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菲娱国际彩票在线 目录共5834章

首页

菲娱国际彩票在线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4694章 醒来后

菲娱国际彩票在线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叶秦心慌。   怎么办?   这个时候,叶秦忽然怔住,看着他手里的两株疗毒草药!   他想起了一件事情,记得张大总管曾经说,如果吃够五十株到七十株草药,便可以直接拜在副堂主的门下。   可是,张大总管明明又说这里有五十株毒草,会中毒的。那么怎么可能吃够七十株草药?   叶秦突然心中一动,莫非毒草其实也能吃?这里的二十株疗毒草药,可以治疗二十株毒草的毒,加起来便是七十株!?对,一定是这样的。否则不可能有人吃够七十株草药而不死。   他把目光移到被他拨的远远的毒草中。   叶秦认得手中的二株疗毒草,自然认得它们相对应的毒草。毒草和治毒草,本身就是一对的,先认得毒草,才可能对症下药吃那疗毒草。   否则光是认识那疗毒草,有什么用?   叶秦立刻伸手,把那两株毒草取了过来。这两株毒草其实都是乡野间寻常见的毒草,毒性并不烈。偶尔会有畜生吃草的时候吃了,会中毒生病。人吃了同样也会中毒。   王采药师微微动容,颇有深意的看着叶秦。   不多不少,刚好九株。   用疗毒草来解去毒草的毒,是被允许的。   再吃一株达到十株,便达到了进入采药堂,成为采药童子的最低下限。   这最后一株,有毒无毒已经不重要,采药堂都会医治。   之后每多吃一株,在采药堂的待遇便能高上一分。   在这次试药中,叶秦一共吃了十一株草药,在第十一株的时候中了毒,但是他又没有在那堆疗毒草中找到相对应的解毒草药,被王药师中止了试药,并替他解了毒。   王采药师冷漠的声音道:“做得不错。从现在起,你便是采药堂的记名采药童子,也是本采药师的弟子。等明天所有童子的试药结束之后,你和其他过关的童子跟随我进行训练。”   “是!”   叶秦小心的掩藏着心里对王采药师的愤恨,非常老实的应声点头,退出小木屋。   说到底,他也就是个十多岁猎户出身的小孩,刚刚渡过死门关进入采药堂,成为一个采药童子。而这王采药师地位尊崇,光是那些看门刀手、锦衣少年们对王采药师的恭敬态度,便能看出来,他不可能对王采药师造成任何一丁点的威胁。   要是露出半点愤恨的神色,也就是找死而已,根本无法为大牛讨回任何公道。   走出小木屋的时候,叶秦只感到自己浑身上下像是被水淋了一样湿透了,脚下虚浮无力。他现在没有任何欣喜,只想立刻找一个地方睡上一觉,补回这几个时辰消耗的体力和心力。   一名傲气的锦衣少女领着他去一处庭院休息。   而下一个等待试药的孩童,被锦衣少年们抓住,惊恐乱叫中被送进王药师所在的小木屋去试药。 第9章 同门伙伴   所有过关的孩童,都被送到采药堂一个小院。小院有十余间大石屋,专供采药童子居住。   叶秦被领着去洗了一个澡,丢了破麻布,换了一套新采药童子的粗布衣,随后被安排到南小院其中的一间石屋。他倒头便睡,睡了足足一下午。傍晚,吃晚饭的时候,嗅着饭香味道,才惊醒来。   叶秦这才发现,石屋里还有其他的四名童子,分别是两名男童,两名女童,他们一边吃着大米饭,一边笑呵呵。他们都穿着粗布衣,像叶秦一样梳洗过,也看不出是什么出身来历。   石屋内的桌子上,摆了一个饭桶,几大盘青菜。还有五副碗筷。其中一副还空着。叶秦知道那是自己的碗筷,立刻爬了起来,跑过去拿碗抢饭。要是迟了,只怕所有的饭菜都被吃光。毕竟在这里待了一二十多天,几乎所有的孩童都学会了抢饭吃。   叶秦也是一样,光是嗅着饭香味,就能刺激的把从梦里惊醒过来。   一个长的高大结实,虎头虎脑的男童,见到叶秦着急的模样,指着他大笑:“哈哈,看把这小子着急的。不用抢,这里的饭足够。不用再吃发硬的馒头和淡出鸟味来的稀饭,现在吃糙米饭和青菜,而且管够饱。咱们是什么身份啊,可是采药堂的正式弟子,以后少不了飞黄腾达,能为了一点饭争抢吗?”   “就是,小心噎着。”   旁边一个瘦小,但是眼中透着一丝机灵的男童也附和说道。另外的两名女童,捧着饭碗,笑呵呵的看着叶秦,差点把叶秦看的几乎要羞愧的钻进地缝中去。   不过,叶秦虽然脸上挂不住,手下可一点没慢下来,扒了饭便往嘴里塞。他一天没吃东西,早就饿急了,就算没人跟他争,他也要尽快吃饱肚子。   那两个男童特别能说会道,一人一句,一直说个不停。   很快,叶秦便从他们的闲聊中知道了他们的名字。   那高大结实的男童,叫杨一成,十二岁,是县城本地的铁匠出身。从小跟着他爹打铁,练的一身结实的肌肉。   那机巧的男童,叫冯小,十一岁,是县城附近的一家佃户出身。另外两名女童,十一岁的叫钱若秀,十岁的叫孙莹,也是县城人,家里做裁缝和织布的。   叶秦惊讶的发现,他们四人都是竹岐县城内和县城周边十里之内的平民人家,竟然没有一个是乡下的。   只有他是来自数百里外的穷乡僻壤,深山老沟里出来的。叶秦的下意识中,不由生出一股暗暗的自卑。相比穷乡僻壤出身的他来说,他们四人在县城里居住,已经是家境相当不错了。   事实上,竹岐县采药堂的招募采药童子活动,也就是在县城周围数十里范围之内而已,根本没有到很偏远远的乡下去招人。叶秦要不是在驿站凉棚处偶然从官差那里听到了这个消息,恐怕也不会来县城。   “喂,愣头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哪里人啊?”   杨一成大大咧咧的问道。   “叶秦,十一岁,附近,附近~人家。”   叶秦听他们都报了名号,他也自然不好隐藏。只是,他不愿意让他们知道自己是那么偏远的山沟来的,以免遭到他们的歧视,所以故意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这十里算附近,数百里也算附近吧,都是在竹岐县范围内,他也不算撒谎。   杨一成并没有细究叶秦究竟是从哪里来,大笑:“叶秦?哈哈,这名字真怪,这‘秦’字是什么意思?还不如我的字好听,一成,一次成功,哈哈!我老爹太有才了,给我取了这么好的字,果然一次就了进采药堂。”   冯小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他这个“小”字,却是半点特殊的意思都没有。只因为他在家里是排老三,老大冯大、老二冯中、他这老三,刚好轮到一个小字。   钱若秀、孙莹的字,却是从县衙书院里求来的字。   叶秦喏喏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秦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叶家祖上十代之前曾经出过一个秀才,给后人留了一本有字的书,至今还在我家的供奉祖先的供台放着。我爹从书里面给我挑了一个字,就是这秦字。”   杨一成、冯小、钱若秀、孙莹等人顿时睁大了眼睛。   叶家祖上竟然出过有功名的秀才?虽然是十代以前,但是也了不得啊,那是地位身份的象征,跟他们这些祖上好几百辈子都是平民出生的人截然不同。他们顿时对叶秦刮目相看,不敢再小觑叶秦半分,连那说话的语气,都谦虚了许多。不敢乱叫小子长小子短了。   叶秦不由暗暗好笑。他家祖上是出过一个秀才,可那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现在也就是老山沟里的一个穷猎户人家而已。   杨一成他们几个又说起这试药时候的事情来,谈论着这试药有多么可怕。接着,他们很快发现,这间石屋里住着的五个人竟然都是从王采药师手里通过的测试,是王采药师的弟子,以后都跟着王采药师训练,所以才被安排在一间石屋。   杨一成大乐。   “哈,这样说来,咱们可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同门同批的师兄弟啊!我年龄最大,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大师兄了。阿秦排老二,阿小排老三,阿秀老四,阿莹老五,就这么排了,咱们以后便师兄弟相称!”   冯小对这个排序有些不满。   “我明明比阿秦大几个月,怎么我排老三?”   “你家祖上要是有个秀才,那这老二就归你!”   杨一成瞪了他一眼眼,冯小立刻无话可说。   钱若秀、孙莹没有意见,她们本来年岁就小一些。   不到小半天的功夫,五人渐渐熟络,也没有最初的陌生感。天黑之后,杨一成等人还在激动的说了不停。说了采药堂的威风事情,又说起竹岐县城一些杂琐的事情。他们几个是县城本地人,知道的事情特别多。年纪还小,说起话来没有丝毫的顾忌。而且他们现在成了采药堂的采药童子,自觉以后前途无量,更是充满了豪气,恨不得马上大展一番手脚,做那人上人。   叶秦很少搭话,在竹岐县城这个地方,他还是个陌生人,只能默默的听着。他心里现在也没什么特殊的想法,只是想在采药堂混一口饭吃而已。   而且他心里想着更多的还是大牛,也不知道大牛现在在哪里。以后得了空,一定要去寻大牛。   这样想着,他渐渐睡了过去。 第10章 采药技能   天还没亮,小院的采药童子们便被几个锦衣少年给喊了起来,在一处大院集合,进行加入采药堂的入门仪式。   一共是四十余名身穿青色粗布衣的外堂采药童子,以及五名穿白色布衣的内堂制药童子,众孩童在平地上排成数排,非常紧张。   叶秦也不例外,心中微微不安。   他发现大院内站着二个采药堂的大人物。   其中一人个子不高,很是肥胖,完全似一个富态商人模样,背负着双手,笑吟吟的望着众童子。另外一人身穿青色长袍的四五十岁削瘦大汉,背负双手,神情冷漠,目光如电,场中无一人敢和他对视。   张大总管,以及包括王采药师等在内的内外两堂数十名采药师、制药师,在那两个大人物面前都非常拘谨,不敢多言。   张大总管向众童子介绍起来,那富态商人模样的汉子,是内堂的马副堂主,采药堂坐第二把交易。而削瘦大汉,是外堂的季副堂主,采药堂坐第三把交椅。   而传说中的采药堂堂主李大善人,并未出现在仪式上。   张大总管也属于高级管事级别,不过他管的,全是一些堂内的杂务而已。堂内很多杂务,都由他出面管理。   剩下的数十名采药师、制药师,则专门负责带徒弟,培养采药人和制药人。   张大总管把在场的大人物介绍完,然后开始进行入门仪式。   所有的采药童子上前,挨个在最前面的血盆里滴血,半跪在一杆药王帮的旗帜下,进行江湖帮会中最常见的入帮血誓,发誓自己绝不背叛药王帮,绝不背叛采药堂,并且签下终生契约,一生为药王帮效死力。   这种滴血仪式,让童子们兴奋不已,也让他们第一次感觉自己成了江湖中人。   马副堂主、季副堂主二人并没有久待,入门仪式结束之后,叮嘱了众药师一番,便立刻离开。张大总管屁颠颠的跟在两位副堂主的后面离开。一部分药师也随后离开。   场内,最后只剩下十名采药师、五名制药师,正式传授众童子们采药堂的技能。   每名采药师,会带四到五名采药童子。   而另外五个制药师,则每人只带一名白色粗布衣的制药童子。   叶秦、杨一成、冯小、钱若秀、孙莹,五名孩童,自然跟随王采药师。叶秦、杨一成他们有些奇怪,不时的朝那些白色布衣的童子看去,他们上去跟他们有些不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却说不出来。   王采药师负手,冷声道。   “不用多看了,他们是内堂的制药童子,日后要么成为制药师,要么一直待在店铺干活,不需要拿命外出采药,他们是来享福的。你们是外堂的采药童子,需要拿命外出采药,是来搏命的,就是这样简单。你们现在是我王洪的弟子,以后见着这些内堂的弟子,别给我惹事,惹出麻烦来不是闹着玩的。”   叶秦五人连忙低下头听训。   随后,王采药师开始对他们讲解一名合格的采药童子,需要训练的内容,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东西。   采药堂童子要学的技能竟然出奇的多:识字、算术、辨药术、采药术、野外生存、野外紧急治疗、驱虫斗兽、陷阱术、野外伪装术、刀剑弓飞索、基础外功、基础内功……加起来不下十余个种类。   种类之多,足以让人吃惊。   要知道普通的乡野采药人,顶多会辨药、采药,在一些不危险的荒郊野外采药,便足够了。   但是采药堂不同,它是药王帮下的一个堂口。   药王帮是平州境内第五大江湖帮会,实力雄厚。总堂在平州的首府,所有县城都有分堂。这样的一个大帮会的弟子,经常会卷入一些江湖恶斗之中,帮内弟子不会武功是完全不可能。所以就算是最低级的入门采药童子,也要学外功和内功。   而且需要进入危险的深山峡谷绝壁之地,采集那种数十年、上百年药力的药材,需要学的技能自然特别多。   识字、算术——草药的药谱都是以文字记载,不会识字算术,根本无法记下上千种药材。   辨药术——需要辨认高达上千种不同的毒性药材、治疗药材、珍稀药材。不论是毒药材,还是非毒性药材,都要采集。草药材、木药材、虫药材、蛇药材、石药材,甚至虎狼等野兽身上的皮毛骨头等药材。辨识已知药材的名称、种类、药性。甚至还要辨识一些未知药材的品级和药性,看是否有采集的价值。只要能卖钱,什么药材都采。有经验的采药人,必须能够在很远的地方,便一眼能够发现有价值的草药。   采药术——为了保证草药的最大药力不流失,采药人需要掌握专门的采药术。采药方式不当,会导致采药失败。常常有一些低级的采药学徒因为经验不够,在采集一些高级草药的时候存在失误,损伤了药力。   野外生存、野外紧急治疗、驱虫斗兽——这几个就不用多说了,入山采药,通常都是上月上年的时间,是肯定要学会在野外长期生存、防止虫蚁、疗伤,这几个方面是必不可少。   陷阱术、野外伪装术、刀剑弓飞索、基础外功、基础内功心法——这几项是武学战斗技能,则完全跟采药关系不是太大,主要是为了保护自身的安全,用来对付野外的凶猛野兽,甚至是江湖中人。另外,某些珍贵的药材,常常有凶兽守着,不杀凶兽,根本无法采集。陷阱,伪装都非常实用。而如果采集到珍贵药材,很可能在路途上遭到盗贼匪寇的打劫。平州境内盗匪极多,和蟊贼相斗也是少不了的。江湖大派药王帮的门徒,如果连普通的蟊贼都打不过,那便贻笑大方了。   好在叶秦等人现在对这些什么都不知道,倒也一点都不觉的需要学的东西多。   整个童子训练期,长达六个月。   这段期间内,采药堂不会给童子发放任何钱财,只会供应伙食。有糙米饭,青菜,表现好还有少量的肉食。如果记名童子表现糟糕,很可能会遭到清退。   当六个月的“训练期”结束之后,才开始为期三年的“锻炼期”,采药童子们会跟随采药匠上山采药。采药匠将教会他们在野外怎么使用这些学到的技能。这个时候如果表现的好的话,才能得到少量的钱财奖励。   采药童子跟随采药匠外出采药的三年锻炼期结束,方能晋升成为采药学徒。这个时候不再需要跟随采药匠去采药,可以独立外出采药挣钱,采到的药材越值钱,获得的奖励越高。   七八年之后,表现优异的采药学徒,将能够晋升为采药匠,可以带新的采药童子上山采药。   数十年后,采药匠对采药堂积累足够的贡献,将被晋升为采药师,成为王采药师这样的堂内重要人物,也并不是不可能。要知道一名采药师的地位,在采药堂是极高的,有钱有权有地位,除了堂主、副堂主等少数一些人以外,也不用看别人的眼色。在竹岐县城,也是很有名望的人物了。   王采药师讲完这些,叶秦、杨一成、冯小等人几乎无不露出狂热的目光,捏紧了拳头。这样美好的前景,足够让他们拼命了。   王采药师看他们小脸蛋上一脸的激动,暗暗一声冷笑:药师地位的确高,前提是你们得有命活到那一天。采药人九死一生,可不是说着玩的。整个采药堂上千门徒,也不过区区数十名药师而已。   这些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第11章 选功法   入门之后的第二天,数名十五六岁的锦衣少年,带着所有的四十余名孩童到了采药堂府宅内一座独立的三层阁楼,“藏书阁”。   藏书阁一楼是众多的草药、药材、药品类书籍,堂内弟子可以借阅。二楼是守卫处,有堂内十一名青年一代的高手坐镇。三楼是秘笈室,这里储存着高达上千种刀谱、剑谱、外功、内功心法,看管严格。   药王帮在平州境内的江湖上是一个很有威望的帮会,已经传承了数百年之久。一向以中立帮会自居,尽量避免卷入江湖纷争,而且它从建立帮会的一开始便没有自己的武功心法口诀,只是一个单纯的药材帮&#。x4e0d;是很好,不能给宋家带来更多利益,别的条件不错。   长的很端庄,品貌出众,心眼和为人也懂些分寸,对他更是照顾有加,选这样一个女子做为继室,他没什么不满意。   常氏的出身虽低,可不正是他当初所要求的么?   当初除了少数几人,宋氏嫡系都在成都府被一同杀死,连他的一干姬妾都无一活命。   到了后来,宋家得以东山再起,却因身份的特殊,而不敢在平日里有丝毫嚣张。   连儿女的婚事,都本着身家清白来选。   势力稍微大些影响大些的世家,无论子女多优秀,他们都不敢去选,生怕有着结党营私的嫌疑,将根基刚刚稳定下来的宋家再一次推入风口浪尖。   他本人自己续弦娶妻,本着娶低娶贤的条件,选择的一位出身普通官员的女子,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相处下来还算合适。   人生一场,不过百年,这样也就罢了!   并且宋家虽在他的手上败了下去,可很快又将在他的手上复兴了!   想到在宫中,王上对他们兄弟两人说的这番话,宋涵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连兄弟两人在内,王上一口气给了十个官身,这就是家族的腾飞。   不一会,膳食就被摆了上来。   宋涵看了看,果是他很喜欢的几道菜,不说别,在衣食住行上这位继室就做的不错,不过这时没有心思多加品尝,匆匆食过饭后就赶去了书房,并且吩咐,除了二老爷,别人没有急事一律不见。   同时宋恒的府内,同因宋氏兄弟被召进宫去而心神不宁的众人,见自家老爷平安归来了,都长出了一口气。   一群女人和儿子围在宋恒询问着。   不得不说,当初大劫,宋恒一系的受到牵连比较小,留下的人多,这就是幸事了。   “只是寻常的问话,你们都在怕些什么?”随口敷衍了一句,宋恒让人准备饭食,胡乱吃了一些,就去了兄长的府邸。   “老爷,二老爷到了。”宋涵的书房外,有人说着。   门一开,宋恒从外面走进来:“大兄,听说你已用过饭了?很是快速。”   “你不也如此?”宋涵笑的说着。   兄弟两人对视一笑,忽都轻松了下来。   “坐吧,等你多时了,你们备上些茶具上来,我们自己煮。”让弟弟落座后,宋涵向仆人吩咐的说着。   “诺。”立刻有人去准备茶具。   茶具摆上后,宋涵令仆人退下,房间内只留下他和宋恒兄弟两人。   这时,两人先没有直接说话,只是将无根水的水壶,放上了小炉,没有片刻,水就响了,宋恒提壶在手,向杯中倾半两沸水,摇了摇,又倒掉。   再加上茶叶,又一点点兑水。   这时,满室里荡漾着茶香,宋涵见茶水碧色琥珀,笑着:“不错!”   少许品了些,满口留香,放下杯子,咳嗽一声,这正题就来了。 第210章 思量(上)   “大兄,王上说的这件事,你内心究竟是怎么样想?”仆人全部退出,茶也喝了,书房的门也紧紧关上,房间内只留下宋涵宋恒,再无别人,宋恒这才向着大哥问着。   难得看到自家二弟这副火急火燎的模样,宋涵摇头笑了笑,坐在椅上,端起茶盏,轻轻的吹了吹,又抿了一口,在对方的注视下,说着:“还能怎么样想,这是好事,对宋家来说,不仅有着极大的利益,更能有机会在王上眼中增加份量。”   顿了一顿,又说着:“而且,我们能拒绝吗?你这副着急的模样,我有些怀念,十几年没有见到了。”   “大兄训斥的是。”宋恒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坐了回去,说:“实在是这件事太过突然,又是之前连想都不敢去想,小弟一时有些失态了。”   宋涵把手中的杯盏放下,叹的说着:“其实不光是你,为兄到现在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王上居对宋家这样信任,给了这样重要的差事让宋家的人去管,要是不能在海关上有所作为,真是说不过去了。这件事,宋家一定要将其办好!”   想到这几年来,宋家始终不能有人出仕,虽然贵为国戚,在一些真正权贵面前,却只能是低人一头,族里早就有些气氛压抑了,即便是他这位族长,又是王后的亲父,也是被族中的前辈找到,旁敲侧击的说了许多。   这样的日子,终于快要过去了。   宋涵轻轻的呼了口气,对先祖,他也总算能有所交代了。   宋恒听了兄长的话,很是欢喜的问:“这样说,大兄也认为此事并无什么不妥?”   “不,要说不妥,其实还是有一些。”宋涵摇摇头,平静的提醒着二弟不要太乐观:“宋家不仅是世家,更是现在的王后亲族,即便低调行事,也是时刻处于风口浪尖,稍有不慎,都可能出了大事。”   “宋家有王后,有嫡子,这关系国本,宋家始终都在众人眼下,不得有任何错处让人抓住把柄,现在又有了这差事,引人眼红妒嫉,怕是难免了……”   “再怎么样低调,怕是都难以让有些人心平气和,在族人的平日做事上,要时刻紧盯着,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要时刻注意。”   “虽就算是这样,也少不得一些是非,可王上的眼睛雪亮,我们的态度都看在眼中,只要王上不猜忌宋家,那就无事。”   “兄长此言说的不错,就算平日行事低调,也是有着无数双眼睛时刻盯着宋家,不肯让宋家好过。现在宋家被王上重用,怕是要让有些人心里更不舒服了。”宋恒说到这里,冷冷一笑:“不过宋家办事向来滴水不漏,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就是门下的奴仆也是比别人明白许多,我要看看,他们能抓住宋家什么把柄来!”   “不过为兄听闻,有些宋家的子弟,背后乱说一些不分尊卑的话,回头吩咐下去,让宋氏族人,一律小心行事,只要遵纪守法,别人就寻不出短处来。要是有谁借着宋家的名号出去惹事,不等官府去治他的罪,我这族长就先不饶了他!还有背后嚼舌头,要是让我发现,便下令拔了他们的舌头!”宋涵想到族中隐隐传着的一些话,冷冷说着。   顿了一顿,又对宋恒说:“刚才有王后的人过来打探情况,为兄已是将情况简单说了,想必现在王后已得到了消息。”   “王后在宫中现在也是小心行事,幸好王上与王后感情甚好,一时无人能动摇后位,但要是不妥善经营,家族这面屡屡坏事,坏了王上的宠信,王上现在年轻,身体又强健的很,以后的事情,可不好说啊。”   “记住,当官掌权是一时之利,保太子才是长远之利,不可为了我族现在的富贵,动摇了这根本。”   这话点的就已经是继承人的事情了。   虽王后宋心悠的正室之位很稳固,又有着嫡子可以依靠,可王弘毅现在才几岁?   三十岁都不到!   以后几十年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如果只是靠着夫妻感情来维持正后的地位,这简直就是笑话。   到时,就算是王弘毅有意培养嫡子,扶植嫡子作为继承人,可嫡子母族不争气,也会使得结果变的难以预料。   别的家族别的子嗣继位后还能有个活路,唯有嫡子母族,绝不会讨到好处。   宋家一直以来都是小心谨慎,希望能得到王弘毅的信任,在以后可以支持与自己一族血脉相连的嫡子。   王弘毅对境内的世家一直都是警惕,贸易往来给予方便,不曾多加为难,甚至还让境内的世家赚的比以前更多。   可在官员任命上,任用的世家子弟有着相当的节制。   宋家一直都想让家族中有人能够出仕为官,不为别,只为在王弘毅的面前,份量更重一些,让王后和嫡子在王弘毅的心中份量重上一些。   还是这句话,外戚过大当然是杀身之祸,但是外戚连一点权柄也没有,也是落败的原因,今日终于得到了这机会了。   只是家族产业,却不能就此弃之不理。   二人就此事商量了一会,最终有了一个结果。   宋恒近年来,处理宋家产业较多,虽然王上许了副使的位置,但是还是坚辞不接受,请王上派副使。   海关河关一把抓,这是王上的信任,但是有违臣子之道,一时繁荣只怕会落得大祸,不能就这样应下。   并且宋恒以后将主管宋家的商业,把两家帐薄分开,以免日后公款和私款说不清楚。   宋涵作为长子,又是宋家的当家人,由他担任海关正使,却再合适不过。   商量后,二人又开始讨论商业抽说的问题,这一谈就是一夜,次日一早才各自歇息。   当晚,王上宫内,更有人一夜不曾好眠。   淡淡清烟,在空旷的寝宫内弥漫着。   这是有助睡眠的清香,可这座寝宫的主人,却到现在还没有入睡。   只披了一件外衫,便坐在桌前,举起酒,慢慢饮着。   淡淡酒香与清烟之香混杂在一起,让人头脑越发的清醒了。   真是越饮越是清醒。   寝宫外面静悄悄,除了守夜的侍女内侍,其他人俱都入睡了。   这样清冷的夜晚,思乡之心,却突然盛起来。   自从得到了消息,知道王上将要重用宋氏一族后,宋心悠的心里一直滋味颇为复杂。   今晚,是王上了贵妃宫中歇息的日子了,王后的寝宫内便只她一人。   将奴仆都打发出去之后,她独自一人在寝宫内饮酒,别有一番滋味,坐在桌旁,喝着酒,宋心悠的表情似悲似喜。   得到这个消息之初的喜悦,已被回忆中的委屈渐渐取代,让她的一张美丽面容上,带上了淡淡的伤感。   有谁不愿意自己的亲族受到重用?   她虽贵为王后,在外人看来,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到底不得自由,有些事情,不能说的,她要是随口说了,就是罪过。   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她要是做了,带来的更是滔天大罪。   就算是王后,身为王上的发妻,可在这王宫中,她也是要言行注意,不敢有丝毫马虎。   有了嫡子后,为了维护这小儿的地位,更是怕自己亲族因此遭到王上的猜忌,连召见父兄之事,都是少之又少,丝毫不敢大意。   早就隐隐听闻,宋家的一些人,对他们身为王后的亲族却要小心做人感到不满,又隐隐怨着她这个王后不曾向王上举荐亲族,只落得一个空头名分。   可又有谁能替她想一想呢?   身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她怎么可能只顾家族?   “娘娘,现在夜已深了,熬夜可对身子不好,您还是早早入睡了吧。”这时,郑女官捧着一碟清洗干净的酸梅从外面进来,见王后还在饮着酒,顿时劝的说着。   宋心悠看她一眼,随即轻轻一笑,说:“无妨,只是几杯酒,还醉不倒人。本宫酒量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梅子取来了?”   “是,娘娘,这梅子可是新摘下来没两日,王上听说您最近爱吃梅子,特地让人采买了来,还吩咐我们照顾好您的饮食起居,要说起这宠爱,偌大的宫中,还没有人能比的过娘娘您的呢!”   “你还真是会说话。罢了罢了,不喝便不喝了吧,先吃几个梅子再睡,一会将这杯盏一起撤下去吧。”宋心悠又怎会不知对方是在故意逗自己开心,喝了几杯酒后,将这些年来隐忍在心底的委屈一同发泄了出来,此时已是心情舒畅起来。   见这梅子的确红艳艳的,可口的模样,于是拈起几只梅子吃起来。   见王后神情轻松起来,郑女官在一旁长出了一口气。   不一会,宋心悠感到酒劲有些上来,命人将碗碟撤去,又有宫人铺好了床铺,随躺在了塌上,缓缓的睡了。   “凤凰之气已开始凝聚,羽翼渐丰……看来,宋家已是得了重用。”深夜,谨妃的宫中,素儿喃喃说了这一句。   随后,收回了扫看宫廷的眼睛,归于平静。 第211章 思量(下)   蜀中,成都府。   成都府城外,距离城池有着三十里的道路,一片空地上此时歇息着一群人。   这群人从装束来看,应是商队的伙计。   只不过,就算是普通伙计,衣服的料子也不错,是细麻布,一个个看起来,不是身材魁梧,就是带着些文气,在他们的周围,还停靠着一溜马车牛车,拴在树上十几匹马,看起来也很是壮实。   在一辆马车旁,有几人席地而坐,地上是一片已经干枯的草地,草上铺着干净毯子,这几人坐在毯子上,低声闲谈着。   “大兄,此番前去襄阳探听情况,可要小心啊!”一个脸庞有些消瘦却很精神的青年人,小声说着。   “听闻襄阳,戒备森严,虽说我等并无恶意,只是去探探风声,可若是一不小心被当成细作给抓起来,怕是有不小的麻烦。”   “三弟放心,这事为兄自有分寸,襄阳虽戒备森严,可不曾听说楚王刑法苛刻,怕是有些有心人在外面散播的谣言,有些夸大其词了。”坐在青年人对面的男子笑笑说着。   这人三十多岁模样,白面短须,看起来儒雅,坐在这男子身旁的还有两人,一个年纪在五十岁,看上去好象老学究的老者,一直没有说话。   还有一个,是看起来和先前二人容貌上有几分相似之处的男子,身穿着一件青色长袍,年纪在三十岁左右。   “三弟,大兄做事向来都有分寸,长袖善舞,你把心放进肚子里。要是你我二人,要在成都府与那些人继续周旋,可就麻烦了。”青袍男子摇摇头,颇有些头疼的说着。   之前,他们就在成都府待了数月,按他们想,他们这样的世家,有着人脉、物力,要是进入到成都府好生经营一番,未必就不能扎下根来,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蜀中虽商贸发展的十分繁荣,可已有了一个成了规模的团体,想要融进去,没有地方官府支持,谈何容易?   问题是,他们由于大燕朝廷日衰,法律松弛,又是世家,习惯了私下做事不受官府控制,否则也不可能这样容易就弃魏越而去,轻松将世家的产业迁出吴地。   并且撤退时,还是在吴地吃过亏,更不愿意轻易将自己命脉交给官府。   可随着在成都府的时间一长,这里的繁荣经济,实在是刺激得他们舍不得离开。   论起扶植农商的政策,再没有比楚王境内更开明更适合他们发展了,离开这里,去到别人,未必能发展的更好。   此时,他们已经得到消息,当初从吴地迁走的世家,十几家都陆续的迁至了蜀中。   贸易讲究一个时机,他们可是先来蜀中的世家之一,再这样磨蹭下去,让后来的反得了先机,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我们陈家,虽是吴地的大族,可在蜀中无甚根基,这些天四处奔波,是苦了你们了。”被二人称做大兄的白面短须男子叹口气,有些叹息的说着:“若非当日为兄做了这个决定,也不会让你等跟着为兄如此为难。”   “大兄说的这是什么话,魏越逼死天子,是天下人人可诛之贼!我等受君恩数百年,怎能在这等人治下做事?莫说陈家只是一寻常世家,为官之人不多,就是人人都是朝中重臣,亦不会为了荣华富贵而屈于贼子之下。”   “而且魏越手段残忍,连皇族数百人一夜屠尽,丝毫不惧天下人眼光,我等世家惹其不乐,焉能不引其疯狂报复?大兄当日之决定,万分正确,这几月来所见所闻,无不证明楚王英明,在治下重整陈氏根基,是整个陈氏皆期待的,大兄不要自责了。”   “二哥说的极是,请大兄此番前去襄阳,多加保重,我等在成都府同样会小心行事。”两人忙表态道。   见此,陈氏兄弟中的老大,终是点点头。   看看天色,说:“时候不早了,歇息一会也该赶路了,我等兄弟就此别过吧。”   说着,站起身,令人招呼周围的人起身准备赶路。   待车马都准备好,伙计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兄弟三人,做最后的道别。   “两位弟弟不必挂念,襄阳离成都府并不遥远,又皆是楚王治下,一路上,不会遇到什么事情,楚王为人宽厚,就算不能给予优待,也不会为难为兄,二位在成都府等着为兄的好消息吧!”陈家长兄最后摆手说着。   “那是当然,大兄前去,定然是马到成功!”   “此番前去,一定顺利!”两兄弟点头道。   历来各大家族中,虽兄弟相争骨肉相残的事情不少,但兄弟同心其力断金不在少数。   家族可不是说说这样简单的事,一个家族的兴旺与否,直接关系着这个家族中的每个人,在别人眼中的地位。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陈氏三兄弟都是同父同母的嫡亲兄弟,三人各有所长,从小关系就好,长大后,父亲早亡,三人更是在陈氏一族内部迅速崛起,以着三人合力,平复了族内对三人年纪尚轻不足以执掌家族的言论,成为家族数一数二的掌权者,实是不可小视。   相比起来,吴地的世家虽实力上可能比陈家强上一些,可论起家族内部向心之力,却是稍有不如。   “最多两个月,为兄就能归来,这段时期,家族便由两位弟弟来管了。”陈家长兄向着二人一拱手,沉声说着。   “大兄,一路保重!”   “一路保重!”   二人也是向着大哥拱手说着。   陈家长兄上了马车,队伍开始缓缓挪动了起来,有护卫催动坐骑,在陈氏当家人的马车旁保护着,这样一支商队的队伍,向着荆州方向行去。   几乎就在这支队伍还没有完全动起来时,却见一匹快马,从成都府的方向而来,马上骑士,看装束,正是陈家的家丁。   “老爷!”这马上骑士催马过来,此时也看到了前面的自&#x《兵法辑录》《末世危机进化》《waster of Medicine》《银河之子小影》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菲娱国际彩票在线》。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72705_999860.html
菲娱国际彩票在线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