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异界之食天,2014她似镜中月

大地彩票安卓

时间:21-05-06 来源: 优家美小说网

大地彩票安卓

纯粹的。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就算他求助于俞侧妃,也是带不走素溪的,沉歌心中明白这件事。   “奴婢只是觉得,当初你应该好好同素溪姐姐告别的,皇宫里的日子太苦了,素溪姐姐心里挂念着你的不辞而别,她心里一定很煎熬,你哪怕,离开的时候看她一眼也好……”   沉歌说完该说的话,便欠了欠身子,离开了。   她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萧翎风的错,只是当时素溪望着他的马车离开时的眼神,实在叫人心疼。   沉歌心中想着素溪,正往回走着,忽然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   “沉歌。”萧翎星从她的东侧走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回二公子,方才四公子找奴婢问了几句话。”沉歌看到萧翎星,低落的心情才稍稍好了一些。   “我们许久没见了,你长高了好多。”萧翎星笑融融地看着她。她长高了,也瘦了,脸上软软嫩嫩的婴儿肥也褪去了好多,显得眼睛越大的大了,已经不是他印象中的小不点了。   沉歌仰起头来看他:“二公子也长高了好多。”以前她总是需要仰视他,现在依旧需要仰视他。   萧翎星想到自己最后一次见她时,她还圆润地可爱,如今又瘦的身上没了二两肉,着实叫人心疼:“这两年在皇宫,你陪着五弟受了不少苦吧?”   沉歌摇了摇头,微微笑道:“不苦,奴婢知道一定能回来的,心里有了盼头,就不觉得苦了。”   “哦?你怎么知道你一定能回来?”   “因为奴婢知道宁王一定会想办法救世子出来……”   萧翎星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真是个聪明的丫头。”   沉歌瞧他已经完全褪去了少年的气息,俨然是一个大人的模样,不由说道:“二公子这些年在外面跟着王爷打仗,也吃了不少苦吧?”   “不苦,我去了很多地方,见到了许多人,看到了王府以外偌大的世界,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就不觉得苦了。”   沉歌一歪头,问道:“那二公子有好好学习吗?”   “有的,”萧翎星呵地笑出生来,“你特意叮嘱的,我自然记住了,你放心,我的学业一点没落下。”   “那就好,”沉歌看到他终于长成了她期盼的样子,心中很是欣慰,“奴婢很开心看到二公子成为这样优秀的人。”如今他已经在宁王的熏陶下成功渡过了人生最容易受到误导的阶段,有了自己分辨是非的能力,和强大的人生阅历,想来以后再长歪也难了。   宁王和宁王妃知道了素溪的事情,也是非感动她的付出,正如当初张嬷嬷带着几个小丫头过来给萧翎羽挑选时,那时张嬷嬷便夸素溪,性子单纯,定然是个忠心护主的。   第二日宁王妃便命人准备了许多礼物,让人送去城外的庄子里,送给素溪的母亲。   萧翎羽和沉歌也要过去,因为他们答应素溪要好好照顾她的母亲。   鹿鸣也跟着他们一起。   宁王很欣赏鹿鸣,知晓他身手了得,便想将他留在府中,贴身保护萧翎羽,并给了他很高的月俸。   鹿鸣答应了:其实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他想保护萧翎羽……身边的沉歌。   至于萧翎羽,顺带着保护一下吧,反正他武功高。   三人一起去了庄园,在路上沉歌提议,最好不要将真相告诉素溪的母亲。   在沉歌和素溪陪着萧翎羽离开王府赶往上京的时候,沉歌算过,素溪的母亲约莫会在一年多的时间发病,她和素溪被困在皇宫接近两年的时间,想来素溪母亲现在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   既然老人家所剩的时日无多,她又怎么忍心将素溪下落不明的事情告诉她呢。   待他们赶到了庄园,见到了素溪的母亲,果然如沉歌猜测的那般,她的情况十分不好,形容枯槁,身子十分虚弱。   鹿鸣跟着陆尧学了一身的医术,他看到素溪母亲这个样子,便能猜到几分她的病情,又给她把了把脉,目光沉沉的看不出情绪来。   好在素溪的母亲没有立即关心自己的病情,而是问沉歌:“素溪怎么没有跟你们一起过来?”   沉歌早已想好了谎话:“伯母,素溪姐姐在上京里有了心上人,他们两情相悦,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素溪姐姐就留在上京了。她说等过些时候,她便会和夫君一起回来接您去上京享福……”   “真的吗?”素溪的母亲听了,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光彩,“她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人?对素溪好吗?”   “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对素溪姐姐很好……”沉歌一提起素溪的名字,就忍不住鼻头酸涩,她怕素溪的母亲看出异样,便赶紧说,“伯母,我形容不出他的好,等过些日子您就会见到他们了……”   “哎,好……”   萧翎羽见素溪的母亲实在病得厉害,不宜在住在山庄里,便带着她一起回了王府,安排了一个丫鬟专门伺候她。   萧翎羽问鹿鸣:“她的病,果真治不好了么?”   鹿鸣无奈道:“治不好了,再好的药,也只能拖个一个月了。”   萧翎羽心中颇感遗憾,又问沉歌:“你骗她说素溪再上京嫁了人,过些日子还要来接她去上京,如今要怎么圆这个谎呢?”   沉歌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这个谎圆了:“总归伯母她只剩了这些时候,让她抱着希望离去,总比让她在病逝前承受丧女之痛要好的多。”   萧翎羽想想也是,只不过他有些奇怪:“方才鹿鸣把完脉,什么都没有说,你怎么就知道她病入膏肓命不久矣了呢?”   鹿鸣听了他的话,也狐疑地看着她:自己都是把了脉才知道素溪母亲的病情的,怎的沉歌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了呢?   “啊?”沉歌心中一慌,她大意了,居然一不小心表现出自己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如今说出去的话已经无法收回,沉歌只好装傻道,“奴婢不知道啊,奴婢瞎猜的……”   又过了几天,待萧翎羽调养好了身子,宁王在府中大摆筵席,邀请他的一些部下过来喝酒,为了庆贺萧翎羽平安归来。   萧翎羽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喝过酒,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少年了,沉歌深知道筵席上那帮大老爷们一定会起哄让他喝酒,所以她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不要喝酒。   萧翎羽答应的好好的,可是到了筵席上,便由不得他了,他们都说,男孩子长大了要喝酒,不喝酒就不是男人。   宁王也喝得起劲了,便哄着让萧翎羽喝一杯尝尝。   萧翎羽架不住,便喝了一口,辛辣的滋味叫他眉头一皱,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好辣……”   部下们立即笑道:“哈哈哈,第一次喝酒都这样的……”   “对啊现在喝着辣,多喝两杯,就觉得香了……”   宁王见萧翎羽辣得脸都红了,便说:“快喝杯茶水漱漱口。”   萧翎羽喝了茶水,可还是觉得嘴里和喉咙里像是被火灼过一般的疼。   “父王,还是辣……”   一旁的萧翎星看到萧翎羽表情痛苦,忽然想到:“五弟,你是不是对酒也过敏?”   宁王一拍大腿:坏了,难不成他不能喝酒?   是夜,鹿鸣给萧翎羽开过药服下之后,萧翎羽总算好转过来。   宁王妃把宁王提溜回房间骂去了,沉歌留在萧翎羽的房间照着着他。   沉歌絮絮叨叨道:“世子,奴婢怎么跟你说的?不让你喝酒你不听,你不知道自己不能喝酒么?”   萧翎羽肿着两片大厚嘴唇子说:“我是喝了以后才知道的。” 第38章 038   自从将素溪的母亲接进王府之后, 沉歌每天都会去看她一次, 鹿鸣也跟着她去,时时注意着她的病情。   如今她的病情已经无法控制住了,鹿鸣给她开的药,都是让她减轻痛苦的。   素溪的母亲很感谢沉歌的照顾,但还是总念叨着素溪,沉歌只好每次都撒谎:“应该快了, 素溪姐姐这么孝顺, 一定也很想早点见到您。”   素溪的母亲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病情,但似乎也预感到自己时日不多,最近念叨素溪愈发的勤。   这一天鹿鸣见沉歌撒谎实在辛苦,便说:“不若直接让真相告诉她吧, 她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再等等吧,等到哪一天我确实没有办法把这个谎圆下去再说。”沉歌幽幽道, “真希望有奇迹发生, 下一刻素溪就回来了。”   “素溪回来啦!”   一个惊喜的声音自王府大门传入后院。   沉歌身子猛地一震:“鹿鸣?”   “嗯?”   “我好像听到有人说素溪回来了?”   “我也听见了。”   “不是我的幻听么?”   鹿鸣微微俯下身子身子,检查了一下她的耳朵:“我看过了,你的耳朵没有问题。”   “所以我不是幻听?”沉歌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不是, ”鹿鸣认真地看着她, “奇迹发生了。”   沉歌立即往大门的方向跑去。   素溪和明衍刚进府,门卫便忍不住喊了一声,把素溪吓了一跳:“小侍卫别叫, 这不合规矩……”   府里的人都以为素溪为了救世子已经牺牲了, 对她很是敬佩, 如今看到她活着回来,自然十分高兴。   素溪和明衍进了府,正往汀兰苑走着,忽然瞧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冲自己飞快跑来。   “沉歌!”素溪一看到她,立即也提着裙角往她的方向跑去。   两人拉着手差点蹦了起来,双双说道:“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明衍立即凑上来,向沉歌邀功道:“我救的,我救的。”   “谢谢你,明衍。”沉歌由衷地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   原本按照前几世时间,还要等几年才能见到他的,没想到这一世不仅早早地见到了他,而且他还救下了素溪,实在让沉歌惊喜不已。   明衍见到沉歌,也十分开心:“你说长发及腰,我做到了,你瞧,我这秀发招不招人稀罕?”   两年哪里会长这么长的头发,定然是假的,沉歌笑道:“挺像那么回事的。”   素溪和沉歌一起去见了宁王妃和萧翎羽,告诉了他们自己被明衍所救的事情,宁王妃喜极而泣:“你们都是好孩子,所以上天才会如此眷顾你们……”   萧翎羽也是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看到素溪回来,他心中亦是激动难当,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干巴巴道:“素溪,欢迎你回家。”   素溪听到这句话,哭了。   待大家的情绪都稳定下来,沉歌这才告诉了素溪,她母亲的病情。   “素溪姐姐,你要做好准备,伯母她……她可能时日无多了。”   素溪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我娘亲她……”   “伯母已经被接来王府养病了,我没有告诉她关于你的事情,只是说你在京城嫁了人,过些时日回来接她去上京享福,待会儿你见到伯母,记得把这个谎圆下去……”   “我知道了。”   素溪听闻娘亲的病情,自然难以承受,沉歌叫她不要在娘亲面前表现出来,免得她老人家多想。素溪只好忍住了眼泪,强装着欢乐去见她的娘亲,还不忘将明衍带上去帮她圆谎。   素溪同他说:“一会儿见到我娘亲,你便说是我的夫君,在宫里当侍卫的,明白吗?”   明衍十分痛快地答应:“那我一会儿见到你的娘亲,该如何称呼她?”   “依着伦常,好像应该喊岳母。”   “知道了,包在我身上。”   明衍是个极聪明的人,一点就通,见到素溪娘亲以后,先是热热乎乎地喊了声“岳母”,又嘴甜道:“在上京时,娘子便一直念叨着要早些过来接您,都怪我太忙,一时抽不开空。娘子想先回来接您,我又担心她一个人赶路不安全。这不,这几日刚忙完事情,我便立即陪着娘子回来了,岳母您不会怪女婿吧?”   他这一口一个“娘子”叫的委实宠溺,叫得素溪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而这一番话既体现出素溪的孝顺和挂念,又体现出他作为“夫君”对妻子的呵护,让素溪的母亲听了,对这个“女婿”很是满意。   “贤婿这是说哪里的话,我怎么会怪你呢?你在上京忙的正事,我这把年纪了,去不去上京也没什么,我只是想见见素溪而已。如今她找了你这般好的夫君,我就放心了。我家素溪很乖很懂事,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她……”   “岳母放心,素溪是天底下最好的娘子,女婿这辈子都会对她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素溪的母亲拉着两人的手,握在一起,“以后我走了,也会很安心的。”   “娘你说什么呢?”素溪嗔了她一句,眼眶却红了。   虽然明衍方才说的话一套一套的,可是当他看着自己的手和素溪的手握在一起时,却没了方才的能说会道,这会儿耳朵根都烧红了。   从素溪母亲那里出来之后,素溪便去找萧翎羽告假,想着趁母亲在世的时候,多照顾一些。萧翎羽自然是同意的,让她专心照顾自己的母亲,其余的事情都不用她做。   而明衍也挂着一脸的彩霞找到沉歌,捧着脸对她说:“沉歌,我就知道找到你肯定会有福气,我终于体会到动凡心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沉歌瞧他一脸荡漾的样子,再联想到他刚陪素溪演了一场戏,便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了,好笑道:“这应该叫动情,不叫动凡心,你不做和尚已经很久了。”   明衍傻呵呵地舔着脸道:“沉歌你帮帮我,我想娶素溪做媳妇。”   沉歌爱莫能助:“这种事情要靠自己的,旁人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明衍未来可期,以后会成为萧翎羽的左膀右臂,若是他真的能和素溪成就一段姻缘,沉歌还是很看好他们的。   至少比起萧翎风,显然明衍更适合素溪。   只不过感情这种事,总要互相喜欢才有意义,沉歌现在也不晓得素溪有没有从与萧翎风的感情中走出来。   而感情上受到困扰,似乎不止明衍一个。   比如这天晚上,沉歌和鹿鸣陪着萧翎羽散步时,偶然撞见了一对不可思议的人儿。   是萧云芷和张昱。   沉歌一直知道,萧云芷喜欢张昱,只不过两年前宁王妃带着萧云芷去过月老庙,找过算命先生算命后,便一直张罗着给萧云芷找比她小的男人。   如今两年过去了,萧云芷的婚事还是没有着落,此时她已经是一个十九岁的姑娘了,她因为一直没有嫁人的缘故,这几年受了外人的不少怀疑和嘲笑。   沉歌没有想到她能坚持到现在。   张昱是宁王的副将,自从萧翎羽从上京回来之后,宁王和新皇的关系就变得特别的紧张,双方之间紧紧地绷着一根弦,一旦断了,马上就会开战。   宁王这些日子总是叫着自己的部下来府中商讨军事,一商量便到了半夜,于是便让他们在府中歇下,这其中便有张昱。   也正是因为这个,萧云芷才有了机会,将张昱约出来,在花园假山的后面,同他表白自己的心意。   沉歌不小心听了几句,似乎听见萧云芷说她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也会说服宁王和母妃,她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而张昱却是在拒绝:“大小姐,我比你大许多,又是个鳏夫,膝下还有两个孩子,实在配不上你,小姐还是另择他人吧。”   萧云芷不依:“我不喜欢别人,我只喜欢你!”   “大小姐,唉……”   听这两人的对话,似乎已经不是萧云芷第一次表白心意和第一次被拒了。   而此时的萧翎羽脸色十分尴尬,沉歌也觉得偷听人家说话不好,便给了萧翎羽和鹿鸣一个眼神,示意他们悄悄地离开,当做今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听到。   正当三个人蹑手蹑脚地准备撤走时,萧翎羽一转身,没看清楚路,直接撞在了假山上……   “谁?”张昱立即绕了过来,“谁在那里?”   三人的身子立即僵住。   萧云芷也跑过来查看,见是他们,立即羞得满脸通红。   “大小姐晚上好,张副将晚上好。”沉歌低着头给他们行了礼,根本不敢瞧他们。   鹿鸣不太知晓府中的礼数,便直愣愣地站着,只不过别开了目光,不看他们。   萧翎羽干咳两声,故作惊讶道:“大姐,张副将,好巧啊,你们也出来赏月啊。”   萧云芷知道他这是给自己找台阶下,不想捅破这件事,便干笑着,顺着他的话说:“是啊,我们也是来赏月的。”   可说完,又忽然觉得不对:她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大晚上的和一个男人赏月亮,这不摆明了两人之间……   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凝固之中,让人无所适从。   萧翎羽挠了挠头,努力想找个话题缓解一下尴尬,他指了指天空:“哎,你们看今天晚上这个月亮……”   他暗暗捅了一下沉歌,沉歌只好接着说:“它又大又圆……”   沉歌又暗暗捅了一下鹿鸣,鹿鸣沉默了半响,才憋出一句:“就像沉歌的脸……”   沉歌:“……”你再说一遍?谁的脸又大又圆? 第39章 039   萧云芷见她和张昱的事情被萧翎羽他们发现了, 索性第二天一早,便去找宁王妃坦白了。   宁王妃一听她喜欢的居然是张昱, 这么多年任凭媒人提了多少青年才俊她都不答应,居然是为了张昱?   算命先生当初说不让她嫁比自己大的男人,她倒好, 不仅要嫁比自己大的, 还要嫁比自己大这么多的。   张昱可是比她大十几岁呢。   “不行,我不同意!”宁王妃斩钉截铁地拒绝。   “母妃……”萧云芷拉着她的袖子撒娇。   宁王妃甩开她的手:“你若真要嫁他, 以后就不要叫我母妃了!”   萧云芷诺诺道:“那叫大姐?”   宁王妃一扭头:“死丫头,看我不打死你……”   不管宁王妃怎么反对,萧云芷就是铁了心要嫁给张昱, 宁王妃没办法,只好把这件事告诉了宁王, 想让宁王来管教一下萧云芷。   可宁王并不相信算命先生所说的,萧云芷嫁给比自己大的男人会过得很凄

 
  • 优家美小说网(youjiam.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