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经典网页游戏 目录共9250章

首页

经典网页游戏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3518章 醒来后

经典网页游戏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youjiam.com

本身来说,被元阳击败那也是莫大耻辱。宋长庚怎么肯如此轻易的放过太一道。   不论众人什么心思,宋长庚终究是要走了。   宋长庚才一转身,却似乎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了眼太一圣皇殿的横匾道:“元阳的这几个字很霸气,我很喜欢。”   元真怒容道:“你要怎样?”   宋长庚没理会元真,直接对金彬道:“你去把这块匾拿下来带走。什么时候高欢回来了,再来找我。”   太一道的众人都是脸色大变。就是最沉稳老练的昊天真君脸都气白。所有人都怒目的瞪着宋长庚。   太一圣皇殿的横匾,是元阳道尊在太一圣皇殿新建之日所书。龙飞凤舞的几个金色大字,自有一股堂皇正大之气。这里面蕴含了一位大宗师登临绝顶俯览天下的豪放神意。   这块匾可以说就是太一道的脸面,宋长庚此举就是在太一道脸撕下来,然后再踩上一脚。这种行为,是任何宗派都难以忍受的。   原本平静的场面,一下就变得紧张无比。太一道的上下都是激愤填膺,眼神喷火,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玉阳子眼睛四转,这个时候他只希望自己站的远点,最好没听到宋长庚的话。顾青青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得色,这才是宋长庚,这才是他们所希望的局面。   元真第一个站出来道:“谁想动横匾,就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金彬本来想动手摘掉匾额的,可元真站出来后,金彬就不由得踌躇起来。在金彬看来,师傅这样做也有些过分了。   宋长庚淡淡地道:“实力不济,任何强硬的意志只能让自己毁灭。忍让,退避,这是弱者的生存之道。我辈武者,不止要有勇气,更要有智慧。舍身一拼,只为迸溅热血,并没有意义。这样只是蛮夫之勇,逞一时之快,不是我辈武者该做的事。”   面对元真的激烈反应,宋长庚神平气和,言辞冷静,看上去竟然没有动手教训元真的意思。   宋长庚的话很有道理,也让太一道上下的气势一泄。毕竟,就算如何拼命也不能击败宋长庚,更无法阻止他。而这话送死,也就失去了意义。   元真却目光坚定,决绝地道:“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也别想在我面前取走横匾。”   “呵……”宋长庚冷若冰山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容,“面对强者还能如此坚决,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以你的天资,百年后未尝不可以问鼎大宗师。今日逞一时之勇,却失去了百年后的成就大宗师的机会。岂不可惜。等成为大宗师后,你何尝不可以来我星宿派,照样施为。小姑娘,我很期待你以后的表现……”   一位大宗师肯这般柔言劝解,已经是给足元真的面子。昊天真君、元亨、元明等长老,也都希望元真退回来。   正如宋长庚所说,以元真的天才,成就大宗师并非妄想。何必今日非要送死不可。宋长庚所做的无比过分,可退一步却能保全力量,谋求来日再战。   元真绝美的面容上一片冰冷,眼眸明净如水,从始至终都是神色不动。等宋长庚停下,她才道:“说完了?那就动手吧!”   宋长庚脸上露出一丝惊奇,不解的微微摇头道:“你为什么如此固执?对你这个小辈出手,也太无趣了。”   元真正色道:“我早说过,在太一圣皇殿前,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太一道的信念和荣誉,就在我们身后。退了这一步,失去的不是牌匾,而是信念、勇气、尊严。没有了这些,太一道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宋长庚,你说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不过是徒费心机。你可以杀我,却夺不走我的信念和尊严。”   昊天真君、元明、元亨等人脸上都露出愧色。他们经历的太多,心早就圆滑了,也找失去了血勇。更没有为信念而战的决绝。   元真说着又高声对下方的三千弟子道:“有人要践踏我们的宗门,践踏我们的信念,践踏我们的尊严,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太一道的弟子们,你们的剑可在?”   “在!”所有人齐声喊道。   元真冷冽的声音再次回荡起来:“那就战吧!”   “战。”站在最前排的海秀乾第一个大声回应道。   这个呼声,立即引得所有人的共鸣。“战、战、战!”   就是这一个字,三千弟子不停地呼喝,杂乱的声音很快就变得整齐有序。年轻的弟子们,热血还在,信念还在,斗志还在。   面对着大宗师,虽然有过犹豫,有过退缩,但当体内的热血沸腾之际,他们就抛弃了一切杂念。   滔天的斗志,通过同一个声音汇聚成宏大的音波,爆发爆发再爆发。   节节拔高的声音,如同山呼海啸一般,以席卷一切之势,激荡大殿,激荡群山,激荡天宇。   “战、战、战……”   来访的一行人,除了宋长庚外,所有的人都是脸色剧变。修为低的,更是神虚气沮。只觉浑身酥麻,双腿发软,整个人似乎都要被那音波震死了。   玉阳子,顾青青之流也都是面色如土。就是金彬、萧远之流,也不免受其影响,脸上露出惊色。   三千太一道弟子,修为最差的也在三阶以上。三千名弟子,身穿统一的黑白道衣。黑的深沉,白的明净,黑白相间地道衣,自有一股奇异的意境。而在他们最熟悉的太一圣皇殿前,数千道气机自然被理顺调节,汇聚在了一起。而如此多弟子力量叠加,堪比大宗师的层次。   更让人震撼的是,太一道弟子所表现出的无畏一切的信念和热血。   “万年传承的太一道,果然不凡。”对于元真和众多弟子的表现,宋长庚也是很赞叹。他不知道星宿派下一代中,能否有这样的人才,能否有这样坚定的信念。   事情和宋长庚料想的有些不一样,但对大宗师来说,只是变得麻烦了一点。在绝对的力量前面,任何的信念都会被击溃。   宋长庚有些寂寥地道:“既然要战,那就战吧。且看你们谁能挡住我。”   元真还没动,元亨长老已经一横拐杖挡在宋长庚前面,“贫道元亨,请指教。”   宋长庚微微眯了下眼睛道:“我出手向不留情。你现在退下还来得及。”   “废话少说。”元亨挥拐横砸。宋长庚剑指随手一刺,正刺在横扫千军的拐杖上。玄刚铁母打造的拐杖顿时如曲折如圆,元亨拼了命的想顶住对方剑气,可细微如发的剑气却贯穿了她的元气屏障,直刺入元亨五脏六腑周身百穴。   元亨一声闷哼连退七步,看了眼宋长庚想说什么,却只是吐出一口血箭。整个人面色惨白,眼中神光徐徐消散后,颓然倒地。   只是这一击,元亨毙命。 第009章 纵死傲骨香   “师姐……”   “元长老……”   太一道的众人都是脸色剧变,元明急忙扶住元亨的身体,元亨却已经气绝身亡了。   两个人动手太快了,宋长庚出手又太凌厉。元亨虽然借助丹药之力进入九阶,和宋长庚却差距太远了。就是这一击,观雪剑意已经透入元亨身躯神魂,斩灭元亨一切生机。   就是顾青青也秀容失色,宋长庚要击败元亨是轻而易举,他却全不留手。如此狠辣的手段,大大出乎顾青青的意料。   把太一道折辱一番,把太一道如日中天的势头打掉,这是原天衣的目的。可随意的出手杀人,甚至杀的太一道元气大伤,就不符合原天衣的想法了。但现在这种情况,顾青青根本就没资格也没能力阻止。   元明老眼通红如血,他和元亨几百年的交情,虽然不是道侣,可其亲厚感情却是别人所无法相比的。元亨被杀,让元明也立即激动起来。   轻轻放下元亨后,怒吼道:“宋长庚!”吼声中,元明已经冲向宋长庚。   元明修炼的是先天离合神光,一出手就紫青两色神光。在元明身后,也升起两道扭曲旋转的紫青两色光虹。   先天离合神光,一阴一阳,一分一合,变化无穷,也是太一道至高的七种秘法之一。以元明的修为,爆发的先天离合神光可以轻易把身后的太一圣皇殿轰碎。   元明虽然极力控制,但以他修为依旧难以把所有力量都控制住。昊天真君、天胜楼长老周景等人见势不妙,都是不假思索的催动太一圣皇殿内的法阵。   太一圣皇殿内,一道金黄圣光冲天而起。隐隐间还有无量称颂之声。广场上的三千弟子也被法阵所调动。所有人的力量汇聚起来,立即就把护山大阵乾元真灵阵运转起来。   乾元真灵阵能自成乾坤,颠倒空间。一旦发动,太一圣皇殿前的所有人就被挪转到一处虚空之内。   在这座虚空内,太一道的强者们都可以调动法阵力量,提升自身的威能。但力量固然关键,更重的是控制。同样的力量却没控制,对于大宗师就没多少威胁了。   法阵运转的瞬间,宋长庚倒是可以轻易脱身。毕竟,如此繁复强大的法阵要完全运转,不知要调整多少气机,运转多少元气。这其中的空隙就太多了。   宋长庚却并不在意,在紫青神光中身形流转,剑指连刺,观雪剑意的冰冷深沉顿时就先天离合神光冻凝住。   冻凝神魂的强大剑意甚至把元明的法相也冻结住,元明体内的元气不由一滞,宋长庚的剑指已经连环九剑如水银泻地,乘隙而入。   “嗤……”   一声尖锐的剑啸贯入众人耳中,元明身体一顿后,周身百窍同时喷出热血,仰天倒毙。观雪剑的冰冷剑意也立即把元明身体冻结住。等元明倒地后,他眉眼上都结着寒霜,整个人冻凝如同冰雕般。   元明满是白霜的脸上,表情愤怒而痛苦,怒瞪的双眸凸起着,死的颇为惨厉。   只是一招,太一道的又一位九阶强者被杀。   元真玉容白的几乎要透明了,有若圆月的大罗天轮在身后浮现出来。明净湛然的神光照耀下,元真的气势不断地拔升。   剧烈的元气反应,很快就突破九阶下品的层次。但是,元真身上的力量还在不断地提升,似乎没有极限。元真月白长袖在微微颤抖着,过于强大的元气已经超出她能承受的极限。乾元真灵阵的强大法力,对元真是一种可怕的负担。   借助法阵之力,元真获得远超出自身的强大力量。可一个控制不好,她也许就会被无量元气先一步撑爆。   这就像三岁小孩子要举起铁锤去砸人,也许才举起来就支撑不住,反而把自己砸倒。   宋长庚微微摇头,“这样的抵抗没有意义。”   元真全力运转元气,甚至没有余力开口说话。清如秋水的明眸中有的却是无比坚决。   就在这个时候,天胜楼的长老周景突然伸手拦住元真,“打架本就是天胜楼的事。老道不才,这一阵让老道先来。”   身披玄武甲周景神色淡然却不容拒绝。连续死了两个长老,不但没能杀破太一道众人的心胆,反而激发众人骨子中血性。   上官晖急忙道:“师兄、真君。”上官晖想要劝阻别送死,可被周景平静的眼神一扫,劝阻的话就再说不出来了,转而道:“师兄,让我来。”   封闭的盔甲中,上官晖的声音有些变调,却自有一股勇烈之气。   上官晖并非只是说说,手中的狂雷刀一转,人已经化作一道紫色雷霆,轰然向宋长庚斩落。   带着满腔血气和刚勇,上官晖突然间明白了雷霆刀诀的真意。至刚至强的雷霆刀,容不得一丝畏惧、怯弱、杂念。只有勇往直前的刚猛和暴烈,才雷霆刀的真意。   放下一切杂念,不为生死,不为权势,不为利益,只为了守护宗门,守护自己的信念,战!纯净无暇的战意燃烧着,以往百思不解的种种碍难、屏障豁然贯通。   “杀!”轰然雷声中,上官晖再次怒喝。百丈长的湛蓝刀光猛然凝结,化作一道数丈长的湛蓝长刀斩下。   没有变化的雷霆刀,只有至刚至强的暴烈刀意。   在这个关头,上官晖竟然是突破了八阶上品的瓶颈,进入了九阶。   宋长庚纯银色的眼眸中也露出一丝意外,手上去毫不迟疑。临阵突破是很罕见,可九阶的力量终究是差的远了。突破也改变不了结果。   雪色剑光倏然绽放,寒冷明澈的剑光,带着雪封天下的肃杀冷厉,封住了雷霆刀光。   湛蓝的雷刀,居然硬生生把如云如墙的雪色剑光斩裂开一条缝隙。不过,雪色剑光随后大盛,再次把上官晖封住。   剑光刀气交错,逼的众人不得不向后退散。等雪色剑光消散,上官晖站在那里,周身包裹厚厚冰霜,眼中神光消散,生机断绝。   面对不可战胜的强敌,行事圆滑的上官晖居然能毫不畏惧的冲上去。这种豪勇,也出乎了太一道所有人的意料。   上官晖被杀,对太一道众人的触动就更大了。昊天真君老眼中禁不住有些模糊,悲愤却又无奈。浑身按捺不住地颤抖着,想要说什么,喉咙却似被什么堵住,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眼见着宗门前辈连续被杀,宗门如此被折辱,广场上的三千弟子,心中也都是悲愤无比。恨不能一拥而上,和宋长庚拼个你死我活。大部分弟子都已经是泪流满面,每个人都死死握着手中长剑,拼命克制着不哭出声。   宋长庚漠然道:“为了一个横匾,你们又是何苦来哉……”   此言一出,太一道上下更是激愤无比,不少人已经是目眦欲裂。   如此悲愤壮烈的气势,如海如潮。顾青青身在其中,已经是花容失色。她绝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就是宋长庚的弟子,也都神色不安。太一道上下那汹涌的情绪,能淹没一切。就算是九阶宗师萧远,也都身躯发滞,心中隐隐不安。   周景走到上官晖身旁,眼神中忍不住露出几分悲色,口中却平静地道:“为宗门和信念而战,死而何憾!”   目光一扫场中数千弟子,周景低颂道:“魂兮归来,魂兮归来,悠悠英魂,永垂不朽……”   周景所颂的《镇魂经》,本为超度神魂所用。在这个时候,哀而不伤的经文,更把视死如归的淡然表现的淋漓尽致。   众多弟子忍不住随着低颂,“魂兮归来,魂系归来,悠悠英魂,永垂不朽……”太一道上下,同声而颂。   没有了激昂壮烈,没有了热血飞扬,有的只是无畏一切的平静和坚定。把所有的杂念去掉,所有的私心去掉,在这样的屈辱愤怒中,意志沉淀下来,澄净却又无比坚凝强大。   千古艰难唯一死。   死且不惧,还有什么可怕的!   周景对元真道:“老道先走一步。”   元真已经勉强控制住元气,淡然道:“我随后就来。”   周景和元真都是一笑,死不过是归路,如此而已。   周景走到宋长庚身前稽首道:“太一道周景,请大宗师指教。”   这般人物,虽然修为不高却不可轻辱。宋长庚也破例的抽剑出鞘,挽了一个剑礼正色道:“请。”   刀剑交错而过,周景身体一顿,眉心上露出一点血红,仰天躺倒。   一招,周景死。   太一道众人,已经没有了悲愤,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只是《镇魂经》再次响起来:“魂兮归来,魂系归来,悠悠英魂,永垂不朽……”   元真对昊天真君点点头道:“师兄,我去了。宗门就交个你了。”顿了下又道:“我等纵死,却信念不灭。有此信念,宗门不论遭遇什么磨难,也一定会再次昌盛。”   就在这时,广场上海秀乾突然拔剑出鞘,嘶哑着嗓子道:“太一道海秀乾,请大宗师指教。”   “太一道周岫,请大宗师指教。”   “太一道灵云,请大宗师指教。”   “太一道封君,请大宗师指教。”   “太一道钟丰,请大宗师指教……”   三千弟子几乎同时拔剑,剑光闪耀如林,徐徐向前而行,壮烈的气势如贯天长虹,有着无坚不摧浩然之势,直逼宋长庚。   跟在宋长庚身旁的一众人,都是骇然变色。还能够站稳,也是因为宋长庚挡在最前面。   如此勇烈浩然的气势神意,让宋长庚也不禁为之动容,白眉一扬赞道:“壮哉,我当尽全力击溃你们,以奉上我的敬意。”   元真面色微微一变,这些都是太一道最精锐弟子,被宋长庚放手斩杀也不知要死伤多少。脚步一动,正想要出手时就听到一个清朗去低沉的声音道:“太一道高欢,请大宗师指教。”   那声音不高,却冠绝全场。   汹涌而进的剑阵顿时一止,所有的动作,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都停止了。 第010章 我来了   高欢的声音还在空中飘荡,就见一只翩然飞舞的朱雀自虚空中飞入,丈许大的朱雀,通体由湛然赤金神光组成。   其姿灵动骄傲,恍若活物。其光煌煌炽烈,不可逼视。朱雀在空中盘旋了一下后,化作无穷流光消散。   神相,这是高欢的武道神相。   高欢的名字,对太一道众人来说宛如梦幻一般。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然而,高欢的声音缭绕盘旋,朱雀神相散逸的炽烈元气,引动的人神魂都为之震颤。如此威势,就算想看不到都不行。   太一道众人的神色各有不同,有狂喜有惊讶有不安。对于底层的弟子来说,消失了三年之久的高欢终于出现了。   高欢接任掌门的时间虽然不长,却把太一道推上了另一个巅峰,成为道宗之首,布道天下。如此成就,纵然是元阳道尊也有所不及。而高欢自出道以来,纵横八方未尝一败。其赫赫声名,绝对是七大宗师下的第一人。   对于高欢,众多弟子都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众人都相信,高欢未必能击败宋长庚,却一定有办法挽回局面。 &#。c;瞬间将琉璃天宫的大帽子盖了下来。   “哈哈哈,琉璃天宫,琉璃天宫!”尸愁双手抱着黑色大棺在半空中挥舞得虎虎生风,阻挡着剑光的攻击,他的口中长笑道:“我的棺,葬着天的尸!本人,尸殿下!”   尸愁大吼一声,黑色大棺之中瞬间涌出一道黑色光芒,直接将那暗红色仙剑分化出的剑光搅碎。   一股极阴,极煞的气息从黑棺之上透出。   一瞬之间,一些躲在暗中窥视这里的修仙者,只觉得心中一暗,一股恶心的感觉从心中升起,体内的真元竟然一瞬间停滞下来。   也是这两人已经飞到高空,否则这望月城恐怕已经被他们祸害的差不多了。   陈逍可没有那个心情去凑热闹,尸殿下尸愁他上辈子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这次打到他家门口,陈逍可不愿再去凑热闹。   此时,城主府的金光御魔大阵已经全面开启,而城中一些防护大阵也开始运转起来,这才将尸愁棺木中的阴煞之气抵挡住,没有波及到城中其他修仙者。   阴煞之气出现,南宫向炎首当其冲,他只觉得心中一恶,真元的运转都慢了下来,若非他有仙器护体,恐怕他的真元早已经如下方那些窥视的修仙者一般,完全停滞下来。   不过饶是如此,南宫向炎的实力也被生生的削弱了三层。   “尸殿下……歪门邪道,受死!”   南宫向炎觉察自己的状况之后,心中一怒,他脚下的暗红色仙剑一闪,再次释放出数十道红色的剑气。   毕竟是仙器,没有仙灵之力,哪怕是大乘期修仙者也无法完全御使,分化出数十道剑光,已经是南宫向炎的极限了。   不过这次的剑光,明显要比之刚刚凌厉数倍,一时间,尸愁再次被压制了下去。   ……   陈逍站在城主府中,看着尸愁与南宫向炎的对撼,心中不断的思考着下一步的安排。   尸愁的出现已经将他原本的计划打乱,但也同样将南宫家族的部署全部破坏,至少这小小的望月城中出现了两大大乘期修仙者比斗,若是说没有什么原因,那鬼都不会相信。   不过,陈逍看着两人的战斗,也是一阵心驰神往,大乘期啊,就算是自己的前世也没有到达那样的高度,不过他虽然向往,但也并不羡慕,因为他知道,只要给自己时间,成仙也不是问题。   “现在的尸愁,比之前世早出世了三年,他的修为并没有达到巅峰,否则那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陈逍虽然修为低下,但是眼光还是有的,他心中清楚,因为自己的一些所为,已经将原本历史的一些发展脚步打乱,才造成了现如今这样的情形。   “难道说,这九天雷德普化天诀,掌控天劫之法,除了控制天劫强弱之外,便没有其他用途了?”   突然之间,陈逍的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他忽然间想起了原本那应该在不久之后出世的棍道人,“我难道就不能将一些渡劫化形的妖兽收为己用吗?” 第031章 劫徒   此时,半空之上,两人的战斗已经白热化,都拼出了真火。   尸愁刚刚出世,只要寻找对手,磨练自身,原本他得到消息,望月城陈风扬得到镇城之印,实力大增,虽然只是渡劫期的修为,但炼化镇城之印后,战力便会一跃而为大乘期巅峰。所以这次尸愁便提前出世,巴巴的找到这里来。   而南宫向炎则是认为尸愁是不知道那个势力出身的子弟,特地来这里打乱南宫家族的部署。   这望月城中,若非陈风扬已经得到镇城之印,开启其中一些防护大阵,恐怕这座城直接会在这次大战中毁去四分之一。   毕竟望月城只是修仙者的城池,若是没有任何防护,还经受不起两个大乘期修仙者的摧残。   两人在望月城的上方大战了整整三个时辰,而原本潜在南宫家族中的十几个渡劫期修仙者,见到长老无法奈何对方,便共同结阵,窜了出来。   不过这样的大战,前世的陈逍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两个大乘期修仙者的大战并不能够吸引陈逍的注目。   他见到这城中除了一些个修仙者因尸愁的阴煞之气受到些伤害,再并无其他事情之后,便一溜烟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现在,陈逍原本的小院旁边又被安置了一个院子,由阵法守护。   那个院子中住的正是毒仙蔡地。   不过,这个院子与其说是一个小院,到不如说是一座药园子,其中花花绿绿,移植了不知道多少各种草药。   毒仙来到城主府不过月余,但是这些草药却是在毒仙的独门手法的催生下,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蔡地正盘坐在一张蒲团上,翻看着一本药经,梦梦则是如一只小蝴蝶一般在打理照料着花草。梦梦现在已经是城主府的小姐,陈天南的义女,府上的一些琐碎事情便不用她去处理了。   蔡地让她在这里照料草药,也不过是想让梦梦熟悉这些草药的种种特性。   这两人倒是优哉游哉,在金光御魔阵之下,丝毫不受外界打斗的影响。   蔡地可是连真仙都能干掉的主,两个大乘期修仙者的打斗,岂能吸引他的眼球。至于梦梦,天性更是淡薄,并不喜欢打杀之类的。   现在让她跟随蔡地修习毒术,到也正适合她的心性。   按照蔡地的话来说,毒宗的最初诞生,并非为了杀人,而是救人。   万毒宗的至宝万毒经中记载了四亿八千万种毒物,以及各种无毒之物混合而成的剧毒,这些东西诞生之初,可不是为了毒人杀敌。   四亿八千万剧毒之物,汇于一经,描绘出了它们的形状,习性,不过是为了警示后人,告诉后人,什么东西有剧毒,不能碰。   万毒宗的前身,那个早已经湮灭在历史中,连名字都被忘却的门派,立派的初衷不过是为了让门人弟子研习好这些剧毒,能够解救众生与毒难之中。   不过人性皆有劣根,仙人也不例外。   这个曾经以解救苍生为己任的名门大派最终也没落下去,四分五裂,硕果仅存的万毒宗,则是那个门派掌管毒宗一个支脉。   到了最后却是沦为了仙界中臭名昭著,人人喊打的毒宗,这倒是让人觉得万分的讽刺。   现在,就连万毒宗也灰飞烟灭,前尘都已经成为了往事,万毒宗剩下的这根独苗蔡地,当然也不会妄想着恢复万毒宗,甚至万毒宗前身的威名。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让自己能够活下去而已。   ……   陈逍见到蔡地与梦梦两人并未遭到什么影响,便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陈家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一个蔡地,还不足以震慑宵小。”   陈逍眉头皱起,陈风扬虽然得到镇城印,但也只能够在望月城地界内发挥大印的威力,一旦到了望月城境外,那么镇城大印的作用便会消失。   而且,若是害怕镇城大印,畏惧琉璃天宫的话,那么南宫家族也不会在望月城中加派人手了。   至于蔡地,若是他的名字一旦放出去,那便是人人喊打的货。   所以,这个时候,陈逍已经将主意打在了渡劫化形的妖兽身上。   上次,陈逍可以利用渡劫之利,得到那棍道人的本体,那便意味着,陈逍在主持天劫的过程中,并不是一味的担任一个执法者。   陈逍有些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布下了一个小巧的阵法之后,盘膝入定,神念涌入了雷德天书之中。   雷德天书的第一页,浩如烟海,记录着各种将要渡劫化形的灵物,以及它们将要进行的天劫。   原本,这本天书之上,记载的雷劫强弱,全部都是依照功德,因果,前后相应,功德深泽,渡劫时天劫的力度也会相对较小,度过的几率也相对大一些。而那些身无功德者,若是没有异宝护体,或者先天强悍,那么渡劫成功的几率基本上就是零了。   功德越多,渡劫成功的几率也就越大。   不过,现在这些在陈逍的眼中就是一纸空文,现在他是雷德天书的主人,掌管着天劫,天劫的强弱大小,全部都在陈逍的意念之间,若是他愿意,可以让一个十恶不赦的食人恶魔平安渡劫,也可以让一个百世称颂的大善人在天劫之下灰飞烟灭。   而雷德天书之中,除了记录这天劫之外,也记载着一些各种不世秘法,这些秘法要比之现在的仙术高深万倍。   “赤云境第五转,可以拥有五位劫徒。”   陈逍在观看雷德天书时,蓦地发现了这样一个信息。   所谓劫徒,便是天劫掌控者可以在天劫之下,收取的五个渡劫生灵,将他们化作自己的信徒。赤云九转,每一转便可以收服一位劫徒为己用。   “哎呀,我笨!得到这宝贝这么长时间,就不知道看看,浪费了多少资源啊!”   陈逍心中暗自后悔,在重生之后,虽然他得到了雷德天书,拥有掌控天劫的权利,但是也只是一味的忙着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根本就没想着好好研究一下这雷德天书里的东西。   按照前世的思维,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在没有修炼到橙云境,修仙者登天劫时,对自己而言不会有太大帮助。   显然这是一个思维误区!   不过现在看来还不晚,陈逍自己的搜索着雷德天书中,即将渡劫妖兽的信息。   “第一个劫徒……就你了。” 第032章 尸影化形   仙界,凡界,以及其他世界中,每天渡劫化形的灵物可以说是不可胜数。   哪怕是仙界,在诸天万界中,也不过是一粒恒沙。   但是雷德天书中,却是将这些世界中的一切生灵全部囊括,只要即将渡劫的生灵,便会出现在雷德天书之内。   而陈逍现在的修为,也只能够看到,掌控雷德天书第一页,化形劫的生灵。   ……   凡界。   一座无比巨大的沙漠中,巨大的烈日当空悬挂炙烤着大地上,滚滚的热浪在沙漠之中拂过,却不见半点生灵的痕迹。   沙漠的中央,一具长达百丈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金色的沙粒之上,古老的战甲已经在岁月的侵蚀下出现一道道狰狞的裂缝。   这具尸体虽然高大,但明显是一个人类,黑色的长发,英俊的脸庞彷如斧劈刀削一般棱角分明。虽然已经死去无数个岁月,但是他的尸体却没有任何腐烂的痕迹,若非他的胸口处破开一个大洞,里面心脏不翼而飞,恐怕看到他的人只会认为这是一个沉睡的强者。   哪怕是死亡,他的身上依旧散发着一道道骇人的气势。   蓦地,在这片万载不见水汽的沙漠中,骤然间狂风大作,一片片黑色的云彩猛的从四面八方涌聚而来,这边蔽日,霎时间,将这片无比炎热的沙漠变成了一个夜的世界。高天之上,那巨大的烈日再也见不到踪影。   一双赤红色的巨眸在黑云的背后缓缓的睁开。   天罚之眼。   “这具尸体的威压,竟然比之那日在望月城出现的上仙还要庞大,到底是什么级数的强者,死去万年竟然还有这样庞大的威势。”   陈逍化身天罚之眼,静静的看着下方的那具百丈古尸。凡间的一具尸体,竟然比之仙界的一位上仙还有恐怖,凡界的水很深,这是仙界中仙人普遍的看法。   没有那个仙人没事愿意往凡界跑。   “这个强者,活着的时候,至少已经超越了至仙,仙界中都是一方霸主,却没想到,竟然无缘无故陨落在凡界。”   陈逍高高在上,俯视着百丈巨尸,心中微微的叹息,万载修行,一朝尽丧,这是一种对诸生的怜悯。   现在陈逍化身天劫,他就是天道,代表着万物法则,天道无情,但陈逍的这个天道,却是被赋予了一个属于人的感情。   天空之上,一道道赤色的雷霆在翻滚的黑云中咆哮,将原本黑色的沙漠映出光芒。   古尸之下,一道黑色的影子缓缓的爬了出来,站在古尸之上。这只是一个影子,高达百丈,与他脚下的古尸一般无二,黑色的身体之上不便纹理,只是一片黑色比之黑暗还要黑的一片虚无。   没有五官的头颅高高的昂起,直面天空之上的天罚之眼。   没错,要渡劫化形的,正是这个影子,这个属于一个已经死去万载强者的影子!   当时陈逍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着实被吓的不清,不过好在,之前已经有一件要渡劫化形的法宝,现在多出一个渡劫化形的影子,也让陈逍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   对此,陈逍也不得不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陈逍拥有前世经验,自以为已经是见识广博,但是到了这一刻,他才明白,一直以来,自己所了解的世界,不过是诸天万界中沧海一的粟。   巨大的影子傲立当空,朝着天上的劫雷不断的咆哮着,挥舞着手中的同他身体一样的影子巨剑。   “死去强者,仅仅是一个影子,便拥有大乘期的修为,很不错。”   陈逍暗自点头,这个影子此时并未渡劫,还无法脱离本体,现在只是一个能行动的影子而已,但一旦他渡劫化形而出,那么前途将不可限量。   轰!   陡然间,陈逍心念一动,一道赤红色的雷霆从天而降,这道雷霆粗达数十丈,长也足有千丈,直接朝着下方的影子劈了上去。   影子仰天厉啸,一把影子构成的巨剑直接朝着赤色劫雷迎上去。   但是下一刻,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赤红色的劫雷微微的一转,直接绕过了那把巨剑,冲入了影子的身体之中。   “以雷德之名,万劫为诏,第一劫徒,归位!”   陈逍的声音响彻天地,隆隆之声好似天喻一般,滚滚散开,在这片沙漠之中,隐藏的微小生灵,全部瑟瑟发抖,为这无尽天威所迫。   下一刻,那到虚影之上,被一道道赤红色的雷电包裹,他的身躯也在不断的抽搐,缩小。   最终,一个如正常人大小的黑色影子茫然的站在古尸之上。这个黑色的身影虽然通体漆黑,仍如一道影子一般,但却是与刚刚的那个高大的身影截然不同。   他的身体已经有了立体感,不在是一个单纯的平面虚影,在影子的额头正中央,是一道赤红色的闪电印记。   过了片刻之后,这个虚影好似明白了什么,单膝跪倒,朝着空中开口道:“第一劫徒,拜见主上。”   “起来吧。”陈逍口中漠然道:“因影而来,以影化形,你便叫影子吧。”   “谢主上赐名!”   影子口中说道,随即,他从古尸之上站起,跳了下来。   轰!轰!轰!   紧接着,三大巨大的雷霆从天而降,直接将地面劈出一个深大数百张的巨坑,随即狂风一卷,便将那句古尸抛进深坑,随即,又是一阵狂风将地上的深坑抚平。   “强者应该得到属于强者的尊严,哪怕是已经身殒。”   陈逍口中说道,随即,一道赤色的光芒飞射而下,将地上的影子卷起,继而,天空之上恢复了清朗。   ……   陈逍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果然,合身天劫,掌控万物,就连心性也变了不少。”陈逍皱了皱眉,他不禁想起了那片沙漠中的尸体,若是按照他以往的性格,铁定将那尸体上的所有东西都扒了下来,毕竟无论是那尸体之上破碎的战甲,还是那身旁的巨剑,全部都是了不得的宝贝。   但是合身天劫的陈逍,总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万物,而又对万物充斥着怜悯的心里。让他丝毫兴不起那样的念头,甚至还将那具尸体入土。   “还是修为太弱,把握不住信念,被那宏大的意志所左右。”陈逍叹了一口气,他明白,若是自己的修为提升,心性得到磨练,保持真我,那么便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第一劫徒影子,只是一道虚淡的身影,静静的悬浮在陈逍的身边。   “到我的影子里去栖身吧,修为太弱,还是需要一些不为人知的底牌才行。”   陈逍对影子说道。   “是,主上。”   影子的声音虚无缥缈,彷如近在眼前,又彷如从天边传来,这样的感觉极为怪异。   下一刻,影子微微的一动,直接融入了陈逍脚下的身影中去。 第033章 天劫疯了?   陈逍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绝对不是一个坏人。他虽然名义上是望月城的一大纨绔,可本身上那也不过是一种自我放逐,自我堕落。   最为心爱的小妹被人害死,陈逍将这一切都归结到家族上,便放弃了自己的一身资质,拒绝修炼,整日浪荡街头,这何尝不是一种向家族的示威,向家族的报复?   前世的陈逍,直到看着自己的父母,亲人一个一个的死在他面前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他曾经忽略的亲情。   失去的,毕竟已经失去,若是因为失去的东西,而放弃了眼前拥有的,那么追悔时便是后悔莫及了。   但是陈逍又是幸运的,上天给了他重生一次的机会,让他可以将一切都挽回。   而且,那日在明玉山中,陈逍无意间得知,小妹陈瑶实际上是被南宫家族害死时,心中更是坚定了报复的决心。   不仅仅是望月城的南宫家族,哪怕是望月城南宫家族背后的那个庞然大物,总有一天,他也要连根拔起。   影子作为第一劫徒,被陈逍当成一个秘密武器隐藏起来,要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   此时,陈逍已经强行的将出现在雷德天书第一页上的渡劫者名字全部压制下去,生生的将他们即将进行的天劫止住。   天劫一旦完毕,那么陈逍想要收取劫徒,那便是有心无力了。   陈逍放开心神,继续的在雷德天书的渡劫者化形者名单之上浏览者,他要收取的&#《农家娘子有点凶》《穿书后女帝她疯狂了》《斗罗之我哥是孙悟空》《她娇软又可爱》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经典网页游戏》。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youjiam.com/wapbook/65406_631765.html
经典网页游戏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