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火狐体育历史 目录共6939章

首页

火狐体育历史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7881章 醒来后

火狐体育历史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知道了师父。”。5bf9;她而言都是痛上加痛。   “如果我没有记错,在法律上我们还是夫妻关系,茶茶是我们的女儿......”陆尧偏头犹豫了一下,缓缓的开口。   “婚姻法规定分居两年就可申请离婚,更何况是六年呢?还有,茶茶姓宋,难道陆先生也改姓宋了?”   “所以我今天约你就是想好好的谈一谈,我们......还有没有可能......给茶茶一个完整的家......”   这样厚颜无耻的话,让宋意禅忍不住笑出声,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陆尧,冷峻的开口反问他,“你觉得有可能吗?”   陆尧点了点头,对宋意禅的态度已经完全了解了,脸上的神色也恢复如常,将早已准备好的文件袋放到宋意禅面前,“里面的文件你先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可以再商量,只要你签了这份文件,我立马解决车祸的事儿。”   即使知道他不会这么好心,宋意禅还是狐疑的打开了文件袋,刚看到第一条,她就愤怒的忍不住将文件砸到了陆尧脸上。   “想都别想,如果你想把事情闹大,我可以奉陪到底,毕竟六年前的丑闻我都挺过来了,也不在乎更大的丑闻,你可就不一样了,陆氏可处在生死关头,你觉得如果现在爆出丑闻,你还有翻身的余地,我们大不了也就鱼死网破......”   “意禅,一年,只需要一年的时间,我就把茶茶还给你......”   “不可能,别说一年,一天也不可以。”   “那你到底想怎样?你就真的不管茶茶死活了。”陆尧激动的吼了出来,因为他自己知道,拿到那份检查结果的时候他有多自责多痛苦。   “我再说一遍,这和茶茶没关系,六年来没有你生活得很好,以后没有你只会更加好。”   “意禅,你别逼我。”陆尧内心的痛苦没有人能够了解,他明明不想再一次伤害宋意禅的,最后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为了茶茶,他迫不得已。   ☆、第27章   两人的谈话不欢而散,宋意婵起身打算离开,并且决定以后都不再相信陆尧会好好处理这件事儿,也不会犯傻真的相信他的劝告跑过来这聊不拉屎的地方。   宋意婵坚持要走,陆尧扬言要把她关在这里,直到她签了协议为止。   他本是临时起意打算吓吓她,哪知道宋意婵拿出手机,废话不多说就直接拨打110开始报警。   “喂,110吗......”   “你疯了,一件案子还没解释清楚呢,你还想解释第二件?”陆尧腿脚不便,抢宋意婵电话的时候直接扑了过去,结果两人一起摔倒在沙发上。   这样的亲密动作,虽然无心而为,但是难免让人想到曾经有过的美好时光,四目相接,看着彼此眼中的自己,时间似乎有那么几秒的静止。   “陆尧,你到底想干嘛?”宋意婵手腕折压在沙发上,由于两人的重量,瞬间有种脱臼的感觉,她狼狈的避开目光,冷冷的开口问陆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陆尧也不是冷血之人,在这一刻会对曾经无动于衷。哪怕他的爱不纯粹,但是不可否认,他对那两年的时光付出过时间和情感,只是最后*战胜了爱情,将他拉进了深渊。   “我不想听到这三个字,因为说再多也早已经没用了,你起来吧,我就当你这次不是故意的。”宋意婵轻轻的开口,对曾经,感触最多受伤最大的是她,她在那两年的时光里付出了她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倾尽所有去守护她的爱情,然后用往后六年的时光去忏悔追忆,甚至带着罪恶度过余生。   这六年来,带着病弱的女儿拼尽全力回到这里,她从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变成一个孤苦无依的单亲妈妈,其中受的苦流的泪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理解。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女儿熟睡的侧脸,或者深更半夜抱着生病的她奔向医院的时候,她只有一个信念,只要女儿在,什么都好。   对陆尧,她爱过也恨过,就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都忍不住想报复他折磨他,甚至杀了他。但是杀了他之后呢,一切并不会有多大改变,她会为此去坐牢,茶茶会在失去父亲之后再失去母亲。   而宋宁婵的出现,让她放下心中的担忧的同时,心里至少松了一口气。每次看着她和茶茶的笑容,看着早上两人手牵着手的背着包和她说再见,晚上告诉她回来了,甚至一起抢菜一起看电视一起斗嘴......她都觉得幸福,希望时间能够停止,她爱的人无痛无灾,永远这么开心幸福下去。   所以慢慢的宋意婵想通了,对陆尧,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他作的恶犯的错,自然会有老天收拾他。   陆尧并不知道宋意婵心中所想,但是他能够感受到她的平静,那种无欲无求的平静,反而比她报复他折磨他更让人觉得可怕。   “我......你扶我一下,腿上使不上力。”   宋意婵没有多言,忍着手上的疼痛,扶陆尧坐到轮椅上,同时拿回被他抢走的手机,看了一眼还在通话中,接警中心的人员还在着急的询问她的情况。   “不好意思,已经解决了,打扰了。”   宋意婵挂了电话,整理了下刚刚被弄乱的衣服,将手机放回包里,起身打算离开。   陆尧坐在原地,看着她笔直的背影,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开口喊她,“时间不早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我既然能够自己来,自然也能够自己回去。”宋意婵已经打开了门,没有回头看陆尧,所以也不会发现他脸上痛苦的神色,只是顿了一下,最后说了一声再见,关上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陆尧额间的汗水越积越多,茶几上的手机也嗡嗡嗡震动个不停,他看着已经紧闭的大门,沉默了许久许久,直到房间里重新恢复宁静,就连他的呼吸声也几不可闻。   “派人跟着她。”打了电话,看着一片黑暗的窗外,陆尧坐在落地窗前,抱着茶茶的照片,慢慢的回想起自己的小时候。   陆尧曾经是陆家见不得光的耻辱,他十岁了才被带回陆家,所有人都很冷漠,包括带他回家的父亲,唯一让他感到温暖的就是照顾自己的老阿姨。所以他小时候经常和她呆在一起,甚至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因为那是他在陆家唯一的依靠。   可是十七岁的那年,老阿姨意外失足去世了,因为陆致的恶作剧。那时候陆致对陆尧不喜欢也不讨厌,但是就是看不惯他冷酷不苟言笑的样子,所以经常想法子捉弄他。   他将液体蜡油倒在进门的地板上,本意是想让他周末放假回家的他进门滑倒摔个狗朝天好笑话他,可是不成想却被出门给陆尧开门的老阿姨踩到了,人直接冲出门外从台阶上滚了下去,头朝下狠狠的磕在了大理石上。   五六十岁的人了,在陆家呆了大半辈子,就这样没来及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她去世的时候,身上还系着做饭时候的围裙。而陆尧,隔着沉重的铁大门,看着她摔倒,看着她朝他求救时努力抬起的手臂,看着她慢慢变得安静不再挣扎,看着她逐渐离开,也看着仓皇逃开的陆致。   没人知道陆致犯下的错,陆尧的话根本也没人相信,就连父亲,也呵斥他不准胡言乱语。老阿姨被家人接回老家安葬,陆家补偿了一大笔安埋费,而陆致,就连在她坟前磕个头忏悔的想法都没有,依旧心安理得的做着陆家的大少爷,过着他锦衣玉食的生活。   陆致比他大三岁,是陆氏未来的继承人,陆家的荣耀,一个陆家随时可以辞退的老保姆而已,又有多少人在乎她是否存在呢?   那也是他第一次明白,真相、感情在权利地位金钱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所以陆尧去求父亲,送他出国留学。   三年之后陆尧回国,那时候的他二十岁,别人眼中的富家子弟而已。陆致二十三岁,陆氏地产市场部经理,前途无量的商业新星。   新来的佣人不知道他的身份,直接叫保安准备把他轰出去。那时候身为父亲的男人告诉他,陆家的地位,权利,财富,都要他自己去争抢,和陆致,和整个陆家,他能给他的除了这条命再无其他。   往后的日子里,这句话都深深的刻在了陆尧脑海里,挥之不去。所以每当看到站在聚光灯下、众人簇拥中的陆致时,都会提醒陆尧,历史再也不能重演,那种眼睁睁看在在乎的人死亡却无能为力的感觉,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所以陆尧进了陆氏,从基层做起,从跑腿打杂做起,一年的时间,他得到了公司许多人的认可,也坐上了部门经理的位置。可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资格代替陆氏出席商业活动,更没资格以陆家小少爷的身份出席许多晚宴。   而宋氏周年庆典,对陆尧而言,是个巨大的意外,更是从天而降的机会。他在那里认识了宋意婵,结识了程天雅,还有许许多多他曾经仰慕的成功人士......   也是从那里,他感受到了权利财富的巨大诱惑,真正走进了无穷无尽的*深渊。   **   宋意婵出了门,电梯是指纹管理系统的,她只好掉头走楼梯。等她好不容易从十八层下来,除了楼下的物管之外再无他人,就连出租车都看不见一辆。   新开发的楼盘,处在绕城高速边上,装修绿化都很漂亮,灯火通明,却人烟稀少。   她来的时候是陆尧的人接的,就连上楼也有人领上去的,完全没有想到这边会偏僻成这样,绕了好几圈都是一模一样石子小路,一眼望去瞧不见底,路两边是青草地和矮小的灌木丛,偶尔一阵风吹来,里面会传出窸窸窣窣的异常声响,像是某种不知名的生物躲藏在里面一样。   最要命的是,每栋楼之间的间距大得吓人,她从来不知道a市的地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这得多奢侈啊。按着来时的记忆走了好久都走不出去,最后宋意婵迷路了,只得原路返回,心里忍不住抱怨:陆尧你他妈住的是什么鬼地方。   后来问了物管才知道,这边地铁还未开通,公交车也没有直达的,必须走到两公里才能看见公交站,而且现在走过去可能错过末班车。而出租车,这个点儿是很少能看见的,因为一般进出的都是私家车,除非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可能偶尔有喝醉酒打车回家的   其实两公里不算什么,她更远的都走过,但是宋意婵就怕好不容易走到了,结果错过了末班车,天色也越来越暗了,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她想想都有点害怕,可如果再折返回去找陆尧,她又觉得拉不下脸,犹豫纠结了好久。   “那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旅馆酒店什么的?”宋意婵平时都舍不得住酒店的,好一点的一晚上就得花出去半个月的收入,她哪里舍得,但是这次是迫不得已的,她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有啊。”那人指了指遥远的地方,一片漆黑反正宋意婵什么也没看见,“从这里直走出门右转,再直走五公里到达未来的商业中心,那里有许多酒店正在修建的酒店,也有一两家已经在营业了,都是五星级的......”   那人说完自以为幽默般呵呵笑了起来,宋意婵满头黑线决定不再和他废话,直接掏出电话给陆尧回拨了过去。   “你住的什么鬼地方,你那司机呢,叫他送我回去,你把我弄来的就得把我弄回去。”   宋意婵折腾了这么久憋了一肚子火,而陆尧在接到他电话之前,已经被另外一通电话打断了回忆,早有人给她报告了宋意婵的行踪。   “我一开始要送你你不肯,他十分钟前已经骑车回家了,我现在不能开车......”陆尧一副你自己作死的我也没办法的口气,让宋意婵更加窝火。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哪有这么巧他就刚好回家了?”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我又不会再出门,他一个小年轻人不回家留在这个鬼地方干嘛?”陆尧特意把鬼地方加重了语气,提醒宋意婵这里有多么沉静无趣。   “我不管,你必须想办法送我回去,要不然我就报警告你绑架。”宋意婵着急慌了,有点口不择言的出声威胁。   陆尧依旧坐在落地窗边,垂眼看着楼下,明明一片漆黑,却仿佛能看见宋意婵着急上火的样子,嘴角慢慢浮现起笑容,“那正好,你可以让警察送你回去。”   “陆尧,你他妈混蛋......”   宋意婵愤怒的挂了电话,在原地转了好几圈,还是车的鬼影子都没看见一个,委屈得不由得红了眼眶。旁边的人估计是看她无助的样子可怜,端了根凳子让她先坐着休息一下,还好心的建议她,“你要不要打电话让你其他朋友来接你?或者就在你朋友这里将就借助一晚,明天一早再回去?”   这个时间点找谁啊,她朋友就高谨一个,他现在估计在医院值班,总麻烦他宋意婵也过意不去。而宁宁,不会开车不说,让她知道自己私下和陆尧见面,两人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估计又会重回冰点,她不想她再一次消失不理她。   宋意婵实在想不到好的办法,低落挫败的将头埋在双腿间,双手抱着膝盖盯着地面无声的落泪,因为她觉得无助委屈,仿佛她当年一个人带着茶茶孤苦无依一样。而那时候,她至少还有茶茶在身边,而现在......   宋意婵还在兀自伤心着,突然“叮”一声,电梯门自动打开,不一会儿,一双脚踏在轮椅踏板上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   陆尧叹了口气,看着宋意婵头顶缓缓开口,“别哭了,走吧,先上去休息一下,我再想办法送你回去。”   ☆、第28章   刚还和宋意禅唠嗑的物管,听见声音伸出一个头来,看见是陆尧,立马放下手里的遥控器跑了出来。   “陆先生,原来这是您朋友啊,我看她一个人无聊,就端了根板凳给她坐着等......”   “嗯,谢谢你了。”陆尧没看那人,头也不抬的说着客套话。   物管爬了爬头发,略微不好意思的开口,“举手之劳而已,那你们聊。”   宋意禅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走回去躲在窗台下面偷看的男人,心中有点不舒服,凳子给他端了回去,直接向电梯走去。   她腿脚灵活,很快就到了电梯门口,但是不会操作,只能等着落后一大截的陆尧慢慢的走近,宋意禅不耐烦的催促他,“你快点行不行,都这么晚了我还要回家呢。”   “你求人帮忙这态度和谁学的。”   话是那么说,陆尧还是帮忙按了电梯。之后电梯门关上,搭载着两人缓缓上升到十八楼。宋意禅嫌陆尧动作慢,直接帮他推到了房间里的电话机旁,“喏,你赶紧给你司机打电话让他掉头回来。”   “记不得号码,手机在床头边,你递给我。”   只有能够回去,宋意禅那在乎那么多,听话的踢踢踏踏跑进陆尧房间,在床上翻了一通,然后大声问他,“你手机在哪儿啊,我没看见......”   “我忘了,应该在洗漱台上......”   宋意禅满头大汗的出来,不满的瞪了陆尧一眼,然后才顺着他指的方向往浴室走,“你老年痴呆啊,故意的吧你!”   “还想回家就注意你说话的语气。”陆尧没否认,心情甚好的威胁宋意禅,“当然了,你要留下来,我也可以好心收留你一次。”   “我宁愿走回去也不愿意要你收留。”宋意禅毫不留情的拒绝,然后将陆尧手机递给他,“别废话,赶紧的。”   陆尧看了她一眼,双眉紧皱,头发凌乱,满头大汗,略微嫌弃的撇过眼,低头开始翻通讯录。   电话响了九声,一直没有人接,直到机械的女声传来,“没人接......”   “怎么可能?”宋意禅不信,拿过电话又拨了一遍,依旧没人接,“老板的电话也不接,不会是你故意的吧?”   “你想多了。”陆尧操控着轮椅转身路过房间门口的时候,看着被宋意禅弄得乱七八糟的房间,转头看着她,“我故意留你干嘛?刚刚你进浴室没顺便照照镜子真是失策。”   宋意禅低头看了看自己,明白了陆尧的意思。   **   天色越来越暗,宋意禅没办法,只得给宋宁婵打了电话说今晚太晚了住在朋友家,明天一早就回去。   和衣躺在沙发上,看着黑暗中从陆尧房间传来的灯光,宋意禅忍不住鄙视他,一个大男人,让女人睡沙发上自己睡床,还连客套话都没有。   忙了一天也累了,宋意禅慢慢的就睡着了,中途有人帮她盖上薄被她也没有发觉,一觉睡到了天亮。   这么多年开餐馆养成的生物钟,一到五点钟宋意禅就醒了,睁开眼睛准备起身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的薄被,陆尧房间门关着,但是房间里就两个人,除了他又还有谁。   宋意禅叹了口气,起身打算洗把脸就回去。   从浴室出来,随便扯了两张纸巾擦脸,宋意禅将手机和充电器一起收金包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和陆尧打招呼,觉得直接离开最好。   刚走到门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声音虽然不大,毕竟人家收留了自己一晚,宋意禅还是好心的准备帮他把声音关了,免得吵到他睡觉。   结果走近一看,虽然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但是那一串数字,宋意禅却觉得异常眼熟,她曾经肯定见过,但是具体是谁她真的记不得了。   宋意禅灵机一动,将陆尧手机铃声调低,快速的掏出手机记录上面的号码,然后等了一会儿,电话没再响起,她才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下了楼出了大门,果真如物管所说,走了将近两公里才看见了公交站,宋意禅运气好的搭上了回城的公交。   而陆尧,宋意禅刚有动静他就醒了,只是相对无言见面也没有意义,留她呆一晚已经是极限了,否则,她就真的该起疑心了。   等她出了门,陆尧才从房间里出来。桌上的手机又亮了起来,没有声音,只有那一串熟悉的号码不断的闪烁。   陆《斗罗之黑暗中的光》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火狐体育历史》。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47906_694064.html
火狐体育历史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