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穿越之异世逆袭之路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当黎明之际,2014从斗罗去遮天

大亨传说

时间:21-05-06 来源: 优家美小说网

大亨传说

x95f4;。   梁辛用了差不多七天的时间,这样的速度的确算快的离谱了,能若此,主要还是得益于他在猴儿谷的五年,每日里和天猿打斗,身体早就被锤炼的无比灵活。   将岸本来在褒奖,可梁辛却大吃了一惊,二话不说又跳起来扑向‘墙壁’,开始打二月星阵。腊月二十三堂会审,他陷入土坤身体的日子是十一月初十,梁辛只怕,来不及!   北斗七星彼此之间的位置,是恒定不变的,所以一月大阵和二月大阵相比,只是整体位置侧旋,梁辛能成功的打出一月阵,对二月阵很快也就掌握了。   可真正最难的是,两个阵图的连打,成功的关键只有两个字:协调!   梁辛真的要发疯了,可越着急,身体变越不听使唤,最后还是被将岸怒声点醒,努力平复心情,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到脑后……   可以说,打一月阵,是在给自己的关节协调做基础。梁辛有猴儿谷的经历,开始打不好只是不能领悟窍门,到后来越打越纯熟,一旦顺畅了便很快得以突破。这个‘基础’表面上看,只是这七八天的苦练,可实际上,他之前在苦乃山已经练了五年。   把北斗一月大阵换成其他的月份的星图,只需整体上调整个方向即可,一通百通,很快就能打好。   而两阵连打,就是货真价实的提高了,这其中没有什么窍门,只有苦练,练到让身体的连击变成本能!好在梁辛的基础牢固,进境总算顺利。   从梁辛打成一月阵之后,将岸就开始重新数过,当他数过一百二十万的时候,梁辛终于再度来到肉瘤法宝之前,恭声道:“师父,请您向后避让,我能打两阵了!”   将岸并不吃惊,打一阵用七天,同时练好了协调的基础,打两阵用二十天,虽然也算快,不过还不至于惊世骇俗。   只听肉瘤里悉悉索索的一阵响动,估计将岸把自己缩到角落里去了,这才听他说道:“好了!”   话音落处,梁辛陡然大喝了一声,飞身扑起,在冲到瘤子法宝的瞬间,他的身体迅速的抖动起来,看上去虽然古怪难看,但却迅捷的惊人。   嘭嘭嘭的接连闷响,一道道涟漪悄然荡漾,彼此交汇,一月、二月,两套北斗大阵,十四颗星位,在涟漪的连接之下,勾勒出两把小角度交叠的勺形,旋即,仿佛空气都颤抖了起来,巨力爆发!   梁辛竟真的打出了两套星阵!   两阵交汇,振起的力量比单独一阵要强五倍有余!只听那座肉瘤发出了嘎啦啦的闷响,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梁辛咬牙攥拳,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终于,嘭的一声大响,一股恶臭冲天而起,那颗瘤子终于没能扛过两座星阵的合击之力,彻底碎裂,噼里啪啦摔在泥沼中的,尽是些恶心的褐红色碎肉!   这件法宝关押了、也保护了将岸千年之久,时时刻刻都在对抗着土坤身体中的可怕泥沼,现在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如果不是因为梁辛、琅琊恰巧赶来,让怪虫脱力昏睡,恐怕再过不了几天,肉瘤就会被泥沼攻破。   饶是如此,梁辛想要打碎它,也费尽了周折。   只见肉瘤之中,一个胡子头发彻底乱成了一团,瘦的只剩皮包骨头的老头子蜷缩成一团,正眯着眼睛,费力的抬起头望向外面,不是将岸是谁!   只不过梁辛可没想到,曾经名震天下的老谋头,一代魔君的授业恩师竟然会这么狼狈,衣料早已腐烂殆尽,赤身裸体,全身的皮肤惨白,都能看得清下面密密麻麻的血管。   土坤的身体中,一片寂静,师徒俩彼此对望着,一时间谁都说不出话来了。   梁辛认识新师父,前后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当然谈不上感情深厚,但是既有师徒之名,总也会有些亲切的,尤其是他们两人,一个教,一个学;一个不停指点,一个日夜苦练,连心协力之下,竟真的砸碎桎梏得以相见,这种情分,比起同生共死又弱在了哪里?   相见之下,恍如隔世,直到不知是谁先喘了口粗气,一老一小才同时怪叫着哭笑着疯癫着,乱七八糟的抱在一起,老头子甩着瘦弱的拳头,咚咚咚的捶打梁辛的后背,哭一声笑一声的喊着:“磨刀儿,我徒弟,磨刀儿,我儿子啊!”   说着,他又摇摇晃晃的从梁辛身上跳下来,揪着乱成一团、根本梳理不开的胡子,大声道:“磨刀儿,现在,我便将你逐出师门,从今以后,你再不是我徒弟了!”跟着,老头也不等梁辛惊讶,就继续笑道:“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义子,跪下,磕头,去他奶奶的葫芦师父,老子收儿子不用问他!”   将岸参悟的人间之道,平时说话聊天,客气老实,可骨子里早就变成了个至情至性之人,此刻得脱大难,显出的尽是真性情。   梁辛能有活下去的希望,都是拜将岸所赐,他才不管什么正道邪道,琅琊心地歹毒,那南阳真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当下痛快答应,痛快磕头,就是喊爹的时候不怎么痛快,一时间喊不出来。   将岸无所谓的挥挥手,笑道:“无妨了,慢慢来!”   这番喜中含悲的欢笑并没有持续太久,梁辛就想去打虫子,不料将岸却摇摇头:“两座星阵之力,虽然不错,不过肯定打不透虫子。”说着,老头笑了起来:“就算逍遥境大成的高手,蕴足全力的一击,恐怕也伤不到虫子的一根毛,你那两阵连环,才有多大力气,差远了,差远了!”   梁辛呆住了,这么多天在他的意识里,始终以为肉瘤和虫子是一个强度上的怪物,以为只要能‘打出’老头,就能打破虫子,现在才反应过来,他的‘北斗双阵’,充其量也就是五步档次的攻击,怎么可能对这条虫子有效果。   将岸让梁辛站好,然后无比费力的爬上了他的后背,这才伸手一指前面:“先带我去找虫子的嘴,你现在能打出两个星阵,我就有法子带你出去!”   梁辛大喜,答应了一声,向着虫嘴的方向跑去。   将岸道心尽丧的时候,还只是个孩子,当时靠着先前的记忆,已经有了海天境的修为,不过那之后,真元便没什么太大的进步了,他能活到现在,全靠着服食以前抢来的灵药仙丹,饶是如此,千年的消耗之下,也没有力气了,一时间难以恢复。现在的将岸,比起一个垂死老者没有丝毫差别,也只能靠梁辛‘代步’。   一路磕磕绊绊,梁辛跑到了最后一截‘念珠’之中,依稀看到狰狞交错的可怕獠牙。   将岸对梁辛道:“便是这里了,找一处大约……大约屁股大小的地方,比起其他的地方,会略显粗糙,仔细点,能不能出去就全靠找到这个地方了!”   梁辛答应着,立刻趴在地上开始摸索。将岸也‘下地’帮着一块摸。   一边照着,将岸一边说道:“我以前见过古籍上的记载,土坤口中,天生有一块粗皮,是它成型前接引地气的所在。”   梁辛哦了一声,接口道:“那便是怪物的气门了,击之必死么?”   将岸摇头笑道:“当然不是,论坚固,粗皮和他身体其他地方没有区别,只不过更加敏感一些,你现在有‘北斗双阵’,应该能把它打疼。”   说着,将岸顿了顿,声音也随之严肃:“想要逃出去只有这一个办法,找到粗皮,狠击之,怪物吃疼便会苏醒,本能的张开嘴巴,趁着这个机会咱们逃跑。不过,它已经昏睡了快一个月,虽然那些泥沼还没恢复功能,可怪物一定恢复了不少力气,能不能成功跑出去,还是未知之数……”   正说着,梁辛突然喜道:“找到了,便是这里!”   将岸笑道:“先莫出手,等我恢复一点力气,到时候还能助你一臂之力!”   梁辛大喜,用力点头!   过了有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将岸长出了口气,对着梁辛道:“成了,出手打它,能逃走从此你我逍遥天下,逃不走,咱们爷俩就死在一起!” 第一零一章 脸不要了   硬皮不大,仿若‘屁股’,梁辛现在的‘北斗双阵’是用全身打出来的,面积越小越不容易成功,不过他的这几个关节已经足够协调,想要在一只‘屁股上’打出阵法,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略作准备之后,梁辛对着正站在獠牙前的将岸点头示意,随即沉声闷哼,身子好像只皮球般团起来,在急速的颤抖中啪啪连击,两座星阵在狭小的硬皮上转眼勾连。   巨力之下,肉眼可见的,那块硬皮好像突然受到刺激的水母,身体猛的撑开,旋即一阵闷雷般的嘶吼,从土坤的身体深处跌宕而起!   怪物的咆哮声,挟着滚滚风雷一路喷涌,几乎与此同时,一抹刺目的光亮霍然迸发在梁辛的眼前,正如干爹将岸所料,刺痛之下,怪物猛的张开了嘴巴。冬日朗朗,转眼击碎身边的黑暗。梁辛大喜过望,借着土坤怪叫的气流飞身而起,抢先一把抱住干爹,两个人一起扑向外面!   梁辛抱着将岸,七蛊星魂流转不息,身体快若闪电,可就在他置身獠牙的缝隙间、堪堪便要冲出险境的时候,怀里的老头子突然一沉!   枯干消瘦的老头子,仿佛在一刹里变成了一座大山,以梁辛的四步大成之力都险些脱手,仓促中只有再拼出所有的力气,怒声断喝到:“起!”,勉强拖住老头,可扑跃的势子却一下子缓慢了下来。   就这么一耽搁,土坤已经反应了过来,巨口中那些锋锐的牙齿,竟然尽数活过来似的,伸缩摇摆着,向着梁辛斩、刺而来。   ‘紫薇’不能调用,否则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扰乱星魂,为了保住老头子,七蛊星魂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梁辛全身上下再没一丝力气可用,可此刻又陷入了土坤獠牙的‘刀阵’之内,转眼就要被大卸八块!   梁辛根本没有机会思考,咬牙切齿的抱住干爹,完全是在靠着本能,调节着肌肉与关节,在极小的范围内不停躲闪着,险之又险的躲过一道道獠牙的突袭,同时借着身体的惯性向外冲去。   远远望去,獠牙伸缩斩刺,抱着义父的梁辛就好像一条随时会被巨浪掀翻小舟,拼命的坚持着……就在这时候,将岸突然爆发出了一声夜枭似的怪笑,发疯是似的,在梁辛的怀里扭动了起来,同时双手乱舞,一拳一拳接踵不停的砸在了虚空之处。   梁辛还来不及着急,却突然发现:   自己的扑跃,干爹的怪叫、土坤的獠牙、甚至身边的疾风,周遭所有的一切,竟都被将岸这一拳又一拳,砸的缓慢了下来!   将岸势若疯魔,惨白的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长长的胡须与白发朔风飞扬,双拳乱舞,可他的拳越快,周围的一切就越慢。到最后,双拳化作了一蓬疾风,而这方圆十余丈之内的时间,却几乎凝固了起来!   将岸这才沉声开口:“磨刀儿,你可知,当凡人突遇危殆时,往往会做出自己平时绝无法成功的动作,从而避过危险?”   “其实那便是……协调了,最本能的协调!筋骨皮肉,五官四肢,甚至发肤毛孔,尽数调动起来,组成最协调的姿势,躲避危险,就如你现在这般!”说着,老头子用手随意指了指梁辛的身体几处。   时间缓慢了下来,却并未凝滞不动,一切都还在缓缓的移动,梁辛随着老头的手指望去,只见自己的双肩正并力撑开,带动着头颅情不自禁的前伸,从而躲过了一只‘慢慢’刺向自己后脑的獠牙。   同时,他的膝盖微微上提,小腹随之收缩,身体也佝偻了起来,一只獠牙擦着自己的后背掠过,而另一只獠牙正滑过小腹先前的位置……   可这一切,都不是梁辛刻意指挥身体去做的,是他的身体,在危殆时,未曾通过心意指挥,爆发出的本能反应!   而他能够做出这些动作,固然与本能反应有关,也得益于将近一个月,用身体打星阵从而协调关节的苦练。   将岸此刻的声音,仿佛晃晃天雷,闷钝而响亮的炸响在梁辛的耳旁:“我榨干全力,施展‘天下人间’,一是为了让你看看,为父耗尽数百年才练成的本领,二则是要你记住,现在身体中的感觉!”   一连串的事情,终于在梁辛的脑海里连成了一条线!   从打星阵开始,将岸便已经开始训练梁辛的关节,片刻前他身体他突然变沉,为的是耗尽梁辛的力量,让梁辛的身体再无所依靠;   土坤苏醒,獠牙击杀,梁辛来不及思考,身体这才调动起来,拼命的协调、躲避……   人在危急时刻能爆发潜能,可逃生之后,便会彻底忘记,又恢复到平时的样子。所以老魔头才要拼劲全力,发动‘天下人间’,让一切都缓慢下来,点醒梁辛,让他明白现在的状态!   不经意间,一切都比这刚才似乎快了些,将岸也加快语速:“要学天上人间,便要记住你现在的身体感觉,把这种只有本能时才能出现的协调,练成你的身法。只要这一步成功了,你的实力更上层楼不说,也才有希望领悟你的天下人间!”   放眼天下,能用这么险恶的法子、为了教本领甚至将父子两人的性命都置身险境的,就只有老魔头将岸一个人!   放眼天下,能在土坤的獠牙之间,能在绝学‘天下人间’之中,被点化受教的,就只有梁辛一个人!   梁辛或许不确定自己的机遇究竟有多大,可是却能明白将岸的一片苦心,甚至因为周遭的‘缓慢’,都有些忘记了身处的环境,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身体的动作,同时稳稳的控制住心念,不让自己的意识去干扰身体,这一刻里,他从身体的主人变成了一个‘旁观者’,观察着、记忆着、思索着、感悟着……   而将岸也不再说什么,咬着牙,拼命的挥舞着双拳,一拳一拳,打出他的天下人间!   终于,怪物的咆哮声再度响亮,将岸的拳头无力垂下,一切又恢复了原状,梁辛一惊而醒,伴随着土坤的怪叫,也发出了一声清冽的长啸。   怪叫窒闷而难听,长啸却痛快淋漓,两种截然不同却同样嘹亮声音裹杂在一起,一路滚荡直透苍穹!   梁辛的身体,仿佛一只游弋于浊浪之间的银鱼,在上下突刺的獠牙中辗转游弋。而将岸也恢复了原来的重量,梁辛悟到了干爹想要教他的本能协调,也不肯再险地耽搁,两三纵跃、闪躲之中,猛的窜出了怪物的巨口。   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梁辛快若流星,在七蛊星魂的支持下全力奔驰,而土坤的力气只恢复了一小半,仍疲倦的很,再加上这头怪物秉承土行之性,天性懒惰,从头到尾它那只小眼睛都没睁开过,现在两只‘小苍蝇’逃跑,它也懒得去追,嘴巴一闭继续睡觉。   咆哮停止,天地间只剩梁辛的长啸!   梁辛辨明方向,向着镇山方向纵跃狂奔,不久后到了一座小镇上,打听之下,将岸计算的时间果然误差不大,现在正是腊月初一,距离腊月二十的三堂会审,还有十九天时间。   一个浑身恶臭满身稀泥的人,背着一个浑身赤裸肤色惨白的老头子,未免太有些惊世骇俗了,梁辛抓紧时间,张罗着和干爹一起洗了个澡,又置办来新衣、剃头刮脸,尤其妙的是,梁辛的身上居然有钱。   他从铜川日馋逃难的时候,百忙之中把所有的钱都带在身上了,从那之后就始终钱不离身,天生财迷的性子,什么时候也改不了。   两个人用了一点时间,焕然一新,将岸脸色依旧苍白的吓人,不过现在能看得清模样了,老头子长得颇为凶狠,眉毛稀疏,眼角斜吊,塌鼻梁薄嘴唇,看上去没有一点宗师气质,是那种泼皮游侠的穷横相。   将岸为了点化义子,几乎是冒死发动‘天上人间’,现在连个普通老头都不如,虚弱得要靠梁辛搀扶才勉强站立,看到梁辛有些惊讶于自己的长相,伸手摸着自己的老脸呵呵笑道:“都说过,最后一世里,我那娘亲长相不好,我自然也跟着丑陋。”   梁辛闻言而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嘀咕着:我娘长得也不好看,我这不是也生的不错么……   本来他想就此就此赶路,可是在路过一间小饭馆的时候,将岸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馋像,梁辛心里实在不忍,扶着老头进入了饭馆。   梁辛点了几个菜,将岸大口吞咽,吃的满头大汗,特别是一盘番茄炒蛋,老头将菜料吃干净不说,还要撕下馒头,小心翼翼的抹着菜汤,一口口吃的贪婪而感慨……   爷俩正吃着,突然咚的一声,梁辛面前的盘碗翻飞,正来上菜的活计惨叫半声,两眼一翻就晕倒了,饭馆里的食客们听到动静回头一看,立刻就想没头的苍蝇一样,纷纷跳起来哇哇怪叫着四散而逃!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老魔头将岸,也身子一扬,直接从长凳上掉了下去。   梁辛的‘脸’,掉下来了,砸的盘子乱响,菜汤四溅,这下可惊世骇俗,惊起一屋子食客……   算算时间,从脸婆婆给他种脸到现在,刚好整整一个月!   左右看看,活计、掌柜的全都吓晕,小饭馆里空无一人,梁辛跳上柜台,胡乱抓了腊肉咸鱼,还不忘随手带上一小坛老酒,跟着背起还在发愣的干爹,也不要‘脸’了,撒腿就跑,认准镇山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第一零二章 花样百出   十九天,三千多里路,虽然有些紧张,但应该也能赶得及,梁辛本想用自己游骑的身份调用大车,可将岸却不同意,执意要求梁辛背着自己,靠两条腿赶路。   梁辛不会飞,不过在七蛊星魂的帮助下,论速度远超骏马,当下也就遵从了老头的意思。   可一跑起来,老头子就在背后不停的命令,时而要梁辛侧着跑,时而要梁辛倒着跑,弯着腰跑、撅着&#x

 
  • 优家美小说网(youjiam.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