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版移动捕鱼软件 目录共1343章

首页

正版移动捕鱼软件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3712章 醒来后

正版移动捕鱼软件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b64;郡的隐患,这样一来,不仅他们会流离失所,很多人都因此祸端,先生……”   田纪听到这里,一直眯着的眼睛,猛地睁开了,然后,盯着王守田的脸,看了半晌。   就在王守田以为这位田先生要在自己脸上盯出一朵花来的时候,田先生终于开口了:“守田啊,你真如此想?”   “是的,先生。”王守田认真的回答的说着。   “好,那我就帮你一次。”田先生终于松口了。   “谢过先生。”   “你也先别急着谢我,虞良是虞家之长子,最近就要大婚,想必不可能去你那里,萧少德体弱,弱不胜衣,应该养之,这时也不能去,唯有薛远可之,你是否愿意?”田先生淡淡的说着。   王守田心中一惊。   虞良博涉经史,笃志于学,自昼达夜,略无休倦,日后更是以书文闻名。   而萧少德身体虽弱,却性情刚烈,直言敢谏。   此二人,都是良臣也,但是都不肯介绍于他,可见田纪的心思了。   “薛远诚恳于学,一丝不苟,正是我需要的人才,多谢先生推荐,学生感激不尽。”王守田心中寻思,却笑的说着。   薛远前世,根本没有闻名,多半流于小吏,不知为什么收为弟子,但是也可见气数之差,田纪只肯将此人介绍于他,却是心意分明了。   “那好,择日不如撞日,我就封书一信,让你请他吧!”田先生说着,竟然就站起身来,到了书桌上,挥笔写就。   “先生,多谢先生!”王守田领会了田先生的意思,恭谨接过,说着:“学生求贤若渴,这就先去了。”   “去吧!”田纪挥了挥手,说着。   王守田后退二步,行一礼,转身离开,到了门外,将信收到袖子中,先是一声冷笑,又是一声叹息,上了牛车:“去薛家!”   顿了一顿,又问着:“带上了食盒了吧?”   “带了!”车夫老徐说着。   王守田点了点头,摸了摸边上沉甸甸的一包银子,没有说话。   果然,到了不远处,就是几间草屋,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到了门口,就见了一个老妇人在操劳着,王守田拱手作揖:“夫人!”   老妇人却是一惊,说着:“你是哪里的小官人,到这里来?”   “我是薛兄的同窗,同在私塾求学,特来拜见。”王守田又深深一揖,行礼说着。   这时,门打开,薛远已经出来了,一脸贫寒之色,见得是王守田,就说着:“原来是王守田,进来吧!”   草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凉席,王守田不动声色,跪坐在上,又以木板为桌几。   看见了真人,王守田朦胧的记忆,终于想起了。   薛远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实际上才二十五岁,七岁时死了父亲,母亲做些针活养活全家,七岁时在私塾学过,到了十岁,他的母亲说着:“儿啊!你父亲死后,家里只有出,没有进,有些东西也变卖了,实在供养不起你读书,你不如替村里放牛,得些钱来。”   薛远就是放牛,只是他平时放牛时,还是读书,将几本旧书念透了,集个几个月钱,又买些旧书,或者有空时听课。   如此一直有五六年,终于感动了田纪,收他为徒,只是家境却还没有多少好转。   凝神望去,见薛远顶上只有一些灰气,面容灰暗,中间本命之气,只是百姓都有的白气,难怪田纪看不上。   只是王守田心中一沉吟,就站起来,又隆重拜下:“今日我来,是想请薛兄出山作事!”   薛远一怔,扶他起来,沉吟了片刻,将眼四面望了一望,苦笑的说着:“秋冬将至,我都无衣给母亲与妻子,你来请我,我只得应了。”   竟然连作什么都没有问。   王守田又跪坐正,说着:“薛先生果是清贫。”   已经改变了称呼。   又正色说着:“我已经受大帅命,受了从八品典农都尉,在原本汲水县军屯,有五百户,缺少文吏,薛先生初去,没有寸功,只能先委屈着担任令吏,实管这五百户内政,等内政理顺,我再提拔薛先生为有品级之官。”   接着,又将一个包打开,拿过一封银子来,说:“薛先生既然应诺,我无以为敬,谨具俸仪五十两,你却权且收看,这草居,委实住不得,我给薛先生三天时间,按照家人,三日后随我上任。”   薛远不由吃了一惊,原本他答应,实是家里快走投无路,什么活都干了,这时却不想却是招为他吏,委于重任,更增之重金。   想起以前委屈了家人,甚至冬无寒衣,食无裹腹,一时间,眼睛一热,眼前就迷糊了。   王守田一挥手,二个牙兵取了食盒,这是豆腐、鲤鱼、韭菜肉丝,还有一壶酒。   王守田亲倒二杯,举杯:“让我敬薛先生一杯。”   薛远也不推迟,举杯高饮,酒水自唇边流下,一口饮尽,就拜了下来:“臣薛远,拜见主公!” 第9章 修气士(下)   君臣之礼拜过,王守田看了上去,不由苦笑。   只见礼毕,一股白气就降在薛远身上,片刻,薛远身上的灰气,已经洗去了一半,中心的本命气,也活跃起来,丝丝白气萦绕。   但是几乎同时,王守田金印中的白气,顿时明显下降了一截。   王守田说着:“薛先生为令吏,却可再请典吏、司吏若干人等,汲水县军屯规模不大,人数也不能有许多,但是若是薛先生觉得是人才,大可不顾忌人数限制。”   这意思就是,若是有人才,尽管请来。   至于是不是再消耗气数,却也顾不得了,反正再低,也不可能低于八品基本格局,有着大帅在,这点临时的消耗,还撑的住。   这和地球上生意一样,有投资才有收益!   薛远听了,立刻会意,说着:“诺,主公放心,我熟悉本县,必为主公分忧。”   说了片刻,王守田也就告辞了,见薛远出门揖礼,也就举手还礼,牛车就一路远去了。   王守田靠在了牛车后面,一路微微颠簸,心中却心思翻滚。   田先生竟然是炼气士,这实在大出预料之外。   薛远等王守田远去,直到看不见,才走了进去。   到了里面,薛母和妻子都已经集在一起,薛远即将银子交给薛母打开看。   这一封银子,外面包的是纸封,撕开后,就见得了银子,这时虽是夕阳,却还没有落尽,映的银光闪闪。   五两一个元宝,总共十个。   薛远取出一个,交给薛母:“娘,你把我家原本的欠债都还了吧。”   薛母看了看,说着:“我家只欠了三千五百四十文,用不了这样多。”   “还有些当掉的东西,能赎回来,就赎回来吧,若是不能,就算了,不值得纠缠,娘,你就拿着吧!”   又将一锭,给了妻子:“苦娘,你跟着我,快十年了,这一锭银子,你给我买点衣服,买点肉来,也给孩子吃点!”   又说着:“主公要我招募其它下吏,我心里寻思着,有几个人选,只是也多是贫寒,都要用银,把这三锭留下,其它的我都有用。”   苦娘低声应是,却不舍的看着银子,这也是人之常情,薛远自己都如此,何况她?   薛远闭着眼睛,怔了片刻。   眼前这年冬天已到,寒风已变,家里既无寒衣,又无食物裹腹,作为男人,真是心如刀绞,再加上年关快到,催债就要上门,真是走投无路。   不想现在终于有了转机。   怔了一会,薛远低声的说着:“主公既赐饮食,我们就吃一顿吧!”   特地点亮的油灯,散发出柔和的光,一家人跪在凉席上,就食这四菜。   薛家虽然贫寒,但是却很有些礼教,不过这时,虽然坐姿端正,细嚼慢咽,尽量不发出声音,但一家人没有多少时间,就把这饭菜吃光了。   薛母看着这一幕,不由痴了,多少时间,没有这一天了?   王守田的牛车,这时已经到了家门口,在离家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就看见自家门前聚集了不少人。   难道又是这个张里长?   王守田没有多少动静,安坐在牛车里,牛车几下就到了近前,果然,一眼就看到了张庆,和他在一起,还有一个少年,脸上有着鞭痕,正是里长张庆的儿子张青云。   在他们的后面,还有着几个奴仆,手里有着一些礼物,而在他们面前的,正是荷桂陪同下的王氏。   “张大人,你们怎么来了?”牛车一停,王守田就冷冷的说着。   “王大人,在您面前,不敢称大人。”张庆穿着里长的公服,深深一礼:“之前的事情,都是小儿的错,请您高抬贵手!”   “还有,听说您已经受封为正八品果毅校尉,以及从八品典农都尉,可谓是文武双全,可喜可贺!这是略备薄礼,还请您笑纳。”张庆说着。   当众之下,这个控制乡里的张家族长,竟给一个晚辈道歉,这使当场许多人都目瞪口呆了。   王守田却是一皱眉,看了看张庆。   张庆身为里长,看似不入流,实际上就是后世乡长,控制全乡数千人,论权柄并不小,只是由于朝廷不想让地方豪强坐大,所以才没有品级。   再加上此人建有张家坞堡,王守田看过,这坞堡四周常环以深沟高墙,内部房屋毗联,四隅与中央另建塔台高楼,实是严密非常,还有张家私兵上百。   这人竟然低头,说明这人的能量还不小,竟然能知道一些消息,虽然这些消息并没有特别掩盖。   正沉思着,王氏说话了。   她心里也不高兴,但对方做到这样,已经很给脸面了,她不想给乡人刻薄的印象,王氏淡淡的说着:“田儿!”   只一个称呼,就让王守田了解了母亲的想法,他看了一眼张庆,改变了计划:“张大人特地前来道贺,我怎能不收,老徐,收下吧!”   “至于我和令郎,不过是小事一件,不值一提,过去就过去了吧!”   见此,张庆松了一口气,又令自己儿子当众给王守田道歉,这才拉着儿子离开。   “父亲大人,为什么?”稍微远离点,张青云就咆哮了起来。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继续说,只停“啪”的一声,一个耳光就打了上来,只听张庆咆哮着:“住口,你这个逆子。”   说着,又压低了声音:“这是大帅选拔的三个侄子之一,日后可能当到节度使的!”   这消息虽然在上层流传,实际下层却不是很清楚,这也是找老上级打听得的消息。   “啊!”张青云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震惊了,下一刻,一种无法掩盖的嫉妒,就几乎要冲出胸襟:“……可是,也不一定当到啊!”   “啪”的又一声巴掌,下面是张庆狰狞的表情:“你给我听着,你这点心思我很明白,别给张家惹祸——我可不是只有你一个儿子!”   这句冰冷甚至带着杀意的话,和剑一样插到了张青云的心里,让他几乎五雷轰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他当不到,你以后想干什么都行,但是之前,三分之一,我们也赌不起,听明白了没有?”张庆也觉得自己的话过重,放缓了一些口气说着,又对左右说着:“你们都听清楚了,这段时间给我看着少爷些!”   “诺!”这几个是跟着他的老兵,都知道性质严重性,顿时应诺。   田先生的私塾   这时,所有学生都已经散去,田纪就在楼上书房读书。   藩镇割据,厮杀不停,田纪楼上书卷,在书架上,也只有千余卷。   田纪正展开一卷,上面都是手抄,个个只有拇指盖大小,字迹极是工整,正读着,下面来了一个中年美妇,却是田纪的师妹,也是他的妻子。   “今日王守田来了?”这个女人看似三十左右,肌肤如雪,也隐隐透着晶光。   “是的,按照真人的批示,王守田的气运,也就是这几年而起,趁势而起毫不稀罕,只是他找到我,想收我二个徒弟,却是稀罕了。”   “你没有给他吧?”   “这个自然,这都是给未来潜龙所用,他王守田算什么人,充其量是为潜龙开道的先驱,何德何能,敢问我要这二子?”田纪摇头说着。   “恩,你现在已经快是戒律师了吧?”这美妇却也知道,田纪十几年来,不仅仅在此潜修,也是想借着气数,说着:“苦心培养二人,只要送到潜龙那里,你就可突破了吧?”   “是啊,我等了十数年了。”   “若是潜龙得势,只怕能更进一步,潜龙若是能成天子……就能成国师了。”美妇眼睛一亮,说着。   “天机玄妙,龙蛇混淆,任凭是谁,也无法度测天子归属,能知大地各条潜龙所在,已经是真人所为……我只能有朝一日,修成真人,死而不朽,就满足了。”田纪摇头叹息,说着。   此世界炼气士,分法师、高功、戒律师、炼师、真人、国师。   法师,有法方为师,在炼气士中,得一真法,经过奠基,就是法师,已能召感神灵,作小型法事。   高功,经过苦修真法,渐渐得其真元,道德内充,威仪外备,是为高功,能主持大型法事的人。   戒律师,法自虚而实,自成戒律,就可授人法师,也就是说,可以收徒并且传授戒律,确定法师资格的人。   炼师,精通内炼之法,由人转仙。   真人:内炼有成,神灵不灭,名列仙班,但是未得王朝气运加持的人。   国师:得到王朝气运加持的真人。   见美妇默默无语,田纪更是说着:“天机潜龙演化,都有庇护,不许炼气士随意干涉,大地十余条潜龙,也有轻重之别,我等师门并不算是顶尖,能此蜀中潜龙之侧,已经是天大的造化……我门真人为了预测天机,结果受到天谴,已削去仙业,我等蒙师门预先绸缪,以普通人的身份入住,三年后才开始修法,才勉强得以入手,十几年来,兢兢颤颤如履薄冰,才得以安排几个暗手……”   “虽然天机不定,蜀中潜龙得天下的希望,不过寥寥,我只求蜀中潜龙称王时,借其气运,能济师门就可,到时必急流勇退,不贪大业啊!”   “当然,在之前,绝不允许破坏——王守田当然也不行!”说到这里,田纪眼神转幽,寒气渐生。 第10章 运数(上)   “小官人,起来了。”有着叫唤声,这肯定是荷桂。   “……哦,知道了。”被惊醒的王守田醒来了,他起身,自己穿衣,才出来,就听见外面有着喧哗。   王守田一怔,问着:“荷桂,怎么回事?”   “哦,我的公公回来了,乡里有许多人上门,要向他推举自己的儿子呢!”荷桂欢喜的说着。   王家现在除了王守田,余下就是母亲了。   王守田现在当了官人,大家都有些畏惧,因此见得徐管家回来了,这才蜂拥上去。   “姑且看我看看。”王守田笑的说着,他到了内室内,通过一处缝隙,看了上去,就见大厅中,挤满了村民,而且外面都是一群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徐伯,你看我娃,够听话,又壮实,跟着小官人绝对能干事。”   “徐伯,村里谁不知道我儿力气大,能举起小牛……”   “徐伯,家里田少,娃多,实在没有粮吃,你就让小官人收几个去当兵,总有口饭吃啊!”   现在藩镇林立,不时有着大战,一般百姓就算能生孩子,也养不起,和平时代不当兵,乱世却是出人头地的唯一出路。   真的仔细研究,不少大帅和牙将,当年都是牙兵出身!   王守田没有出去,等了一会,徐管家就进来了。   “小官人!”   “徐伯!”王守田很是客气,徐管家跟着王家一辈子,以后三代也跟着,不能不客气。   “小官人,刚才村里有些乡亲,托了人来说话,您看……”   “没事,徐伯你以前也当过兵,就帮我挑个,大帅给了我二营兵,我现在只招了一营半,再招个百多人不成问题。”王守田想了想,说着,顿了一顿,又说着:“徐伯,你能帮我招几个老营兵不?”   “老营兵?”徐伯有些不解。   在这个时代,老营兵的下场很惨,他们打了一辈子,最后落得满身伤病,又不会其它生活技能,生活潦倒不堪。   “徐伯,我不需要他们打仗,他们打了一辈子仗,总会带小伙子吧?”见徐伯思量着,他笑了笑:“我就要十几个,能当到过伍长火长的最好。”   “行,小官人,当到伍长火长还能退下来的不多,但是我给你找找,总有!”徐伯说着,答应了。   这时,荷桂过来了,王守田过去,和她低语了几句。   荷桂一脸的惊喜,连连应着:“这事交我了,我这就去探探她家的口风。”   “恩,事情都交给你们了,我去府城一次。”王守田最后说着。   此时,府城,此地多贵宅。   一处幽暗的宅院,门庭不大,在路上望去,木栋阁楼隐现其间。   宋青尺和李承业,以及几个学子,才到了门口,就听到庭内有只鹦鹉的鸣叫:“有客来了,有客来了……”   众人闻之皆笑,李承业更是说着:“这里果然有几分雅意。”   宋青尺笑了,说着:“所以才能独占一头呀!”   这时,只见楼前,一个青衣小鬟迎了出来,她长的明眸皓齿,微笑时,现出浅浅的酒窝,看样子才十一二岁,显的非常可爱,看见了来人,就笑的说着:“几位公子前来造访,欢迎欢迎,快请入内!”   由这个小丫头引着入内,只见虽然到了秋冬,隐隐可见假山疏丛,幽相掩映,第一次来的人,都不由点头称赞。   院落净无纤尘,上了石阶,这青衣丫头引着这几人向小楼行去,边走,还微笑的说上几句,竟然也用词典雅。   李承业看了这丫头一眼《法外成神》《明天还好吗》《星辰献与你》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正版移动捕鱼软件》。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85705_431148.html
正版移动捕鱼软件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