守正道门手里。   “不能让他有喘息之机。”   孙家老祖念头刹那而过,脚下狠狠一踏,大地在他身后,卷起一片尘烟滚土,仿佛一片黄色的海浪,内中似有一头黄龙卷动。   “五重天。”清原眼瞳紧缩,意念微动,手臂登时浮现雷纹,铁棒一挥,雷法神通顿时施发,化作一道赤色神雷。   这道赤色神雷,宛如岩浆般火红,刹那而发,快得肉眼难以看清,已是他当前道行,所能施发出来的最大威能。   孙家老祖面对赤色雷霆打来,面色不改,把手往前一探,竟徒手拿住雷霆,随后猛然一捏,雷霆消散了去。   “你逃不掉了!”   随着孙家老祖一声令下。   身后黄色浪潮扑了过去。   无数黄土凝聚成漩涡之状,把清原裹在当中。   ……   “道友,争气些罢……”   人群中的金岚,见到这一幕,呼吸不由得一顿,咒语险些也停下,还好反应敏捷,方自续了下去。他心绪纷乱,知晓那年轻人死后,自己必然难以幸免。   “道友,再撑片刻。”   ……   高处,正行居高临下。   “当年贫道身在三重天时,只怕也没有这般斗法的本领罢?”   正行微微皱眉,心道:“这人是谁家门下?又或是得了什么机缘?难道就这般死了……”   ……   “到头了?”   花魅略感惋惜。   这么一个年轻人,本是前途无量的。   他本就极为杰出,如今得了古仙人遗宝,不论气运加身,还是宝物在身,日后都能有大成就。   只可惜,在三重天时,就遭遇了这样一个强敌,只得夭折当场。   ……   远处,古苍折返伏重山,正值半途,发觉有异。   它心血来潮,隐约有些悸动。   它早已发过誓,要当先生的护道之人。   “出事了……”   ……   诸位散人,无不沉寂。   孙家老祖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他双掌相对在胸前,逐渐往内收去。   而眼前那个黄色漩涡,也不断往内收缩。   就是四重天的上人,也难以活命。   “不管是不是古仙人遗宝,但那宝镜……非同寻常……”   孙家老祖心中有了这么一个念头,愈发激动了些,逐渐往前走,只待内中压死了这年轻人,便能伸手把那宝镜取过手来。   然而就在这时,漩涡当中,陡然探出一只手掌。   那手掌之中,分作五色,按金木水火土,五行而化。   “破!”   大地震荡,孙家老祖脚下陡然一顿。   便见那漩涡破了一角。   然后有个人从中跃了出来。   这人浑身狼狈,嘴角溢血。   但他从漩涡之中逃出来了。   “怎么可能?”   这一刻,不论是远处的花魅,还是近处的正行和金岚,都露出极为吃惊的神色。   饶是孙家老祖见多识广,仍禁不住心神震荡,眼睛一扫,落在了清原头顶上的古镜上。   那古镜悬于头顶,光芒照射,护于身周。   清原喘息未定,握着铁棒手掌略感颤抖。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怒吼。   雷霆闪烁,一方硕大的雷石当空砸了过来。   “法宝雏形?”   人群中有见识较高的修道人,认出这雷石来,当即惊呼出声。   嘭地一声闷响。   雷石打来,孙家老祖仓促相迎,竟被雷石砸退了三四步之多。   清原见状,就知古苍来至,偏头过去,朝着它摇了摇头,示意它退回山中。   古苍脚步一顿,旋即摇头,看向孙家老祖,金眸中杀机凛冽,又抬步赶了过来,却是不听清原劝告,手掌雷石,奔向了孙家老祖。   正行见到了古苍,当即握住背后宝剑,喝道:“何方妖孽?”   清原心中一沉,暗道糟糕。   然而就在这时,人群中飞出一物,色泽呈黑,在天空炸开。   此物一炸,当即迸发出无穷灰雾,以劲风之势,席卷各方。   《清平界》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币炸金花》。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87459_451168.html
金币炸金花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