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超视频回放 目录共4922章

首页

中超视频回放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7283章 醒来后

中超视频回放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x3002;   这个状况让高枫反倒觉得正常,刚在雾气中的感觉回想起来,才觉得诡异莫名。   都不能动,高枫艰难的从怀中掏出了那颗真元琼实,这琼实的硬壳平时算不得什么,现在对高枫来说却好像是金铁一般。   已经长大了不少的小黑狼已经跑了过来,一尺多长的小黑狼看到高枫在那里用力却没有办法,也是跟着着急,“嗷呜”“嗷呜”的乱叫。   正在那里为难的时候,两只毛茸茸的白色小爪子将那琼实直接夺了过去,高枫现在的确是虚弱的很,甚至不知道小狐狸什么时候下来的。   毛茸茸的爪子上面有粉红色的肉垫,看着非常可爱,但坚硬的琼实外壳却直接被拍碎,露出里面好似仙丹的果实,高枫艰难的笑了笑,顾不得道谢,将那琼实直接放入口中。   “怎么消耗到这样的程度,你要小心,你这次险些连这里都来不了了,好险啊,你知道吗!”小狐狸的语气很严厉。   那真元琼实在口中缓缓化开,纯粹的力量补充到身体中,高枫尽管还是虚弱,可活动能力却恢复了。   小狐狸熟门熟路的跳到高枫的肩膀上,追问却没有停,小狐狸胡九的身体柔软,身体在高枫肩膀,头转到了高枫面前,好似红玉的两颗眼睛盯着高枫追问道:“到底为什么消耗成这样?”   高枫本来以为今天这样的情况是自己不小心,在雕刻符文制造宝具的时候,力量控制不住,就容易造成损耗,然后就是在虚弱失去意识的状态下进山,这样的情况已经有过一次,可看小狐狸这样的郑重,他也知道今天这个状况恐怕非同小可。   对小狐狸也没有可以隐瞒的,高枫将制作香炉宝具的情形一五一十的仔细对小狐狸讲了。   这胡九听的很仔细,尖嘴红眼尖耳组成的可爱面孔上居然让人有了严肃的感觉,听到最后更是说道:“你把那个符文描画给我看。”   不用真力的话,画出这个图形还是容易的很,高枫用手指很快就描画出来,看着地面上这个“生”字符文,高枫心有余悸,心想这么一个符文字,居然能有那样恐怖的效用,几乎将自己的力量完全吸干。   这位前辈胡九尽管还是狐狸的形态,可表情和语气已经是完全人性化了,听高枫说完之后,高枫居然能看出来小狐狸胡九是苦笑了几声,然后小狐狸才无奈的说道:“那是圣文啊,我记得那个……是谁我记不得了,可那人比你强许多,但他做这个圣文的时候,是足足三天三十六个时辰,做一个时辰休一个时辰,你居然一气呵成?真是荒唐!”   “晚辈怕动作有间断,符文笔划会有错漏……”高枫喃喃说道,对这个话他自己都没太有底气了。   小狐狸的双尾没好气的抽了他下,在那里训斥道:“你现在的武技,难道还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和动作,我看你是太过自信了!”   这句话好似当头棒喝,一下子将高枫惊醒,他停住准备上山的脚步,沉思了一会开口说道:“前辈说的是,晚辈的确有些自大了!”   高枫也是想明白了,如果是从前的自己,遇到力量被吸取,而且又是那样程度的抽取,自己肯定会先停下,然后再琢磨前进,可这次却全然不顾后果,直接蛮干了下去,结果就是差点万劫不复。   “这法宝是汇聚真元生气,然后通过焚香或者盛水将这勃勃生机让人受用,圣文字刻上之后,生机汇聚运转,自动不停,但开启这圣文字和这法宝的运转,却需要莫大的真力,你若是分段进行,分次注入真力,那最多也就是疲惫而已,你这一次差点就是力尽枯竭!”小狐狸侃侃而谈。   对于这个教训,高枫自然要乖乖听着,他明白自己的状况,所谓“真符宝具”,所谓“真符灵宝”,都是自己误打误撞做出来的,并不是通晓制造宝具的流程方法,既然不懂,就难免会因为这不懂遇到危险。   这次之后,要仔细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多多学习,不能因为有仙山的存在就忘乎所以,高枫心中检讨不停,但高枫注意到小狐狸话语中的一个细节,那就是“法宝”二字,或许这是对宝具的统称,可高枫明白,小狐狸胡九说话精确的很,是不是有特别的意义呢?知识这个场合不太好问出口。   “上山上山,我还想早点再上一层呢!”小狐狸胡九教训完了之后,气也出的差不多,又是催促高枫上山。   高枫晃晃手上的缚龙索,那小箭和铜珠都还在,不知道那次打赢的刀盾兵留下的刀盾徽章还在不在,是不是需要重新打一次,边想边走,很快就来到了第二层的山路上,踏上这层山路,高枫又是发愁另外一件事,现在身体虚弱,需要吃仙山第二层的真元琼实补充,可吃那个还要动手,如此虚弱怎么动手,真是麻烦。   让他没想到的是,走过战魔庙的牌坊,到了松柏林的位置上,那位松柏生却在山路上等候,看到高枫过来,客气的作揖为礼,开口说道:“尊上身体有伤,还请服用三颗琼实,好好休养,小的就不打搅了!”   高枫本来已经握紧双拳准备动手,却没想到对方递过来三颗真元琼实,接过之后,那松柏生又是一礼,然后退回了松林之中。   怎么这么好说话,记得山脚下那果林中,里面的树魅没完没了的阻拦,可这位却很讲理,高枫心中疑问,捏碎了三颗琼实送入口中,真元琼实化为力量融进全身,高枫的疲惫缓缓的消失了。   “不用琢磨了,这松柏生开灵智已经有千年,山下那朱果玉球的树魅还是进山之后才化形的。”小狐狸又是随口念叨了句。   高枫没有注意这句话,因为他已经来到了第二层山上,上山路的最后一阶上,有一块金属做的牌子,牌子不大,是一把刀贴在一面方盾上,正是上次打败了刀盾兵之后得到的东西。   想来这面牌子绑在链子上甩出去,也能变成几名随心意行动的刀盾兵,高枫心中推测,手腕上的缚龙索已经甩了出去,将这个刀盾铁牌卷了起来,变成了挂在手腕上的一个饰物。   来到第二层山上,此时的景物和上次离开的时候差不多,面前是一片建筑的废墟,废墟中还有黑烟冒出,还能看到残肢断臂烧黑的尸体夹杂其间,这景象高枫尽管仙山之外从未见过,但也能推断出这是大战之后的城市。   小狐狸和往常一样,到了这里就从高枫的肩膀上跳下,然后趴在地上,高枫知道自己还要走到里面去战斗,可按照从前的规矩,此时不应该从天上掉下来个狼牙棒吗?怎么毫无动静?   边走边看,倒是让小狐狸不耐烦了,在那里催促说道:“看什么天,向里面走,你怕了不成!”   高枫苦笑着摇摇头,向里走去,这样的场合他倒不是怕了,而是有些糊涂。 第一百九十六章 巧妙如此   走到那废墟中之后,高枫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发现已经看不到山路和趴在那里的小狐狸,他整个人已经是在这战后的废墟中,四周隐约能听到哭声和惨叫呻吟,鼻尖缭绕着焦糊和恶臭,这就是惨烈的战场留存,身在其中都能感觉到那种震撼。   高枫有一种感觉,眼前这场景未必是完全的虚幻,肯定真有过这样的场面,走在这样的地方,高枫没有感觉到敌人,可浑身上下已经情不自禁的提聚力量,绷紧肌肉,准备战斗,因为这是战场!   突然间心有所感,高枫抬头看过去,半空中光芒闪烁,一件巨大的兵器落了下来,高枫连忙伸手接住,接住以后却是一愣,这并不是上次那狼牙棒,而是一把双刃斧,斧柄四尺长,可那两面斧刃差不多就有二尺半的直径,好似桌面一样,斧刃精钢铸就,斧柄也是钢铁,份量依旧是极重。   地面在轻微的颤动,高枫已经看到了十几步外那墙头露出的牛角,脚步声咚咚急响,那牛头战士已经出现在面前。   上次是狼牙棒,这次是巨斧,高枫还记得上次这牛头战士上身赤裸,露出虬结成块的肌肉,这次却是浑身上下被铠甲包裹,只有头颅露在外面,那两只血红的牛眼好似在燃烧一般,红光外溢。   这牛头战士看到高枫之后,张嘴就是一声怒吼,伴随着这声怒吼,以牛头战士为中心,一圈赤红色的威煞向外扩散。   高枫嘴角抽动,心中却想到不是说这牛都是吃草,牙都是臼齿,怎么这牛头战士的牙却好像是狼牙一般,像是吃肉的!   那牛头战士比高枫高出一倍,迈开大步,两步已经到了高枫的跟前,抡起大斧直接就是砍下,高枫身形急动,已经是闪开。   可这个动作却没有高枫预想中的那么大,对方的斧子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劈中,即便如此,巨斧劈到地上,地面直接爆炸开来,土石飞溅,迸在身上都是生疼。   拿着这巨斧,重量多少影响到行动,高枫才明白过来,还没落地的尘土之中,那巨斧横斩而来!   既然身形不灵动,那还躲避作甚,打就是了,高枫抡起大斧直接迎上,斧刃相碰,轰然巨响,那牛头战士力量巨大,可高枫的力量更是惊人,这一下,牛头战士的斧头直接被震偏了!   硬碰硬的对抗,反倒将高枫的血性激发,让他想起在演武场上的演练,这样的对抗,不应该守,就应该硬攻!   “战魔打”!高枫狂吼一声,手中的双刃大斧抡起,朝着面前的敌人砍了过去,那牛头战士似乎不知道什么是恐惧,此时双眼的红光更加浓烈,也是挥舞着赢了上来!   “当当当当”的轰鸣声连续响起,周围的残垣断壁都被震塌了不少,在这样的战斗中,力量就是决定胜负的因素。   高枫的力量要远远大于那牛头战士,尽管双方大斧的材质奇特,如此巨力相碰都见不到斧刃破损,可那牛头战士已经被高枫完全的压制住。   大斧碰撞,牛头战士不断后退,十几斧之后,那牛头人已经挡不住高枫的砍杀,高枫手中的大斧已经是砍上了他的铠甲。   即便是高大无比、重达千斤,被高枫一斧砍上,这牛头战士直接被打飞到了半空!   高枫跳起跟上,狂风骤雨一般的劈砍那牛头战士,铠甲破碎,露出里面的皮肉,皮肉破碎,露出里面的骨头,骨头劈断,牛头人硕大的身体在半空中已经被劈斩成了碎块!   落地之后,高枫杀意未尽,手中大斧猛地砸向面前一座房屋,那房屋轰然崩塌,高枫高举大斧,放声大吼!   血肉碎块在半空中变化为光华,然后汇聚在一起,凝成了指头肚大小的牛头,缓缓落下。   高枫手中的大斧也已经化为了流光,他手腕一甩,缚龙索飞出将那牛头绑住带回,高枫有点纳闷,这次没有变化成兵刃的摸样,居然是个牛头,还真是让人摸不明白这个规律。   和牛头战士的战斗时间不长,但却让高枫整个人热血沸腾,砍碎了这牛头人,高枫觉得意犹未尽,下一个是什么战士,下一个又是谁,高枫很想知道,很想去和打!   高枫环顾四周,心想地形或许要变化了,也有可能敌人就在这个场面中出现,看看头顶上会有什么兵器落下……   一抬头,却有水滴落在脸上,高枫一愣,随即倾盆大雨瓢泼而下,三步之外看不见任何东西,全是大雨和水汽!   难道敌人会在雨中出现,高枫浑身绷紧,感知扩开,听着周围传来的细小动静,但和他想的并不一样,大雨下了一炷香的左右时间就是停下。   大雨停下之后,高枫再看向四周,发现景色已经变化,不在是让人烦恶的战后废墟,而是绿草如茵的平整草地,已经能看到四周山边上露出的真元天松。   这景色不是幻象而是真实,难道这第二层山的种种关卡就这么过去了,高枫有些纳闷,同时心里还有点失落,虽然一场场战斗都很艰苦,但高枫觉得不够,这战斗放在外面可能是惊天动地,但对于仙山这样的地方,未免弱了。   从那废墟到了这平整的草地,景色宜人,气息都清新无比,高枫四下看了看,发现这草地和山脚下那如毯的绿草还不同,这地面上的青草都是修剪过,差不多两寸左右的长短,整齐无比,但直到现在,还是看不见上第三层山的山路,好像这第二层山就是仙山的顶层。   这次光芒并不是在半空亮起,而是在身边一闪,高枫下意识的一躲,等光芒散去,却看到身边多了一匹马,这匹马通体雪白,神骏异常,马具齐全,在马头和胸前等处居然还覆盖着皮质的马甲。   难道这次要和这匹马战斗,高枫奇怪,怎么看这匹马都不像是能打的样子,难道会用蹄子踢打,而且这匹马的样子高枫并不陌生,这是京城精锐骑兵的马匹才会有的,那种战场上冲阵时候的战马,因为要冲锋陷阵,所以马匹也要有甲胄防护。   在高枫面前的这匹马打了个响鼻,晃了晃身体,高枫又看到了其他的东西,一根一丈五尺的长矛,一把五尺长的大刀。   难道这长矛和大刀就是自己要用的武器,对方也拿着这个?高枫正纳闷,却发现对面三十几步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人。   一个身材高大,身穿银色铠甲的战士,这战士倒不是什么异类,而是标准的人,高枫看到之后心里忍不住喝彩一声。   这名战士实在是威武,正是壮年,五官如刀削斧凿,棱角分明,神色有一种刚毅之气,穿着的那铠甲和京城中禁军将军的战甲类似,式样美观大方又显得刚猛威严,整个人站在那里,完全就是个军人的典范,而且这名战士的身边也有一匹高大的骏马,身着马甲,通体黑色。   高枫手一抓,将那长矛和大刀握在手中,看来就是和这个对手打了,难道是骑在马上对战?   正疑惑间,那位战士已经是翻身上马,高枫轻飘飘的纵跃,也是骑在马上,那位银甲战士却没有攻过来,而且他的手上只是握着那根长矛,这长矛有拳头粗细,矛刃近三尺,高枫知道这样的长矛只会用在骑兵冲击上,而不是握持近战,那银甲武士用手中的长矛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点了点。   这还真和方才那些不同,高枫心中纳闷,顺着指点的方向看过去,却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距离这边二百步的地方,已经是竖起了三面挡板,看那材质,这挡板应该是厚达寸许的铁板!每一面铁板都是高丈余宽丈余,奇怪的是,在铁板上都有一处红点,红点都是针眼大小,三面挡板彼此错落,第一面上的红点在挡板正中,其余两面则是分布在边角的位置上。   那银甲战士策动坐骑,马匹小跑到了正对挡板的方向上,银甲战士下一个动作更怪,他掏出了一个鸡蛋,朝着天上一丢,单手握持长矛猛地刺去。   这是为何?高枫更加糊涂,只听到细小的“咔嚓”一声,鸡蛋没有破碎,只有一点蛋壳掉在了地上,银甲战士手中的长矛连刺,一片片蛋壳掉在了地上,与其说是蛋壳,倒不如说是蛋壳的粉末。   高枫的眼睛已经眯起,这银甲战士手中几十斤的长矛急刺一个脆弱的鸡蛋,但鸡蛋没有破碎,只有蛋壳粉碎落下,露出里面的薄膜包裹的蛋清和蛋黄,始终没有一点破损,这样的长兵器做这样精巧的动作,力量控制的如此精妙,这实在是无双之技!   所有的蛋壳很快就被矛刃剥干净,留下了薄膜包裹的蛋清和蛋黄,在光照下是一种半透明的状态,但依旧是完整无比。   这蛋就停在长矛尖刃之上,那银甲战士策动了马匹,可并不是朝着高枫冲来,反倒是向那挡板冲去,一人一马冲锋,地面却震动起来,在这样的颠簸声势之下,银甲战士的枪尖上依旧是托着那没有蛋壳的鸡蛋,枪尖颤动,鸡蛋始终没有碎!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中年人   能看到那马匹逐渐加速,银甲战士飞快的冲到了那挡板的跟前,银甲战士手腕一抖,那鸡蛋猛地从矛刃上弹起,马匹速度不减,直冲向那挡板,矛尖准确的刺到了那红点之上,那么厚的铁板,被这一刺之下,直接崩裂炸开,人马动作都是不停,直接向着第二块挡板而去,又是炸开,第三块挡板也是如此,每一下都是刺到了红点之上!   转眼间,三块挡板都是碎裂,那银甲战士长矛在半空中一划,矛刃已经是接住了那鸡蛋,鸡蛋到此时还未落下,依旧是完整!   高枫都想要鼓掌了,高速奔驰之中,颠簸剧烈,鸡蛋不破,瞬间冲破三块铁板,所刺方位各自不同,却能准确刺中目标,返回时还能轻巧的接住鸡蛋,这骑术,这矛术,这力量的刚柔转换,这动作的精确控制,高枫身为武者能够完全理解,真是精彩无比!   银甲骑士动作没有停,他拨马转向的时候,手中长矛和鸡蛋已经是不见,换成了那一把长刀,在刚才这银甲骑士冲锋开始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四个铁人和一根杆子,这杆子挂着一根细线,细线上似乎捆绑着什么。   也就是高枫这个眼力才能看清,那细线上帮着的是一根毛发,看着也没什么,唯一特殊的是,那黑发的一端有一点白色,也就是针尖大小的尖端而已。   那银甲骑士双手握着大刀,控制马匹完全是靠着双腿和腰部的力量,速度依旧是越来越快,转眼间银甲骑士已经到了那铁人跟前,一刀砍下,那铁人被一刀两断,反手又是一刀,又是砍断,四刀四断,&#x。8c;爷这个不好回答,他看着那祯禧的脸色,都学会看人家的脸色了。   不想说的太晚了,他盼望着早日成亲,可是如果说的太早了,又怕那祯禧拒绝了。   想着找一个最合适的,那祯禧能点头的日子最好。   想着说她毕业了,或者是明年,可是他不想这么晚,心里面碰碰的,好像是午夜的时候,突然间楼底下出现了那祯禧,站在花丛里面对着他笑,就跟当年她回北平以后,每晚他梦到的样子一般。   手心里面带着汗,冷津津的,可是心又是那么的火热,恨不得把话全都说出来,可是又怕她觉得厌烦。   原来喜欢一个人,可能带着一点儿小忧伤,带着一点小矛盾,小苦恼的。   瞧着她笑,他觉得大概是鼓励,说出来吧,说出来自己的想法,这个年纪的人了,合该是冲动一次的。   “我觉得——”   那祯禧竖着耳朵听,她心里面也是车轱辘一样的,滚滚而过的,都是期待,一车一车的期待,想着早点结婚,想着每天在一起,可是又怕两个人不在一起住着,时间长了,问题就多了。   如今的世道,真的不是一个结婚的好时候,日本人一直南下,要是再往下面轰炸,那么估计,长沙也待不住了,大概还要继续往更南边去,那离着上海就更远了。   “我觉得,今晚大概月色不错,良辰美景,正合时。”   脑海里面过了无数次,可是说出来的跟草稿完全不一样,他不由得懊恼,觉得自己话多,不清楚,不由得补上一句,“今晚吧,今晚我们结婚。”   “要聘礼,仪式还要酒席,我都能准备好。”   那么的急切的语气,那么真诚的神色,没有一个女孩子是不会动容的,尤其这个人是你喜欢的。   那祯禧是不能去拒绝的,无论是出于自己的本心,还是出于心疼,一个男人为你做到了这么一步,一次次来看你,到长沙来陪着,什么问题都给你解决,为了跟你在一起,可以什么都不在乎,要结婚,甚至不跟家里商量一下。   “你觉得呢?”   还要再加上一句,生怕惹了人生气了,也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那祯禧觉得自己应该低着头,脸红着,然后点点头。   可是她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感情是相互的,所以她抬着头,带着一圈儿的粉色在脸颊,看着冯二爷的眼睛。   一只手放在他的脸旁,身子前倾,那么一点点儿,然后一片嘴唇就碰到了另外一片儿的嘴唇,窗外鸟儿在叫,绿色恨不得从窗户里面渗透进来,带着闷热午后的天气,世界都安静的完美。 第109章 偏心   大概是带着一些心跳,带着一些莫名的情愫。   把一个人烙印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其实很简单,瞬间就能烙印了。   冯二爷屏蔽了所有的感觉,甚至嘴唇上面的感觉都感受不到了,他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了,这就是那么一个人,一辈子就是这么样一个人。   女生会考虑,会动摇,会来回选择,纠结。   但是男生不一样,男的一般是要么喜欢,要么就不喜欢,喜欢了就是认定一个人,人品差劲的除外。   结婚的仪式非常的简单,找了校长来证婚,冯二爷的手笔很大,去找刘小锅买了铺子里面所有的糖,每人分了。   没有宴席,只有瓜子点心糖果之类的,但是有牛肉干,学生们喜欢得很,这个是很难吃到的,穷学生,穷学生,不是白叫的。   住在学校里面临时收拾出来的房间里面,这边学校里面特别艰苦,就连床都是几个课桌拼起来的,两个人在一起躺着,都觉得不真实。   可是那种粘稠的氛围,是真的让人感受的到,窗户上没有喜字,没有鞭炮,也没有觥筹交错的声音。   学校里面都提倡简婚,那祯禧也觉得很好。   “对不住你,让你在如此情况下嫁给我。”   被褥也不是红色的,是当初送那祯禧来的时候买的,没有绣花,也没有什么绸缎,也没有红盖头。   那祯禧两只手撑着床沿,脸上始终带着一点粉红色,她打心底里面高兴。   “我觉得很好,婚礼是一种仪式,倒是觉得委屈表哥了,许多亲朋好友,回去之后还要一一解释,怪辛苦的。”   “是辛苦,还要亲自去一趟北平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坐下来,坐在那祯禧的旁边,一只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背。   手放在那里,带着灼烧一般的热,到了心口那里,带着一点麻麻的。   爱情会传染,从他的手上传染到她的心上。   两个人什么也不做,只是相互拥抱的躺着,就觉得满足。   冯家老太太左等右等等不来儿子,对着祥嫂抱怨,“明知道他大哥要结婚,怎么就还不回来呢,我看他来不及了,到时候吃喜宴的时候来,看他大哥不说他一顿才好呢。”   明天就是婚礼了,结果人还没回来,难道非得等着吃喜酒的时候来,要大家都等他不成?   丢不起这个面子,冯大爷能量很大,他娶得人,到底时候寒秋,也大概只能是寒秋了。   这么一个跟着他一心一意的女人,这些年以来一直追随着他,出现在生意场上面,巾帼不让须眉。   说起来手段手腕还有能力,为人处世,简直是一颗明星一般的闪亮啊。   他到年纪了,老太太想要孙子,最起码要在自己闭眼之前看到孙子出生不是。   对于寒秋,一百个不答应,寒秋不喜欢冯家的任何一个人。   因为当初冯家的人,没有一个看的起来她的,只当做是冯大爷外面小公馆的女人,就为着那么一次来找那祯禧,老太太发了好大的脾气,她记忆犹新。   她是带着一些傲气的,这些傲气对着冯大爷可以没有,但是她这些年的能力以及给冯大爷积累下来的资产,给了她底气。   她不靠着冯家吃饭,现如今也不必冯家差多少,她能赚钱会周转,人人看到了都要尊称一句老板的。   所以,她也骄傲,自豪,觉得这样你冯家是不是就高看我一眼,是不是要重新考虑一下看待我的眼光了。   人穷志短,这话是合理的。   早些年她落魄,回国以后靠着冯大爷吃饭,她喜欢这个男人,感情是很复杂的,不仅仅是单纯地喜欢。   一个再顽强,再倔强搞得女人,她也想要有个依靠,有个可以靠得住的男人,这个人就是冯大爷。   寒秋是很有信心的,冯大爷这个人她太了解了,即使是最后对她再差劲,也不会差劲到哪里去,教育跟家庭出身就决定了,他做不出来那种丧心病狂、败坏风气的事情来。   因此她这些年,使劲的在冯家人身上下功夫。   那祯禧走了,她心里面是觉得高兴的额,打心眼里面高兴,离开了上海,那最起码冯大爷是不可能过去的,她跟老太太是一样的,能协助丈夫的人,那祯禧不是。   所以她开始频繁的在外面制造影响力,报纸上,以及刊物上,经常出现她的名字。   老爷子在外面跟朋友聚会,朋友也不时的提起来,这个女孩子不错,后来者居上啊。   她在外面,都声称是冯大爷的女朋友的,外面的人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就对着冯老爷夸。   冯老爷回家,就对着老太太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老大年纪到了,也该结婚了。”   老太太觉得这是废话,“你去跟你儿子说去,我不去说,说了跟白说一样,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冯老爷笑呵呵的,“不用我去说,人家单单只是瞒着你。”   老太太听着这口气不对,又看他脸上戏谑,“怎么了?这是有事儿瞒着我,先说了,是好事儿不?”   “好事儿,不是好事儿,不对着你说。”   老太太就更高兴了,满心的欢喜,“哪家的姑娘?”   “出身倒是不太清楚,只是在老大身边许多年了,我听人说,进来老是有人说,能力很好。”   老爷子看人,也就是看这点儿了,能帮着生意上的事儿,他高兴的很,家业是给老大的,老大需要这样的人,夫妻俩一唱一和的,到时候一起把冯家发扬光大。   至于现如今的千金小姐,都是娇滴滴的,十里洋场的常客,他不看家世容貌,看的是品性。   老太太一听,身子就靠回去了,皱着眉头,“你说的是寒秋吧。”   “是了,就是她,你早先就认识吗?”   老太太就不说话了,手里面的茶杯重重的摔在桌子上,“这事儿不要再说了,老大那边我去说,明儿一早喊他来,不像话。”   如果她一开始认识的就是现在的寒秋,她不会不同意的,也不会这么反对的。   可是老太太一开始认识的寒秋,是回国之后孤苦无依,只能住在冯大爷那边的,死皮赖脸赖在男的那里的女孩子,因此时间节点不对,她的看法就很难改变。   这样的性格她不喜欢,也不看好,心机也过于深刻了。   一个女孩子,出身不行,然后各方面都不行,最后靠着男人起家了,这也许很幸运,也许很成功,但是老太太是不喜欢这一种成功的。   成功的方式那么多,最起码要去走一条让人很信服的才是真的成功,她婆婆,以及她,都是有一种牵马走江湖的心气儿的。   寒秋这样的成功,过于幸运了,也过于圆滑世故了,说白了,老太太是不喜欢她成熟世故。   喊了冯大爷来,冯大爷无话可说,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顿骂。   无论是多少岁的人了,只要是老他太开口,他就只能听着,这么多年没有在母亲跟前尽孝,如今回来了,也只能是听着的份儿了。   “回去之后,最好是不要过多的来往了,如今她在你生意上许多影响力,虽然是帮助你很多,但是你也要想的长远一些才好。”   她态度在这里,冯大爷苦笑,这时候,是不得不想起来其余的人的,比如说他书房里面的画儿,偶尔也会想起来,但是知道永远都不可能。   说白了,冯大爷,是一个国外高等教育培养出来的高等人才,他的想法是带着一点儿资本主义的,会享受,高素质,会赚钱,有能力。   他对于寒秋,也是有一种经济上的,利益上的考虑的,因此从最大利益的角度来说,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子,自己不讨厌的,待人接物都极为得体的人,他不应该去拒绝的。   因此嘴巴上答应的好好儿的,可是实际上的行为是越来越大的风声,就连老太太这样深居简出的人都听到了。   有太太在她跟前提起来寒秋,老太太当时笑着,但是回家以后就病了。   病了第一次拉着脸,冯大爷来看,她也不说为什么,事情已经到这样的地步了,她不能强行去改变了,而且看着两个人,是有感情的,这么多年一个屋檐下面,就是养个猫儿狗儿的,也应该有感情的。   所以,她就是再强硬,再生气,也不能去强行拆散了。   婚礼就这么举行了,老太太是不高兴了,但是她松口了,不反对。   态度就这样,不反对,你们怎么样,如何做,自己看着办吧。   这是寒秋的胜利,因此一松口之后,火速结婚,而且她做事极为妥帖,不管老太太脸色如何,她时候依旧很亲热的,很热情的,每天早上来请安。   无论是风吹雨打,还是如何,无论是心里面怎样想的,从来没有中断过。   而且对着冯大爷也说了,“母亲年纪大了,老小孩儿一样的,你应该多去关心一下,多去老宅看一看。”   老太太也是好修养,你来做什么,我都可以接受,总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对不对?   只是面子上笑着,母子之间的情分,到底是有一些生分的。   加上冯大爷自小出国,二爷是她眼看着长大了,养在跟前当眼珠子一样的,自然心里面就有一些偏颇,也是好不容易做到心态平衡,不让外人看了笑话的。   这些事情,冯大爷跟韩秋是少有感觉的,外面的事情忙,世道不好,生意不好做,所以对于老太太的心思,也是少有顾忌的。   老太太是时间长了,有些担心冯二爷了,嘴上说着他不好,实际上是盼着他回家呢。 第110章   冯二爷是新婚燕尔,到底是不想回来的,他走的时候看着那祯禧,火车要开的时候,还是不想走。   “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委屈了自己,钱要使劲用知道吗?”   他在这边日子不短了,来的次数也多,知道这边实在是中部地区,条件十分艰苦了,有的同学能够生病了,都不能好好的得到治疗,感冒发烧的大多是靠着自己熬着。   那祯禧身体也就一般化,一般的女孩子,容易生病,所以他每次来,都是带了不少的药来,操的那个心啊,跟那祯禧嘱咐,“这药种类很多,生产日期也都很新鲜了,你如果不舒服了,一定及时吃药不要嫌弃麻烦。”   “其余的同学,要是有生病的,可以拿出来用,如果不够了,我再给你带过来。”   这里穷乡僻壤的,药品不多,进口药就更少了,多少人就是用土方法的,这里有苗族人跟土家族的人,吃的用的都是老一套的,甚至是用巫术的,根本就很少用西药,就连中药都少用的。   那祯禧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冯二爷的一片苦心,他觉得到了穷乡僻壤里面来,物资紧缺,人心叵测,人生地不熟的,实在是不好相处跟大家。   所以给那祯禧准备了很多药,想着通过这个来帮助她构建良好的人际关系,不然他远在天边,要是有什么事儿也帮不上忙,还是要靠着同学老师,以及当地的居民帮忙的。   赠药的事儿,实在是用心良苦啊。   一个人喜欢你,无论以前是多么粗心的人,可是与你有关的一切,总是想的面面俱到。   冯大爷跟冯二爷完全不是一个感受的,到了老宅里面,果真是点儿赶得正好,冯大爷一直在看着,冯二爷不来,他就一直周转着。   寒秋让人看了几次,都看着冯大爷不动,不开宴席,再过了点儿,都要错过时辰了。   “怎么回事呢?”   “等一等老二吧。”   “二弟不是去外地了,等他一直不来,想来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我们还是先举行婚礼吧。”   冯大爷就不说话了,“再等等吧,说是要来的。”   寒秋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等着。   陪着站了一会儿,已经许多人来看了,时间点儿有点晚了,寒秋就觉得不对劲,如果只是等一等,那为什么一定要等呢,一定是有别的事情。   转过身去问刘小锅家里的,“二爷是去了哪里?”   “去了长沙,走之前说好了,要来参加大爷婚礼的,不定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您别见怪。”   刘小锅家里的也着急,她丈夫跟着一起走的,一定是遇上了什么事儿了,不然的话不能这么晚回来的,打死没想倒是冯二爷黏糊,这才这么晚回来的。   寒秋心里面一动,想起来了,不由得心里面带着一点凉,她笑了笑,对着冯大爷说,“大概是去长沙看祯禧去了,他一直惦记着她,想来是两个人感情好,这才没有回来,我们先进去吧。”   可真的是识大体啊,不然的话,一点儿没有放在心上的,就连刘小锅家里的瞧见了,也不能说出来她一个不好的。   正说着呢,冯大爷就瞧着冯二爷回来了,他先去看冯二爷的脸色,虽然带着风尘,但是着实是高兴的。   冯二爷到了门口,先说抱歉,“实在是对不住,有事儿耽误了,嫂子莫怪,我带来了新婚礼物,希望大哥大嫂白头到老,婚姻美满。”   寒秋带着一些笑,对着冯二爷她是基本上没有多少接触的,不继承家业,也没有表现出来的野心,对着大哥继承了家业,一句话都没说过不好的。   老太太虽然是偏心,但是也没有什么好偏心的,诺大的家业都给了老大,还能怎么偏心呢。   “不碍事,回来的时间正好,没有耽误什么,只是你大哥着急,一直在这里等你,如今回来了,刚刚好。”   她瞧着冯大爷的脸色,不由得想起来那副画,等的大概也不是弟弟,应该是别人吧。   新婚的日子,她不想不好的,只一闪而过就是了,只是冯大爷似乎还是想要多问出一点东西来,一边进门口,一边问,“如今那边的天气,祯禧如何呢?”   冯二爷脚步顿住了一下,似笑非笑的,“大哥多虑了,如今大喜的日子,自然是不用操心这些事儿。”   冯大爷就不再说话了,只看着他一脸的笑意,自己也觉得没有意思了,只是有时候感情的事儿,是控制不住的。   你要去做一个重大的决定,比如说是结婚,你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其实意味着很多东西,冯大爷舍弃了一些东西,此时此刻觉得可惜,为自己可惜。   他忍不住去问,问那祯禧过得好不好,是发自内心的。   如果他不是一个这样的身份,那他大概是很可以去自由自在的去追求一个女孩子。   可是压力太大,阻力也很多,又是自己弟弟喜欢的人。   所以他就是问一下,知道过得很好,有人在身边陪着,有人喜欢,就觉得可以了。   寒秋牵着他的手,两个人一起对着宾客笑,见到的人都说是郎才女貌,这才是婚姻。   冯二爷看着举行仪式,一个人小的无比的开心,越看大哥的脸色他就越想笑。   心里面也觉得痛快,觉得还是自己的喜欢多。   看着大哥结婚了,他有点儿幸灾乐祸,尤其是跟自己对比的,自己娶了喜欢的人。 第111章 战争罪   老太太见他笑,心里面纳闷,只以为他是去了一趟长沙见了心上人高兴。   结果一转眼,看着冯二爷一个人端着酒杯,竟然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显得极为高兴,便发觉事情有一些不对了。   她有心试探,眼前的寒秋就是最好的话,“如今,你大哥也结婚了,算起来,你们兄弟俩的年纪都不小了,你大哥如今这个年纪结婚,已经算得上是格外的稳妥了。”   冯二爷这个人特别的闷,他有事儿不说的,用得着老《用拳头教妖魔做人的一千种方法》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中超视频回放》。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52490_496825.html
中超视频回放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