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切尔西客场球衣 目录共8039章

首页

切尔西客场球衣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8681章 醒来后

切尔西客场球衣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b42;里割下一部分,这种从直达灵魂的痛苦非比寻常。刚刚曹寅也只是坚持到底一百道闪电就坚持不住,硬生生的将剩下的闪电和自己的联系切断,这样尽管让他解脱了,却也对他的灵魂造成了不可弥补的创伤,就算是治好了境界也会退步,至少胡跌落到分神期。 第一百零四章 敖凡发威(下)   曹寅不可思议的看着敖凡,说道:“你……你到底是谁?”   敖凡在他面前蹲下,呵呵一笑道:“我在修真界也算是小有名气,都叫我邋遢王子。”   邋遢王子这个名字在修真界何止是小有名气,简直是如雷贯耳,不过敖凡行事低调,尽管有很多人听过这个名字,却没有见过敖凡真人。   曹寅咳嗽两声,两口鲜血喷出,自嘲道:“原来是邋遢王子,虽然听说过你的事迹,可没想到你的实力强横刀这种地步。算我曹寅有眼无珠,今天栽在了你的手上。”   敖凡点头道:“没错,如果你乖乖做完事情离开,我也不会出手。不过你竟然妄图将我和我的朋友留下,还一出手就是杀招。我只能杀了你。”说完在眉心形成一道金光,细小光柱射入曹寅眉心,将他的生机断绝。   至于曹寅的元婴,敖凡也没有放过,将其收取并且以龙族特有的手法封印出,变成了一颗小珠子收进了空间戒指中。   剩下的两个阎罗殿修真者已经在看到曹寅被杀死的瞬间有了退意,相互使了个眼神,朝相反的方向瞬移逃跑。   敖凡做事从来不会留下后患,既然报出了名号,就不打算留活口。   因此看到那两个修真者逃跑,转身对猿灵说道:“麻烦你把另一个家伙杀了吧。我一个人无法同时对付两个。”   敖凡撇撇嘴,说道:“还以为你可以自己搞定,到头来还是需要我出手。”嘴上这么说,身子却已经消失不见。   那两个阎罗殿的修真者明白今天自己很难生还,赶紧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存储到通讯玉简之中。   然而就在他们将玉简发出的时候,分别被猿灵和敖凡拦了下来。   看着似乎早就在这里等待一般,猿灵懒洋洋的悬浮在空中,嘴里还不停地打哈欠,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说道:“你可真够慢的,既然难逃一死何必挣扎,站在原地让我们给你一个痛快多好。”   那个修真者似乎不甘心就这么被杀,厉声道:“蝼蚁尚且偷生,我为了活命而逃跑又有什么错。倒是你,难道不知道杀了我将会面对的是阎罗殿无穷无尽的追杀吗?”   猿灵无所谓道:“我不知道阎罗殿是什么东西。也不会在乎他们会不会追杀我。在我眼中所有修真者都是敌人,既然是敌人迟早要厮杀,一切不过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对方没想到猿灵竟然会说这种话,震惊道:“你怎么会说这种话?难道你自己不是修真者吗?”   猿灵哈哈一笑,摇头道:“我没义务告诉你事实,你只要直到今天杀死你的是我猿灵。”说完一脚踏出,从修真者旁边掠过。   猿灵如今的实力在修真界已经是散仙之下的最强,就算是面对大乘起高手也能轻松获胜,如今面对的只不过是一个分神期修真者,要杀死对方自然不在话下。   对方艰难的转过头,说道:“这……怎么……可能。”说完全身喷发出鲜血,就那么从空中落了下来。   在修真界也能叱咤一方的分神期高手竟然连拿出武器的机会都没有,就那么被猿灵秒杀,就算猿灵的境界比对方高一个等级,这也会是一件骇人听闻的消息。   将对方的元婴吞噬掉,转化成精纯的灵魂之力融入阴阳双婴之中,猿灵看都没看对方的空间戒指离开了。   暨云看到猿灵离开片刻就已经回来,心中疑惑,难道跟丢了?不过他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对方拥有的实力就算是自己也看不透,这只能是一种结果,眼前的少年修为已经达到了至少是渡劫期的高度。   以这种实力追击分神期修真者又如何会跟丢,那么眼前少年这么快回来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在这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就将对方诛杀。   一想到这里暨云的浑身都被冷汗浸透,看向猿灵的眼神充满了敬畏和感激。   敖凡比猿灵慢了一秒,当他看到猿灵已经回来了,心中泄气,不管他怎么努力似乎都会比猿灵慢那么一点。   猿灵看到敖凡回来了,便转身道:“回来了?那我们这就离开吧。”   敖凡看了一眼暨云等人,问道:“他们怎么办?”   猿灵说道:“能怎么办?难道你想杀了他们?”说着看了一眼四人。   而暨云的眼神恰巧和猿灵对上,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如坠冰窖,一股寒意从脚到头直冲而上,身上汗毛根根竖起。他发誓自己从没有看过如此冰冷的眼神,就算当初见过的那些杀人如麻的魔头也没有这样的眼神。   敖凡看到四人已经浑身带伤,再加上有一个濒临散功,撇撇嘴说道:“算了,就算放了他们也无关紧要。我们还是走吧。”说着便顺着街道离开。   暨云听到这里松了口气,不过当他看到奄奄一息的徒弟天儿后,明白要想救徒弟只有眼前这两个人了。   可是一想到刚刚猿灵的眼神,他的心中又是一阵犹豫,在内心争斗了片刻,看到猿灵和敖凡就要消失在视野中,托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追了上去。   “两位恩人,等一下。”   猿灵和敖凡没想到暨云还干追上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心中疑惑,脚步也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从远处跑来的暨云。   暨云三两步来到了猿灵和敖凡面前,说道:“两位恩人,在下太虚门暨云,刚刚多谢两位拔刀相助。在下日后必定报答两位的恩情。”   猿灵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如果没事我们就离开了。”   “且慢。”暨云再次叫住了猿灵,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眼神闪烁。   猿灵不耐烦道:“到底什么事?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暨云想了一下天儿,撞着胆子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两位能够成全。”   猿灵没想到暨云竟然是来向自己寻求帮助,就连敖凡也有些意外,看着暨云等待着他的下文。   暨云看到猿灵和敖凡并没有立刻离开,心中高兴,说道:“在下的徒弟受到重创,如今已经濒临散功的边缘。如果不马上救治会死亡的。本来这是在下份内的事情,不应该麻烦两位恩人。不过两位也看到了,我如今没有任何疗伤灵丹,根本无能为力。所以想请两位帮忙,当然报酬我一定不会少给,还望两位成全。”   猿灵看着暨云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来求我们救治你的徒弟?你应该知道我们要杀你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暨云毫不犹豫道:“只要两位能够救治在下的徒弟,就算要了在下的姓名,在下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猿灵点点头,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了一个玉瓶,里面装着半瓶透明的液体,并将其递给了暨云。   暨云接过玉瓶,不知道里面的是什么东西,眼中充满了疑惑。   猿灵说道:“这么点应该能够让你们的伤势痊愈,也能够改善你们的体质,对于以后的修炼会有很大的好处。”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暨云看着手中玉瓶,揭开瓶盖用鼻子闻了闻,并没有特殊的香味,看样子和普通的水没有两样。不过如今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马上来到徒弟身边,首先给天儿服用了一些。   只见原本光芒闪烁,真元不停消散的天儿情况马上好转了很多,身上的伤势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暨云万万没想到这看似普通的一瓶清水有如此神效,心中对猿灵的感激已经无以复加,暗自做了决定以后一定要报答猿灵的救命之恩。一边想着一边将剩下的液体分给了其他的徒弟,自己也把最后剩下的液体喝了下去。   他又哪里知道这看似和清水无异的液体其实就是修真界鼎鼎有名的天灵水,就算断胳膊断腿都能重新愈合的疗伤圣水。有了天灵水的帮助不仅可以让他们的伤势痊愈,还能让帮助他们改善体质,对于以后的修炼大有帮助。   在路上,敖凡疑惑道:“你怎么把天灵水给了那个修真者?”   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明白那瓶液体其实是珍贵无比的天灵水,按道理说猿灵对于修真者非常仇恨,不可能对修真者伸出援手,可是猿灵不但帮了,给的还是天灵水,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猿灵淡淡说道:“他是好人,能够为了自己的徒弟甘愿冒生命危险来求我们。足够说明他是一个好的师尊。能够有这样的师尊是那群修真者的福气,希望他们以后会珍惜自己的师尊,不会让他失望。”   其实刚才看着暨云,猿灵想到了老妖,按照人类的规矩老妖算是猿灵的师尊,如果受伤的是自己,老妖也一定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求人类。一想到这里他就不自觉的帮了暨云一把。   敖凡看着猿灵,好一会才摇了摇头,嘴里嘀咕道:“真搞不明白你脑袋里到底想着什么东西。”说完就跟着猿灵一起离开了。   他们虽然离开了,可是大战留下的很气却无法立刻消失,一直过了几个月这里的凡人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第一百零五章 火鸟(上)   猿灵和敖凡无所事事,便在修真界开始游历,只要是修真界鼎鼎大名的地方差不多都去过,期间也遇到了几次危险,不过以他们的实力还是化险为夷。   这一天他们来到了名叫清风城的小城,这里是由一个修真世家掌管。这个修真世家在修真界也算是小有名气,姓钱,家主名叫钱百年,就是曾经在仙府打算暗算猿灵的修真世家,一开始他们以自己的手段在猿灵的身上做了标记,打算进入仙府之后就暗算猿灵。可是由于猿灵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导致他们在半路上就丢失了猿灵的踪影。等他们再次得到猿灵所在的位置时,仙府就发生了突变,导致他们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不仅如此还让他们损失惨重,钱百年也差点在里面死掉。   经过那一役,钱家和青剑门的实力大损,由曾经的一流世家和门派沦落到三流之列,这也让他们将猿灵恨得要死,将一切的责任归咎到猿灵身上。   猿灵对于这些一无所知,来到此地不过是偶尔路过,由于赶了很多天的路,才想在这里休息一下。   他们选择了清风成最有名的酒楼,名叫清风楼,是钱家开的。   清风楼一共三层,第一层是给普通人使用,从第二楼开始就是修真者才能够进入,而第三层是只有修为达到分神期以上的高手才会被允许进入。   以猿灵和敖凡的实力直接进入了第三楼,选了一件雅间,叫了清风楼最有名的菜肴,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一边慢慢吃了起来。   这件雅间布置的很别致,菜肴也很好吃,猿灵叫了十分才停了下来。   好在有些好吃的修真者常常能够吃这么多,因此店小二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吃饱喝足后,敖凡问道:“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猿灵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现在这里住几天,顺便打听一下这周围有什么地方值得游览一下。”   敖凡看着猿灵平静的面庞,心中明白猿灵心中其实很着急。自从达到渡劫期以后猿灵的修炼速度一日千里,很快就能达到渡劫中期。   为了能够拖延一下修炼速度,猿灵才没有刻意修炼,反而开始在修真界游历,走遍名川大山。   这是天空中突然飞来一大批修真者,猿灵和敖凡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每个人都身上带着伤,样子也异常狼狈,显然是经过了一场大战。   猿灵疑惑道:“这群人怎么都受伤了?过去看看。”说着就直接从窗户飞了出去。   敖凡摇摇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所事事,他发现猿灵越来越喜欢多管闲事,看到猿灵飞了出去,便飞身跟上。   他们在距离修真者一百米的地方不紧不慢的跟着,由于那群修真者最高的修为不过是分神期,因此并没有发现猿灵和敖凡,只是埋头赶路。   最后猿灵看到他们落到了清风成最大的院落当中,以他如今的眼光马上就看到了布置在院落周围的阵法,一共有三个阵法,最外围的是防御阵法,之后的就是攻击阵法,最里头的是攻守兼备的阵法。   这三个阵法环环相扣,只要破除最外围的阵法就会触动第二个阵法,特别是最后一道阵法其威力足以击退渡劫期高手。   如果是以前的猿灵就算看到这些阵法估计也会束手无策,不过他已经得到了天然阵法,还将里面的千变万化刻印在灵魂当中,其中随便哪一个变化都比下面的三个阵法要深奥高明,这种阵法自然很轻易就能破除。   那群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从空中落下并没有触发任何一个阵法,落下来后笔直的朝着一个较大的房间飞奔而去。   猿灵在空中看着这群人,说道:“跟上去看看。”便带着敖凡直接落在了院落上,仿佛那些阵法并不存在。   敖凡之前并不知道猿灵竟然对阵法也有这么深的造诣,心中佩服,同时感觉到自己要追上猿灵的话还需要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来到了那群人进入的房间门外,猿灵和敖凡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原地,将阴阳之力涌入双耳中,让自己的听觉敏锐很多,里面的谈话听的一清二楚。   里面的修真者似乎并没有发现门外就站着两个不速之客,开始谈话。   这个房间很大,那群人站在里面也不显得拥挤,钱百年坐在首位,正面色阴沉的看着下方这群修真者。   他沉声问道:“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修真者中站出来一个人,是分神期高手,说道:“我们失败了。他太厉害了,我们之前部属的一切在他面前形同虚设,别说是杀死他了,就连打败他都不可能。我想除了散仙修真界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   钱百年拍案而起,怒吼道:“一群废物,从我们手中拿资源的时候都说自己多么能耐,真的希望派上你们的时候就百般推脱,最后还以失败收场。钱家留你们何用?”   那名修真者尽管是散修,不过修为上已经达到了分神期,以这样的实力到了那里都会受到尊重,别人也会礼让三分,何时受到如此谩骂,当下怒哼一声,甩袖离去,竟然直接用了瞬移,丝毫不给钱百年面子。   现场气氛马上冷了下来,他是分神期高手,可以不给钱百年面子,可是剩下的那些修真者最高也就是出窍期,根本不敢吭声,就那么噤若寒蝉的站在原地。   钱百年也是怒极,浑身颤抖,双目血红的看着下方的修真者,胸口起伏,好不容易才平息了怒火,坐回椅子上,问道:“还有没有人出对策去将火鸟卵偷回来。只要成功钱家必有重谢。”   没有人说话,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举动再次让钱百年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怒火噌的冒了起来。   眼看着钱百年又要发怒,终于有一个老者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说道:“在下倒有一个方法。”   钱百年赶紧问道:“快说。是什么办法。”   “在下有一个法宝,可以隐藏人的气息,只要不出现在火鸟的面前,就不会被发现。只要有人去讲火鸟引开,我在用这件法宝进去偷火鸟蛋,应该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钱百年之前也听说过有些法宝可以隐藏人的气息,只不过这种法宝异常珍贵,没想到眼前这个修真者拥有一个。   听到这个想法,钱百年也觉得此计可行,转过头看向别人,问道:“你们有没有谁自动请缨去引开火鸟,如果成功我将给他一件地阶法宝。”   地阶法宝对于散修来说已经是很难得的好东西,可是见识了火鸟的厉害之后却没有人站出来,法宝固然重要,可是却没有小命重要,之前有一位分神期高手在场都让他们差点回不来,如今那位分神期高手被气走了,没人吸引火鸟的最大火力,这群人过去也只是送死罢了。   钱百年已经冷静了下来,也明白没有高手做饵,这群人过去也只是送死,不仅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举动,如今钱家今非昔比,分神期高手也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过去道歉,为了得到火鸟蛋,只是道个歉又有什么关系。在绝对的利益面前自尊心什么的都可以舍弃。   钱百年挥了挥手,让所有修真者回去休息,把身上的伤全部养好,自己则去找那位修真者。   猿灵和敖凡重新回到了天空中,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了个大概。猿灵的记忆中也有关于火鸟的资料,据说火鸟是上古妖圣神火凤凰的后裔,拥有操控火焰的能力,而且战力超群,在同修为中算是无敌的存在。   只是不知道这只火鸟达到了什么境界,竟然能让这么一大群人铩羽而归,这也引起了猿灵的好奇。不明白除了万妖森林之外怎么会有妖族出现在修真界。   敖凡微微一笑,说道:“看样子我们有事情做了。”   猿灵点点头,说道:“既然被我们发现了他们要对火鸟不利,同为妖族自然无法袖手旁观。这几天我们就监视这群人,等他们行动的时候跟上他们。如果火鸟自己应付不了,我们在出手帮助。”   敖凡疑惑道:“为什么不直接杀进去,在抓一个修真者问一问不就全清楚了。”   猿灵摇头道:“这等以后再说,现在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猿灵都这么说了,敖凡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虽然他贵为龙族皇子,不过这一路一直是以猿灵为首,有些重要的决定还是猿灵说了算。既然猿灵&。4d;二十下,这一听,沈一就知道,这肯定不是羊癫疯。而且绝对不是突发的,因为这个人刚才沈一观察到了,并无重大疾病,脸色非常好。   忽然之间,沈一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抬起这人的手,看了一下手腕上方小手臂处,只见那里出现一股黑色的气旋。   这一下,沈一更是神色惊诧不已。因为这是七星草的中毒症状,七星草是一种并不常见的草药,是药也是毒,就跟水银一样,能入药,也能让人中毒。   估计这个人应该就是误食了七星草,不过这难不倒沈一,沈一看了看四周,冲众人说道:“过来一个人冲我搭把手。”   一个男人赶紧跑了过来,沈一让他将这人扶起来,然后找了个椅子,让这人趴上去,头朝下,然后沈一啪的一掌打在这人的脊背处,哗啦一下,这人一下子呕吐了出来,然后沈一冲旁边的人说道:“拿一瓶醋过来。”   管事的人赶紧那来一瓶醋,沈一直接二话不说就往这人的嘴里面道,等到了有半瓶子,这人又直接呕吐了出来,吐到最后几乎苦胆都要吐了出来,沈一的手往脉象上一搭,见脉象恢复了正常,知道这人已经脱水了,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刚好这时候救护车已经赶到,将这人送上救护车,宴会也没办法继续下去了,只能由管事的人随便宣布了一下,鸟兽尽散。   跟林子晴走在春城最繁华的大街上,林子晴牵着沈一的手,转过眼睛看了看沈一,眨着眼睛问道:“那个人到底怎么了?”   沈一说:“他可能误食了一种东西,所以我让他吐出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哦。”林子晴答应了一声。   将林子晴送到家里,林子晴就要上楼的时候,忽然转过头笑嘻嘻的看了看沈一,说:“你唱歌真好听。”   然后转身就上楼了。   沈一却耸了耸肩,说:“还是你的叫声好听。”   看了看夜空,何蓝的电话打了过来,问沈一怎么还不回家,都十点多了,沈一笑嘻嘻说道:“老婆大人是等我回家交公粮呢,对吧。”   “去死,爱回不回来。”何蓝骂了一声掐断了电话。   沈一离开林子晴家里的小区,想打辆车回家,可是周围根本没出租车,沈一就顺着街道往前面走走,到前面的路口,应该会好打一点。这个点,街上人并不多,看上去有些静谧,只有周围几个洗浴中心门口站着一个男男女女,看上去很暧昧。   其中沈一经过一家的时候,一个女人还撩骚的冲沈一说道:“小哥,按摩保健八十,三百全套,六百包夜,什么都能做哦。”   沈一转头看了一眼这女人,年龄估摸都有三十多了,不由得回了一句:“孩子都生了,还出来做这行,也就骗骗中学生吧。”   说完,扬长而去,留下了骂街的女人。   就在沈一又往前面走了一段路,经过一个看上去比较豪华的洗浴中心的时候,里面突然冲出来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女人穿着渔网丝袜,配上豹纹小短裙,上身穿着一个小夹克,里面是一个大T恤,不知为何T恤上面还有一个破洞,花花绿绿的头发四处散开,看上去十分非主流。   女人边跑边喊:“救命啊,救命啊。”   而女人的后面,跟着的是十几个赤膊上身的彪形大汉,肩头刺龙画虎,手里面拿着棍子,看上去十分唬人。沈一不由大吃一惊,在抬头一看这洗浴中心,沈一脑海中一下子形成了四个字,逼良为娼。   可是,这女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良家少女啊,反而有点杀马特的韵味,看上去让人心生厌恶。   女人的鞋子也跑掉了一只,一下子跌到了,马上就要被后面的人追上了,就在这时,女人忽然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的沈一。   沈一大吃一惊,看了看后面追上来的彪形大汉,二话不说一脚踹飞一个,然后又劈手夺走另一个人的棍子,一棍子打在后面人的腿上,拉起地上的女人,二话不说背在身上撒丫子就跑。   让他跟十几个人大乱斗,沈一可不敢,最重要的是如果对面有后援军什么的,那不就蛋疼了。   沈一的速度不是盖的,不一会儿七绕八绕就将这群人饶的没影了,找了个地方放下女人,喘了口气,看了看脸上还有泪渍的女人,说道:“你怎么穿这样啊?”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曾经在警局里面对沈一很照顾的楚蓉,原本楚蓉穿成这样,沈一根本看不出来,结果楚蓉一抬头,沈一就认出来她了,要不然沈一也不会救一个杀马特少女啊。   楚蓉蜷缩在地上,不安的抬起头看了看沈一,说:“卧底。”   沈一无奈了,看了看楚蓉的样子,显然知道是经过了一番恶斗。沈一对她说了一声:“你等着。”   然后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过了一会儿,沈一拿过来一些女人的衣服,递给楚蓉说道:“快换了。”   楚蓉一愣,道:“你哪儿弄来的?”   沈一指了指附近的小区说:“偷的,怎么,难道你这个警察会因为这个将我抓起来?”   楚蓉一把夺过衣裳,然后走进旁边的小巷子里面,快速的将衣服换了,将假发也取了下来,恢复了以往的形象,沈一看了看四周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楚蓉看了看沈一,认真的说:“不,你手机给我,我给局里面打个电话,我现在就要端了这个洗浴中心,我已经掌握了他们的核心内幕。”   沈一大吃一惊,看了看楚蓉的模样,心里面很蛋疼,不过还是将手机给她了。   楚蓉打了电话之后,就又带着沈一返回了那个街道。蹲在洗浴中心对面的巷子里面等着,不出十分钟,四五辆警察杀了过来,直接下来二十多个干警,楚蓉上前带着这群干警就冲了进去,不出半个小时,一群男男女女都被带了出来,而且还有许多电脑,脏污,赃款等全都带了出来。   其中几个赤膊的男上都是鼻青脸肿,估摸着没少被楚蓉公报私仇暴揍了一顿。   将这一群人全都带回局里面,然后楚蓉才招了招手,让沈一跟她上了一辆警车,沈一跟她并排坐在后座,她这才对沈一说:“你跟我去一趟局里,做个口述。”   “我干嘛要去?”沈一问。   楚蓉冷哼一声,说:“你是证人啊。”   沈一无奈道:“我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   楚蓉努了努嘴。   沈一无奈只好给何蓝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自己的事儿,让她先睡,何蓝则在电话里面十分无奈的说道:“好吧,人家今天去买了好多内衣,原本想给你看呢。”   沈一嘿嘿一笑,说:“明天,明天。”   “嗯。”   挂断了电话,一旁的楚蓉面无表情的问道:“女朋友?”   沈一耸了耸肩,说:“你又不是没见过。”   楚蓉这才想起了去警局见过沈一两次的那个女人,她扁了扁嘴没说话。又过了一会儿,她又转过头来问沈一:“什么是情趣内衣?”   “……”沈一看了看这个敢于卧底在洗浴中心的36D警花,狠狠看了一眼她的胸部,说了一句:“就是情趣的内衣。”   楚蓉挠了挠头,看着沈一的眼睛,还是有些不懂。   沈一则暧昧的贴到她的耳朵边上说道:“就是,女人想穿给男人看的漂亮衣服。”   感受着沈一说话的热度,楚蓉的耳垂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第三十七章 又见七星草   在警局作完笔录,楚蓉就安排了一辆警车送沈一回家,看的出来她是下决心今晚就将这群人置之死地。   不过还别说,这警花还真是英勇,一个人化妆侦查成学生,卧底到了这洗浴中心,揭露他们逼良为娼的内幕。只不过结局有点危险,要不是她自己会点功夫,打翻了三个人跑了出来,那可就差点被真的逼良为娼了。   只不过,结局最惨的恐怕就是那些赤膊大汉了,沈一离开的时候,那群大汉全都是鼻青脸肿,甚至其中一个人都被打的不省人事了。   沈一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多了,何蓝睡的正香,沈一蹑手蹑脚的钻到了被子里面,可是还是惊动了何蓝,何蓝往沈一怀里钻了钻,抱着沈一又睡了,沈一嫣然一笑,抱着可爱的大美人,也睡着了。   ……   第二天,一大早沈一正吃早饭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昨天晚上警方卧底洗浴中心的新闻,只不过新闻里面没说楚蓉的名字,估摸着这小警花也不想被人知道她被一群赤膊大汉追的鞋子都丢了。   吃过早饭,带上何蓝踩着小破车就去上班去了。   刚到医院,沈一就接到了张子衿的电话,说什么时候去她家里吃饭啊,她爸爸昨天还问她呢。   沈一想了想,问:“你爸爸见我干嘛。”   张子衿调皮的说:“我也不知道,不过肯定不会逼着让你娶我。”   “……好吧,今天晚上行吗?”   张子衿调皮一笑,说道:“好。”   沈一无奈的摇了摇头,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响亮的救护车声音,然后沈一的门就被何蓝给推开了,何蓝胸部上下起伏,喘了口气才说:“不好了,来了一个棘手的病人,你快过来帮我。”   沈一不敢大意,跟着何蓝到了急救室,见到了一位年迈的病人。   何蓝在旁边说:“老人是犯了心脏病,刚送过来,我用了各种办法都不行,你快救救他吧。”   沈一镇定的看了看老人的情况,断定是心脏病无疑,沈一二话不说拿起旁边的心脏复苏电击器,砰的一声放到了老人的胸口处,老人浑身颤栗了一下,旁边的心电图里面增强了一下,可是瞬间又跌落下去。   沈一不敢大意,显然知道目前用心脏复苏器的效果是微乎其微了。他二话不说,从袖中取出两根银针,运气到针尖之上,然后又对旁边的何蓝说:“你快去我门诊室里面,将抽屉里的黑蛇丹拿来一颗。”   说完,啪的一声,沈一手中的银针扎入老人的心脏处。老人的心跳立马上升起来,沈一连续四五根针下去,老人的心电图立即趋于稳定。   这跟沈一那天用的银针断魂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利用银针对于血脉的暂时性封闭来让人体增强,但是这种方式只是一会儿的,也可以说是用来吊命的,真正救这老头命的还是黑蛇丹,让这老人服用下黑蛇丹,然后沈一在利用针灸,相辅相成,就可以起到复苏心跳的功能。   不一会儿,何蓝就过来了,手中拿着黑蛇丹,沈一二话不说就让老人吃了下去,可是让沈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人一吃下黑蛇丹,整个人浑身颤栗不止,根本就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是心电图一路飙升到了极限,明显就是临死之前的垂死挣扎。   甚至连他胸前的银针都被这股力量给逼了出来。   沈一大吃一惊,看了一眼旁边的何蓝,问道:“你拿的是我抽屉里面的黑蛇丹吗?”   何蓝点了点头,道:“是啊,我真的那的是你抽屉里的。”   沈一不敢大意,赶紧将手搭在老人的脉象上,只见老人的脉象简直如同克罗地亚狂想曲一般,跳动的不行,根本没有办法抑制。慢慢的老人的口中竟然吐出了白沫,沈一不由大惊,赶紧抬起老人的手腕,只见老人手腕上方也升起了一股黑色气旋。   沈一不由双目瞠圆,惊呼道:“七星草。”   何蓝大吃一惊,问道:“啊?什么七星草?”   沈一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看了看老人的心电图,赶紧从手中取出一根银针,直接扎入眉心,老人停止了浑身痉挛的情况,沈一二话不说,直接凝神固气,从丹田处提升出一股浑厚气息。   将这股气息凝聚到指尖,二话不说嗖的一下拔掉了老人眉心处的银针,将手指按在上面,随之这股气息进入到了老人的身体里面,老人猛然之间睁开了眼睛,大口喘着粗气,像是经历了一场不可抹灭的梦魇一般。   而沈一则长出了一口气,脸色有些微恙。   只有沈一知道,当七星草这种毒药被一个正在犯心脏病的老人吃下去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如若不是昨天晚上沈一的造化回春功能已经好了,那么今天老人肯定要死了。   所以在看到那一团气旋之后,沈一二话不说就利用银针疏通老人的经脉,然后利用造化回春功挽回老人的性命。   旁边的医生护士都看着这惊奇的一幕,面面相觑,脸上都是惊奇不已,只有沈一心里面陡然升起一丝后怕,一连两次遇到七星草,这绝非偶然,因为七星草这种可药可毒的东西,一般医生根本都不知道。   因为七星草需要经过复杂的提炼过程,才能将这种草里的物质提炼出来,成为毒药或者成为救命药。而且,最重要的是,沈一让何蓝拿的是黑蛇丹,沈一相信何蓝肯定不会出错,而且让老人吃的时候,他也看了一下,的确是自己的黑蛇丹。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的黑蛇丹被高手掉包了,里面掺杂了七星草。   沈一离开急诊室,到了医院大门口,四处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   坐在急诊室里面,沈一心里面后怕不已。   他已经断定出来,这两次遇到七星草的事情,肯定就是那个什么毒门圣女的女人干的。现在除了她,没人跟沈一有仇。可是现在敌人在暗,自己在明,沈一根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仅希望那疯女人别向自己身边的女人下手,那么沈一非冲到江南市,将那个奶奶级别的少妇给抓住逼她孙女出来不可。   何蓝走了进来,看了一下满头大汗的沈一,不由担忧道:“你怎么了?”   沈一抬头看了看何蓝,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   何蓝扁了扁嘴,说:“我刚才见你面色有些不好,不过我需要给病人做个检查,就没问,你到底怎么了,可不许瞒着我啊。”   沈一笑了笑,心中大骂去她奶奶的,不就是疯女人么?在牛叉,能有妖孽表姐吴仙子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不能不战而败吧。所以沈一站了起来,在何蓝的小脸上亲了一下,说:“没事,就是后悔昨晚上没看到你穿情趣内衣的诱人一幕。”   何蓝脸蛋红扑扑的,给了沈一一拳,骂道:“讨厌。”   沈一看着何蓝这诱人的一幕,喜笑开颜。在她的翘臀上面抹了一把,继续接诊病人。   现在沈一可是第一附院的名人医生啊,基本上来挂沈一的专家号,根本挂不上,不过你要是头疼脑热了就来挂专家号,那沈一基本上也就不看,沈一只看疑难杂症,当然如果你是美女,而且还得了小妇科病,根本不用挂号,来吧,免费给你看。   可惜,沈一忙了一上午,也没遇到漂亮美女得了妇科病,也没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倒是他将自己的黑蛇丹跟仙颜露检查了一遍,发现除了何蓝拿的那一颗,其他的都没被掺杂七星草。   下午刚上班,正在接诊病人,郝文竟然亲自来他的门诊了。   郝文一进来就一脸的笑容,看了看沈一夸赞道:“沈大夫啊,真没想到你还是个教书先生的料。”   沈一愣了愣,谦逊道:“郝院长说笑了。”   郝文笑呵呵的拍了拍沈一的肩膀,说:“沈大夫,我听春城大学的中药系主任说了,你那天上课,学生们的到场率是最高的,而且自从你上了那节课之后,学校里面的学生上课学习率出奇的高,甚至连春城大学的校长都知道了你的名字,最后他们决定,聘请你当他们的职业教授,不在是客座教授。”   沈一听罢一愣,看了看郝文道:“我要去教书了,这门诊怎么办?”   郝文贼兮兮的笑了笑,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两边都来,有你的课程安排的时候,你就去学校,没有课的时候就来医院,至于薪资嘛,我是给你开以前的价格,学校那边,你明天过去自己问问吧。”   说完,郝文就递给沈一个名片,笑呵呵的拍了一下肩膀,颇有领导安慰下属的意思:“好好干。”   沈一十分无奈,看了看郝文道:“您这根本就不是跟我商量的,直接下达任务了,我能不好好干嘛。”   郝文笑了笑,然后就离开了。   沈一无奈的熬到了四点多,准备去林子晴家里的时候,却接到了林子晴的电话,说她出差了,今天不用按摩了,这样倒好,沈一也不用去她那里了,直接给张子衿打电话,让她过来,一起去她家里吃晚饭。   第三十八章 邮箱里的秘密   张子衿听了之后,笑嘻嘻的答应了,然后说马上就到医院,让沈一在医院门口等着。   沈一收拾了一下,下了楼在医院门口等了不一会儿,就见到了穿着一条短裤,露着白花花大腿的张子衿。   沈一大吃一惊,看了看太阳道:“现在都秋天了,你还穿个短裤,你不嫌冷吗?你这还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啊。”   张子衿脸蛋红了红,说:“人家在学校里面的时候,是穿校服来着,这不是来见你,就穿这样喽。”   “……”沈一无语。   张子衿却抬起头笑嘻嘻的看了看沈一说:“沈大夫,听说你去我们学校教书了?”   沈一楞了一下,诧异的看了看张子衿。   张子衿说:“我在校论坛上看到了你的照片。”   沈一不由问:“你也是春城大学的?”   张子衿点了点头。   沈一努了努嘴说:“你还真是奇葩,要是普通领导的女儿,早送国外去了,你到好,读这么个破大学。”   张子衿冷哼了一下,说:“学校还不错了。”   沈一问:“你读什么专业?”   张子衿笑嘻嘻说:“计算机安全与网络。”   “黑客。”沈一一针见血道。   张子衿耸了耸肩,说:“聪明。”   沈一眼前一亮,嘿գ《靳爷的团宠小娇妻》《魂斗记》《我有一座葬天陵》《神域后传》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切尔西客场球衣》。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60526_697452.html
切尔西客场球衣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