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游彩票网址 目录共3364章

首页

大游彩票网址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8613章 醒来后

大游彩票网址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5f;会忍不住大摇其头。   ——就算真不知道,多少也要说几句,若能得到这位青年的指点或纠正,就算是圣人一流,也是受益匪浅。   然而,这青年听到他如此回答,却露出惊讶的神色来,上下打量了张紫星几眼,目光中居然带着一丝奇怪的喜色。 第四百八十九章 鸿钧   “我观你那造化乾坤,极具玄妙,潜力不可限量。就算我亲授的三人,也无法如你这般自如地演化诸天万物。我还当你已妙悟‘道’之至理,想不到却是‘不知道’!”青年大笑了三声:“你已拥有如此之‘道’,却仍不知‘道’,倒是有趣!我很想看看,届时若是你知‘道’之时,究竟会如何!”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张紫星暗暗嘀咕,听得“亲授三人”之语,哪里还有半分怀疑,连忙又行了一礼道:“果然是鸿钧老师!”   青年摇头道:“鸿钧也好,钧鸿也好,都仅是一个名而已,就好比你叫我‘老师’、‘道友’、‘你’,都是这般。道,始终还是道。”   张紫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忍不住“黏”了一句:“既然道始终还是道,那么道友还是道友。”   鸿钧听他依然蹬鼻子上脸地抱紧了“道友”这个称呼,也不怪罪,反而赞许地点了点头,还颇有深意地加了一句:“你,始终还是你。”   张紫听得鸿钧大有越说越玄妙的趋势,自己有些跟不上节奏。除开“道”之外,他心中实是有太多的疑问要请教鸿钧,又生怕这位老大如同方才忽然出现一样突然消失,当下忙问道:“道友,我尚且有许多疑难,望你指教。”   鸿钧笑道:“今日我既来此,自当为你解惑,你可尽管问来。”   张紫思考了一阵,开口问道:“我为何会来到此地?”这个“此地”并非是指归墟,而是指得这个世界。别人可能不明白,鸿钧自是明白他的所指,反问了一句:“你能否答我,你那乾坤因何而生?”   张紫星想回答是某种奇异的爆炸引起“宇宙”的衍生,但问题是,那爆炸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鸿钧见张紫星沉吟不语,淡然一笑,说道:“宇宙万物,皆有其妙,纵使你能大略演化乾坤,也无法尽知,需要长期地领悟与进境。至于你为什么来此已不足为‘道’,可‘道’的是,你已经来了。”   张紫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道:“道友当知我乃世外之人,当年却在朝歌郊外以神通助我,究竟是何缘故?”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尤其是在明白了鸿钧的身份后,更是百思不其解。   鸿钧答道:“你因奇异机缘来此,乃异数也。本不属于此乾坤之中,又得帝王之命,故而牵动天数,致使天机紊乱,就连那混元修为亦无法辨识清晰。若是在寻常之世,当大变,然此乃杀劫之中,未必不是一场机缘。但你若是依从原本命数还罢了,偏生你似是知晓天命,故而多有绸缪改变,若此下去,愈往后异数愈甚,当致使天数大异变。那盘古星辰自‘混沌’开辟乾坤以来,便为这宇宙之核,万灵之始,尤其在这杀劫之中,其变故当牵动整个宇宙之数。故而我前来,将你身上异数之力引为功德之力与虔诚之力,并将那面具于你。自你带上面具的一刻开始,那异数已尽数化解,不再成为威胁,你也从此成为命外之身。虽为命外,却已在天数所识之中。你之所以修为进境远胜常人,一是因机缘,二是因悟性,然除此之外,那异数之身亦是一大缘故。”   张紫星恍然大悟:当年鸿钧助他,竟然是这个目的。他的修炼速度堪称前无古人,尤其是在后期,简直是飙升,原来是那“异数”之身所引起的!虔诚之力与功德之力虽然到后来被他渐渐忽略,却一直在不动神色发挥着作用。怪不得鸿钧当年说“功德之力的好处远非如此,将来你自会知晓”。张紫星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在女娲庙与女娲娘娘问对之时,女娲娘娘并没有看出那“命外之身”,随后在他戴上那面具后,圣人们方才识出他的奇异命格,想不到竟是面具所致!   “虔诚之力与功德之力也好,面具的命外之身也罢,都是你的机缘所致。若是你无机缘,我当日无法消你的异数之力,那么你也无后来的成就。”   张紫星迟疑地问了一句:“若是如此,我当会如何?”   “或者提前应劫,或者不存于世……”鸿钧的眼神落在了张紫星身后的虚空之中:“又或者,你会来到此地。”这次的“此地”与先前不同,指的正是归墟秘境。   张紫星闻言一震:“这归墟莫非是某种……放逐之地?”   “放逐?这个词语倒是贴切。”钧微微颔首:“入此秘境秘境者,不是命中者,就是曾经于天数有碍之辈。‘盘古’破混沌、开天地之时,分阴阳,化四气,成就时空星辰。而盘古之力的核心化成如今人仙所居的星辰,四气合一,分出五行气,孕育生灵万物,五行之气所孕生灵之长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五兽。五兽相生相克,率众争斗不断,致使五行锐气相冲。那五行之气乃混沌本源所化,亦有‘盘古’之气,故而引起天数大乱,乾坤动荡。要平此大祸,须调和五行之乱。我以‘盘古’所生的先天异气,成就两件奇物,一件能以辨气运曲直,定天数五行之势,乃封神榜;一件可聚生灵杀戮之气纳五行本源之力,乃打神鞭。此当乃杀劫之始,那五兽身具的浑沌本源之力被打神鞭所摄,心知大劫当头,当下各自逃遁,却被我以先天五气所镇。我以神通开辟一界,将封神榜上所示有碍五行调和之人尽数纳入此界,正是这归墟。玄武最早被收入归墟之时,因那五行之力与先天之气结合而异变,成真武皂雕旗。其余四兽也分化四旗,落于各处。或为人所用,或隐匿某处,待有缘之人得之。此后每每杀戮之气大盛之时,必会因那盘古异气牵动五行之势,当再生杀劫,须得大量生灵填祭,方才平复五气。在如今的商周之战前,尚有妖魔二族之战轩辕蚩尤之战,俱是杀劫所致。此后只要有争端,这杀劫还当绵延反复,永不停止。”   张紫星听得大为诧异,想不到这就是归墟与杀劫来由。而那些异兽则是因为与调和五行有碍而被放逐至归墟秘境,打神鞭封、神榜与先天五方旗也因此而生。同时,他也在暗庆幸自己运气好,否则当年就会被鸿钧“淘汰”掉,更没有后来的一系列经历了。   张紫星忽然想到鸿钧当年所要那人工降雨的小型飞行器,问道:“道友为何我要那奇异之物?以道友的神通,当看不上此物。”   鸿钧露出笑容,手掌缓缓张开,顿时出现了一个袖珍版的小型飞行器。在鸿钧的心意下,那原本功能单调的小型飞行器顿时变成了各种设备,甚至还能变作武器或是机器人,只看得张紫星目瞪口呆。这种变化并非那种法术变幻,而是一种科学范畴内的“变形”。   “你所演化的乾坤神通,与此世的盘古开天辟地又多有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鸿钧收起那飞行器,说道:“你这等奇异之物,对我而言,是一种需要学习与认知的新奇之物。无论是你那心中的乾坤,或是我目前所在这个乾坤,所衍生之力,都还在不断地向外扩展,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故而,我们所悟的‘道’也没有止境,还有太多未知的玄妙,需要在漫长的过程中不断地领悟和学习,正所谓道无止境。”   张紫星听的鸿钧居然说出这番话来,心中生出敬意,却又有些沮丧:“可是,我的‘道’……”   “不知道也算是一种‘道’吧。”鸿钧虽然脸上在笑,但目中却露出奇异的神彩来:“若到你能知‘道’,悟‘道’之时,我或可多一位的真正‘道友’。”这无是一句鼓励之语,尤其出自鸿钧的口中,让张紫星心头大是振奋。   鸿钧叹道:“正因为如此,打神鞭、封神榜与这归墟在当时虽能解决五行之乱,但或许并非完善之物。封神榜经我多年修炼改进,当更臻完善,可定诸‘位’之力。而那打神的盘古异气所引之杀劫,却是难以消解。”   张紫从先前鸿钧的话中就听了出来,打神鞭在混沌初开时,定五行之气,产生杀劫。而后世每次杀戮之气大盛之时,都因打神鞭所遗的盘古异气牵动五行之势,再生杀劫,从而造成大批生灵死亡。换句话说,后面的杀劫所起的“作用”,已经偏离了当初调和五行的初衷,反而成为了加大战争规模与死亡的“元凶”。从鸿钧的言语中,张紫星隐隐领会了他的心境。鸿钧宛如是一个自然界的旁观者,在一次巨大危机之时,出手化解了凶险。但化解也留下了更多的问题,如破坏了某种生态平衡。如果为解决这个问题而继续干预下去,那么引发的问题会越来越多,会成为一个各个环节都受到人为操纵的世界。这样,与鸿钧的“道”显然是相悖的。比如摄影师在拍摄动物世界时,看到狮群捕猎羚羊,因为觉得羚羊可怜,而消灭了狮群。然而这却破坏了自然界的食物链,从而造成了难以预计的后果。当然,这只是一个片面的比喻。据张紫星的揣摩,在鸿钧的心中,这“狮子”可能不止是杀劫,还涵盖众多宇宙中的事物与道理。   张紫星正要开口,却见鸿钧将手微微一捞,手中已凭空多出两样东西来,一件是那失落的真武皂雕旗,另一件竟是一个光球——超脑!   “此当为你所有之物,你可拿去。”鸿钧说着,真武皂雕旗与超脑骤然出现在张紫星的手中。张紫星显的感觉到了超脑意识中的恐惧,当下也不下手毁灭它,而是用力量封闭超脑,将它关入自己的“乾坤”之中。而那真武皂雕旗落在张紫的手中时,忽然发出淡淡的光芒来。张紫星顿时感觉到了旗上所传来熟悉而温和的力量,似乎与自己已连为一体,密不可分,心念一动时,竟然如祭炼多时的法宝一般,被收入体内。   “这真武皂雕旗中乃先天之气融合水之本源所化,受归墟异力所封,非悟得混沌之力不可启用。你身具玄武所遗法门,与此旗也算同源,故而被认之为主。”   张紫星连忙谢过鸿钧。鸿钧却摇了摇头:“你无须谢我,这真武皂雕旗既认主,那么这个曾经的‘放逐’之地,也该是时候终结了。”   张紫星吃了一惊,问道:“道友莫非要毁灭整个归墟?那些异兽当如何处置?”   “原本它们是被天道所淘汰之物,如今自当与归墟一般,不存于世。”鸿钧面上依旧是淡然之色,仿佛这个抹去无数有意识生命的决定是那样的轻松自然。   “道友此举太过武断……”张紫星忍不住说了一句,却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来,忙问道:“我还有一要事请教。因昊天、金母恶念布下大湮绝阵,以天位之力引起三十三天大祸,并即将殃及人界。我虽以乾坤鼎暂时定之,却不可久。请问道友,当如何才能化解此劫?”   鸿钧答道:“说起来,此番灾祸,也与你这命外之身有关。正因你的出现,使得打神鞭三合为一,杀劫之力当数以倍计,故而有这等天塌之灾。若要化解这等灭绝之灾劫,当合天帝、地帝、人帝三帝位阶之身,尽位阶之能,以先天五方之旗合力施为,定三十三天,继而平复人界之难。”   张紫星心中一动:天帝?地帝?人帝?三皇中,黄帝与神农已力量耗尽,所幸伏羲尚存位阶之力,可为“地帝”之位;他乃人皇之身,可为“人帝”;只是那“天帝”的人选,不知道可否以龙吉公主来替代?毕竟她也有天位之力。   原本先天五行旗缺少神秘而不知所踪的真武皂雕旗,但如今这最难的一面已到手;素色云界旗本来就是他自家之物;以他与准提接引的协定,借个青莲宝色旗应该不成问题;有羽翼仙在,离地焰光旗也不难到手;关键就是那面戊己杏黄旗了。如果不行,哪怕是抢,也要从元始天尊的手中抢过来!如今张紫星已今非昔比,也该是出归墟和与那位“道友”的圣人弟子算总账的时候了。 第四百九十章 终始(大结局上)   张紫星就如何平复塌之灾向鸿钧提出了龙吉公主之事。意外的是,鸿钧直接否定了这个设想:“天帝之位乃天数而定,绝非儿戏。如今昊天金母身死,杀劫大势未消,怎能定天帝之位?况且打神鞭已现世,杀劫愈甚,三界俱遭大厄,也在情理之中。否则以天帝之尊,当统御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又怎会殒命?”   张紫星一震。鸿钧见他惊色,不为意地道:“你如今的‘道’虽有些怪异,却已与混元圣人神通相若。尽管此劫因你而生,但毕竟乃打神鞭所引发杀劫大势,以你的境界,当可安然事外不沾此劫。”   张紫星听的鸿钧的意思,竟是除了他能幸免之外其余的人还是难免有应劫之危。而那大灾更是无法避免,急忙说道:“道友既言我已身具圣人那般神通之力,当可力挽狂澜。还请道友请指点一个免除灾厄之法。”   “杀劫乃天道大势,怎可消解?”鸿钧淡然道:“若想解决此厄,唯有一法,那便是顺应杀劫之势,借地水火风之力在盘古之星上重开世界,还可获大功德而气运加身。以道友演化乾坤之能,完成此事应不难办到。”   张紫星听到居然是如此方法,不由大惊:“这如何使得?如此一来,无数生灵岂非尽数……”   鸿钧目中露出一丝奇色道:“杀劫之中,若无生灵之殒,怎平那五行之气?况且有生就有死,有盛就有衰,生死循环乃宇宙万物颠扑不破的至理。你连这些执念都放不下,又如何能悟得如今这般神通?”   功德之力、虔诚之力、命外之身这样的条件只能算是外因,而要达到目前的境界,光靠这是绝对不行的,关键还是在张紫星自身的领悟。张紫星仔细的想了想,正色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可以确定一件事,我之所以能领悟,绝不是因为放下执念,而因为我比以往更执着。”   鸿钧微微一怔,似是回味这句话的深意,随即摇摇头,说道:“无论如何,此劫既已引发,便不可消解,命中应劫之人无一能幸免。若是你不臻至境,就算命格特异,不受此归墟法则所限,也终是难免湮灭之果。就如那五神兽之乱时,曾有一离火之精,命格奇特,心偷天换日,取巧借五行之气而成道,却成应劫之人。此人神通异常,竟能借劫斩尸,以尸代身,躲过劫难,虽修为有损却依然不失那斩尸之道。在妖魔之战时,又故技重施,借妖族太子之身应劫。然而他乃大劫之身,终是难逃三劫命,此番杀劫便那山河社稷图中命丧你手。以他的神通,尚且是如此,更何况是如这些遇劫的生灵!”   “陆压!”张紫星刻反应了过:怪不陆压对昊天的恶尸玄机真人那般藐视,原来竟是混沌初开,五神兽时期的强者,更是斩尸论道的“先驱者”,达了“以尸代身、不失其道”的奇异境界!那“命中三劫”实际上就是斩却三尸。若能斩三尸证道,他自可不受劫难。说起来,陆压倒真是一位谋算深沉、胆大偷天之辈。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终是在最后一劫中难逃宿命,死在了他的手中。   “万法皆通,你的乾坤神通虽然与此世有所不同,却终是一般的‘宇宙’。无论你是否执着,是否悟道,宇宙终究是宇宙。就算是那孕育始万物的盘古之星,与浩瀚的宇宙相比,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况且盘古开天之日至今,茫茫宇宙中,生存与湮灭都同时在进行着。连星辰都会诞生毁灭,再诞生再毁灭,如此而复始,正是宇宙循环法则。纵使盘古之心乃万物源,亦无法脱出法则之外,更何况是那些生灵?”鸿钧顿了顿,看着皱眉不语的张紫星,又道:“如今你已身具如此神通,所缺的,正是所悟之道也。以你演化乾坤之能,纵是那些混元圣人也无此机缘。若能得悟,将来的成就必当不可限量。若是这区区‘一粟’都无法看破,又何以参悟整个‘沧海’?”   此事不仅关乎妻子与朋友们的命运,而且还牵涉整个三界的生灵,张紫如何会放弃,忍不住说了一句:“若是我执意‘不悟’呢?”   “你可知道违背‘规则’的代价?”鸿钧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可惜……”   张紫星听的鸿钧的意思,竟似自己有能力干预那三界大劫,正要相询,忽见鸿钧沉默良久,终于抬头朝空望去。就在鸿钧一抬头之际,整个人蓦地不见了。张紫星猛然感觉仙识中一紧,一股难以想像压力迫来,就感觉自己身陷无边无际的宇宙之中,而他就仿佛微缩成一颗尘埃,周围的一切都是足以令他致命的可怕之物。对于浩瀚无边的宇宙来说,无论身形硕大的魔兽,还是几不可视的细菌,甚至是“地球”,都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而已。张紫星吃了一惊,忙运出新领悟的神通,将自身的“宇宙”之力散发开来,但是依然没有用。   如果说鸿钧是茫茫宇宙,那么即使张紫星已身具远胜往昔的莫大神通,也只能算是一个“星系”而已。就好比他先前演化宇宙大爆炸所产生的无数“雪花噪点”一般。张紫星的这个星系,只是不断扩展的宇宙中一个“噪点”罢了,纵使星系内又孕有各种奇妙星辰,但与整个宇宙相比,依然是微不道。这不仅是“量”的差异,更是“质”的区别。   张紫星这才知道他与鸿钧的差距,准确地说是所谓金字塔上层与顶点之间的差距。这个差距,比顶阶玄仙与圣人的差距还要大,几乎是无限。那极其危险的感觉越ٶ。#x7740;以后竟会为自己所占有,不由脸上一阵春花灿烂,眉开眼笑,只将小嘴都合不拢。   再听阿鸾此时也不无兴奋道:“这三枚玉簪合在一处便成破金锥,可破诸多法器,他黄种篱背着我暗中用无数金贝的甲壳,辛苦练成了一粒火灵珠,想着前番得了那地下毒火那反制于我。我今且让他得意一时,到时等其法宝祭出时再将其破去,才更大快人心。”   张入云虽与阿鸾相交甚浅,但已知其性格乖僻,是个极喜事不怕惹祸的主,想着那日海妖放出的毒火那等猛恶,如若到时真被阿鸾将那内藏毒火的火灵珠破去,毒火弥漫,却不知道要害死多少海底生物,那在陷龙沟内除那千万条海蛇外,却尽是些伤人的水母,一时想及此,却没再开口相劝她。   正在张入云和阿甲还欲再问些详细,却无奈舱外传来岛主集合众人的传话声,阿鸾三姐妹闻此,只得要张入云二人速速离开此间。临行时,阿鸾还加意与张入云道:“如若待会黄种篱召你等入海寻宝,却千万小心,只虚与委蛇,不要真存取宝的心思,如有觉不对地方当第一时间用来逃命,不可入得深海。这番做作,也是黄种蓠为什么让你这般泅者替其卖命的缘故。”   张入云一闻,便已察觉内里意思,当下只口中连声答应,并谢了其指教。   等他主仆二人才刚回得自己座舱内,却见已有船上兵丁前来相唤,一时间张入云将船中三人好好的交待了一番,便欲出行,而珠珠与巧巧此时已从阿甲口中得知张入云此番落海,却比往日要危险的多,一时心中害怕,只想张入云留下以避风险。但二人又知岛主令严,如此只是一厢情愿,却是哪里能够。当下心中惶恐,脸上也不由尽露出凄苦的神色,只是口里依然逞强,只劝张入云诸多提防小心。   张入云不想自己于这苦海之上还能得二女家人般的宽慰,心中也是一撼,此般行举当日与瑛姑丁灵姐妹在一起时,时有发生,如今两年过去竟又得见,却是暗自神伤不已。当下只笑着安慰二女无需如此,便径往门外行去。   ※※※   正在张入云出得门口,却又为身后阿甲唤住,就见她行上近前小声与自己道:“主人此去可将些隐秘透露给那位南宫先生,小人连日来暗中留意,这一船上除主人外,只他一人与别个不同,同室的两位姐姐我几次借机探寻口风,却都不得消息,只看形象却是个善人。主人此次下海危险多多,如能得南宫先生做臂膀至少也可省些心力,虽不一定得当,但非常时行非常举,阿甲一日多口,还望主人不要见怪!”   张入云不想她年纪小小,却颇得谋略,他本有心也将此时与南宫璞说知,只是终未得对方根底心下有些摇晃,此时得阿甲提点,却更坚了这份心思。到底一人技短二人技长,阿甲年纪虽小,却颇能识人,即得她肯定,那南宫璞当不是坏人。   待张入云上得甲板时,却见船上众人都已齐聚,而苍龙岛主黄种篱也已换了一身水火道袍在船首摆案作法。及见人已到得齐备,方才满脸堆笑的与众人道:“大伙连日来辛苦,深夜召集,甚未无礼还望各位见谅。只为今日时辰难遇,可破这陷龙沟底神宫,方劳动各位齐来。老夫已仔细算过,今夜乾阳正气充足,地底海怪蛰伏,即是不在白日各位也可尽行入海寻宝,虽是有劳众位多番辛苦,但只这一夜间却可将尽收全功,还请再劳顿大家一夜,内里诸多辛苦还请大家包涵。只一过今夜无论成与不成,便各自论功行赏以诺前言。”   众人听得有些好消息,自是一阵欢跃,只是探看大海,却见海面此时波涛汹涌,反比平日里的浪头还要来的猛烈,海水反比往日还要幽蓝,一时只令人觉得水下高深莫测,不由间众人已是激令令打了个冷战。   黄种篱说完一番言语后,见除聊琉瑛岛三姝及鲍氏三兄弟以外的五位水性好手虽是脸有喜容,但眉间却又有些将信将疑,却忙将手一拍,一时已命手下提过一只玉盘,内里装了五个荷包,再又一一奉于张入云五人道:“此时本座费三十日之功合炼的一样纯阳法宝,取之围在身上,可趋避海中残余的妖物。且内有神符一道,可在一夜时间里倍增众位的体力,先如今不好相试,等列位入水后便能尽晓其中妙用,只是因有禁法在内,未防泄了法力,已将这荷包密封了,还往众位不要私折,不然的话这宝物便要失了效用了。”   张入云见他说的此话时,站在一旁的阿鸾眉间即是一丝冷笑,当下便知道这岛主所言不实。他此时五感灵便,只取手将那荷包放在手里一番摸索,果然内里有一方纸气在内,剩下只是一枚珠子,也未见有甚不对,只是才刚放下,鼻下却又闻到了一股甚为熟悉的味道,再仔细嗅了嗅,果觉内里有股淡淡的香气,好似平日里时常闻到过一般,一时想起些什么,却暗叹这黄岛主好毒的心肠。   而一旁的南宫璞处此时也好似查觉到了什么,当下眉头只一皱动便又散开,已然恢复平日里笑盈盈的面孔。张入云此连日来只觉他虽有些轻狂,但为人却是不恶,与另三位水性好手不同,当下拿定主意,等下海时,却要伺机提点他一番。   而在一旁的黄岛主却已在此时,将十二粒赤目珠分付与阿鸾三姐妹与鲍氏三兄弟,自己也取了一枚在船上行法取用。当下与他六人在水下诸多安排,只待到时好破那金水宫。待将话说的分明却又回过头了吩咐剩下的五位,只命他五人可乘今夜阳气旺盛,尽行善取那海底当年水仙斗法散落的诸多宝物。   待诸事皆备,黄种篱便赤了足复又披散了头发,在那船前神坛做起法来。张入云至此时才发觉往日向来在此间守候的孙圣竟未得见,而那笑罗汉更是一些影子也不见,想着对方聊身法术高强,心里也不免有些惴惴。   果然自黄种篱在神坛前祈福做法后,那本是颠簸不平的陷龙沟海面,竟是平伏不少,一时只如幽蓝色的一面圆镜也似。张入云一行的五位汉子,本还有些为深夜入海心下不安,见黄岛主果然神通广大,一时才得稍解疑惑,轻舒了一口气。   当时仍由鲍氏三兄弟当先开路,一行十一人也纷纷落海。至张入云等尾随的五人落海之后,就见各人项上佩的荷包,竟是射出数尺毫光,纵是那往日再怎么也浑浊的海水也不能将其遮挡,一因的海底恶物,只遇着那宝光便潜身趋避。且自得此宝物后,众汉子在水下游动时,只觉阻力锐减,游动时竟比往日身形快得一倍。除张入云外其余三名高手,为此无不欢跃,因贪那海底的诸多法宝,却是一意的向水底深处游去,心下只想着能多得些海底宝物,好在苍龙岛主面前邀功。   而南宫璞此时却将那荷包持在了手上,看其意思,竟是要随时将那荷包丢落。张入云与他也是一般的心思,只是才当南宫璞将手取在荷包上时,张入云却忽觉周围好似有人。全心潜查之下,已知自己身后不出十丈处竟有人潜伏尾随,张入云一时暗相回顾,却不见身后有人。   可自己身边水流所传来的讯息却不断为张入云解读,此是水底,张入云灵感比往常倍增,当他连番探查之下,却已知一直尾随着自己二人歹人,其身手之灵活并不再鲍氏兄弟之下,张入云心里思忖着孙圣今日未至,他又有着闹海银蛟的美名,一时心里有些计较,却忙取手拍了拍在一旁犹豫的南宫璞,只将头略晃,示其小心戒备,暂不要将手中荷包丢弃。   他二人这多日以来一直合作,虽是仍未得深交,但俱对对方甚有好感,一时间南宫璞见张入云有阻止自己的意思。并按了按他手臂,比平日有些古怪,当下略一用心,也在鼻间闻得身后有人藏匿的气息。只一思忖也自醒觉,却是与张入云略一示意,二人将身一恭已是同往海底深处游去。   一直尾随二人的正是孙圣,先一时他只当张入云二人身势有异,以为其另有图谋,这才一直暗中追逼,今见二人如另外三名水手一样直往海底寻宝,才略松了一口气。他今日这般埋伏,只为自己师傅命其在破金水宫之时,趁机暗算琉瑛岛三姐妹,此才是正事,比不得张入云二人两只虾米一般的小鱼,一时见两人径自走了,心下一定,便忙往三姐妹方向游去。   待张入云到得海底,就见另三人正持着腰间荷包法力相助,只在海底四下急速蹿行,来回寻找异宝。张入云此时知此海底诸多物事都是当年水仙争斗时所遗漏损伤的法器,知这一众人只能算得是海外散仙,虽是宝物众多,却难有真正灵异的宝物,如前一番自己所找到的玉簪也只是凑巧行运而已,且他向不喜夺死人的东西,至此时,却是眉头皱动,并不参与众人的活动之中。   一时思来,他怕黄种篱将自己身上荷包发动效力,便忙伸手将那荷包解下,远远的丢了开去,南宫璞也早有这样的心思,一时见了张入云如此,也就照着做了,当下二人心昭不宣,为此相视一笑,均知对方都有些来历,却是苦于身在水下,不好相谈。   张入云原本还想要劝另外三人也将荷包解下,可眼见三人此刻在海底好似水底泥鳅一般的来回翻动,知其心太贪狡,便是上前相劝,怕是也难以将其说服,且这三人平日里行举甚为淫秽,更犯张入云日常所忌。当下眉间一皱只是任其自生自灭,在南宫璞连番拉扯之下却是在水底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欲慢慢挨至先下水的六人身边,只藏在一旁想看那琉瑛岛三姐妹和鲍氏三兄弟到底如何破那金水宫。   待行的半路时,张入云偶见水底有宝光透出,他原本不想理会,但一时却忽然想到阿甲和珠珠三姐妹还在海上,因这三人身世可怜,有心为其寻觅几件宝物好做防身之用,一时略与南宫璞打个手势便游上前去,将其拾其,原来却是三枚金叶子,其上各有相同字样的八字铭文,看上去却好似是件防身法宝,当下与自己寻宝初衷对证,心头一喜,忙将其收在身上。   正在张入云才刚将那金叶取在手里,却见眼前不完的琉瑛岛三姐妹存身处,却是连连有宝光闪动,想是与人在水底拼斗,他心下一急,忙上前查探。   果然凑得近前,就见先行的阿鸾姐妹与鲍氏三兄弟成犄角状围在海底,其身边十二颗宝珠,也正放出千万道光华,只将海底一隅染的无颜六色,其内又有各色宝光闪动,极是诡异莫名。   而阿鸾姐妹身前却又见前番那海怪前来袭扰,一时三姐妹均自放出一道剑光与那海兽相斗,虽是一白二青灵动无比,但那海怪头上两只青牛角宝光阵阵,竟也尽能抵挡得住。   ※※※   而鲍氏三兄弟在一旁却乐得自在,可还没有乐得多久,就见那海怪又召来无数海蛇助阵,瞬时间便见那海底群龙翻舞,只染的海水竟成了墨色,如此三兄弟却是闲不得了,好在他三人胸腹要害部位均有鳞甲护体,一时间三兄弟围成一圈背靠背相互携防,手中三柄金刀前扑后挡,倒也尽能守得住。只是那海蛇在水底好似群狼,口中齿牙交错,发出十分恐怖的嚼齿声,前仆后继无休无止,只不到片刻功夫便是强如他兄弟三人也已力不能支,坚持不住。他三兄弟平时虽是杀人如麻强横惯了的,但至此时危急,也不经心惊肉跳,心胆皆寒。   而至于琉瑛岛三女,就见惜惜与翠翠分别将剑光收回,一前一后护得三人身体不使成伤。阿鸾见那海妖得群蛇相助,竟有相害自己之意,心中嗔怒,只一凝眉取手将空中剑光一指,本就华光万丈的白色飞剑一时愈发的耀眼,如此反比先时得二位师姐相助还具威力,在一旁的张入云至此时才知阿鸾剑术不凡,无怪先一时与人相处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举止。   好在只一刻功夫,就见海沟远处竟传来三点星光,随之而来的竟有着扑鼻的异香,张入云在水下只觉那香味浓郁异常,直熏的他脑间一沉。而那一众海蛇得此异味,更是不要命了的要向那星光处火速游去,瞬时间便已去了个干干净净。鲍氏三兄弟自那群蛇一走危急度过,心神松动,登时瘫软在一旁。   至此张入云已知道先时与自己同落海的三人荷包中的金扇贝精油已是发动。此刻三人定是正在海底四处逃遁。且他三仗了那灵符可在水底游动的更加快捷些,如此被群蛇追逐时,又可多支撑片刻,好为这边厢的六人多争取些时间,张入云眉头皱动,只暗叹黄种篱这般恶人心思之歹毒,运筹之细腻,虽是恶行恶举,但实也有过人之处。   再说那海妖重被三姐妹剑光团团围住,一时不敌逼得它狠了,当下只一拳打得自己鼻子火光四溅,重又施故计将腔内妖火射出。张入云在旁看得仔细,见那雷火确是神奇,竟在水下也不得熄灭,一时以排山倒海之势直向三姐妹压了过来。   谁知此一次,三姐妹却不放掌中水雷相应,而是只由阿鸾一人在前将妖火运剑光挡住,而就在此时身上穿那件珍珠衫一遇妖火,周身上下千百粒玉珠皆放出夺目的光华来,一时便将身前五六丈方圆,连现自己姐妹三人护住,任那毒火怎生做势,也不得近身。如此三姐妹反比先一时还轻松,惜惜与翠翠此时各仗双剑前来夹击,只闹得那牛怪两厢兼故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至此时无法,那妖兽只得再将海底摇动,放出地心毒火来烧三人,它前次不合被三姐引逗冒险出海,便为黄种篱的火灵珠将自己这好容易才刚得来的毒火收去了一小半,先时它一直生怕对方伏有相克的法宝,一直未敢运用。只是现在命在旦久,却也顾不得了。   要说那毒火确实不易抵挡,只片刻功夫,三姐妹剑光便已不堪忍耐。阿鸾知黄种篱的火灵珠可收此毒火,只为他水里功夫不成,不敢贸然犯剑入海。当下自己虽有水雷可以抵御一时,但黄种篱与笑罗汉暗相勾结,心怀叵测,自己何苦为其出这般大力,当下她柳眉一竖,一时使了一狠着,翻身便弃了那身旁的赤目珠,不再行法祭炼,而是领了自己两位师姐直往那海上浮去。   她三人才只一抽身,身前六粒赤目珠光华一暗,少了她三人把持,一旁鲍氏兄弟身前宝珠神光也跟着渐渐隐去去。至此时,果然那海上的黄种篱唯恐阿鸾三姐妹一时负气,却毁了自己多年经营,忙也投身入水前来救应。   张入云与南宫璞隐身在一旁伏身细看,就见他一手持着赤目宝珠,另一手捏了个法诀将身前七尺之内的海水尽数排开,他本生的有些道气,一时竟如天神一般的降了下来。只好未落海底,腰间便是跳出一物,当下一阵金光乱蹿,那火灵珠已然在水中祭起,只放出万丈赤光,将那火焰山似的毒火如长龙取水一般的收了过去。   海妖心痛自己法宝为人夺去,一时拼命回夺,却被一旁三姐妹挥动剑光相逼,再不能够。正待他欲弃了异宝逃跑时分,又被阿鸾将自己仙剑祭起,只往他牛首斩落。眼看那海妖左右不能兼顾,命在旦夕,未知那妖怪多年修炼也不是轻与,当下将钢叉也似的牛尾一阵搅动,竟将阿鸾这必杀的一击挡下,无奈她三姐妹剑光晃动追逼的实紧,当下只得将巨口一张,就见一点黄光已被它吐了出来。   阿鸾知这是它不到性命相交绝不得使用的内丹,心下一喜,只运剑光来夺,只是那黄珠一经吐出,瞬间周遭海水便被其宝光蒸腾。人人俱绝心头燥热难挡,阿鸾三姐妹及鲍氏兄弟因身染灵气,被那黄珠陶制的愈加痛苦难挡,琉瑛岛三姐妹法力高强,暂时还可支撑,但鲍氏三兄弟人性蠢笨,当下只被那炙热的精光制的只在水中嗷嗷乱叫生命垂危。   张入云虽离得远些,却也不免波及,当下他心烦意乱好不难过,不料身边南宫璞比起他来却是更加不好,只痛得周身乱颤,竟累累的就要昏了过去。张入云见其势不好,当下也不顾不得隐匿形迹,只得伸出一手抵其后心,潜心运功为其调理。   而正在这时那先时走了的海龙竟又回过头来,意图相助自己主人大战黄种篱一众。张入云在一旁看得明白,虽是群蛇游动的极为迅速,但内里仍是闹做一团,定睛看处,却原来是千百条海蛇在争抢一肉块,其上还分明留有鲸鱼皮水靠的残褛。当下他为之一触,知那三名水下高手已然是性命不保,为防自己被卷入战团内,张入云连忙悄声隐迹,拖带着南宫璞在伏在一旁海底。   为之南宫璞此时忽得周身一阵剧抖,竟在海中发出一些些声响,那海蛇耳目何等敏锐,只一闻声,便分出一小半向两人面前杀到。张入云见此心头大是慌张,他虽近日来水性大进,但自忖也不能和这水底蛟龙般的恶物相比,再说此时身旁还有一位昏厥了的南宫璞,如拖带着他更是九死不生。一时间心头晃动,忙取过素日未曾取用过的藏有金贝精油的金属筒子,当下瞅准方向,一按机括,便是一粒粉色的丹丸从内激射而出。   张入云只指望这眼前的海龙嗅着些香气使其追踪而去,而自己也好趁此机会将南宫璞潜身至安全地方,未想那丹丸虽瞧着和平日一类,但却是一点功效也无,当下张入云猛一拍自己脑壳,只暗骂自己糊涂,先&#x《亲亲王妃休想逃》《在偏执爵爷怀里撒个娇》《恋上魔王的乌鸦》《替身机甲》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大游彩票网址》。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66819_844524.html
大游彩票网址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