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a6彩票计划 目录共6017章

首页

a6彩票计划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7855章 醒来后

a6彩票计划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莹姐,等咱们回到营地,就先去那山洞里把夜光草采了吧,晚了的话,只怕又有变化。”   韩莹点了点头,“也好。”   当下众人原路返回,到了营地,带上攀援工具,便由许莫带着,向那山洞走去。   那怪兽已死,龚磊和耿妍丽两人便也不再害怕,跟着一起去了。   进了山洞,穿过重重岔道,走进那个大厅,龚磊和耿妍丽两人第一次见到夜光草的,不免又是一番赞叹。   韩莹仰头向上望了几眼,恍然大悟似的道:“原来这夜光草长在岩石缝里,我以前曾经试过自己种植,却总是种不活,又一直找不到原因,现在倒是知道了。”顿了一顿,接着又道:“我找一找,从哪儿能够爬上去……”   “啊……”这时,耿妍丽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打断了韩莹的话,她神色惊恐,一边大叫,一边向后跳开,回过头去,指着石厅一角,颤抖着声音道:“这儿……这儿怎么有具骷髅?”   众人闻言一起望去,但见那角落里面,果然有一具骸骨,虽然并不完整,但从分散的颅骨、臂骨、腿骨等骨骼以及撕碎的衣服碎片中,依旧能够分辨出是一个人的尸骨。   许莫只看了一眼,立即便猜到:是那姓卫的的尸骨,那怪兽将他的肉吃了,骨头扔在了这儿。   韩莹用手电筒一照,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轻轻‘咦’了一声,走近前去,将撕碎的衣服碎片踢开,仔细看了几眼,奇道:“是归命岛的人,怎么会死在这儿?”   许莫闻言吃了一惊,“你认识这个人?”   韩莹微笑道:“我认识他的制服,我前夫也给这家……我不知道算不算是一家公司,反正也在这个岛上工作。”   许莫‘哦’了一声,口中喃喃自语:“归命岛,归命岛……”却是毕生第一次听到这个岛屿的名字,想了一想,便对韩莹道:“你知不知道这个岛屿在哪儿?”   韩莹道:“据说是在太平洋当中,这个岛屿的存在和百慕大三角一样神秘,不……甚至比百慕大三角还要神秘,它的四周都是紊乱的磁场,一般人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的,甚至连卫星地图上,也看不到它的存在。”   “哦!”许莫神色变幻不定,想了一想,又问:“这个小岛是做什么的,你知道么?”   韩莹道:“归命岛做事一向很神秘,保密制度也极严格,因此我只是约略听我前夫说过一些边缘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据说这几年,他们一直在进行基因变异方面的研究,通常拿动物做实验,有时候甚至用人。”   “拿动物做实验?”许莫小声重复了一句,心想:那只变异怪兽,一定是这么来的。突又想起在北山见到的那只通灵黑鹰,以及洛诗曾经提过的青丘君。这青丘君他没有见过,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其物,还是只是洛诗的幻觉。但那黑鹰的灵性,却知道的清清楚楚,心想:这些动物,会不会也和归命岛有关呢?   正在疑惑不定,耿妍丽突然提醒了一句,打断了他的思绪,只听她对韩莹道:“莹姐,咱们赶快采了夜光草,从这儿出去吧,和一具骷髅在一起,心里总感觉不舒服。”   “好的。”韩莹答应了一声,见许莫不再询问,当下便和众人一起,借用攀援工具,爬到厅顶,采集夜光草。将采集下来的夜光草随手装进随身的一个包里。   这夜光草许莫还没尝过,听韩莹说神医李鹤龄给她母亲开的药方里要用到这种药物,不禁好奇,拿了一根,凑到鼻子边上,闻了一闻,觉得没有什么危害,便摘了一片草叶下来,打算送到嘴边,尝上一尝。   但才刚刚送到嘴边,心里却又一动,最终从草叶上掐了一小片,放到嘴里,仔细咀嚼了一下,觉得除了苦涩之外,还带着丝丝甜味,说到药性,则和普通植物差不多,都是草木本性大于药性。但具体功效,却还要自己吞进肚里,靠触觉去体会。   当下将嚼碎的草叶吞进肚里,初时尚没有什么感觉,但过不多时,药力行开,竟感觉头脑有些昏沉,昏昏欲睡。   他大吃一惊:这夜光草竟有催眠的功效!而且药效强劲,我只吃了一小片,就想睡着。   忙摇了摇头,将困意驱散,好在他吃的不多,很快便清醒过来。突然想起韩莹母亲的病症,立即感觉到不对,忍不住走上前去,将她拉到一边,低声询问道:“你说你母亲出了车祸之后,伤势痊愈了,但却一直昏迷不醒?”   韩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还是回答道:“是啊,有好几年了。”   许莫接着道:“用夜光草将她唤醒的药方,是神医李鹤龄开的?”   韩莹疑惑的望着他,不解的道:“是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为什么还要这么问?”   许莫记起那姓卫的和姓褚的说过,夜光草是归命岛的特产。而韩莹的前夫也是归命岛的人,越发觉得不对,追问道:“这位神医李鹤龄,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我前夫带我去的,怎么了?其中有问题么?”韩莹见他追问不休,隐隐觉得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不敢肯定。   许莫听到这儿,心里猛的一跳,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这么说来,那个时候,你和你前夫还没离婚的了?”   “是啊!”韩莹听他这么问,脸上却不禁一红,望着许莫的眼神也有些异样,奇道:“你……你怎么了?老是问这些做什么?”   许莫叹息一声,本想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但想了一想,结果却没有说,建议道:“这夜光草,我想……你最好还是不要再给你母亲用了?甚至李鹤龄开的那个药方,也不要再用了。”   “为什么?”韩莹说着,从包里取出一枚夜光草看了看,倒是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不解的道:“这夜光草有问题么?怎么我看不出来?”   许莫坚定的道:“不是这夜光草有问题,而是夜光草本身就有问题。”顿了一顿,接着又解释,“这夜光草有催眠的功效,吃了之后,会让人昏昏欲睡。”   韩莹听到这儿,才猛吃一惊,反应过来,脸上变色,“你……你是说我妈一直昏迷不醒,是因为那个药方的缘故?”   “多半是这样。”许莫点了点头,接着又提醒了一句:“这夜光草是归命岛的特产,你还不明白么?”   韩莹闻言脸色大变,“你是说,我妈的病,其实是我前夫……我前夫……”说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   许莫凝重点头。   以韩莹的淡定,此时也不禁喃喃自语,口中连连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事情委实太过不可思议,她欲待不信,但想起那夜光草是自己前夫找来的,等到他和自己离婚之后。自己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几乎走遍全国,都没有找到那夜光草的影子。好不容易在这个地方找到,却还和归命岛有关。   “如果是我前夫,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妈醒不过来,于他有什么好处?”韩莹小声说着话,有些神不守舍,似乎在向许莫询问,又似乎自言自语。   许莫叹息了一声,心想:岂止这药方有问题,你母亲之所以会出车祸,只怕也是你前夫做的。这归命岛做事诡秘的很,说不定是你前夫正在做什么恶事的时候,被你母亲发现了,想要杀她灭口,结果没有杀死,便又生一计,用药物控制了她,让她醒不过来。   他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望着韩莹的眼神,却不由多了几分怜悯。 第85章 出山   韩莹望了许莫一眼,“原来……你……你也懂得医术。”   许莫摇头道:“这夜光草的药性很是特殊,催眠的功效特别强劲,那也不必非要懂得医术,才能知道。你尝一尝,其实也能吃出来的。”   韩莹闻言‘哦’了一声,低头向手中的夜光草看了一眼,突然摘下一片叶子,就向口中填去。这夜光草和她母亲的病情有关,听了许莫的话,她心里着急,立即就打算试药。   许莫见此,忙一把抓住她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韩莹奇道:“怎么了?”   许莫摇头道:“不用着急,等你回到家里,按照那个药方,把药配出来,熬制成药,再试也还不迟。中药讲究药物搭配,君臣佐使,整副药合起来使用,才能发挥作用,只看其中一种药的药效,通常看不出什么,或许我的猜测是错误的也不一定。”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不抱多少希望。   韩莹点了点头,心里却在祈祷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耿妍丽突然插话道:“莹姐,药采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幼苗,再采下去,连根都断了,因此我觉得这些幼苗最好留在这儿,等它们长大了,你以后再用,还可以来采。咱们这就出去吧?”   韩莹答应一声,众人一起出了山洞。   回到营地,耿妍丽炖的鲤鱼已经熟了,他们也不急着拔营,当下取了四只碗,每人盛了一碗。   许莫吃了几口,便放下了。这耿妍丽的手艺的确不错,但他强大的味觉,却专能从各种味道中找出其细微处来,嘴巴早就被自己调配的极致味道养的刁了。再加上味觉还没通灵,吃东西的时候,还不能做到将自己不想要的味道摒去,单独留下自己想要的味道。   耿妍丽做饭的手艺再好,却也达不到味觉的极致,因此这鱼肉的味道在许莫尝起来,却也只是一般。   耿妍丽将他刚吃了几口,便把碗放下,忍不住皱了皱眉,询问道:“怎么,鱼肉不好吃么?”她对自己的厨艺一向自负,因此也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   许莫淡淡的道:“还好。”   耿妍丽听他言不由衷,显然是在敷衍自己,心里有气,一把将他手里的碗夺了过来,倒在锅里,不悦的道:“不喜欢就别吃了。”   韩莹见到,忙放下碗筷,柔声问道:“小丽,怎么了?”   “没怎么。”耿妍丽兀自气呼呼的,瞥了许莫一眼,对韩莹道:“他不喜欢吃我做的饭,我让他别吃了。”顿了一顿,却又嘀咕似的道:“有人到我家里做客,我做饭给他们吃,总是赞不绝口,抢着吃完,可没见过像他这样的。”   韩莹呵呵一笑,望了许莫一眼,见他脸色如常,便放下心来。转向耿妍丽,柔声道:“也许他不饿呢,生什么气?”   耿妍丽怨道:“既然不饿,那干脆一开始就别吃啊。他若不吃,咱们每个人还可以多分一些。”顿了一顿,却又对韩莹道:“莹姐,你吃着怎样?”   韩莹笑道:“很好呀,我还想再多吃些。”   耿妍丽听了这话,这才转怒为喜,“你瞧,连莹姐你都觉得好吃,我就不信,在这荒山野岭里面,能够吃到这么精致的食物。”双眼恶狠狠的盯着许莫,神色不善。   龚磊突然抽了抽鼻子,打断了耿妍丽的话,“什么味道?好香!”   许莫吸了口气,立即就分辨了出来,“嗯!有鸡肉的味道,也有兔肉的味道,是猴子们在做饭了。”   韩莹和耿妍丽闻了一闻,都觉香气扑鼻,忍不住赞道:“好香!好香!”   耿妍丽精通厨艺,从这香味中一下子就猜到了,“是有人在做饭。”瞪了许莫一眼,接着道:“喂!你不是说这儿除了你之外,再没别人了么?怎么有人家在做饭?”   许莫淡然道:“哪里有人?只是几只猴子。”   “胡说,猴子怎么会做饭?”   “猴子做饭怎么会这么香?”   ……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对于许莫的话,显然感觉难以置信。   耿妍丽料定那做饭的必然是一个人,而许莫在说假话。她对自己的厨艺向来自负,闻到这股香味,却不禁有些沮丧,接着却又自己安慰自己:那人做的饭,也许只是闻起来好闻,吃起来并不好吃呢。   向众人望了一眼,接着提议道:“咱们过去看看。”   许莫心中苦笑,其他人谁也不加反对,众人顺着这股香味,一起向芒果树林中走去,很快便到了许莫的住处。   猴子们听到动静,都迎了出来,将他们围在当中,有许莫在,它们对于陌生人倒也并不如何惧怕。   西瓜爬到许莫肩上,居高临下,一双灵活的眼睛不停的向着众人瞧来瞧去,十分好奇的样子。   韩莹见它模样可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西瓜向她伸出手去,韩莹微笑着和它握了握手,又对许莫道:“它们是你养的?”   许莫更正道:“不,它们是我的朋友。”   韩莹点了点头。   耿妍丽脸色难看,心想:“原来真的是猴子在做饭。”望了许莫一眼,又想:“这些猴子是他养的,做饭的本事肯定也是他教的,猴子煮的饭已经这么香了,他的厨艺,只怕……只怕……”   许莫将猴子们挨个介绍了一遍,待得肉汤熟了,便分给众人品尝。至于自酿的美酒,经历了上次那姓褚的和姓卫的两人的事件之后,就不拿出来了。   他对韩莹倒是信得过,龚磊和耿妍丽两人虽然也没什么坏心思,喝了自己的美酒,出了山谷,却难免不向外人炫耀。若是被别有用心者知道了,不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耿妍丽本来还存着比较的心思,尝了一口肉汤,便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厨艺虽然不错,却连做梦都想象不到世上有这般美味。   韩莹喝了口汤,忍不住小声对许莫赞叹道:“原来你厨艺这么好,可瞒的我们好苦。”   许莫心虚的道:“这个……我其实不太会做饭。”   这话倒没说谎,他擅长的只是调味,煮汤、烤肉什么的还凑合,其它煎、炒、炸、烹就差得远了,更不要说更加精深的刀工和火候的把握。   韩莹哪里肯信?微笑道:“太谦虚了。”   许莫苦笑。   吃完了饭,韩莹担心其母身体,急着回去,便开始拔营,许莫只得过去帮忙。   韩莹看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对许莫道:“你要在这儿住一辈子么?打算什么时候出去?”   许莫闻言不禁犹豫起来,他现在触觉已经通灵,基础早就打好,其它的味觉、嗅觉、视觉、听觉只要勤加锻炼,突破只是早晚的事。想到外面的世界,顿时心动,只是……   韩莹见他神色有异,忍不住追问道:“怎么?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么?何不说出来听听?”   许莫犹豫片刻,与她温柔关切的眼神一对,顿觉温暖,便不再隐瞒,“我杀过人,只怕……”   这话说的声音很低,除了韩莹,其他人谁也听不到。   “什么?”韩莹闻言一惊,声音大了些,龚磊和耿妍丽两人都听到了,忍不住望了过来,耿妍丽关心的问道:“怎么了?莹姐。”   “没有什么。”韩莹回了一句,却帮许莫遮瞒了下来,接着拉他走到一边,小声道:“你仔细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许莫回忆了一下,便将杀死刘国华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韩莹静静的听他说完,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便道:“如果真的像你所说的这样,那个刘国华倒是罪有应得。”顿了一顿,接着问道:“你是担心警察抓捕你?”   “嗯!”许莫点了点头。   韩莹想了一想,接着道:“你当时做的那么隐蔽,警察未必知道是你杀的。这样吧,我在警察局里也有熟人,现在就打电话帮你问问,看那个案子怎么样了,有没有通缉你?”   “谢谢!”许莫心里感激,道了声谢。   韩莹点了点头,便到一旁去打电话,不久之后回来,对许莫道:“我刚才问了一下,那个刘国华的死,只被当做了一场意外,等火势扑灭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被烧没了,因此警察根本没有立案,是你太多心了。”   许莫闻言心里一松,提心吊胆两年多的事情在这一刻才终于放了下来,像是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忍不住长长的舒了口气。   韩莹微笑道:“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以前一直生活在淮市,而我家在宛市,和你倒是挺近的。”   宛市?   许莫闻言一愣,心想:洛词的表舅,周怀忠他们不就是从宛市来的么?他们被那‘夫人’的人抓了起来,眼下也不知怎么样了?或许都被变成了行尸走肉,送到元生岛种烟草去了,可惜自己救不了他们。   想到这儿,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韩莹察言观色,忍不住问道:“怎么?还放不下心么?如果你不愿意回淮市,就跟我去宛市也是可以的。”   这话只是凭着自己猜测,却不知道许莫究竟在想什么。   许莫想了一想,便道:“只怕会给你增添麻烦,而且我以前……以前……”本来想说“我以前找不到工作”,话到嘴边,却又醒悟这是自己耻辱,不好让人知道。   韩莹温柔的望着他,柔声问道:“以前怎么了?”   许莫本不想说,但与她温柔的眼神一触,心想:“她一定不会笑我。”结果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讪讪的道:“我以前……以前找不到工作。”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把话说完,不由得甚是不好意思。   韩莹当然不会笑他,忍不住握住了他手,柔声安慰道:“那有什么?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被人管着。对了,你做的饭这么好吃,出去之后,开个饭店什么的,难道还能饿死不成?”   这话提醒了许莫,心想:“开个饭店,倒不如开个药铺,或者卖点药酒。”   韩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见他沉吟不语,还以为另有为难,再次问道:“怎么?担心本钱的问题么?别担心,我借给你好了。”   许莫听了这话,终于彻底放下心来。当即下定决心,和韩莹一起离山。   想起那姓褚的和姓卫的死在这儿,归命岛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派人再来,便将猴子们赶到原先老猴一家所在的山谷。临。d9;才惊讶发现,何蓝的嫁衣之下,是一个肚兜,粉红色!   最漂亮的内衣,不是情趣,也不是制服,更不是黑丝女王,而是粉红色的肚兜,中国女人自己的内衣。   而男人最激动的时候,就是亲手解开自己脖子后面的那根系着的红绳。   第一百四十四章 尼姑兰慧心   慧仁山上有一个慧仁庵,慧仁庵是春城整个省里面为数不多的尼姑庵中的一个,不过他不同峨眉山,五台山这些尼姑庵那么闻名遐迩。但是真正愿意坠入空门的女人都会选择慧仁庵,而不是那些整天香火鼎盛的寺庙。   原因很简单,一个真正的清修静地与一个所谓的五星旅游地相比,谁是真正意义上的清修高攀立下。那些肥头大耳和尚终归不是真正的得道高人,没看到现在某个寺庙的大和尚都成了集团CEO了吗?而且还身兼众多佛教协会的职务,甚至于各种法师的微博都层出不穷。   这些终归都不是清修的真正去处,所以裴莲选择清修的地方就落到了这慧仁庵之中。   其实裴莲之所以愿意出家为尼,还是因为女儿张子衿的那一番话。不管怎么样,她终归是女儿的妈妈,子不教,父母之过。她如果真跟张先锋离婚去跟了那沈大牛,即便沈大牛肯收敛心思过日子,她也真能跟沈大牛过到一块儿?还有身为父母,她以后怎么去见女儿?   所以冥思苦想的一夜,裴莲才准备到慧仁庵上面出家。   她来慧仁庵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每天的日子就是读读佛经,做做法事。吃饭就是小葱拌豆腐加上白米饭,而且每天还要做功课,抄写佛经。这样的日子她到没感觉怎么苦,就是有些事情她刚来做不了,在过些日子约莫应该就能做了。   这一周下来,裴莲心思也终于算是回了过来。她没有剃度,她是俗家弟子,不过她用了一支竹筷子将头发给插了起来,盘在脑后,这样做起事情来也较为方便。   慧仁庵里有一个主持,叫慧聪,七十多岁了却依旧耳清目明,每天下午慧聪都会给她们这些新来的清修者讲一些课程,总是深入浅出,非常有道理。裴莲活了半辈子,以往也听过这些的话,但是现在听起来总感觉别有一番味道。   庵里面还有一个老尼姑,穿着一个非常破的道袍,整个慧仁庵里面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整个慧仁庵的卫生全都是她打扫,她每天只吃一顿饭。裴莲刚来的时候,还替她抱不平,后来听说她是自愿的,就对她格外敬重。   这几日下来,裴莲总是会闲暇的时候就去看看这扫地的老尼姑,心想她为什么要扫地,而且为什么要一天只吃一顿饭,听说慧仁庵里面辈分最高的不是慧聪主持,反而是她,她为什么不去做主持师太,反而要当一个扫地的尼姑呢?   裴莲想不明白,这一日她依旧坐在台阶上面看着这老尼姑慢慢一个一个台阶清扫落叶,冬天要来了,树上的叶子全都落了下来,台阶上面一眼望去全都是火红,看上去很漂亮,但是对于老尼姑来说,清扫起来特别吃力。   不过老尼姑却没有一丝抱怨与停歇,她只是顺着台阶,一个一个清扫,慢慢的就清扫到了裴莲的脚边,只剩下枝丫的扫把碰到裴莲的鞋,裴莲这才缓过神来,看了一眼老尼姑,赶忙站了起来,说:“对不起了,师太。”   老尼姑看了一眼裴莲,说:“叫我慧心吧。”   裴莲惶恐不安道:“是,慧心师太。”   老尼姑却说:“叫我兰慧心。”   裴莲犹豫了,心想这慧心难道不是老尼姑的法号?这兰慧心是她的名字?老尼姑看了一眼裴莲,眼神迷离道:“我早已记不清楚我的法号了,只知道我母亲姓兰,父亲姓张,母亲叫我兰慧心。”   裴莲吞了一口吐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尼兰慧心却是已经一个台阶一个台阶拾阶而上了。   ……   等到兰慧心清扫完所有台阶之后,她这才又回到台阶下面,裴莲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女孩穿着一个水袖长裙,头发齐腰,双眸闪亮,炯炯有神,不过身上却没带老尼姑那种清淡之气,反而带着一股让裴莲看了感觉不舒服的气息。   裴莲慢慢走了过去,就听到女孩对兰慧心说道:“慧心奶奶,我都好长时间没来看你了,你还在扫地呀,这么些年了,不累吗?”   兰慧心看着眼前的女孩笑了笑,笑容和煦,说:“菁心,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奶奶了,让我算算,你上次来看我,可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你说来春城要办事情,怎么了?都三个月了,事情做完了吗?”   这女孩正是安阳菁心,安阳菁心听兰慧心这么一说,到有些发愣,她挠了挠头看了看兰慧心问:“我三个月前来过吗?”   兰慧心看了看安阳菁心,眼神有些古怪,不过很快就说:“你若记得,便是来过;你若不记得,便是未来过。”   安阳菁心摇了摇头说:“那就是没来过。”   实际上,安阳菁心来过,不过她失去了春城这一段记忆,只记得她是从江南市来春城之前的记忆,所以自然不记得她来看过兰慧心了。   兰慧心却也不以为意,看了看安阳菁心道:“阿慧还好吗?”   安阳菁心点头,说:“嗯,奶奶好着呢,所以我这不是来看看慧心奶奶吗?免得下次回去,奶奶在说我没来看慧心奶奶,在罚我。在说了,我这不是也想慧心奶奶了嘛。”   兰慧心和煦一笑,在安阳菁心鼻子上一捏,说:“调皮鬼,你来看我阿慧才会生气呢。”   安阳菁心聪慧一笑,随着兰慧心一起走进了慧仁庵。裴莲看着这一幕,不由发愣了,这个兰慧心与这个女孩长的好像,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人一样。   安阳菁心晚上住在了慧仁庵里面。吃过寺里面提供的斋饭之后,安阳菁心就围在兰慧心身前拉家常,像一个乖乖女一样。一直到了九点多之后,安阳菁心似乎知道兰慧心要睡了,这才离开了兰慧心的禅房。   安阳菁心准备到客房去睡,却遇到了裴莲,裴莲见到安阳菁心,本想打个招呼,不过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只是相识一笑,略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就擦肩而过。   安阳菁心第二天早上就离开了,而第二天下午,裴莲正在听慧聪师太上课的时候,兰慧心却走了进来,将裴莲叫了出去,看着裴莲说:“裴莲,我要你当我闭门弟子,我已经与慧聪师太说了,你意下如何?”   裴莲惊讶不已,这个兰慧心在慧仁庵里面的地位可比慧聪要高,而且看样子修为也不低,现在主动找裴莲当闭门子弟,裴莲着实有些不敢相信。兰慧心却说:“我替你改名为慧莲,你意下如何?”   裴莲赶紧颌首,忙不迭点头。   兰慧心笑了笑,看了看慧仁庵院落中的落叶,说:“冬天要来了。”   ……   何蓝这两天一直在发懵一件事情,这沈一平白无故给她换了一套房子,而且还是那种有价无市的房子,尽管何蓝已经猜出来沈一家世不凡,但是给她换了一条房子,还是有些让她摸不着头脑。   按照她的理解,使出反常必有妖,这沈大流氓给她换房子,肯定是在外面招惹了什么彩旗,怕她知道,所以给她塞糖衣炮弹来着。所以何大美人就走一步看一步,住到了这个西凉故居里面来,可是住了两日,也没见什么异常。   而且沈一还经常性在家里呆着,也不出去沾花惹草。按照何大美人的理解,丫不出去沾花惹草,简直就是比猪八戒是帅哥更加稀罕。   可是沈一这个帅哥猪八戒,就是整天在家里呆着。   这么一来,何蓝到有些无语了。   不过她可不是那种多疑的女人,你沈一不出去沾花惹草更好,你要是敢沾花惹草了,那我这根彩旗不介意用我手中的金箍棒打死那些前来闹心的小鬼。   不过这两日何大美人待沈一特好,何大美人现在厨艺还不错,所以每天变着法给沈一做饭吃,沈一也十分欣赏这么勤俭持家的何大美人,特别是吃完饭在院落的秋千上面抱着何大美人读书的时候,别有一番韵味。沈一肯定不能去看什么文学小说,也不可能去看那些普通小说了,看得是杂志,美女杂志。   指点一番画上的美人,沈一就伸到何蓝的脑后,将她的肚兜给解开,然后一只手就从衣服里面伸到她的胸前,抓着一个大白兔边揉边说,何蓝则一本正经,被沈一抱着也脸不红心不喘。   通常是沈一自个儿忍不住,就在这四周没有高楼大厦的院落之中将何大美人给按倒在那秋千上,狠狠糟蹋一顿。何大美人刚开始害羞,毕竟这是院子里面,后来见四周也没人,也就放得开了,抱着沈一的脖子,特享受。   沈一特别喜欢何蓝闭着眼睛时候那微红的脸蛋以及那微张的红唇露出的贝齿,她总感觉这时候特有男人风范。他也喜欢何大美人坐在他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头发随着风飞舞,这个时候的何大美人总是很迷离。   而那个沈一特地花了大价钱弄进来的秋千这个时候总是会吱呀吱呀响,就跟何大美人的声音差不多,弄得沈一心里面总是特有满足感。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在墙头上面的一双眼睛看在眼中。   那双眼睛之中,充满了愤怒以及玩味,还有那一丝隐隐得不甘与嫉妒。   第一百四十五章 疑心病   安阳菁心看着院落中那一对狗男女,狠狠握紧了拳头,她气愤。气愤这个男人竟然抛弃自己,气愤这个男人竟然跟这么一个女人在一起,她更气愤这个男人这么不知羞耻的跟这么一个女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之下做这样的事情。   安阳菁心默默离开了墙头,她恨这个男人,恨她抛弃自己,殊不知她曾经也爱上过这个抛弃自己的男人,更不介意他拥有那么多女人,可惜这一切都已经随着那一记分魂掌烟消云散了。   沈一不知道安阳菁心在哪里,实际上从安阳菁心逃走之后,沈一就一直在等着安阳菁心回来,在等着她出现来杀自己,只有这样才可能有机会唤醒安阳菁心的心神,可惜安阳菁心一直不冒头,沈一有些失望。   安阳菁心默默离开了西凉故居,回到了一个位于棚户区的房子,是上次安阳慧来给她租的,要不然她肯定又要去随便找个地方就对付一晚上了。棚户区脏乱差,安阳菁心却不以为意,她对面住了一个大学生,是个宅男。   她回来时,那个宅男总是偷偷看她,安阳菁心一次都没理他。   她只不过是在等时机而已,等杀了沈一,以及何蓝的时机。   她将手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找到了一些毒物一起致命毒药。她拿上这些东西,就准备重新返回西凉故居,她等不下去了,她要去杀了这个负心人。   以及,那个婊子。   她出门的时候刚好碰上了那个宅男,宅男怯生生看了她一眼,安阳菁心瞪了他一下,宅男赶紧扭头又回去了。等安阳菁心离开之后,这个宅男才心有余悸的出来,他到现在心里面还在打颤,这个女人刚才的眼神太暴力了,简直就跟一条毒蛇一样。   宅男正准备下楼买些吃的,刚才看了一个波多老师的片子,撸了一发累了。可是刚准备跨步,就看到了地上竟然掉了一张折起来的纸,宅男不由一愣,蹲了下来打开,见上面竟然是一封信。   宅男不由读了起来,是一个男人写给女人的信,说得是一些金丹什么的东西,宅男看不太懂,但是他断定这应该是刚才那个女人掉下来的,他看了看落款,上面是一个叫沈一的男人。这封信正是沈一第一次回给安阳菁心的那封信,安阳菁心一直带在身上,如今收拾东西的时候掉了出来,刚好被宅男捡到了。   宅男心想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个女人的男朋友了吧。   宅男想着这些,不由又将信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这才发现信中提到了一个地址,好像是一个青年家园的小区。宅男是一个柯南迷,最喜欢推理了,他抽丝剥茧一样去百度上面搜了一下春城青年家园,不由找到了一个小区,刚好离他住的地方也不远。   宅男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拍巴掌,就决定去青年家园找这个沈一。   ……   宅男找到青年家园的居委会,废了好大劲儿,装作是沈一的表弟,这才问了出来沈一家住在那个单元哪一号,可是到了沈一家门口之后,敲了半天门却没人来开,宅男不由败兴而归,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电梯里面却走出来一个高挑美女。   宅男不由精神一震,见美女去开对面的房门,宅男心中一激灵,不由问道:“你好,你们对门这家人去那里了?”   来人是孙依涵,她回来只不过是为了取一些东西去,现在陈媛马上要筑基了,她在春城的家里面有一些好东西,给陈媛最好不过了,一旦陈媛筑基成功,那么她在以后修真的道路上面也好有个伴不是?   孙依涵原本以为宅男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不带搭理,现在见宅男这样问,孙依涵不由有些吃惊,看了看宅男,问道:“你是干嘛的?”   宅男见有人认识,总算是前前后后将事情说了一遍,孙依涵听得云里雾里,也听不太懂。最后孙依涵看了一眼宅男手中的信,说:“你是说,你捡到了一封信,是一个叫沈一的人写的?”   宅男见孙依涵终于是知道了,赶紧忙不迭点了点头。   孙依涵说:“行,你把信交给我,我回头交给沈一,他们现在应该没在家。”   宅男将信交给了孙依涵,本想问问孙依涵叫什么名字,加一个QQ以后聊上两句,岂料孙依涵一拿到信,直接就关上门了。宅男垂头丧气上了电梯,一脸蛋疼。   孙依涵拿到信之后,并没有在意,也没有去看,而是赶紧找到了那个东西,找到之后,马不停蹄就准备赶回去,刚下楼这才想到宅男的信,又折返回去将信看了一遍,见里面说的是上次春城夺取金丹之后的事情,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拿出手机给沈一打了一个电话。   沈一正在医院门诊室上班,接到了孙依涵电话之后。听孙依涵将事情复述了一下,沈一不由感觉到有些吃惊。宅男将安阳菁心眼神阴霾出门的事情也告诉了孙依涵,所以现在孙依涵也告诉了沈一,沈一挂断电话之后。   不由在窗户前面来回踱步,他突然之间意识到不好,赶紧冲到楼下,盯着正在门诊室里面忙碌的何蓝。   沈一最擅长的就是推理,抽丝剥茧他有一套,如果说安阳菁心眼神阴霾的话,那么他上午刚跟何蓝在院子里面狼狈为奸,很有可能是安阳菁心看到之后大发雷霆,在根据孙依涵从宅男那里听到的事情,沈一断定安阳菁心不是来找沈一麻烦,就是来找何蓝麻烦。   根据沈一对安阳菁心行事的经验,以及林子晴中毒事件的经过,沈一断定安阳菁心很有可能找何蓝麻烦。   沈一门诊室里面的工作本来也就不忙,索性还不如小心驶得万年船,盯着何蓝,坐等安阳菁心上门。   ……   何蓝今天十分开心,准确的说,这半个月她都很开心。沈一一直陪在她身边,每天两个人都要你侬我侬,她最喜欢沈一那一副看到她身体之后色色的表情,这让她很受用,不过她更喜欢看沈一在她身体上驰骋,她很舒服,也能感觉到沈一那浓浓的爱意。   俗话说的好,性能活好了,心情也就好了。   何大美人整天被沈一伺候得脸上就跟抹了蜜一样,心情能差了吗?   不知不觉何蓝就到了该下班的时间了,她以前没跟沈一在一起的时候,总喜欢加班,因为晚上回到家里会没事情做,加班能让她忙碌起来,晚上回到家里睡觉也更香。   不过跟沈一在一起之后,她就不喜欢加班了,而且从来不加班。因为她下了班可以跟沈一一起逛街,看电影,更能一起做会儿爱。她可不想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来上班,于是时间刚一到,何大美人就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离开。   可是就在何蓝准备离开的时候,原本空无一人的门诊室里面忽然之间闯进来一个被鱼刺卡到喉咙的女人,需要用镊子拿出来,不然很有可能伤到食道,而且很有可能伤到喉咙。   何蓝不敢放过这个病人,她不喜欢加班,不代表她没有责任心,这样的事情必须要有经验的人做,门诊室里面也有其他医生,不过那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没经验,扎针还行,这样的小手术可不行了。   何蓝找了一个镊子,正准备帮这个病人拿出鱼刺的时候。   忽然之间一只大手拦住了她,说道:“小心。”   何蓝转头一看,竟然是沈一,不由笑了笑道:“怎么了?等不急我了呀?哎呀,老公你先出去,我帮人家拿完鱼刺就离开。”   沈一摇了摇头,说:“我来帮你。”   沈一断定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化妆之后的安阳菁心,按理说现在不是饭点,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被鱼刺卡到喉咙,而且看那样子似乎非常难过,根本就没人这么不小心嘛。而且这个女人看上去二十多岁了,一般鱼刺也根本卡不住喉咙。   所以何蓝就要出手的时候,沈一这才出来。   沈一上前一把拿过何蓝手中的镊子,让女人张大嘴巴,将镊子伸进去,打眼就看到了喉咙处有一个胖头鱼刺,沈一心想我看你还现形不现形,说着就将镊子伸了进去,将鱼刺给拿了出来。   鱼刺拿出来得女人长舒了一口气,看了看沈一,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帅哥,真是谢谢你了,哎,这鱼刺可将我给卡死了,差点要了我亲命。”   沈一抬头一看,见眼前《爱的哲学》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a6彩票计划》。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59276_191510.html
a6彩票计划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