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军城市扑克导航 目录共2871章

首页

空军城市扑克导航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9613章 醒来后

空军城市扑克导航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x7684;幼苗的两片叶子大了不少,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出是两片制钱的形状,只不过叶片太小了,只能算是缩水的制钱。   此外,两片叶子正中,幼苗的顶尖又开始生长,可以看出一枚黄米粒大小的嫩芽。料想假以时日,这嫩芽长起来,又是两片叶子。   这时,韩莹走了进来,见许莫观看摇钱树,微笑道:“这几天事忙,一直没有出去找人摇树。不然的话,五一人多,七天小长假下来,这两片嫩芽说不定就长成叶子了。”   许莫道:“你忙你的,不要紧。嗯,我明天我没什么事,带颜颜和雯雯出去找人摇树。”   韩莹笑道:“明天是五一的最后一天。不过咱们的活动,一直都是借助颜颜她们学校师生的力量,以‘保护环境、抚摸小树’的名义做掩饰举办的,你要是去啊,最好能和颜颜她们学校交流一下,让她们学校的师生来帮忙。这是课外实践活动,给一些赞助,学校也愿意出面。而借助学校的影响力,就算出了事情,有人抚摸小树之后,遇到了倒霉事,也不会怀疑是咱们做的,只会怪自己倒霉。”   许莫点了点头,赞同的道:“这倒也是。”接着看了韩莹一眼,体贴的道:“你也别太忙了。”说着轻轻拉住她的手,继续道:“钱这个东西,永远都挣不完,咱们什么都不缺,何必让自己太累?你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   “我倒不觉得累。”韩莹望着他笑了一笑,“每天有事情做,总比没事情做的好,要是整天闲着,早晚闲出病来。”   许莫点了点头,再次望了韩莹一眼,自从相识以来,对方便跟着他,无怨无悔,让他忍不住的心生怜惜。他一手拉住韩莹的手,另一只手伸出去,在她脸颊上轻轻抚摸。韩莹抬头望着他,两人目光相对,许莫柔声道:“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吧,反正这个家里,你说了算。”   韩莹闻言一怔,接着脸露喜色,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许莫伸手将她拥在怀里。   当天许莫和周虞二女学校联系了一下,通过两人的班主任,许诺了一些赞助,她们班主任立时就同意了,并承诺带一些学生过来帮忙。尽管老师这个职业,一直都被美化的很清高,但对于真实的学校来说,不管是公办还是民办,每拉回一批赞助或者投资,拉回者都会有提成。   许莫许诺的赞助还算丰厚,由不得她们班主任不动心。因此连五一长假都不过了,开始联系自己的学生。   周颜颜和虞秋雯听说,也帮着联系了几个相熟的同学。对于学校来说,让学生做事,从来都是义务性的,最多最多给点名义上的惠而不费的好处。有了韩莹以前举办这种活动的先例,许莫做起来轻车熟路,对于学生也算厚道,虽然不直接发钱,但每个过来的学生都有一份价值不算太贵,但也不算太便宜的小礼物。相对于兼职来说,价值甚至还要更高一些。   因此尽管很多同学贪图假期在家里休息,还是有不少人愿意过来帮忙的。   在韩莹的帮衬下,许莫稍作准备,便把这事办了起来。第二天,他雇了两辆货车,一辆用来拉树木和工具等物,一辆用来拉馈赠的礼物,还有一辆用来拉学生的公共汽车。自己开着一辆车子,带着周虞二女向她们学校门口集合。   许莫给的赞助不低,事实上,韩莹以前举办这种活动,给的赞助从来都不低,不是赞助一台实验仪器,就是赞助一批资金,作为优秀学生奖学金什么的。   校长亲自出来接待了一下,那校长是个五十来岁的秃顶男人。又有周虞二女的班主任,两人的班主任倒是个女的,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戴副眼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名字叫做刘玉瑶。   韩莹以前举办这种活动,都是联系这个班级,因此这个刘玉瑶和韩莹比较熟,和许莫握了握手,便问:“许先生,莹姐怎么没来?”   许莫道:“她比较忙。所以这次我来了。”   “哦!”刘玉瑶笑了一笑,“是了,这几天五一,你家的药铺生意肯定是更好了。自从采药这个行业出现一来,各种野外用品都很好卖。”顿了一顿,继续道:“我哥哥便经常到山里采药,运气好的时候,一次性的收入比我十年还多。”   许莫随口道:“有人带着,刘老师也可以去啊。”   刘玉瑶摇了摇头,“许先生不采药。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苦楚。都看着别人赚钱,却不知道别人的辛苦。这些采药人,哪一个不是拿命去拼?出门采药,药物通常都在荒山大泽。蛇虫多不说。地势又太险恶。一不小心就遇险,上次我哥就差点从悬崖上摔下去。说到挣钱,钱哪有那么好挣?一不小心。连命都没有了。”   许莫点了点头,为了能够让这个行业一直延续下去,并且防止垄断经营、人工种植。他选择的药物种类,特意选择的就是荒山大泽等地势险恶的地方,这个钱是好挣,但一点都不付出怎么能行?如果平平坦坦的,所有人都要投入到这个行业去了。   刘玉瑶再次抱怨了几句,许莫只是笑笑。校长又说了一些客气话,便告辞离开了。学生们已经排好了队,接下来便是招呼他们上车。刘玉瑶等学生们上了车子,自己便到许莫汽车上来坐。   许莫依着韩莹的嘱咐,倒是把周虞二女赶到了公共汽车上,和同学们一起坐。不然自己老是依靠她们班级的力量,举办这种活动,两女在班级里的地位,势不免要变得特殊起来。久而久之,不和同学来往,说不定就会被人孤立,这种结果,对两女的成长没有好处。   接下来便是开车到学校附近的景点外面,到了地方,车子停下。刘玉瑶有过多次这种经验,叫来的学生有大都是以前做过的,颇有经验。在刘玉瑶的招呼下,有序的从车上下来,开始搬东西,拉条幅,摆桌子。   不久之后,便摆设完毕,依旧和以前一样,只不过许莫代替了韩莹的工作而已。刘玉瑶带着学生在外面招呼,招徕行人摸树签名。   几个小女生身穿校服,手里拿着宣传标语牌,招呼行人,“叔叔(阿姨),爱护环境,人人有责。抚摸小树献爱心,从我做起,过来摸一下吧,有抽奖活动呢。”   这时候是五一,虽然是最后一天,景点处依然是人山人海。看到这地方多了一帮学生,立时便有游客过来询问,“小同学,你们做什么呢?”   几个小女生便回答:“叔叔(阿姨),保护环境,从我做起,抚摸小树献爱心活动,过来摸一下吧,摸一下小树,有奖品呢。”   对于一群在学的初中生,很难有人有什么防范心理,很快就围上了一群人,一个中年男人问,“小同学,你们有什么奖品啊?”   附近的人听了,脸上都不由现出鄙视的神色,望着这人,“人家一群学生,搞一个公益活动,能发点小纪念品就不错了,你还指望着人家给你多贵重的奖品,觉得学生很有钱?”   那人被鄙视了,脸上一阵尴尬,一个小女生及时招呼,“叔叔,过来抚摸一下小树吧。”   那男的被说的一脸尴尬,正感觉下不来台,听的这小女生招呼,便道:“好,我摸一下。”   那小女生让开一条路,介绍道:“叔叔,你从这边这棵树摸下去,可要小心点哦,这树很小呢,别一不小心摸坏了。”   桌子上摆着五六棵小树一溜排下去,都在小花盆里装着,越往后,小树越小。   那中年男的笑道:“放心,我手轻着呢,不会摸坏了你的。”   每棵小树跟前都有学生守着,那中年男子走到第一棵小树跟前,便问那个学生,“要怎么摸?”   这张桌子后面坐着的,是一个小男生,和一个小女生。两人听那人询问,相视一眼,那小男生便示范了一下,在那颗盆栽的小树上轻轻一摸,“就像这样,越轻越好。”   那中年男人按照他的方式,在小树上轻轻抚摸了一下,“这样行不行?”下手很轻,只是轻轻一触。便收了开去,小树微微颤了一下。   那小女生笑道:“谢谢叔叔,已经是很轻了,就是这样。嗯,叔叔,你可以再摸一下后面那棵小树,也是下手越轻越好,要是完全过关,摸到最后一棵小树的话,有抽奖哦。”   那中年男人不以为然的。“什么纪念品啊?有没有个扇子什么的?正好现在天热。也能拿来扇扇风。”   “扇子?对不起啊,叔叔,我们还真没有扇子。不过你要是能摸到最后一棵,奖品肯定能让你满意的。”这小女生以前活动的时候便曾来过。知道一旦摸到最后一颗小树。便能摸奖。摸到的奖就算是最低档次的。对这次活动来说,也足以称的上丰厚了。   “是不是啊?”那男子将信将疑的,去摸下一颗小树。   第二棵小树更小一些。种在花盆里,摆在桌子上。桌子后坐着两个小女生。   一个小女生笑着招呼道:“叔叔,你再摸一下这一棵。”   那男的伸手轻轻在那棵小树上一摸,这男子手的确很轻,摸到树上,这棵小树依然只是轻轻一颤,轻松过关。   另一个小女生便招呼他去摸下一棵小树。这男子一路过关,直摸到了最后除摇钱树之外的最后一棵。一个小女生通知虞秋雯,“虞秋雯,这位叔叔过关了,可以摸最后一棵树了。”   虞秋雯道:“知道了,我带他摸最后一棵树。”便对那男子招呼,“叔叔,这边来,还有最后一棵,摸过了你就能抽奖了。”   “嗯,还有一棵。”那男子摸了五六棵树,有些不耐烦了。   虞秋雯性格温柔,和韩莹有些相似,微笑道:“只剩下最后一棵了。”   那男子看到她的笑容,便不好多说什么。虞秋雯再次招呼,“叔叔,这边来。”说着带着那名男子,走到许莫的桌子跟前,指着那棵摇钱树,“这是最后一棵,就是它了。”   那男子看了看摇钱树,笑道:“这棵小树真小。”   虞秋雯微笑附和道:“小是小了点,不然怎么会把它放在最后呢。”   “这倒也是。”那男子笑了一笑,便伸手向摇钱树摸去。   许莫有些紧张的望着他,幸好这男子出手极轻,只是指间在摇钱树上轻轻一触,便收回手去。   但也就是这轻轻一触,这男子身上的运气已经被摇钱树吸了过去,化作养分,供摇钱树成长。   虞秋雯见他摸完了小树,再次笑着招呼,“叔叔,这边来,摸奖在这儿呢。”   “好的。”那男子答应一声,迈步正打算跟过去,刚走了一步,突然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幸好及时扶住了旁边的桌子。   这男子不明所以,奇道:“奇怪,怎么腿突然变软了?”   两个小男生及时走过来,一左一右扶了他一把,“叔叔,小心点。”   那男子笑道:“好了,小同学我不用你们扶。”跟着虞秋雯过去摸奖,走到周颜颜和两个小女生守着的摸奖箱前。   虞秋雯道:“颜颜,这位叔叔过关了,让他摸奖。”   周颜颜微笑站了起来,很有礼貌的招呼道:“叔叔,恭喜你抚摸小树过关,请摸奖。”   那男子看了看摸奖的箱子,询问:“在这个箱子里?”   周颜颜点了点头,那男子即伸手进入箱子,摸了一下,缩回手来,拿到一张卡片,缩回手来,“这是……”说着向卡片看去,将上面印着的字大声念出来,“都华超市代金券五千元。”   “代金券?五千元?”那男子显然吃了一惊,“这么多?”不敢相信的望着周颜颜。   周颜颜道:“叔叔,你让我看看。”   那男子便把手中的卡片给了她,周颜颜接过来看了一眼,见上面的字果然和那男子念的一样,便从另一个箱子里取出一张五千元的代金券,交到那男子手里,“叔叔,请收好。”   那男子兀自不敢相信的接过手中的代金券,“喂!你们还真给啊。”   周颜颜笑道:“叔叔,这是你摸到的奖励,我们当然要给你了。”   那男子道:“你们……你们……”说着看了看周颜颜,又看看虞秋雯,又看了看其它学生,惊叹道:“这种活动!你们学校还真是有钱啊。”   一个小女生笑道:“叔叔,你误会了,这可不是我们学校举行的。是另外一个叔叔赞助的,只是和我们学校搞了个合作而已。”   “哦!”那男子‘哦’了一声,悄悄的望了许莫一眼,猜测这小女生所说的‘另一位叔叔’,多半便是对方,便不再多说什么,欢欢喜喜的走了。   其他人都盯着这个人看,这人刚才念奖励的时候,很多人都听到了,有人大声问:“喂!真领到五千元代金券了?”   都华超市是宛市的一个大超市,至少在宛市,它的代金券价值和真钱也没什么差别,也难怪其他人动心。   那男子得意的道:“那还用说。”说着将代金券拿在手里,轻轻一晃,又忙收了起来,“让让!让让!”从人群中挤出去了。   摇钱树带来的霉运不会持续太久,如果主动释放的话,不到一天,就释放出去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倒霉一天,换来五千块的补偿,也尽够了,只是霉运释放出去之前,这人一定不能去赌场或者购买彩票。 第317章 脱毛   看到奖品丰厚,不少人都动了心,有人向一个小女生问:“小同学,你们这摸奖中奖的概率高不高啊?”   旁边一人听了,鄙薄的道:“人家这是公益活动,一群初中生小同学举办的公益活动,你先关心中奖概率高不高,有没有爱心啊。”   先前那人一脸尴尬,分辩道:“我不就是随便问问嘛。”   那个小女生适时的插嘴,“叔叔,过来摸一下小树啊。”   被鄙薄的那人只好走到场地中来,去摸小树,一个小男生领着他一路摸下去,这人不够谨慎,抚摸小树的时候随随便便的,就是伸手在树枝上胡乱一碰,一不小心,将后面一棵小树的叶子碰掉了一片,理所当然的被淘汰掉。   “叔叔,你把这棵小树摸伤了,不能再摸了。”那小男生提醒他。   那男的挠了挠头,不以为然的道:“不就是一棵小树么?伤了就伤了,多大点事,你这盆栽的小树我认识,在植物市场上买的话,最多也就十几二十块钱,碰到那种流动小贩,讲讲价格,几块钱就能买下来。这么便宜的小树,伤了一点有什么啊,况且我不就是碰到你一片叶子么?”   旁边一个小女生走过来插话道:“叔叔,不是价格高低的问题,跟小树的价格没关系,你把这棵小树碰伤,后面的就不能摸了。”   那男的看了看远处周颜颜和两个小女生守着的摸奖箱,心里有些不舍,便问:“不能摸了不要紧,抽奖能抽不?”   那小女生摇了摇头,“对不起,叔叔。没有过关,是不能抽奖的。”   那男的不甘心的,“不能抽奖,那我前面的不是白摸了?”   那小女生再次道歉:“对不起。叔叔。”   那男的想着丰厚的奖励。不愿就此离开,想了一想。又问:“那我从头再来行不行?”   那小女生还是第一次来,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行不行,便对虞秋雯呼唤道:“虞秋雯,你过来一下。”   虞秋雯把手头的事交给旁边的一个女生。走了过来,问:“周月琪,什么事啊?”   那小女生周月琪道:“这位叔叔想要从头再摸一遍,问我行不行。”   那男的看了虞秋雯一眼,接着道:“小同学,他们说我失败了,不让我抽奖。那我从头再来,还不行吗?”   虞秋雯‘哦’了一声,又问:“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小男生解释道:“刚才这位叔叔摸小树的时候,用力太大。不小心把一片叶子碰掉了。”   “碰掉了一片叶子啊?”虞秋雯重复了一句,接着转向那男的,摇头道:“对不起啊,叔叔,我们这里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不能从头再来的。”   那男的怎么甘心?但接着想起了什么,挥了挥手,“算了,算了,不能重来就算了。”心想:我过一会再来,总可以了吧,这么多人,我就不信你们能记得住我。   说着从人群中挤了出去,到别处去绕圈子,准备过上一会,等别人把自己忘了,重新来过。   活动还在继续,一个小男生说动了一个中年妇女过来抚摸小树,一边领着她过来摸树,一边解释,“阿姨,你摸小树的时候,要轻一点,不然把小树摸伤了就被淘汰了。后面的小树一棵比一棵小,要是用的力气太大,可过不了关的。”   那中年妇女问:“那要多大的力气才算可以?”   那小男生解释道:“能有多小就有多小,你尽量小心就好了。”   “哦!”那中年妇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便去抚摸第一棵小树。她听了那小男生的话,下手的时候很轻,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慢慢去碰那棵小树,那小心的样子,让旁观者看了,都不由得心生紧张。   虞秋雯正在附近,便跟着看了一会,见那中年妇女连摸了三棵小树,都没问题,这才点了点头,走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果然过没多久,那中年妇女便抚摸小树过关,虞秋雯带她去摸摇钱树,那中年妇女在摇钱树上轻轻碰了一下,运气便被吸走。   这时成功过关,一个小男生带她过去摸奖,这中年妇女和前面那人一样,摸到了代金券奖励,不过这中年妇女做事小心,没有张扬,接过周颜颜递过来的代金券,向兜里一装,向外走了。   走到外围时,有人忍不住问她:“喂!摸到什么奖励了?”   那中年妇女含糊的道:“运气不好,没摸到什么东西。让让,让让,让我出去。”   众人让开一条路,这中年妇女很快走的。;,您出嫁前是否就仰慕了父皇?听说父皇还是六殿下那会儿,京中闺秀见了父皇,就跟狼见了肉似的两眼放光。”   这回连着皇帝,也再笑不出声来。   “何人这般对荣慧说道?”   “诚佑向卫大人打探来的。”   长公主卖了太子,并着泰王一道给坑了。   “时候不早,还不回去安置。”赶忙招呼蕙兰把捣乱的带走,慕妖女娇嗔一瞪,责任全推给了皇帝。   “都是您给纵的,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男人不以为意,凑近了将人搂在怀里。“纵得更厉害的此刻在朕怀里。有胆子与朕横眉竖眼。”   逗弄她一番,占了美人便宜,建安帝神态餍足。一手 她小耳朵,故意冲着她呼气,果然见得小妖精面色更红。   “你当她今日为何挑了那灯说事儿?不过朕带了太子与泰王出宫,落了荣慧在宫里,小丫头不高兴,专程过来告状。”   小牙口滋滋作响,报复她两个兄长,拖累她这做娘亲的好生尴尬。“您不是最偏心眼儿,这回舍得叫您小心肝儿闹脾气?”   拍拍她背脊,建安帝未有隐瞒。“此去却是为政事。也该叫他二人接触下京中机要。红楼与菽香馆今后都需交由太子打点,泰王却是为出去见见世面。”   等等……她好像听见了“菽香馆”?盛京里头与红楼齐名,盛名远扬,豢养小倌与人取乐那地儿?!   当初她一心想乔装打扮溜进去见识一番。小心肝儿抖擞,颇有些后怕。若然被她得逞,看了那等“长针眼的”,boss大人会不会往死里惩治了她?   讪讪蜷在他怀里,皇帝口中纵得最厉害的,转眼已是乖顺模样。   “怕甚。便是娇娇曾向赵青卫甄二人多番打探菽香馆这地儿,朕也不至事过境迁还寻了你惩戒。”   男人言辞和善,抚着她脸颊的手掌更是异常轻柔。   可是万岁爷,您记得这样清楚作甚?   到了夜里,慕夕瑶才明白,这男人嘴上“事过境迁”,分明就是死死记在心头,半点不曾或忘!只可劲儿折腾她这劲头,便知他当初气得不轻。   “说好了不翻旧账。”情事过后,慕妖女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娇娇闺中惦记何等男儿?说与朕听听便放过你去。”   宗政珏!明儿个仔细你一身细皮 !   抱着软枕睡得香甜的长公主,梦里打了个寒战。   “剑眉,凤目,长身玉立,本事了得,跟万岁爷您分毫不差!”抱着他腰身,盹儿都不打一个,慕妖女涨红面颊,憋着股劲儿依旧不肯认输。   “还得疼臣妾,放在心头可劲儿的疼!”   臣妾识时务,虽则强不过您,臣妾还得最后为自个儿争一口气!   畅快笑出声来,建安帝抱着这不害臊的,马屁拍得好,得赏!   压着她小脑袋摁在胸口,男人目光柔和,掩不住眼底爱重。   “有无将娇娇放在心头,自去听听便是。” 番外 凤归——最美的时光 第1卷 番外 凤归——最美的时光   清醒时候越来越少,到了如今,面容精致如昨,奈何精神却一日不如一日。   终是到了尽头。灵魂虚弱,非药石能救。原来,她也有命数一说。劝了几个小的带着皇孙出去,惟独迟迟,哭得喘不过气,若非被太子牵走,怕还是不肯离了她榻前。   寻常嘴上挂着嫌弃他几个,真到了这时候,心里牵肠挂肚。自个儿身上掉下的肉,怎能不记挂。   握着她手的男人,手掌微微有些不稳。男人两鬓已生白发,目光清明依旧。专注凝视她的凤目,眼底俱是忧虑。   “娇娇。”好容易开了口,出口却是伤痛。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儿孙跟前,明着说还想与他单独说会儿子话。心底不祥之感沉沉压下来,抱着她的手臂紧了又紧。   “莫要说叫朕不痛快的话。”   惊悸一波胜过一波。一辈子的惧怕都落在这女人身上。   “这一次,臣妾恐怕不能应您。”   分明感觉出他指尖一瞬颤动,慕夕瑶靠在他怀里,眼底慢慢有泪沁出。   宗政霖此时该死的痛恨自己竟还能察觉出,被她捂热的那颗心,随着她每一次呼吸渐渐寒凉。就如同他此刻使尽浑身解数,恨不能融了她入骨血,依旧觉得困不住她。   “莫要淘气。朕陪着你歇会儿。”   “皇上。”   “娇娇。”男人额角青筋凸起,对她抗旨不遵,分明还要接着开口,轻易就动了怒。到底失了镇定。   “有您陪着,臣妾不怕的。”   “娇娇!”再一声呵斥,这回他无法挺直背脊,自来强横之人,从背后看去,竟显出几分萧索疲惫。   才半抬起手,便被他一手握住。顺从她眼底意愿,捉着她手心贴在他面颊。   “皇上还是这般俊朗。臣妾爱看。”   被他用力摁在胸前,力道大得竟让她觉得鼻子痛得没了知觉。   “那就一直看着。不要闭眼。”   眼前是他玄色冕服。十二章纹,还是昨日那一身。因着守在她榻前,历来爱洁的男人未曾离开内室半步。   后颈有 液体滴滴打落,层层晕开。   慕夕瑶鼻尖酸涩,闭着眼,心里亦然惊痛。   “臣妾会使尽力气留在您身畔。一生得您宠爱无度,臣妾无有遗憾。”   “臣妾知晓,自个儿伎俩瞒不过您。梅园那会儿您识破臣妾意图,定然知晓臣妾不是个实诚人。臣妾抱着私心,讨了您欢喜。便是这般,您心里知根知底,依然包容臣妾把戏。纵着臣妾伴在身侧,予诺臣妾莫大恩宠。”   她很满足,未曾错失他于她心动。   “臣妾瞒了您许多秘密,可到了如今,臣妾依旧不能说与您听。您便当做臣妾最后一次使了心机,偏偏不叫您如意,便能永远搁在您心里,留个烙印。”   “便是如此,臣妾还要托付您几个小的,臣妾怕懂事那几个偷偷难受,坏了身子。也怕荣慧受不住,再哭得晕过去。”   “臣妾知晓您亦不好过。可是臣妾信您,只能将担子压在您身上。”   “朝政之外再叫您操劳,皇上是不是又要怪了臣妾,‘娇娇淘气了’。”   五指紧紧扣住他襟口,泪珠滚落,同样浸湿他胸口。   “最后万岁爷您还是宠着娇娇,可好。”   耳后像是响起他压抑哽咽,慕夕瑶瑟缩着身子,紧闭的眼眸泪珠潸然而下。   “那枚药丸……”男人声音哑得几乎听不出来。   “对臣妾无用。”灵魂衰竭,命数已定。“臣妾将它用在了最值当时候。”   “明早起来,朕再与你梳妆。”   “好。”   “簪娇娇最爱的白玉钗。”   “好。”   “今日描的眉淡了。明早换一支眉石。”   “好。”   内室之中,锦屏映着两人交叠的身影。像之前每一次说话,亲昵非常,却叫候在外间的蕙兰死死捂住嘴,半分不敢哭出声响。   “皇上。”   “嗯。”   “老实说您脾气不大好呢。好在您长得俊,臣妾爱看。又疼着臣妾,宁肯被臣妾欺瞒也宠爱臣妾。”   “这般才能如了你愿,困你在身边。”   “故而臣妾很欢喜您。”   女子低低浅笑,气息孱弱。   怕极她夜里无声无息便丢下他离去,宗政霖片刻不曾闭眼。把着她脉息,直至第二日天光敞亮,连着两日不眠的皇帝眼中血丝密布,终是常常舒一口气。   “娇娇。”   “嗯?”   “用了药再睡。”   睁眼便是他熟悉俊颜,男人深邃凤目中,情意昭然若揭。满满都是关切,还有着安心。   搂着他脖子轻轻落了个吻。便是眼前男人,心甘情愿叫她道一声“无憾”。   “臣妾都听皇上的。”甜甜腻腻,娇 软,衬着她笑颜,叫宗政霖移不开眼。   只这一次,却是她言而无信。   “娇娇。”才喂她服了药,抱着人不过歇息片刻,宗政霖便察觉不妥。   怀里女人明艳面庞莹白 ,睡容恬静。只鼻息却是……   “娇娇。”   “娇娇。”   “夕瑶——”   脑子轰然炸响,眼前一幕幕如此鲜活。   “青州秀女慕氏夕瑶,给殿下请安。”初次见他,她慌张行礼。正值韶华,人比花娇。   “嗯,圆圆的胖兔子很可爱。”不知他取笑了她,她笑着颔首应和。   “殿下,可还会疼?”头一回服侍他沐浴,乍见他背后伤痕,她手指轻 过,像是抚在他心上,那样小心翼翼。   “宗政霖,你混蛋!”得诚庆那时候,她于产房中哭闹不休,他怒极教训她,却引来她声势浩大刁蛮叫嚣。   ……   “臣妾得皇上厚爱,自然需得多多体谅万岁爷辛苦。那般心里憋着气,皱着眉头的万岁爷,您不稀罕,臣妾还稀罕着,臣妾瞅着心疼。”她独自立于常宁宫中,身姿昂然替他抱屈。   “之前臣妾说会护着您,您还当了笑话听。这回可是真当见着了。可惜臣妾宁肯您不知晓。”那女人心疼他,怕他心里落下不痛快。却不知听在他心里,满满都只剩下她。   ……   末了眼前全是她黏在他身上,娇滴滴仰着头,眨巴眼眸,一声声无赖讨好,“皇上您要心疼臣妾才好。”   几十年朝朝暮暮,得她相伴每一日,他岂能忘怀。   知她脾气不好,狡诈会哄人,末了,又被她欺骗一回。   “娇娇,你言都听朕的,何以再不应朕!”   痛入腑藏,眼前再不可视物。   **************************************************************************   永庆二十九年七月初四,一生受尽建安帝宠爱皇贵妃慕氏,薨。年四十又九。   帝大恸,辍朝九日,病重不起。追封皇贵妃慕氏皇后位,谥号元敬敏慧周皇后。入昭陵,百年后与帝合葬。   又两年,永庆三十一年二月初三,大魏建安帝思虑过重,药石无用。亥时三刻,于羲和殿召集众臣宣读诏命。半刻钟后,一代大魏圣主驾崩,太子继位。   史记,大魏之兴,自圣武文皇帝而始。   帝弥留之际,于病榻有言,平生三大憾事:其一,未曾察觉先帝潜伏之病兆;其二,未能与元敬敏慧周皇后携手终老,痛失吾爱;其三,有负元敬敏慧周皇后所托,无力周全子女。   **************************************************************************   (前世)   副驾上坐着的女子从包里掏出手机,看见那串熟悉的号码索性摁了关机。   “怎么,还是正科江总?”一旁戴着墨镜,十指涂了夸张亮紫色彩甲的女人幸灾乐祸。   “明知故问。看路好好开车。你那小命不值几个钱,别祸害了姐跟着受罪。”   “啧啧,听这口气,还真得瑟上了。”   撩了撩长发,女子扬眉浅笑。“踹了江驰,心情大好。”   “正科太子爷,就这么入不了你周彤法眼?当初是谁拍着 ,口口声声说姓江的活生生一尊男神,不拿下誓不罢休?”   打开音响,随意挑了首眼生的试试,周彤竖起指头在身旁女人眼前晃晃。“出去应酬能应酬到一身 儿,再 的神格也得碎了。”   呵呵直笑,也就她才这样牙尖嘴利奚落那男人。可惜江太子拉下颜面,几次三番替自己辩解。便是她都软了心,却在这女人跟前无功而返。   “跟他好了大半年,就没半点儿舍不得?”   “你确信咱现在说的是江驰,不是奔驰迈凯轮?”   “哎哟喂,您还矫情上了?现在小姑娘都喜欢宝马。您要瞧不上奔驰,咱换换口味?”   盯着窗外稀稀落落飘下的雨点,指尖顺着玻璃上雨水划落,一双媚眼的女人作势点了点头。   “这回擦亮眼睛挑一匹黑马。最好还是自动送上门来。”   “做梦呢吧你。真正纯种,上千万身价,再多几个江太子也赶不上。”   “谁知道呢。指不定明早一睁眼,那马就到了跟前。高大帅气上档次,最主要——还能骑在身上招摇过市,作威作福……”   嬉闹逗趣儿,却不知冥冥之中有人一语成谶,另有际遇。 1章   夜晚,容家别墅。   二楼的某间房门被拉开,一女生探出半个脑袋,向四周观察。   门外安静无人,她出来,轻带上房门,下楼。她步伐轻快无声,牵起黑色裙摆荡漾,如精灵一般。   离玄关处只有三米。   两米。   一米。   “容小姐,这么晚了您是要去哪?”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容欢脚步一顿,捏着裙边的手收紧,转身看向叫她的人,乖巧解释:“静姨,我去……图书馆。”   静姨是容家的保姆,见容欢步履匆匆,“我让司机送你吧?”   她忙摆手,“没事,我和沈如一起。爷爷要是没问起,你就不用和他说了,省得他担心。”   一出门,坐在小车后排的沈如朝她兴奋招手。   容欢上车后,沈如飞快给司机报地址:“DC夜店。”   车子驶出,沈如嗅到容欢身的Gucci罪爱的浆果香味,她趴在前排靠背,看向旁边的人,一脸坏笑:“喷这么性感的香水,还穿成这样,是不是想去撩小哥哥呀?”   容欢乌发红唇,皮肤又白,上身是一件白色的雪纺衬衫,布料轻薄,透出里头的风景若有若无,带着朦胧的诱惑。   容欢睨她:“我只是陪你去玩。猴子他出发了吗?”   沈如是容欢的邻居,高考后,容欢回到容家,结识了沈如,以及她的竹马,一个外号叫“猴子”的男生,三人玩到了一块儿。   “快了吧。你今天是怎么出来的,你爷爷竟然肯?”   “我瞒着他的。”   果然是瞒着,否则容老爷子怎么肯。沈如笑笑,摸摸她的头:“等会儿别怕,到时候跟着我和毕豪就行,很安全的。”   容欢点头无言。   车窗外夜色如墨,霓虹灯点亮起银蓝色的夜。   到地方下车后,眼前是一幢暗黑色的建筑,如同黑夜里蛰伏的猛兽,低调奢华。DC是林城的夜店之王,少男少女的狂欢之地。   容欢抬头打量,站着没动动。沈如笑了笑,拉住她的手往前拽:“走啦没事的。”   步子刚迈两步,口袋里的电话就开始振动。沈如正掏出手机,看到是猴子的,立刻接起,笑问:“我和欢欢都到了,你在哪磨磨唧唧的……”   那头说了几句,沈如眉头猛地皱起,骂了句“滚蛋”,然后狠狠挂掉电话,“死猴子竟然鸽我们!”   原来他临时有事,有个哥们打架进派出所了,他得去一趟,让她们自己去玩。   沈如视线一转,看到夜店门口进去几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社会青年,嘴里叼着烟,时不时爆几句粗口,还对过路女生吹着口哨。   她紧张地吞咽下口水,把手机塞进兜里,看向往前走的容欢,叫住她:“欢欢,我们要不然 回家改天再来?哎呀,我突然记起来有个电视剧要开始了……”   她边说,眼神还左右躲闪,用力把她往后拖,偏偏还笑得很“自然”。   容欢盯着她看了好久,忽地笑了。   她拉住沈如的手,开口。   ——   “怕什么?”   -   “哎哎哎——”沈如被容欢拽进夜店,她惊呼着,就跟个被人追着抓去屠宰的尖叫鸡一样。   她挣脱开容欢的手,眼睛瞪得老大,“你……”这人胆子怎么这么大!   两个女生对视着,最后沈如先绷不住笑了,挽过容欢,“走,玩就玩,我才不怕呢。”   里头视野偏暗,灯光流转,音乐声很大。她们进去,挑了个偏僻的位置,点上饮料。   黑人DJ正打着碟,舞池里的男女热舞着,气氛火热。   台上中央是个主唱的小哥哥,他一身黑T,银白色的鸭舌帽后扣在脑袋上,脖子戴了个夸张的金色项链,鼻上的鼻环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亮。结束了一首嗨歌以后,他站了起来,笑道:“Everybody,我现在找几个帅哥美女上来玩玩游戏怎么样?”   台下顿时热闹起来,大家都说同意。一束灯光随意照射着,最后停在哪个人身上,哪个人就要上台。   大家放的很开,撕掉了白天伪装的皮囊,显出最狂野的灵魂,几个人上去,有的高歌一曲,有的和女朋友告白,现场气氛越来越嗨。   容欢转眼一看,沈如哪有刚才进门前害怕的样子,喝着酒嚎啕大笑,也跟着起哄。   她淡笑着收回视线,突然眼前一亮,粉色的光束照亮了她的脸,坐在前面的男女们转过头齐齐看向她,台上的主唱伸直手臂,指向容欢,笑着吹了下口哨:“竟然是一位美女哦,来来来快上来!”   沈如激动地握住她的手:“欢欢,他说的是你啊!!”   容欢有点懵圈,最后被人推搡着上了台。主唱看着她略显稚嫩的面容和小巧玲珑的身材,笑着改口:“小妹妹,你看过去年纪好小,你……成年了吗?”   “……”容欢点点头,台下大笑。既然成年,主唱当然不放过她:“来,表演个才艺。”   容欢微抿唇,没反应,主唱见她脸色泛红,好像很紧张拘束,他从椅子上起身,到她面前,把话筒递给她:“什么都行,或者唱几句?”   身后响起琴声,似乎已经准备好给她即兴伴奏了,容欢转头看向电子琴,指了指它,认真问:“弹琴可以吗?”   主唱一愣,玩味一笑:“可以啊。”   他朝台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台下顿时安静。大家看着容欢走向电子琴,以为以小姑娘乖巧的外表,可能要来一首舒缓的曲子,正提起兴趣要洗耳恭听,然而耳边传来的竟然是极为欢快的音符。   而这琴声正是刚才主唱最后唱的那首嗨歌的旋律!   有人以为这个环节结束了,抬头去看,发现弹琴的人不是刚才的专业琴手,而是刚才上去的小姑娘!   主唱w《重生之顾少宠妻》《安若珏心》《斗罗之神王临世》《腹黑将军我来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空军城市扑克导航》。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53379_985638.html
空军城市扑克导航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